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一十三章 龟息听山
  林朔三人,很快就回到了昨夜露宿的那座山峰脚下。

  这座山,之前被Anne听出来底下有地穴。

  可地穴的入口,Anne听过,不在这儿附近。

  如今飞鸟指路,林朔把这条线索重新捡了起来。

  绕过这座山,再往东南方向走了十多里地,章进单拳上举,做了个止步的手势。

  哑语章进虽然不会,但狩猎的手势,他还是很规范的。

  然后他脸上有些着急,又开始胡乱地打手势。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的手势林朔没怎么看懂,但脸上的神情还是看得明白的,也猜着了七八分。

  章进从鸟类那儿得到的消息,从这儿开始,就开始有矛盾了,有说这边的,有说那边的。

  这就说明,这里是雪人行动的原点,往哪个方向走的都有。

  雪人藏身地点的入口,应该就在这里附近。

  林朔抽动了两下鼻翼,发现没闻到什么。

  昨天那场大雨,把之前的气味都冲洗得干干净净。

  从雨后到现在,雪人应该没在这儿附近活动过。

  这就说明了,雪人藏身地点的入口,不仅仅是这里一个。

  举目四望,这儿是一个山谷,四周都是针叶森林,视野很差,地面都还很泥泞。

  而这时候,Anne已经趴在地上静静地听着了。

  林朔看到这么漂亮的半边脸蛋,“啪”地一声就贴在了泥地上,他眼皮子抽了抽。

  之前无论泥地还是碎石路,Anne说趴下就趴下了,爬起来之后脸上要么有泥土,要么有石头印子,林朔没这么大感觉。

  猎人嘛,进山施展手段,从来只重实效不顾卖相。

  这会儿就不太一样了,林朔看到Anne的半边脸贴泥地上,心里头有些别扭,不太舍得。

  不过这种不舍,也只能在心里转悠转悠,不便表达出来。

  就这么等了一会儿,Anne轻声说道:“土壤太湿了,震动吸收得很厉害,听不清。”

  “苏家主,要不要我去跑上一圈?”周令时这时候提议道,“我跑起来,是不是就有声源了?”

  “没用。”Anne站起身来,从背包里取出一块湿纸巾,擦拭着自己的侧脸,“你这种是外部声源,传不进去。”

  林朔看了看四周,发现到处都是这种泥地,索性指了指地上,“刨,把泥刨干净,露出石层来。”

  说完这句话,林朔拉了一下Anne的衣袖,两人躲到一边去了。

  章进和周令时一听这话,赶紧蹲下用手刨地。

  这两人虽然门槛各有高低,但走得都是修力的路子,一身能耐冲泥地使唤,那动静不得了,就跟两台挖掘机似的。

  一时之间,泥水飞溅,两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沉。

  五分钟之后,两人挖出的大坑就有半人深了,两人动作也停下来,抬头看着林朔和Anne。

  这两人本来就瘦,如今这一看,就跟两只泥猴似的。

  再一看两人的挖得坑,章进就是直上直下,周令时想得周到一些,知道这坑要大。

  因为坑要是太小,苏家主这位未来的师娘,就要在这坑里把身子团起来,撅着听,那姿势可不雅观。

  所以周令时刨得土,都是那种开疆拓土型的,不往深里去,而是往边上走。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周令时既然把洞口的边缘部分刨出来了,章进自然也领悟过来,帮着继续挖。

  眼下这个坑,正好能让Anne整个人趴在坑底,慢慢听。

  就这一件小事,林朔就看出来,周令时办事,还是比章进靠谱一些。

  两人从坑里跳出来,Anne再跳进去。

  苏家的听山识途,最大的前提,是要有声源。

  尤其像这种隔着石层听对面或者里面的情况,对声源的要求就更为苛刻。

  不在于声源的音量大小,而在于必须是内部声源,而且要稳定,跟环境其他杂音有明显的对比度。

  比如龙城地底那会儿,水潭上方每分钟滴落的水滴,虽然动静不大,却是再好不过的内部声源。

  而昨天那场大雨,动静那么大,而Anne却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意识到下面有暗穴,这就是缺乏内部声源的关系。

  ……

  Anne把耳朵紧紧贴在坑底的石头上,把眼睛闭上。

  这时候的大地,就像一根绝对静止的琴弦,非常寂静。

  但是Anne并不着急,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心还没完全静下来,自己身体内部的声音,比大地的声音更大,产生了干扰。

  呼吸慢慢放缓,进入类似冥想的状态,让自己的身体内部的紊乱平息下来,变成一道稳定的背景音。

  大地,在这时候就开始慢慢热闹起来。

  但这种热闹并不是Anne此时想要的,因为这些都是外部声源,对地下空间轮廓的描绘没有用处。

  这个时候,需要等待。

  “嗒”。

  一道非常细微的声音,传进了Anne的耳膜。

  和林朔可以分辨出气味的类型一样,Anne对各种声音,也有着敏锐的辨识能力。

  她很快就认出了这个声音到底是什么。

  这是没有穿鞋的脚掌,接触硬质地面,发出的动静。

  就隔着石层,从地下传来。

  声源,有了。

  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雪人的脚步声。

  但既然是脚步声,就不是一道稳定的声源,它必然是移动的,而且随时会停下来。

  要抓紧时间!

  但问题是,这种声源本身音量太小,空间轮廓对这种声源的衍射,更是微乎其微。

  抓不到声源的衍射,空间轮廓就无法在Anne的大脑中成型。

  这个空间的入口,自然也找不到。

  于是Anne把手伸进自己的挎包内,拿出一个小瓷瓶,递了上去。

  林朔看到这个情况,连忙两三步赶到坑边上,伸手接住了这个瓷瓶。

  两人眼神一对,不用说话,林朔就知道Anne要干什么了。

  他神情凝重,缓缓点了点头。

  看到林朔这个神情动作,Anne似是再无后顾之忧,神情轻松地笑了笑。

  此刻,地底下的声源质量很差,Anne需要动用绝技。

  那就是苏家“听山识途”真正的法门:

  龟息术。

  因为哪怕进入了冥想状态,Anne身体内部各个器官发出的声音,还是太大了,盖过了脚步声的衍射。

  尤其是呼吸声和心跳声。

  而龟息术,能让Anne进入一个类似冬眠的状态,呼吸暂时停止,心跳也放慢到每分钟二十次以下。

  这门功夫很难练,这也是一个苏家猎人的“听山”绝技,是否精通的标准。

  同时,这门功夫也很危险。

  它对“听山”提升效果,相当于一针兴奋剂。在短时间内,确实会对“听山”有极大的提升。

  但是时间一长,随着身体各项机能的下降,神经系统也会慢慢进入休眠状态,人会变得迟钝,听力也就会丧失。

  这还不是最差的结果。

  龟息术一旦动用,其过程是不可逆的,人不会自己醒过来,而是会慢慢地从冬眠变成假死,再之后,真正的死亡就会降临。

  所以这是一个团队技能,必须要有人在旁边照应着,在关键时刻唤醒施术者。

  那个瓷瓶里,就装着能唤醒苏家人的药物。

  在苏家人心脏停止跳动之前,抹在太阳穴,马上就醒。

  但是这个瓷瓶到底交给谁保管,苏家人头脑要清楚。

  因为瓷瓶交给谁,那就等于把自己的性命交给谁。

  那必须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眼下有林朔照顾着自己,Anne丝毫不担心,又一次把耳朵贴紧大地。

  大脑,放空。

  呼吸,关闭。

  心跳,放慢。

  身体内部的寂静,除了每隔三秒钟的微弱心跳之外,达到了极致。

  注意力全部放在耳膜上。

  “嗒……”

  “嗒……”

  “嗒……”

  Anne等到了三记脚步声,随后失去了意识。

  ……

  不知过了多久,Anne苏醒过来。

  她发现自己还在坑里,林朔已经跳了下来,蹲在地上,把她抱在怀里。

  听觉已经恢复了,Anne知道自己身体的各个器官,正在快速地苏醒。

  同时看着林朔的神情,她心里不由泛起一阵淡淡的喜悦。

  因为她看到,林朔眉头紧紧皱着,抿着嘴。

  他在心疼自己。

  “没事的。”Anne笑了笑,从林朔手里接过瓷瓶放进挎包里,又在他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给我点时间。”Anne说了一声,随后又闭上了眼睛。

  在Anne施展龟息术的时候,因为大脑的供血供氧都不足,是不具备分析能力的,只有听感和记忆力。

  此刻,她需要记起自己在昏迷之前,听到的那三记脚步声,以及这三记脚步声,所造成的声音衍射。

  Anne跟雪人正面交过手,知道它的身高在两米左右。

  它步行时的脚步跨度,大概八十厘米。

  这个距离,这同时也是脚步声这种移动声源,每次在这个封闭空间内响起,客观存在的距离差。

  此时,理性的思考和感性的知觉,同时在Anne的大脑中起着作用。

  这很难,但二十年在异域他乡的苦练,还是结出了累累硕果。

  一个模糊的立体空间图景,逐渐在她大脑中形成。

  入口,在距离地面最近的地方,同时也应该相对狭窄……

  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