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感恩戴德
  盗猎团伙首领周令时的老巢,就在喜马拉雅山区深处。

  这里是典型的三不管地带。

  国土划分,还是属于尼泊尔,但其实已经远远超过尼泊尔的实际管辖能力了。

  哪怕是山区的护林队,也不敢如此深入,因为这儿的盗猎团伙,那真是杀人不眨眼。

  周令时这个团伙,在这儿扎根时间足有十年了,也就仗着在这儿年头久,对地形熟悉,领头的周令时和茅大海多少有几分能耐,这才能勉强维持下来。

  不过维持到现在,现状堪忧。

  因为这山区里,随着盗猎越来越猖獗,值钱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在他们的地盘里,印度犀这种值钱的猎物,已经很罕见了,偶尔能碰上一两头路过的,那就算中了头奖。

  周令时其实早就有了改行的念头,但手下兄弟都是十来岁就被他从老家带出来的,除了打猎,他们什么都不会,手里又没什么本钱。

  所以想改行也难。

  遇上林朔这队人,他原本就想壮着胆子讹一笔钱财,然后索性跑路改行。

  这会儿被林朔制住了,还得知了林朔等人身份,周令时是既忐忑又兴奋,觉得这是个机会。

  所以他一路上不敢有所隐瞒,把自己这伙人这些年的事儿,跟倒豆子似的全部说了出来。

  曹余生看人的本事一流,所以这一天聊下来,对这伙人的情况也就大致有数了。

  曹余生评价一个人的善与恶,没有绝对的标准,而是要看环境。

  在都市里衣食无忧,偷一块钱就该遭人唾弃。

  可在这穷山恶水里快饿死的时候,枪口抬一寸不取人性命,那就算很难得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曹余生问过anne,之前山上架着得那几杆抢,子弹都没上膛。

  人,其实不算坏。

  领头的周令时,之前在滇南吴家学手艺,想当个手艺人。

  结果手艺学完了,却发现毕业既失业,没有活路。

  男怕入错行,说得就是这事儿。

  周令时发现自己这身能耐在老家混不上饭,这才带着老家的一群小子,出来闯荡。

  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买卖,这人没这个狠心去做,只能跑到这种山区,干偷猎的勾当。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虽然违法,但好歹是找到了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

  只是人既然已经落到这副田地,还抱着一丝善念的话,其实日子是很难的。

  虽然算是个老牌的偷猎团伙了,可周令时这群人,地盘是越来越小,人也越来越少。

  老巢也搬了好几次,越搬越偏僻。

  现在他们的老巢,就在这深山老林的一个山洞里面。

  不是天然洞穴,这伙人自己凿的。

  凿得还不怎么样,压根就没考虑过通风的事情。

  林朔一进去,就觉得里面这股味道,能生生把自己推出去。

  这时候林朔也就明白了,周令时把自己这些人领到这儿,不是真想招待,而是狗翻肚皮,亮出家底。

  这个人脑子是拎得清的,知道在猎门内部,林朔这群人就是天王老子,他不用去讲究什么面子。

  因为两拨人档次差太多,林朔就算给他面子,他也接不住。

  这时候赶紧把底全透出来,毫无隐瞒地表示臣服,才是明智的做法。

  丢人没事儿,比丢命强。

  这时候的周令时,看上去很不好意思,嘴里说:“这群小王八蛋,出门前也不知道打扫一下。魁首您稍等,给我点儿时间。”

  到了这会儿,林朔也摸清清楚这人的底了,脸色比之前好看了一些,摆了摆手:“算了,就这样吧。”

  这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周令时摸索着点上了灯。

  灯是油灯,林朔闻了闻味道,知道烧得是动物的油脂。

  借着微弱的灯光,林朔看了看洞内的陈设。

  油灯,就搁在一张桌子上。

  桌子摆在洞口,缺了一条腿,用石块垫起来的,桌子边上是几个石墩。

  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像样的东西了,除了铺在地上的几床破被子,看不出来这是人住的地方。

  这日子过得,确实不怎么样。

  这会儿,这个盗猎团队其他的几个人,也陆陆续续回来了,都空着手。

  也难怪空着手,手里的枪之前被anne给砸了,打不到猎物。

  林朔看着这场景,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

  自己来这盗猎团伙的大本营做客,现在看这意思,晚饭还得自己请客。

  结果还没等林朔发话,章进看这些人可怜,已经把肉干分出去了。

  今天上午章进和魏行山那是大丰收,漫山遍野的肉干加起来三百多斤,背包根本不够塞。

  章进用竹子做了根扁担,用草绳把肉干扎成两堆,上面再盖上树叶,就这么挑了一路。

  这伙偷猎的,一人分到一块肉干,也不敢进来,就在蹲在洞口五米开外,干啃。

  周令时也分到一块,他倒是文雅了一些,蹲在桌子边上,用手撕着吃。

  吃着吃着,这汉子掉眼泪了。

  “你算是个心大的。”曹余生用折扇指着周令时,“我要是带着兄弟混成这样,我哭都哭不出来。”

  曹余生这句话落下,周令时似是一下子被说到了痛处,一下瘫倒在地上,放声痛哭。

  他这一哭,外面的十几条汉子也开始哭。

  林朔坐在石墩上,拿着手里的肉干,觉得自己好像是进了坟地了。

  这会儿也就没胃口吃了,林朔是把手里的肉干递给了身边章进。

  章进吃得很香,三百多斤的担子挑了一天,小伙子消耗很大,赶紧接过去一阵狼吞虎咽。

  林朔就这么等了一会儿,里里外外的哭声都差不多了,这才说道:“周令时,你起来,我有事问你。”

  “哎!”周令时用手背抹了抹眼泪,站起身来。

  “白首飞尸。”林朔问道,“你到底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

  “真知道!”周令时用力地点点头,说道,“以前我在吴家学艺的时候,我师父吴天南告诉过我,那是曹家的豢灵。”

  “原来你是吴天南的徒弟。”曹余生忽然说道,“吴天南,算是吴家人里唯一一个我瞧得上眼的,老头儿今年快七十了吧,能耐不错。”

  “曹家主,您记差了。算起来,我师父他老人家今年七十九了,快八十了。”周令时纠正道。

  “哦。”曹余生笑了笑,“那是我记错了,看来你确实是滇南的柳。”

  “这我可不敢瞒您。”周令时连忙说道。

  “可光知道白首飞尸的来历,没用。”林朔接着问道,“你亲眼见过吗?”

  “见过。”周令时说道,“我们喜马拉雅山区里,就有这东西。”

  “详细说说。”

  “本来呢,我其实也不确定那东西到底是不是白首飞尸,觉着是像,可我以前也只是听说过,没见过。”周令时说道,“今天早上曹家主一问,我就明白了,这事儿没得跑,肯定是它。

  说起来,我差点死在它手里。

  那是五年前的事儿了,当时我们混得比现在好,有三十二人个人,地盘也大。

  当时我发现了一头刚刚成年的母犀牛,那时候正好是印度犀的发情期,我当时估摸着啊,它肯定会去找公犀牛交配。

  只要跟住咯,运气好的话,可能会找到整个犀牛群,那可就赚大发了!

  于是我就带着十七个兄弟,远远吊着它。

  结果这头小母犀,路线还他娘挺风骚,东转悠西转悠,愣把我们整迷路了!

  反正整条路线,肯定是越来越北,因为这海拔越来越高,我们人是有感觉的。

  等到了海拔四五千米了,我的弟兄们有几个已经出现高原反应了,士气也很低落。

  我想这么下去不行,要不就算了,老天爷既然不肯给,咱就别去抢,来日方长嘛。

  结果就在我们往山下走的时候,空中忽然掠过一道影子!

  我当时没正眼看到,太快了,就是眼睛余光打了那么一下。

  个头应该不小,跟人差不多。

  然后我就躺下了,耳朵疼,头也疼,心好像被人揪出来似的!

  当时我只能地上打滚,什么事儿都做不了,滚着滚着,我就昏过去了。

  等我再醒过来,我的那些个兄弟,已经全完了。

  耳朵里全是血,都已经结成块儿了。

  魁首,那儿海拔太高了!

  我周令时没用,那十七个兄弟的尸首,我真背不下来……”

  说到这儿,周令时眼圈又红了,声音开始哽咽。

  “你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曹余生这时候说道,“你在雪地里打滚,这个举动把你救了,当时耳朵里是不是进水了?”

  “是。”周令时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没错,那就是白首飞尸。”曹余生说道。

  “当时那只飞尸,是从你们上面飞过去的?”林朔又问道。

  “是啊。”周令时点点头,“这个我肯定不会弄错,就是飞过去的,长着翅膀呢!”

  “哦,有翅膀。”林朔点了点头,“好,那出事的地方,你还记得吗?”

  “魁首,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地方。”

  “行,那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带我们去那儿。”林朔说道,“你那十七个兄弟的仇,我顺便帮你报了。”

  “谢谢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