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心肝
  十里开外的地面上,艳阳高照的山谷中。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海拔高归高,太阳照下来还挺热。

  这时候,就显示出曹余生之前要在这儿生火的高明之处了。

  虽然篝火烧着茶水,面前温度挺高,但人只要往洞口一坐,背后那丝丝凉意透出来,还挺舒服。

  可再舒服的地儿,这时候心猿意马的魏行山也坐不住。

  眼下这条壮汉,又开始围着曹余生转上了,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之前一听说魁首他们可能撞上飞尸,可把他给急坏了。

  “魏大哥,您别这样。”茅大海站在洞边有些看不下去,劝道,“咱魁首是谁啊,那是九寸九的高人。”

  “你就给我闭嘴吧。”魏行山瞟了这光头汉子一眼,“九寸九这个尺寸,搁在门槛上确实能绊人,可要是搁在人身上,那矮得就没人样儿了。”

  “哎呦。”茅大海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笑道,“您瞧我这嘴笨的,我不是那意思。反正之前那趟,两位家主和我大哥去,我这心里还真是没着没落的。

  可趟不一样啊,咱魁首压着阵呢,白首飞尸再可怕,当年都没把我怎么着,遇上魁首,它哪儿有活路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你小子当年那是命大。”魏行山气不打一处来,“忘了你之前那十七个兄弟是怎么死的了?你大哥周令时,吓成什么样子了?”

  “哎,您这么一说倒也对。”茅大海叹了口气。

  “飞尸这东西,光天化日之下,我魏行山手里要是有杆枪,怕它个鸟!甭管它飞多快,老子当年军区移动靶射击,那是连续三届的冠军。音波攻击怎么了?子弹跑得比声音快!我要是跟飞尸遇见,那就是谁先看到谁的事儿。”魏行山说道,“可这种事情,架不住敌暗我明啊。你茅大海进过山洞我信,地穴你去过吗?”

  “那还真没有,魏大哥您去过地穴?”

  “那是,就半年前的事儿,外兴安岭。”魏行山说道。“你是不知道,那种封闭空间,地形也不熟悉,乌漆嘛黑一片,空间又狭小,怕跳弹还不敢乱开枪。然后忽然一次地震,那可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跑都没处跑。

  这些还不算,关键是什么呢,前面有什么东西等着你,你还真不知道。

  忽然来一下子,就算不是要你命,吓都能把你吓死。

  你说飞尸这东西,本来就厉害,现在躲在地穴里,那可是它的地盘啊。人家犄角旮旯全明白,这不是想在哪儿弄你,就能在哪儿弄你?

  要说老林这师傅,我还真没白拜他,知道疼人。

  舅爷说得没错,我这样的能耐,去那种地方就是送死。”

  “嘿,那是您啊。”茅大海说道,“咱魁首不一样,怹就是干这个的。”

  “我倒是不担心老林。”魏行山摇摇头,“我是担心Anne和章进。尤其是章进那小子,别看平时闷声不响,闯祸那是一把好手。我是怕老林这外忧内患的,万一阴沟里翻个船,也不是没可能啊。”

  猎门谋主曹余生,这会儿一手端着紫砂壶,一手摇着折扇,一听这话失笑道:“魏小子,你这是吃醋了吧?”

  “我吃哪门子醋啊?”

  “这不是以前是你拖魁首后腿,魁首不是都护着你吗?现在换了章进,不乐意了呗。”曹余生说道。

  “舅爷,不带你这么开玩笑的,我没那方面倾向。”

  “我说得也不是那方面的事儿。”曹余生翻了翻白眼。

  “不是,舅爷。”魏行山似是想起什么来,说道,“这事儿吧,是您说给我听的,魁首要碰上飞尸了。怎么你现在一点儿都不担心,反而看着我着急呢?谋主大人,您有办法吗?”

  “人嘛,现实一点。”曹余生淡淡笑了笑,“着急没用,那急它干什么呢?我就算有办法,现在魁首也没法知道,那我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

  “我的好舅爷,您就当宽我的心行不行,说出来我舒服点儿啊。”魏行山叫道。

  “行了行了,坐吧,别转悠了,我头晕。”曹余生冲魏行山压了压手。

  等魏行山坐到曹余生跟前,这位猎门谋主喝了一口茶水,说道:“要对付白首飞尸,其实讲究就一个字。”

  “哪个字?”

  “快。”

  “快?”魏行山奇道,“我之前听您说,白首飞尸是这世上最快的东西之一,仅次于那什么鸡。”

  “那是七色麂子。”曹余生又翻了翻白眼。

  “反正现在没遇上,叫什么不重要。”魏行山说道,“那现在您说对付这东西要快,那不是就要跟它比速度啊?这不是以己之短攻人之长吗?听起来不合算啊。”

  “愣高愣大的,居然还有点儿脑子。”曹余生点点头,说道,“对付白首飞尸要快,并不是什么窍门,而是只能这么做,这是唯一的办法。”

  “那您说说道理呗。”

  “之前你还记得吗?为了受害者的尸检报告,我和魁首两人没少折腾。你当时是不是觉得我们太慎重了?”曹余生问道。

  “啊?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吗?”魏行山摸了摸自己的脸。

  “还好,就是被我看出来了。”

  “行,您是眼观六路的谋主大人,我承认,是有那么一点儿。”魏行山说道,“主要是您不知道,之前我跟着老林那两笔买卖,老林虽然也精神,但不像这回跟您在一起,小心得都过头了。尸检报告这东西,那是现代才有的。咱们猎门上万了,之前没尸检报告的时候,买卖是不是没法做?”

  “谁跟你说尸检报告是现代才有的东西。”曹余生说道,“当年确实没有尸检报告,但是有仵作口述、衙门里的刑名师爷代写的验尸笔录,一样的东西。

  要是这个也没有,我们猎门中人,就会亲自开馆,检查受害者尸体。

  为什么那么做,就是要明确猎物的施暴手段。

  尤其是白首飞尸,对付这个东西,这方面的意义就更大。”

  “那您详细说说呗。”

  “飞尸肉体搏杀能力非常强,战斗意识也都经过特殊训练。

  所以看尸检报告,不是为了看飞尸的搏杀手段,那看不出花儿来。

  主要看是什么,是它的音波攻击。

  从受害者尸检报告,可以看出白首飞尸音波攻击的效果,继而让我们能对此做好防范工作。

  防范工作做到位了,我们就能争取到跟飞尸相遇时,那一点点的搏命机会。

  还是那个字,一定要快。

  因为哪怕我们防范到了极致,白首飞尸的音波攻击,其实也是不可能完全防住的。

  清水封耳也好,鲸油堵耳也罢,都只能防下来一部分。

  你知道为什么吗?”

  “您说呗。”

  “你念过初中吗?”

  “念过。”

  “那接下来的话,你应该听得懂。”曹余生点点头,继续说道:“白首飞尸的音波攻击,其实是两种音波同时施放的。

  一种是高强度的高频率声波,直接攻击生物耳膜,通过听觉系统损害中枢神经,造成心跳紊乱,甚至脑死亡。

  还有一种就是次声波,利用共振原理,攻击生物的肌肉和器官,引起位移和出血。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这听起来,是前者更可怕一些,但其实是后者更厉害。

  因为前者一旦有情报支持,就能防下来。

  比如说现在,我们就防好了,一人一管鲸油,完事儿。

  无论是清水封耳还是鲸油堵耳,再不济直接甩一把鼻涕进耳朵眼里,都可以,这个简单。

  后者,次声波攻击,那才是无解的。

  这也是白首飞尸的音波攻击,真正可怕的地方。”

  “哦。”魏行山点点头。

  “还没说完呢。”曹余生说道,“次声波攻击,要产生效果,首先就要搞对共振频率。

  我们人体各种器官,共振频率都是不一样的。

  比如我们的眼球,固有频率是六十赫兹,颅骨是两百赫兹。

  我们整个人,横向水平,三到六赫兹,竖着来,四十八赫兹。

  次声波频率不一样,对我们人体就会造成不同部位,乃至不同方向的伤害。

  所以次声波哪怕只差一点点,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而白首飞尸,这是个生物,不是仪器。

  仪器尚且有误差,生物的个体差异那就更大了。

  每一头白首飞尸,能发出的次声波频率都是不一样的。

  这就造成了不同的飞尸,对我们人体来说,就有不同的攻击部位。

  所以,我们要尸检报告。

  听懂了吗?”

  “您等会儿,让我消化消化。”魏行山抱着脑袋愣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好像听懂了。”

  “再给你举个例子吧。”曹余生说道,“一百年前的平辈盟礼上,我们曹家当时的家主,身边就带着一头白首飞尸。

  它的名字很有趣,叫‘心肝’。

  一开始,猎门中其他人看曹家主管自己的飞尸叫‘心肝’,以为这是养宠物养出魔怔了,这也太宠了。

  心肝宝贝嘛。

  结果后来,大家就明白了。

  为什么叫心肝,因为根据记载,当时这头飞尸开口打了个哈欠,在场的人是心肝俱痛!

  这只是打个哈欠,还没正式动手呢。

  心肝受损,那是神仙难救。

  所以那届的平辈盟礼,曹家的九寸门槛稳如泰山,没人敢挑战。”

  “哇……”魏行山都听傻了。

  “这头叫‘心肝’的白首飞尸,特殊之处就在于,它能同时发出两个频率的次声波,分别攻击人体的心脏和肝脏。

  这头‘心肝’,是因为在平辈盟礼上露过脸,留下了一鳞半爪的文字记载,我们才能推出来是怎么回事。

  可如今这头飞尸,鬼知道是什么能耐?

  不从尸检报告上去找,去哪儿找呢?

  这就是情报的意义嘛。

  为什么说对付白首飞尸要快呢,也是次声波的缘故。

  因为自从曹家的秘法失传之后,次声波我们是防不住的。

  那怎么办呢?

  只能速战速决,在次声波对自己的器官共振伤害没有致命之前,尽快把这头飞尸干掉。

  否则,就等死吧。”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魏行山终于听明白了,随后神色一紧,“那这么说起来的话,老林他们不是很危险?”

  “这头飞尸,倒是还好。”曹余生缓缓说道,“其实白首飞尸,都有高频音波攻击手段,也都有次声波攻击手段,这是它们的天赋。

  但对于曹家人来说,这种的豢灵缺陷就在于,高频音波虽然很管用,但太好防了,一旦被人研究透了那就没什么效果了。

  而次声波的问题,就是每只飞尸次声波频率都不一样,效果很难控制。

  其中绝大多数的飞尸,它们的次声波对人体是没有效果的。

  那怎么办呢,撞大运呗。

  只要经手足够多的飞尸,总能撞到一两只有用的。

  然后这些有用的,圈养起来繁殖下一代。

  白首飞尸,就是这个原因,被曹家人慢慢抓没了。

  现在我们狩猎的这头白首飞尸,次声波攻击效果一般,我估计是种群退化的缘故。

  野外都灭绝了,确实没什么办法。

  所以魏小子,无能,未必是件坏事。

  有时候,匹夫无罪怀璧有罪,你要是明白了这个道理,心里就会好受一些了。”

  “舅爷,我怎么觉得您这是在骂我呢?”

  “别不知好歹了,我这是在劝你。”曹余生笑道,随后似是想起什么来,“说起‘心肝’,我想起目前我们正在狩猎的这只白首飞尸,其实也是有名字的。”

  “是吗?”

  “其实关于白首飞尸的这些事情,我当年是个分支弟子,无权知晓。

  当年我跟我大哥一起狩猎,他那个碎嘴子,没少跟我念叨我曹家主脉的事儿。

  所以魁首那边,我也就没提,他爹肯定告诉过他。

  目前我们正在狩猎的白首飞尸,以前的饲主叫曹九龙。

  这个人要是十五年前没死的话,我现在这个位置,应该就是他的。

  曹九龙当年跟我大哥组过一次队,说起过自己的豢灵。

  他豢养的那只白首飞尸,名字叫‘灵芝’。”

  “灵芝?”

  “对。”曹余生点点头,“这个名字虽然不错,但没有‘心肝’这么明确的指向性,所以听不出什么。

  杨拓的尸检报告,我和魁首也都看了,没发现受害者在器官上有什么损伤。

  所以我和魁首判断,这只‘灵芝’的次声波,可能对人体无效。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只要防住它的高频音波,以魁首的能耐,问题不大。”

  “哦,您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

  “本来就没必要太担心,就等魁首好消息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