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零七章 你需要一个护道人
  英国的剑桥市,是剑桥郡下辖的一座小城。

  剑河,在市区内兜了一个弧形的圈子,流向东北注入乌斯河。

  河上修了不少桥梁,剑桥这个名字,也因此而来。

  这里,也被叫做康桥。

  在公元1209年之前的漫长岁月中,这里不过是一个乡间集镇,除了集市的日子,几乎吸引不了任何目光。

  哪怕到现在,它也不过是座十万人不到的小城。

  现在之所以闻名遐迩,是因为一座大学。

  剑桥大学,创办于1209年。

  这座学校近八百年的校史,比绝大多数的王朝更为长久,如今是一所世界著名的公立研究性大学。

  曹余生的儿子,曹冕,就是这里的一个博士研究生。

  小伙子今年二十四岁,长相玉树临风,学业出色、出手阔绰,又有一手非常厉害的击剑术,是剑桥大学击剑队的队长兼教练。

  他还在大三的时候,曾代表剑桥大学参加英联邦的大学生运动会,一举斩获花剑、重剑、配剑的三枚金牌,风头一时无两。

  这几年虽然因为学业繁忙,稍微沉寂了一些,但倒追他的女学生,依然大有人在。

  追他的那些女学生,并不仅仅是男女之间的追求,而是类似追星的性质,那是组团的。

  曹冕是有女朋友的人,不堪其扰,所以平时出行都很低调,躲着人。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今天晚上,是今年圣诞节过后,剑桥大学击剑队的第一次团队活动。

  曹冕本来已经淡出这种活动了,因为他已经快博士生毕业了,并不打算留校。

  不过他临时接到通知,今天校方给击剑队安排了一个新的教练,出于职务交接的需要,他不得不来到场馆。

  一到场馆,他就有些懊恼。

  来早了。

  如今的剑桥击剑队,男的没几个,绝大多数都是女学生,为什么来的,不言而喻。

  曹冕一进来就被团团围住,这些女学生说是在请教击剑的技术问题,不过她们眼睛瞄得部位,并不是曹冕正在做示范的手腕子。

  对于这种情况,曹冕虽然见得多了,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击剑,是他本人钟爱的项目,他更希望吸引人的,是自己的技术,而不是模样。

  可惜别人怎么看他,他控制不了,也就只能听之任之。

  只是这几年击剑队的成绩,那是越来越差了。

  有个新教练过来,未尝不是件好事。

  跟女学生们说着聊着,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场馆门口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响。

  这让曹冕很反感。

  因为这里是多功能场馆,不仅仅是击剑队,平时篮球队和排球队都在这儿训练,地上铺得是地板。

  高跟鞋的鞋跟,又尖又硬,伤地板。

  穿着这种鞋子进场馆,是既不专业,又不道德。

  曹冕抬眼看过去,整个人稍稍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这个穿高跟鞋的女人,会这么漂亮。

  宝蓝色的眼睛,乌黑笔直的披肩长发,五官比东方人立体一些,但又不像欧洲人几进几出的那么突兀。

  明明是很淡漠的神情,但因为美貌惊人,反而给人一种明媚的感觉。

  她的着装,是一套蓝色的晚礼服,曲线衬得很漂亮,看款式应该是露背的。

  她这一身,似乎应该出现在某个盛大的晚宴上,而不是这种体育场馆。

  穿得是没什么道理,可人本身太漂亮,无论在哪儿都是道理。

  似乎她无论怎么穿是对的,反而是其他人来错了地方。

  哪怕她的高跟鞋此刻正踩着地板,那也是地板长错了位置,而绝对不是她穿错了鞋。

  不过曹冕毕竟出身不凡,见识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很快就醒过神来。

  他看着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用英语问道:“这位女士,你找谁?”

  “我就是来找你的。”女子用中文回答道,随后脱掉了自己的高跟鞋,拎在了手里,嘴里抱怨道,“你们剑桥大学的捐款晚宴,真是无聊透顶。”

  曹冕眉头一皱,觉得这事儿应该不简单,问道:“找我做什么?”

  “你不用等了,击剑队并没有什么新教练。你们剑桥击剑队,一旦你毕业了,也就散了。”女子淡淡说道,“既然已经好几年没出什么成绩了,也就没必要存在,浪费我们捐款人的钱。

  曹冕,这么看起来,你的领导能力确实有问题,还真不是当曹家家主的料。”

  这女子这几句话说出来,曹冕就知道自己的底,已经被这女人摸得差不多了。

  “你是猎门的人?”曹冕问道。

  “还不是。”女子说道,“不过我想成为猎门的人,所以需要你的帮忙。”

  “我能帮什么忙?”

  “你要去参加今年猎门的平辈盟礼。”女子说道。

  听到这里,曹冕眉头一皱。

  猎门的平辈盟礼,他父亲曹余生跟他念叨过,不过他对猎门的事情压根就不感兴趣,也就当做没听见。

  自从他十八岁成年以后,父亲一向很尊重自己的意愿。

  所以他不接茬,父亲也就再也没提起过。

  这个女人,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难道是自己父亲派过来的说客?

  可说客,也不会像她这么说话办事。

  看她的神情模样,不像是她有事求他曹冕,反而是曹冕欠了她一笔巨款。

  再漂亮的女人,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

  曹冕神情冷漠起来,淡淡说道:“对不起,爱莫能助。”

  “曹冕,你好像搞错了状况。”女子说道,“这事情,由不得你。”

  “呵。”曹冕被激起了心中的怒火,冷冷说道,“难道,你还能强迫我吗?”

  “还挺有自信的。”女子指了指曹冕身边的女学生,用英语说道,“你,把手里的剑给他。”

  这个女学生,金发碧眼挺漂亮,之前正在曹冕的指导下练习。

  这会儿听了半天,两人之间说得是中文,她没听懂。

  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了什么,但看两人的神色,这个女人好像把自己的英俊教练给激怒了。

  再加上这个女人穿着高跟鞋进场馆,那是既不专业也不道德。

  这位英国姑娘义愤填膺,赶紧就把手里的剑塞进了曹冕手里。

  此刻在曹冕手里的这柄剑,这是一柄花剑,在击剑的三个项目里是分量最轻的剑,五百克不到。

  女生练习,一般就是这种剑,太重她们手腕容易受伤。

  而曹冕自问最擅长的,其实也是这种花剑。

  因为他的剑术,结合了国内古代的某本剑谱,走得是剑走轻灵的路子。

  好歹是猎门世家的子弟,曹余生想让他有些武艺傍身,免得在外遭人欺负,同时又不想让他吃太多苦,所以从小,把这本剑谱交给他练习。

  练剑,虽然也苦,但比练拳还是舒服不少的。

  如今的曹冕,只要一根东西捏在手里,寻常十个八个汉子,对付起来完全不在话下。

  但是要对一个女人挥剑相向,这种事情曹冕做不出来。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所以他看着手里这柄剑,摇了摇头:“这位小姐,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这句话刚说完,曹冕只觉得眼前一晃,手里已经空了。

  再一抬头,那个漂亮女人还是站在离自己五六米开外的地方,手里拿着一把花剑。

  只见那女子手指弹了弹剑身,一脸不屑地说道:“这种西洋刺剑,不过是玩具罢了。”

  说完这番话,女子食指和中指夹住了剑身,然后轻轻一折。

  “叮”地一声。

  这把精钢铸成的花剑,就这么被她两枚手指折断了。

  曹冕看得眼皮直跳。

  而周围的女学生,一阵吸气声之后,那是一片安静。

  自从曹冕当上击剑队的教练以来,这群英国小娘们,就从没这么乖过。

  “曹冕,你要是只会这种小儿科的剑术,去参加猎门平辈盟礼,那确实会丢尽曹家的脸面。”那女子把两截断剑随手扔在地上,看着呆立当场的曹家大公子,嘴里淡淡说道,“所以,你需要一个护道人。”

  “护道人?”曹冕喃喃重复了一句。

  “对,护道人,就是在平辈盟礼上,替你打架的人。”女子说道,“我最近闲着,不如陪你走一趟。如果我替曹家保住了六大家的位置,那么作为曹家最坚定的盟友,林家的家主,应该是会很高兴的。”

  “你到底是谁?”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女子嫣然一笑,“我是当今猎门魁首林朔的女人,我叫狄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