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惹祸精
  这天晚上的驻营地点,比起之前就没那么舒服了。

  之前海拔低,晚上气温虽然会接近零度,但旁边只要有一堆篝火,那就挺暖和的了。

  这会儿就不一样了,大家围着篝火坐着,全身还是止不住地打摆子。

  魏行山的那一百多斤负重,这会儿终于开始显示出作用了。

  睡袋、帐篷,这些东西一件件掏出来,虽然睡袋很薄帐篷很小,但总比没有强。

  不过魏行山只带了五人份的东西,他、林朔、Anne、章进、曹余生,目前给大家领路的周令时和茅大海,他可没想到中途会加进来。

  好在这两人毕竟是在山上讨生活的,经验很丰富,在篝火边上挖了两个坑。

  坑底下埋上篝火烧剩下的余烬渣子,再用土一盖,这一晚上烟就会源源不断地冒上来。

  这叫“烟毯”,在上面睡觉很暖和。

  就是有点儿呛,其他没事儿。

  眼下两人前前后后算是忙完了,正在刨坑准备睡觉。

  周令时这一天两百来斤扛下来,跟没事人一样,比起魏行山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那是好上太多了。

  但这人会说话,一边刨着坑,一边说道:“魏老弟,你是个命好的,跟了魁首学艺,哥哥我是羡慕都羡慕不来啊。”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魏行山一边往篝火里续柴禾,想让他们俩晚上睡得更暖和点儿,一听这话有些高兴,随后说道:“老周,你这身能耐不错啊,我也很羡慕呢。”

  “我这都是生活逼出来的。”周令时说道,“没这膀子力气,猎物拖不动怎么活呢?你不用羡慕,我自己清楚我师承不高,天赋也有限,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你魏老弟不一样。

  说句不好听的,以后就算魏老弟你能耐不见长,但既然是帝王柳,此生锦衣玉食不在话下。”

  “锦衣玉食?”魏行山笑道,“我是没看出来,你看看我师傅坐那儿,不也就那样嘛。”

  “哎!魏老弟,这话可不敢说啊!”周令时瞄了林朔那边一眼,轻声说道,“咱魁首,那是低调。‘江南林’可不仅仅是咱猎门魁首家族,我听老恩师说,林家在江浙一带,那也是数一数二的富豪家族。”

  “周令时啊。”林朔虽然离得不近,但早就听见了,这时候说道,“在背后嚼舌根,这可不是个好习惯。”

  “哎呦!”周令时赶紧全身一个激灵,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魁首我多嘴了。”

  周令时不说话了,魏行山则一脸烂笑地贴到林朔这边来。

  林朔这会儿,正在跟曹余生和Anne两人,轻声聊着平辈盟礼的事情。

  看到魏行山过来了,于是就打住了话头,瞟了魏行山一眼:“你想干什么?”

  “师傅,你们家,这么说起来很有钱?”魏行山问道。

  “没钱的时候叫老林,一听说有钱了就叫师傅。”林朔摇了摇头,“魏行山,我看错你了,我还以为你是个富贵不能淫的。”

  “啥富贵不能淫的,要是有富贵,想让我要多淫我就能多淫。”魏行山眉飞色舞地说道,“师傅,您说说呗。”

  “你还是叫我老林吧。”林朔全身抖楞了一下,“听着真不自在。”

  “行。”魏行山笑了笑,“老林,既然你们家有钱,你之前干嘛在广西教书啊?”

  林朔摇了摇头:“我家有钱,跟我在广西教书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吗?我去广西教书,又不是为了钱。”

  “那广西的事儿咱先不聊,你们家……”魏行山脸都快贴到林朔鼻子上了,“到底有多钱啊?”

  “我不知道。”林朔摇了摇头。

  “哎呦,话都到这个份上了,老林你不能这样。”魏行山撇了撇嘴。

  “他是真不知道。”曹余生这时候笑道,“一点没说谎。”

  “舅爷,老林他们家的事儿您知道?”魏行山问道。

  “那是自然。”曹余生折扇是不摇了,太冷,这会儿捧着一个紫砂壶,慢悠悠喝了一口热茶水,“林家的事儿,其他人未必知道,就算知道,也是道听途说,不过唯独我这个猎门谋主,那还是清楚的。”

  说完这番话,曹余生对林朔说道:“魁首,这小子也算你徒弟,这事儿没必要瞒他,就容我多嘴几句?”

  林朔笑了:“您想说就说吧。”

  “行。”曹余生点点头,对魏行山和Anne说道:“林家,跟其他家族一样,也分主脉分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林家的规矩跟其他家不太一样。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林家,是在唐宋时期慢慢起家的,林家主脉当时接到朝廷委托为民除害,朝廷有重赏,这算是赚到了第一桶金。

  从此就定了规矩,主脉狩猎,分支行商。

  置办下来的产业,经营权和管理权由分支管事负责,但是所有权,属于主脉家主。

  这五六百年下来,到了如今,林家国内海外到底有多少资产,除了林家分支那个管事的,其他人谁都说不清楚。

  所以林朔也不知道他们家到底多有钱,反正我曹余生之前忙了半辈子,积累下来的那些个产业,跟人家比那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魏行山点点头,然后问道,“老林,你之前这么一点都不说这事儿呢?”

  “你问过吗?”林朔眨了眨眼。

  “行,这事儿就算我这个徒弟不孝顺,没关心师傅你老人家。”魏行山翻了翻白眼,“不过话说回来,你平时那么抠,实在不像是个有钱人。”

  “我确实不是一个有钱人。”林朔说道,“林家分支经营的产业,我一不过问,二不动用,吃饭过日子全靠自己的一双手,穷惯了。”

  “你这就是作的。”魏行山摇了摇头。

  “这可不是作。”曹余生说道,“我也是享受过富贵的人,知道富贵二字的威力。人一旦有了富贵,吃苦、练本事,那是无从谈起的。

  他们林家主脉的传承,那是要下二十多年的苦功夫,才能换来的。

  要是身处富贵,谁还会去吃那个苦头呢?

  所以他们当年老家主定这个家规,是有远见的。

  我就是没长这个心,你们看曹家到了我这辈,猎人传承是不是要断了?

  我们猎门家族,终究要靠猎人手里的传承,还有在猎门中的江湖地位,才能维系下去的。

  光有钱没用,没有猎门地位在,这些钱说没就没。

  富不过三代,别人想夺你产业,那有的是办法。

  而反过来说,只要林家九寸九的门槛不倒,他林朔缺钱了,只要一句话,金山银山都会从天上飞过来。

  只是我这个外甥,懒得开这个口罢了。”

  “哦……”魏行山听了连连点头,神情颇有些感慨,“这真是没想到,之前在广西的时候,老林报价一千万美金,我还以为这家伙穷疯了呢。”

  “一千万美金就请到猎门魁首出手,你们就偷着乐去吧。”曹余生摇了摇头,看了看林朔,正色说道,“既然这事儿说起来,魁首,我可要提醒您一句。以后要价不能这么低了,坏规矩。”

  “好。”林朔一脸无奈地点点头。

  “那我以后请不起他了,怎么办呢?”Anne这时候有些犯愁。

  “傻丫头,你站哪头啊?”曹余生气不打一处来,“你以后是林家的人,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国际生物研究会那摊子破事儿,你让苗光启自己想办法去。”

  “舅爷!”Anne娇声抗议了一句,随后用细不可闻的声音低头说道,“人家还是要有自己事业的。”

  众人正聊着,章进回来了。

  刚才大家吃完肉干,算是用过了晚饭,章进跟林朔比划了半天,说是要出去一趟。

  章进的比划,也不是什么正经的哑语手势,反正林朔看得挺累,不过总算弄明白了。

  他要去周围施展一下章家人的能耐,打听一下白首飞尸的下落。

  林朔一听是正事儿,自然就答应了。

  可是这时候,章进一回来,林朔又开始用手扶着自己的额头,一脸的无奈。

  这回,章进倒是不至于又拖一头犀牛回来。

  他这次带回来的,是一只小熊猫。

  活的,就站在他肩膀上。

  林朔一闻这头小熊猫身上的味道,就知道章进这小子,又惹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