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九十章 门槛九寸九
  山,是一座野山。

  人,其实都是客人。

  这群偷猎者的老巢,肯定不在这里,所谓的主客之别,不过是先来后到。

  杀人越活这种事儿,在通讯不发达的古代还行,如今已经不好做了。

  哪怕是在深山野林中,要杀一伙人容易,但必须先摸清楚对方的底细,否则容易捅了篓子,引来无穷的后患。

  尼泊尔的护林员,那杀了也就杀了,尼泊尔政府最近自身都不怎么太平,顾不上这里。

  可要是猎门中人,那就不一一样了。

  只要进了山,猎门的传承猎人,就是一群祖宗。

  就算现在能抽个冷子把自己这群人做了,猎门中人不会善罢甘休,那以后他们的日子,也就难了。

  换位思考一下双方的处境,林朔明白如今自己这群人,其实是强龙过境。

  而这群地头蛇,之所以现在会现身,既是江湖上的礼仪,同时也是想划下道儿来,你赶你的路,我做我的营生,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看着身边的曹余生嘴角挂笑,气定神闲的模样,林朔就知道这位猎门谋主自有计较,于是也就不便打扰,默默地跟着上山,静观其变就是。

  这座山,比起林朔昨晚扎营的那座,还要低一些,所以没过一会儿,一行人就到了半山腰。

  穿过一片林地,前面是一片乱石岗,大小不一的石头铺了一地,这些石头跟山下的河边石滩里鹅卵石不一样,棱角分明。

  不过整体地势,倒是较为平缓。

  就在这乱石岗上,站着七个人,脑袋上都缠着灰蓝色的头巾,耳垂上挂着纯银的大耳环。

  一看这些人的服装装扮,林朔觉得自己之前判断,应该大差不差。

  这帮子人,确实是从滇南出来的。

  其中为首一人,站在这片乱石岗的最高处,一块大青石上。

  他大概四十来岁,个子挺高,身材很瘦。

  这人居高临下,看林朔一行人的眼神,就跟鹰一样。

  眼神稍稍一对,林朔心里就有数了,这应该就是领头的。

  那个光头快走几步,来到这人面前,轻声禀报了几句。

  然后这人冲着林朔等人抱拳拱手,朗声问道:“不知尊驾门槛几寸?门前载得什么柳,院后种得什么花?”

  这三个问题一问出来,魏行山懵了,看向了林朔。

  林朔当然听得明白,这是门里话。

  门槛几寸,问得是门户高低。

  猎门内部而论,六大家里,林家门槛九寸九,其他五大家是九寸。

  其他还有十三家是七寸的门槛,另外二十八家五寸,至于滇南吴家这种小门小户,也就三寸的门槛。

  至于那些猎人学徒,还没有开枝散叶、创建自己家族的,那就算一寸。

  门槛的高低,是百年一度的平辈盟礼定出来的。

  门前载什么柳,问得是对方学得是哪家传承,受哪家的庇护。

  院后种得什么花,问得是对方为首之人,在自家中又是什么地位。

  其实在国内,猎门中人互相之间早就不这么说话了。

  这队人马应该是出来久了,混是混得一般,不过还保持着当年的传统。

  如果让林朔来对这句话,那就是:“自家门槛九寸九,门前载得是帝王柳,院后种得是牡丹花。”

  就这么一句话,这儿得跪一片人。

  因为既然问这个,就得认这个。

  猎门魁首亲至,该跪就得跪。

  别说林朔了,曹余生要是实话实说,那也很吓人。

  猎门谋主大驾光临,也得跪一片。

  也就是anne是不懂这种行话,而章进又不会说话,要是他们把自家身份报出来,这帮子人也站不住。

  结果曹余生一抱拳,报得却是魏行山的门户:

  “自家门槛一寸整,门前栽得是薄命柳,院后种得是野山花。”

  林朔听得是嘴角直抽抽。

  魏行山现在虽然可以算是林朔的门徒,但是还没摆枝,没有正式收入墙内。

  所以曹余生这么报,倒是合理。

  曹余生这一报门户,林朔就看到站在青石上面的人,整个人放松了一些。

  这人再次抱拳拱手,回道:“自家门槛一寸整,门前栽得是滇南柳,院后种得是满天星。”

  滇南柳,代表吴家。

  满天星,代表吴家挂名弟子的身份。

  这个人在猎门内,身份比现在的魏行山要高。

  当然了,现在猎门里只要是个人,身份都比魏行山高。

  再过三个月,等魏行山入了林家的门,那就不一样了。

  这人自报家门之后,一下跳下了青石,走到林朔等人跟前:“你们虽然门户不高,装备倒是很精良啊。”

  曹余生微微一笑,说道:“虽然比起尊驾,我们门户确实低一些,但我身后这位……”

  一边说着,曹余生手往魏行山这边一引:“一身能耐那可是受过当代猎门魁首的亲自指导,大名叫魏行山。”

  “哦。”对方神情马上又忌惮起来,“林魁首的大名,那真是久仰了。魏兄弟居然是林魁首的高足,失敬失敬!”

  魏行山也是个人精,知道这会儿舅爷已经玩上了,马上配合地上前一步,大大咧咧地一拱手:“这位大哥,好说。”

  要说魏行山这个人,能耐在林朔眼里一般,但作为一条汉子,那卖相是没得说,浓眉大眼,又高又壮。

  而且他身后背着的装备,两杆最先进的步枪,再加上一把结构精美的现代复合弓,确实是自己这群人中最像样的。

  “我叫周令时。”那人自我介绍道,“不知道魏兄弟这次带这么多人,贵足踏贱地,是为了什么呀?”

  “明人不说暗话。”曹余生接过了话头,指了指林朔身后追爷上面挂着得犀牛角,“自然是为了这个东西。”

  周令时看着曹余生,问道:“你又是谁?”

  “我是魏先生的雇主,做得买卖,是门里的掮客。”曹余生淡淡说道,“我接了中东的一个单子,要三百个上好的犀牛角。

  原本我打算雇上魏先生,来这喜马拉雅山区亲自猎上这三百头犀牛。

  不过相逢即是有缘,周老弟既然曾在猎门学艺,想来必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手里应该有存货吧?

  都倒给我,我高价收,怎么样?”

  “三百个?”周令时皱了皱,摇了摇头,“印度犀在这儿本来就不多,成年雄性犀牛更少。之前我们猎到的犀牛角,也早就出手了。眼下手里没这么多。”

  “周老弟手里有几个?”

  “十来个吧。”

  “两百美金一个,我都要了。”曹余生一副当机立断的样子。

  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

  两百美金一个,听上去不多,但对这帮子混成这个鬼样子的偷猎团伙来说,那是一个不小的诱惑了。

  三百只犀牛角,那就是六万美金,这算是大单的生意。

  周令时想了想,说道:“好,你们在这里等上一宿,明天这个时间,我派人带着十个犀牛角过来。”

  “可以。”曹余生点头道。

  “钱就不用了。”周令时说道,“到时候,我要魏老弟手里这两支枪。”

  “那不行。”曹余生摇头道,“这是魏先生的私人武器,我做不了主。而且他这两支枪,价值远远超过两千美金。

  更何况,枪都给了你们,那剩下的犀牛我们还怎么猎?”

  “你们用不着枪了。”周令时说道,“剩下的犀牛,我们帮你猎,三百美金一个,你们全收走,怎么样?”

  “坐地起价啊?哼,其实钱不钱的我不在乎。”曹余生扇子一展,慢悠悠地扇了起来,“可是我信不过你们。”

  “由不得你信不信。”周令时淡淡说道,“你们难道到现在还不知道,目前山上山下,有几杆抢瞄着你们脑袋吗?

  你信不过我,我还信不过你们呢。

  魏老弟这两杆枪,现在就给我,把枪缴了,我们再谈其他。”

  曹余生沉声说道:“周老弟,大家都是猎门中人,做事何必这么不留余地呢?”

  周令时说道:“余地自然是有的,你们在这儿等一宿,我周令时是个守信的人,欠你们的犀牛角,我明天一定会给你们。

  明天之后,你们要是觉得买卖能做,咱就把剩余的买卖做了。

  要是觉得不能做,我们青山易改绿水长流,那就后会有期。”

  “周老弟,我再提醒你一句,魏先生是林魁首的高足。”曹余生说道。

  “哼,门前既然是薄命柳,那就不受林家高人的庇护,我还需要在意这个吗?再说了,林魁首纵然有通天彻地之能,我这儿山高水远,他老人家也顾不上。”周令时神色一狠,“少跟我废话,缴枪!”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嘿,倒是个脑子清楚的,就是不怎么长眼。”曹余生一收折扇,脸上有些郁闷,随后朗声说道,“念秋啊,事儿办得怎么样了?让舅爷知道知道。”

  曹余生话音刚落,山上的密林里,扔出几条枪来。

  咔咔几声轻响,这几条枪正好落在周令时和曹余生之间。

  这些枪锈迹斑斑,掉在地上都散架了。

  周令时整个人一下子就僵住了。

  看到这几条枪,林朔心里毫无波动,甚至有些想笑。

  他知道曹余生跟周令时饶了那么大一个圈子,嘴里那没一句真话,全是鬼扯。

  曹余生唯一的目的,是为了替anne争取一些时间,好让她把山上的枪全给拔了。

  眼下看到anne已经把事情办妥了,曹余生也就懒得装了,自个儿走到青石上坐了下来。

  面前的这几个人,有林朔和章进在,曹余生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行了,正式报个家门吧。这位爷的身份,你还不配知道。”曹余生先是对林朔拱了拱手,然后折扇指了指自己,对周令时说道,“你知道知道我就行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我家门槛九寸整,门前栽得是宰相柳,院后种得是牡丹花。我叫曹余生。”

  人的名,树的影。

  在短暂呆滞之后,哗啦啦,周围跪了一地。

  这是乱石岗,地上石头都带棱带角的。

  周令时一膝盖跪下去,都磕出血了。

  当然这一跪,除了身份差距之外,还有山上架着的枪,现在已经换成别人的了,小命在人家手心里攥着。

  这汉子连连磕头,嘴里叫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曹家主饶命!”

  “偷猎,可真有出息。”曹余生淡淡说道。

  “曹家主,实在没活路了啊,弟兄们要吃饭啊!”周令时叫道。

  “行了,各自有各自的活法,你这摊子烂事儿不在我猎门地盘内,我也懒得管你。”曹余生说道,“不过你今天冒犯了我曹某人,你说这事儿怎么办吧?”

  “曹家主您稍等几天,那三百个犀牛角我一定竭尽全力……”

  “少废话,谁在乎那点儿犀牛角。”曹余生摆了摆手,正色问道,“知道白首飞尸吗?”

  “知……知道。”

  “好。”曹余生又问答,“见过吗?”

  “见过,见过!”周令时连连点头。

  “行,带路吧。”曹余生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