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相逢即是有缘
  林朔等人所在的这条河流,算是已经深入喜马拉雅山区三十多公里,又不在流行的徒步路线上。

  所以在理论上,很难碰到其他人。

  不过昨晚大家因为一头被章进误猎的犀牛,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倒是有可能会把附近山头路过的徒步者吸引过来。

  而林朔这会儿察觉到的来人,显然并不是徒步者。

  因为他们身上,有一股子机油和的混合味道。

  这说明手上有枪,而且不止一把。

  林朔一闻到这股味道,破天荒的有些心虚。

  倒不是怕他们手上的家伙,而是以为尼泊尔的护林员又来了。

  犀牛,确实是章进误杀,但终归是死了。偷猎这档子事儿,那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这会儿漫山遍野都晾着犀牛的肉干,自己身后追爷上,还挂着犀牛角。

  人赃俱获。

  自己这身能耐再大,也不能用来欺负普通人。

  人家护林员干这份活儿也不容易,眼下怎么解释呢?

  脑子里盘算着这些,山上的曹余生走下来了。

  跟他一起下来的,还有魏行山和章进。

  这两人显然是被曹余生临时叫起来的,有些睡眼惺忪。

  “魁首,我刚才在山上看见,山那边来人了。”曹余生走到河边,对林朔说道,“身上都带着家伙,看样子不是善茬儿。”

  一听曹余生的描述,林朔鼻翼再一抽,细细辨别着空气中的味道,也分析出来了。

  不是护林员。

  枪味儿是差不多,但人味儿不对。

  这群摸过来的人,不是本地人,身上的汗水,没有辣椒和咖喱的味道。

  “我看啊,是一群偷猎的。”曹余生继续说道,“魁首,这事儿你交给我出面吧。”

  “行。”林朔点点头。

  “这小车牛肉,滋味怎么样?”

  “绝了。”林朔赞道。

  “那魁首您别的不用管,就在这儿慢慢吃着喝着。”曹余生又看了看魏行山和章进,“你们俩,睡醒没有?”

  “够呛。”魏行山揉着眼皮,“这刚躺下没一会儿呢。”

  曹余生用手上的折扇,狠狠给魏行山脑袋上来了一下:“现在呢?”

  “醒了!”魏行山浑身一机灵,站得跟铁塔一般。

  曹余生再看看章进,小伙子虽然话说不利索,但脑筋是个活络的,这会儿拍了拍自己胸脯,倍儿精神。

  “你们俩,就站在我身后,一会儿见机行事。这伙人既然敢过来,在山那边必然有人架枪,没我号令,你们不许轻举妄动。”曹余生说完这番话,又叫道,“念秋。”

  “舅爷,我在的。”

  听到这声“舅爷”,曹余生眉头一展,很是高兴。

  今早的“舅爷”比起昨晚的“舅舅”,更进了一层。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这世间最甜的,莫过于懂事人的嘴。”曹余生“啪”地一声把折扇打开,在腰间慢慢扇着,“那舅爷,就差你办件事儿。”

  “您吩咐。”anne轻声回道。

  “对面山头,那伙人架着的那几杆枪,你给我去拔咯,要无声无息,能做到吗?”曹余生问道。

  “能。”anne一点头,人很快就不见了。

  布置完这些,曹余生就站在河边,看着河对岸的丛林,等那伙人出现。

  林朔见曹余生一副把事儿揽过去的模样,自然是乐得清闲。

  他就坐在河边的青石上,把一片肉搁进自己嘴里,慢慢嚼着。

  老一辈的猎人办事儿,他只见过自己父亲的作派。

  猎门老魁首林乐山,一身通天的能耐,但只要能用嘴皮子解决的事儿,他绝不会动手。

  办事看似轻浮,却透着一股子矜持的自傲,那就是从不以武欺人。

  老人家嘴里的话术,那是炉火纯青,林朔自问自己这辈子都赶不上。

  这位曹四舅,看样子火候也差不多。

  也难怪当初两人身份地位明明差着一些,却能互相看得那么对眼,一个头磕在地上,成了结拜兄弟。

  而且,也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这俩老家伙,再加上那个苗光启。

  这三个老坏蛋组合在一块儿,难怪可以筑巢引凤,把自己母亲给招来了。

  这四人,就是三十年前轰动一时的“猎门四杰”,那是门里最风流的人物。

  而如今其中最年轻的那个,站在自己身前,也已经是个年过五十、头发花白的胖子了。

  不过变成什么样儿并不重要,父辈人的手段,对此刻的林朔来说,就像一杯可以细细品尝回味的美酒。

  而身边的这片青山绿水,还有面前的“小车牛肉”,就权当是下酒菜了。

  ……

  没一会儿,河对岸的丛林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

  一把首先亮在众人眼前,随后三道人影,从密林里走了出来。

  为首一人身长腿短,膀大腰圆,整个人体态是个“o”型,脑门还锃亮,是个光头。

  这光头长着一张东亚人的面孔,一脸络腮胡子,手里拿着一把驳壳枪。

  这种手枪,可是老物件了,威力倒是不小,但后坐力极大,很难掌控。

  他身边跟着的两人,身材都跟麻杆差不多,又黑又瘦,背后都背着土质猎枪。

  这三人在河对岸站定,为首那个光头抱拳拱手,朗声说道:“对岸的诸位,可是猎门中人?”

  一听这口音,再加上这人知道“猎门”的存在,他大概是个什么来路,林朔就隐隐有数了。

  这光头嘴里说得虽然是国语,但透着西南口音。

  我国西南地区,尤其是云贵高原附近,山势陡峭、地形复杂,这种地方在以前就容易出土匪。

  尤其是通往西藏的茶马古道附近,那更是匪患猖獗。

  直到新中国成立,政府屡次清剿,才逐渐平息下来。

  那些土匪窝大多被端了,剩下的一些土匪没了活路,逐渐南迁,来到东南亚诸国,继续当年的营生。

  他们知道猎门,这个不稀奇。

  因为猎门中的“云贵苗”就在他们老家,那是大名鼎鼎的。

  大家都在山道上讨生活,低头不见抬头见,猎门中人的能耐,他们自然也就耳熟能详。

  这次林朔这群人,别的不说,光追爷、唐刀、曹家木箱这三样,就隐隐透着不凡。

  对方但凡有点眼力劲儿的,就能猜到自己这伙人猎门的身份了。

  不过眼下河对岸的这帮子人,看样子混得不怎么样,看他们身上的枪就知道了。

  驳壳枪,那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游击队用的武器。

  ,那更是黑市上论斤卖的破烂玩意儿。

  土匪混成他们这个样子,拦路抢劫容易翻车,但进个山区做个偷猎的买卖,那倒是问题不大。

  就这一个照面一句话,林朔把对方的路子摸了个大概,这就是门里人的能耐。

  这种能耐并不是什么匪夷所思的超能力,其实就是知识面和阅历。

  同时林朔也知道,既然自己能看出这么多,曹余生这老一辈的猎人,能看出来的只会更多。

  所以他并不着急,继续吃着犀牛肉,等待着曹余生的回应。

  “不错。”曹余生摇着折扇,随后问道,“不知尊下,是何来路啊?”

  “我们大当家的,曾在吴家门下拜师学艺三年,说起来,也算是半个猎门中人。”光头说道,“昨晚我们兄弟几个经过此地,远远看见这里火光冲天,就知道不是常人的手笔。

  今天早上就近一看,能猎到这么大一头犀牛,果然是猎门的手段。

  我们大当家的一向仰慕猎门中人,所以遣我下山,来请各位上山一聚。”

  林朔听完这番话,心想自己果然还是经验不够,估计出错了。

  高估他们了。

  本以为他们是因为苗家,这才认出自己这群人。

  结果他们老大是吴家人的徒弟。

  吴家,确实是猎门的,不过是滇南的一支小门小户。

  吴家人的祖上,曾经给苗家人当过学徒,多少会了一点儿皮毛,后来在滇南开枝散叶,也算是猎门的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在猎门内部的名声,其实不太好。

  因为他们门户守得不严实,尽往外传手艺。

  而他们往外传的手艺,对付奇异生灵那是远远不够的,但是偷猎珍稀动物却绰绰有余。

  所以滇南吴家,称得上是整个亚洲地区偷猎人才的培训大本营。

  在偷猎人才的输出方面,吴家非常给力,这也是他们维持生计的门路。

  目前这伙人,他们的老大,也是这么学到的能耐,这才会在喜马拉雅山区从事偷猎活动。

  这群人虽然是外来户,但刚才这光头的一言一行,却透着一副主人家的做派。

  这说明这伙人,在喜马拉雅山区已经从业多年,是名副其实的地头蛇了。

  分析到这里,林朔倒是心里冒出来一个想法。

  白首飞尸的踪迹,他们在山区活动多年,可能会知道。

  这时候曹余生笑道:“好,相逢即是有缘,既然是同道中人,那一定要见上一面。我们远来是客,那就去拜见一下此地的主人吧。”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说罢,曹余生迈步就走。

  林朔把面前最后一块小车牛肉放进了嘴里,拍了拍手,然后站起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