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一十章 重回旧地
  虽说帝王将相宁有种乎,可传承猎人们一旦进山,按照固有的惯例,是只论出身门槛,不看能耐高低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九寸门槛的家族,绝对不会放七寸能耐的猎人出来丢人。

  七寸门槛的家族,也不会放五寸水准的猎人出来接买卖。

  几寸门槛的传承猎人,只要能独立出门接买卖了,那能耐最起码就是几寸。

  当然,如果五寸门槛的五寸猎人,碰上了一个三寸门槛的七寸猎人,这种反常情形也是存在的。

  那怎么办呢?

  听五寸猎人的。

  因为门槛高低,并不代表出身的贵贱之别,而在于家族的底蕴深厚程度,决定了族里猎人见识的高低。

  三寸门槛家族出来的猎人,哪怕因为天赋异禀或者获得奇遇能耐有了七寸,但他的见识,因为出身的缘故,多少是受限的。

  一入山林面对猛兽异种,能耐高低尚在其次,见识更为重要。

  要是不知道某个关键的情报,或者看到了意识不到,那一整队人就是会全军覆没,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一个家族的底蕴包括很多方面,做过买卖的档次数量、情报的积累、传承的优劣、后代整体天赋的高低、家风如何等等,这不是一代人就能扭转的。

  当然,家族门槛的高低,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百年一度的平辈盟礼,就是猎门家族重新评定门槛的机会。

  而林朔目前带领的这支狩猎小队,成员除了周令时,名头都挺响,实际上是有些虚的。

  林朔本人没问题,九寸九的门槛,九寸九的能耐见识。

  Anne,苏家家主,有九寸高的门槛,实际能耐波动却很大。

  这女子要是狠下心拼了命,大概能有个七寸,要是心慈手软,其实也就五寸。

  见识嘛,给个三寸的评价,那还是林朔看在她的导师是苗光启的份上。

  章进,章家家主,门槛也是九寸高,能耐其实比Anne还差一些,但胜在心志坚定、战意高昂,水准发挥比较稳定,勉强七寸。

  章进的问题,在于见识。

  他缺乏一些常识那没事儿,猎人在山林里,需要的是山里的见识。

  这方面章进似乎有一定的底子,但到底怎么样,林朔是真不清楚。

  因为这孩子不会说话,没法沟通。

  再加上这小子办事儿想一出是一出,而且执行力极强,想到了就一定要做。

  这就让章进的行为很难预料,林朔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整体下来,也就只能给个三寸见识的评价。

  所以这支四人组成的狩猎小队,其中有两个是严重的名不副实。

  而这两个名不副实的猎人,还都是林朔想扶持着,在两个月后的平辈盟礼上守住自家九寸门槛的家主。

  林朔由衷觉得,这事儿比诛杀钩蛇、降服驳兽、抓捕白首飞尸这种,要难得多。

  因为林朔是个猎人,这种扶持人的事儿,专业不太对口。

  而这次组队狩猎,让目前这三个搭档跟林朔组队,实际上是没有什么组队优势的,对林朔来说反而是拖累。

  说白了,这就是一场教学。

  扶持人上位,这事儿林朔不怎么在行,但是教人,他还是会的。

  他之前干过六年的乡村教师,教过三门课,带过两届学生。

  在六年的教师生涯中,他明白一个道理。

  老师教学生,教得再好,也终究隔着一层。

  一定要在学生当中,树立一个榜样出来,班长、学***之类的。

  这样就能在学生内部,形成竞争和激励。

  周令时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被他放进了这次组队的序列当中。

  这个人,一寸的门槛,五寸不到的能耐,五寸以上的见识,有自知之明,还很听话。

  把他搁在Anne和章进身边,能耐指望不上,但作为一名合格的猎人,他是个不错的标杆。

  另外,章进和Anne毕竟是两家的家主,在猎门内部的地位,跟林朔是相差无几的。

  尤其是Anne,私人关系还特别近。

  所以自己教周令时,他们顺便听着,这种间接教学的方式,更加得体一些。

  四人出发后不久,林朔就对周令时说道:

  “周令时,吴家祖上虽然是苗家的学徒,但这家人走的路子,却跟我林家相似。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回师傅的话,那是因为猎人在山林里,需要形成优势互补。吴家祖上虽然是苗家的学徒,但苗家的能耐,有苗家人就足够了,带一个跟自己功能相仿的学徒没实际意义,所以,苗家当年找了一个修力的法门,让吴家祖上修行。”

  “不错。”林朔点点头,“那你觉得,我们四人,应该如何行动,才能形成优势互补呢?”

  “师傅,您是想让徒弟说实话还是说假话?”

  “当然是实话了。”

  “实话就是,您一个人搞定,咱们其他三个做好自保,别拖您后腿,这就是最大的互补了。因为咱们三个这点能耐,哪怕最拿手的,都不如您不拿手的,整体差太多,没得补。”

  林朔愣了一下,随后被气笑了。

  虽然这答案不是林朔期待的,但他说得确实没什么毛病。

  “那如果只看各自优势,忽略整体实力呢?”林朔问道,“也就是说,我怎么把你们仨用上?”

  周令时想了想,说道,“我听说猎门六大家组队,自古以来都约定俗成。

  章家人单刀突前,上有黑凤高飞,下有白狼相伴。

  苏家人左右游走,在队伍四周打下一枚暗桩,同时以听山探听四周,收集临战情报。

  曹、苗、云三家,居中。

  其中曹家谋划定策,苗家驱使群兽和医治伤患。

  云家具体干什么,我就没听说过了。好像这三百年来,也没云家人跟其他家组队过。

  当然最重要的,是断后的林家人。

  林家人断后,一是防止猛兽异种尾随偷袭,二是断后的视野往往最好,能第一时间发起致命打击,诛杀猛兽异种。”

  “看来吴天南跟苗家的关系确实不错,六大家组队的事儿他都知道了。”林朔淡淡说道,“不过我问的是,这次我们四个,该怎么办?”

  “那就依葫芦画瓢呗。”周令时说道,“章家主突前探路,苏家主左右游走,您就在后面吊着,随时准备出手。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嘛,老不成器,比起两位家主,唯一的优势就是年纪痴长几岁,而且这儿的地形我也相对熟悉,就跟在您跟前,暂代咱谋主的位置。”

  “要是你这么安排,那咱说不定要全军覆没咯。”林朔摇了摇头。

  “还请师傅指教。”

  “其实你说的这个阵型,只是一个大概的雏形。真要实现起来,是需要很多前提的。”林朔说道,“比如章家人单刀突前,你自己也说了,要上有黑凤,下有白狼。

  为什么呢?

  因为黑凤在高空盘旋,有视野,能预警。

  白狼嗅觉灵敏、目力过人,能探知周边近处的情报,第一时间给章家人提醒,本身战力也不俗,至少能稍微挡一下。

  章家人在这种情况下突前,那才叫突前,而不是送死。

  再比如曹家人居中,负责出谋划策。

  你好好想一想,军师这种角色,行军打仗或许需要,几个猎人进山至于吗?

  肯定不至于。

  只是动动嘴皮子的话,各家猎人只要能被家族允许出来接买卖,脑子都不糊涂。

  就是九寸的门槛九寸的见识,几个人一合计,又有林家人这个主心骨在,行动方案很快就出来了。

  有没有曹家人,无关痛痒。

  所以所谓曹家人出谋划策,这并不是队伍的实际需求,而是曹家人地位决定的。

  以前的曹家人,有白首飞尸。

  只要有一只白首飞尸在天上跟着,曹家人就是有这个资格,在队伍里只动动嘴皮子,其他人也不能说什么。

  因为白首飞尸能力强,有它在,其他猎人参不参与曹家人根本不在乎。

  让你进来组队,那是曹家人看得起你,分你一点好处,所以大家自然要看曹家人的脸色行事。

  曹家人猎门谋主的位置,就是这么来的。

  曹家人以前动不动打卦占卜,指明队伍行进方向,也并不是他们真的能掐会算。

  那是天上飞尸的侦查结果,被曹家人耍了个花招展现出来而已。

  以前人迷信,还特别吃他们这一套。

  当然了,曹家人本身的机关术还是可以的,是狩猎队一招不错的后手。

  而咱们当代的猎门谋主曹余生,那是有真材实料的,不能等闲视之。

  他即便没有白首飞尸,也依然有这个资格给我出谋划策。”

  说到这里,林朔瞟了周令时一眼:“你周令时,是不是还差点意思啊?”

  “那何止是差点意思,我给谋主大人提鞋都不配。”周令时笑道,“只不过我在您和两位家主面前,实在是没什么能耐可以显摆了,只能从年纪上说事儿了嘛。”

  林朔也笑了,随后说道:“我们猎人进山,大阵仗有大阵仗的摆法,小行动也有小行动的路数,得看实际情况。

  这次我们的猎物,比起那些排名靠前的猛兽异种,能耐上不如,但在智力上远超。

  对付这种猎物,一定要小心,不能因为它实力不强,就有丝毫的轻视,否则很容易阴沟里翻船。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要是按你的说法排兵布阵,我万一打一个瞌睡走个神,你在我身边或许没事,其他两位家主说不定就会被雪人给算计了,我救都救不过来。”

  “师傅您还是教给我吧,现在应该怎么办?”周令时问道。

  “我们目前,是索敌阶段。”林朔说道,“我们猎人组队索敌,分散有分散的好处,集中也有集中的优势。

  大家分散出去寻找情报,人多力量大,情报来得快也来得多,但是会落单,容易被暗算。遇上智力高的猎物,不能这么干。

  集中索敌,大家在一块儿不容易被暗算,但是情报获取途径相对较少,进度也会很慢,容易贻误战机,智力高的猎物,说不定就跑了。

  所以在集中索敌的时候,各家猎人在这方面的特长,一定要充分发挥出来,弥补这种劣势。

  在这方面,我林家会闻风辨位,苏家会听山识途。

  但这两个绝学,都有范围限制。

  所以就需要章家人,替我们圈定一个范围,而是不是漫山遍野的瞎找。”

  说完这句话,林朔看了一眼身边奔跑的章进:“章进,你学鸟叫已经学了半天了,这些鸟怎么回应啊?”

  之前林朔跟周令时说话的时候,章进一直在学着鸟叫,向山间鸟群询问着雪人的下落。

  一听叔问自己,他神情很振奋,赶紧比划起来,似是在复述飞鸟们的回应。

  这孩子也是奇怪,学鸟叫兽语的时候,嘴皮子特别利索。

  一旦让他说话,那就完蛋了,嘴就跟被贴上封条似的。

  他这通手忙脚乱的比划,根本就没什么章法,林朔压根看不懂。

  之前魏行山提议过,让章进去学哑语手势,但林朔没同意。

  因为一旦学了那东西,那就真成哑巴了,这孩子以后就更没说话的动力了。

  “章进,你干脆指个方向吧。”Anne也没看明白章进在比划什么,赶紧提醒道。

  章进一听这话,马上指向了东南方。

  一看章进这么指路,林朔点点头。

  其实章进之前问鸟这个行为,林朔是不太放心的。

  因为自家的小八不止一次的说过,鸟都很蠢。

  所以它每次跟这些鸟交往,都是只走肾不走心,大家智力不在一个次元,实在是没法走心。

  不过现在看章进这个方向指出来,林朔觉得还行,挺靠谱。

  因为他们之前,就是从这个方向来的。

  他们昨晚的营地,就建立在东南方向的一座山上。

  那座山底下,Anne听出来过,有暗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