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零五章 涨见识
  等魏行山和周令时两人准备妥当,林朔就带着这俩未来的徒弟出发了。

  猎人收学徒,搁在以前是常有的事儿。

  只是以前猎人收徒,对徒弟天赋的要求是极高的。

  因为只要是个传承猎人,那往往就代表着本家的最高天赋。

  那是几十代人优胜劣汰,不断地血统优化,这么一辈辈继承下来的,再加上跟天赋匹配的修行路子,让这些传承猎人个个实力强劲,同时又眼高于顶。

  一般人,根本不入不了他们的法眼。

  不过如果有天赋像样的门外人,又适合本家的修行路子,那么这些传承猎人为了狩猎行动方便,就会收这个徒弟,传一些本门的技巧。

  当然,绝学是不会教的,免得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可绝学虽然不教,但架不住徒弟有聪明的,会偷师,也会另辟蹊径。

  而本家,因为地位尊崇、生活无忧,后人慢慢会丢了先辈的本事。

  因此后来居上的家族,在猎门历史上屡见不鲜。

  猎人收徒这个传统,是云家人最早定下来的。

  云家之所以被称作猎门祖庭,是因为云家人是第一拨被文字记载的猎人。

  猎门能够成型,就是云家人收了外姓学徒,然后这些外姓学徒纷纷自立门户,然后再收外姓学徒,这样慢慢起来的。

  所以猎门的历史,云家最长,上万年。这家的门槛,直到三百年前,也都是九寸九,最高。

  直到三百年的平辈盟礼,云家人第一次缺席,这九寸九的门槛,就落到了林家头上。

  林家人的祖上,曾是东汉卫家人的学徒,卫家当年也是修力的路子。

  到了两晋南北朝时期,卫家人因为多年战乱,慢慢消散在历史长河中。

  同一时期,地处江南的林家避过了战乱,从此崛起。

  到了隋唐,林家已经从三寸门槛变为九寸,成为猎门几大家之一。到了三百年前的明末清初,又一跃成为九寸九的魁首家族。

  随着时代变迁,猎门几大家的更迭,强的上去,弱的下来,是比较频繁的。

  这其中的本源,就是猎人收徒。

  而在客观上,这也是猎门维系和扩张的手段。

  不过到了今天,林朔要收魏行山和周令时当徒弟,不是这个意思。

  魏行山是因为关系到这儿了,人家想改行当猎人,林朔自然是要支持,收入门墙,那是人情世故。

  两人之间说是师徒,其实是哥们兄弟。

  周令时,本就是个一寸门槛的猎门中人,林朔收他,是一种抬举。

  这人脑子灵活,为人看起来也还可以。

  让他进山的时候打个下手,前后照应着,还算得力。

  收他,其实就是看中了他,想用他这个人。

  两人的天赋嘛,一个三十,一个四十,再好的天赋现在也来不及了,那是无从谈起的事儿。

  他们以后要想立起一个猎门家族,周令时还行,毕竟接近五寸的能耐,很快又是帝王的柳。

  魏行山,那是不太可能的,能耐不太够。

  魏行山的后人,因为跟林、苏、章、曹这四家的关系在这儿,天赋又还不错的话,兴许有这个造化。

  不过这些事情还远,如今迫在眉睫的,是平辈盟礼。

  两人既然是林朔的徒弟,到时候免不了要接几场挑战。

  林朔不想他们丢林家的脸面,所以必须要操练操练。

  尤其是魏行山这家伙,嘴现在是越来越皮了,能耐却一直没怎么长。

  ……

  魏行山能耐虽然没怎么长,不过这两天带下来,对高海拔的环境,倒是适应了。

  五公里的山路,他跑得挺顺溜。

  周令时跟在他屁股后头,一个劲儿的捧:“大师兄不愧是大师兄,适应得真快,眼下这脚程,我都赶不上了。”

  林朔跟在两人身后,淡淡说道:“那是啊,我都赶不上他了。”

  魏行山一听这话,就知道事儿不太对,赶紧脚下慢了几分,嘴里解释道:“老林,我确实是不想别让新来的师弟看扁了。不过同时,也是因为那东西伤了Anne,我是气不过啊,心里着急。”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没事儿。”林朔说道,“反正你现在跑得腿脚发软,回头到了洞里,我就在后面给你这个大师兄摇旗呐喊。要是你魏行山能单枪匹马把雪人降服了,那我这个师傅面子上,也算有光彩。”

  魏行山挠了挠头,脚下更慢了,他知道林朔提醒得没错,自己的那点体力,不能这么撒欢似的浪费了。

  把带路的身位让出来,让周令时领着走,魏行山来到林朔身边,问道:“老林,一会咱打算怎么弄?”

  “问我干什么?”林朔瞟了他一眼,“你们自己看着办。”

  “不是吧?”魏行山摸了摸后脑勺,“你还真放心我们俩啊。”

  “那是啊,一个是我的开山大弟子,前特种部队指挥官,南方军区的老兵王。另一个是我二徒弟,入行小二十年的老猎人。我怎么可能不放心呢?”

  “师傅,您别这么抬举我们。”前面带路的周令时也慌了,“您对我们俩,可千万别这么放心。雪人这东西我要是奈何得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才动手,那是真干不过。而且我们这算是客场,这儿是人家的地盘,您还是指点几句吧?”

  林朔叹了口气,“我问你们俩,咱们猎人进山,主要靠什么?”

  “一身能耐啊!”魏行山答道。

  “大师兄,不对。”周令时说道,“主要是靠脑子,能耐尚在其次。因为咱人的能耐再大,也大不过猛兽异种,但是我们脑子比它们好使。”

  “这话没错。”林朔说道,“跟猛兽异种斗力,哪怕是我们林家人,有时候也得掂量掂量,更何况是你们呢?斗力斗不过那很正常,智取嘛。”

  “对,智取。”魏行山点点头,“那怎么个智取法呢?”

  “是啊,师傅,怎么个智取法。”周令时也问道。

  “完了,这俩笨徒弟。”林朔摇了摇头,“我这是抽了哪门子风要收你们俩,能反悔吗?”

  “您是魁首,那可是一言九鼎。”周令时赶紧说道。

  “大丈夫一言既出,那是驷马难追啊!”魏行山也说道。

  “行吧,也是我命不好。”林朔无奈地说道,“记住咯,智取的第一步,永远是情报。目前为止,雪人的情报,我们了解了多少,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吗?”

  “这东西身手很厉害,行动敏捷,反应比常人快很多,力量也大。”周令时说道,“而且生性狡猾。”

  “二师弟说得没错。”魏行山问道。

  “你们这么总结情报,那也太肤浅了,难怪想不出主意。”林朔摇了摇头,“好好想一想,你们这两天经历的事儿。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之前茅大海的叙述,你们要全忘咯。

  那种情报是二手情报,有茅大海个人的主观因素干扰,并不可靠,要剔除掉。

  而这两天你们见过的,经历过的,关于雪人的事情,这才是第一手情报,也是最新的。

  好好想一想,总结一下,然后再分析分析。”

  魏行山想了一会儿,率先说道:“其实我一直纳闷一件事儿,为什么昨天那么大的雨,这东西却能在远处射你一箭,而且还射得那么准。我在军队里,也算是个狙击好手了,这种情况下,别说给我一把破弓,就算给我一把枪,我都做不到。”

  “而且,昨天在山洞里一片黑暗的时候,这个东西能对我们出手,似乎不受黑暗环境的影响。”周令时补充道。

  “这东西的目力,远超常人。”魏行山总结道,“所以如果我们跟它动手的话,要扬长避短,一定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否则毫无胜算。”

  “对!”周令时说道,“不过,怎么把它引出来呢?”

  “小熊猫啊!”魏行山说道,“这小家伙不是它的宠物吗?你看师傅不就替我们带着吗?”

  “没错,师傅,你看这样行吗?”周令时问道,“我们用小熊猫把它引出来,然后大师兄给它一枪就完事儿了。”

  林朔翻了翻白眼:“没什么不行的,大不了过两个月我就不用摆枝了呗,徒弟反正都死完了,省事儿。”

  “不是,老林,你好好说,这办法怎么就不行了?”魏行山问道。

  “情报,永远不是单方面的,而是互相的。”林朔说道,“你光知道一些对方的情报,那是不够的。对方知道你们多少情报,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吗?”

  “对啊。”周令时点点头,“这东西不是一般的猎物,它有接近我们人的智力,而且生性狡猾啊。我们的情报,它肯定会利用上。它在这儿跟偷猎队斗智斗勇这么多年,肯定知道枪这个东西,所以一定会防备。

  而且之前雪人跟师傅打过照面,那时候师傅手里也是有小熊猫的,它可没轻举妄动。”

  “那这招不灵啊!”魏行山叫道。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有个办法。”周令时说道,“肯定能行。”

  “什么办法?”

  “咱猎人进山靠脑子,不能费死力气。”周令时说道,“大师兄,我们之所以想不到更多情报,是因为我们本身眼界不够,能力也不足。

  那些没法利用的情报,我们是想不到的。

  但咱师傅不一样啊,有他老人家在,咱费这劲儿干嘛?

  咱觉得完美无缺的事情,在师傅他老人家眼里,那全是破绽啊!

  要说分析情报、出谋划策,咱俩又不姓曹,也没这能耐啊!

  大师兄,你说对不对?”

  魏行山一拍大腿:“有道理!”

  “师傅,我知道您这次带我们出来,主要是让我们涨见识的,不是真让我们来送死的。您心善,疼人着呢!”周令时一脸谄媚对林朔说道。

  “你这家伙,真是滑不留手。”林朔被气笑了。

  三人说话间,就已经来到之前Anne他们来过的洞口。

  原本挡在洞口的山石,早就被章进一脚踹开了,洞口就这么暴露在外。

  林朔看了看这个山洞,虽然有些气恼周令时的滑头,但同时也知道他说得其实没错。

  魏行山和周令时,都是聪明人。

  看看他们的履历,但凡脑子笨一点,早就不知道死上几次了。

  想不到办法,不是因为他们不够聪明,而是眼界不够。

  再加上能力也不太足,就算想到了计划,他们也无法实施。

  周令时能有这个认知,虽然滑头了一些,但确实是个明白人。

  “好吧。”林朔站在洞口之外,抽了抽鼻翼,闻了闻里面的气味,然说道,“那你们跟住了,这趟别白来。”

  “嗯!”魏行山点点头。

  周令时则抱拳拱手,正色说道:“师傅,劳您大驾,让徒弟们涨涨见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