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追林计划
  皇家女王号,地中海有三站,一站西班牙,一站意大利,一站希腊。

  之后,取道苏伊士云河,进入红海,旁边就是沙特阿拉伯了。

  这也是一站。

  这一站,狄兰就没带曹冕上岸了。

  一是觉得再那么闹下去,在林朔和伊莲那儿解释起来,确实有点说不清。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二呢,中东这儿的国王比较能生,王子实在是太多了。

  也怕曹冕接决斗活活累死。

  经过红海这道狭长的海域,再从亚丁湾拐出来进入阿拉伯海,三天之后,南亚次大陆,已经能遥遥看见了。

  这趟皇家女王号的行程终点,是中国海南岛。

  南亚这边并没有访问的国家,前面东南亚倒是有几个。

  只是曹冕发现,自从能看到南亚次大陆了,狄兰这整个人状态就有些不太对,总是看着北方怔怔出神。

  比如说现在,傍晚时分,太阳快掉下海平面了,天上是霞光万道。

  这位北欧公主一身白色连衣裙,站在甲板上依依北望,还真像个仙女似的。

  曹冕看着自己这位干姐姐的背影,心想这儿的北方,那是印度。

  看这意思,好像印度有什么人,正在让这位北欧公主牵肠挂肚。

  还能是谁呢?

  林朔呗。

  林朔现在人不在印度,而是在尼泊尔和中国的边境上,也是这个方向,这事儿曹冕知道。

  曹余生出发前,给曹冕这个独生子打过电话,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包括万一老爹死在山上了平辈盟礼你要代父出席之类的话。

  曹冕当时其实没往心里去,还以为老爷子这几年一直变着法儿让自己参加平辈盟礼,这套说辞,是什么套路的起手式。

  一听说这趟林朔也跟着,曹冕就更不往心里去了。

  猎门魁首跟自家老爷子联手,还有什么地方不能去的?

  这会儿看狄兰这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曹冕心里觉得有点好笑。

  因爱成痴的女人曹冕见过不少,甚至自己也亲自领教过几个,但相思病犯得有这位北欧公主这么重的,还真是不多见。

  看她这意思,只要能跟林朔在一起,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去。

  曹冕受人所托,这两天一直在寻思狄兰和林朔的事儿。

  曹冕自己的性子,就个顺其自然的性子,凡事不勉强。

  以己度人,强迫别人干什么事情,这种事儿曹冕也干不出来。

  所以狄兰求他办的事儿,他觉得这事儿不能硬着来。

  听狄兰的意思,林朔身边有女人,而且两人关系还很密切,狄兰目前是有劲儿没处使。

  非要把那个女人弄走,狄兰去顶替那个位置,那这事儿确实很难。

  曹冕做要这个中间人,即是猎人又是商人的老爷子教过他,双方谈不拢的时候,劝着大家各退一步,就能谈拢了。

  这边,根据狄兰目前的状态,应该是可以退而求其次的。

  做小。

  平妻、二夫人、侧室、小老婆,怎么着都行。

  虽然一个公主做小,这事儿听起来有些扯淡。

  可既然是做小,如今都没有明着做的。

  既然是暗着来,那倒还行。

  而那边,一龙二凤这种事儿,只要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

  就算拒绝,那也是装装样子。

  所以林朔好弄,那边真正难办的,是那个女的。

  现在不比以前了,女的在这方面往往没那么好说话。

  要是不答应,闹起来,非要让自己表哥做个二选一的选择题,那这事儿八成要黄。

  要是林朔心里,狄兰比那女的重要,以自己这个干姐姐的性子,早就不在这儿磨叽了。

  所以曹冕这会儿想知道的,那女的是个什么性子的人。

  这条路能不能走得通。

  老爷子这会儿在深山老林,自己又在海上,联系不上,所以要打听,只能向狄兰打听。

  可这事儿不能明着说,这刚认下的姐,关系最近挺好的,结果自己现在憋着让人做小,不像话。

  以后慢慢可以劝,现在不好抖出来。

  于是曹冕在甲板上走了几步,到了狄兰身边,说道:“哎呦,好好一公主,这都快成望夫崖了。”

  “滚蛋,别扫兴。”狄兰白了身边曹冕一眼。

  “看这意思,您还挺享受,那行吧,这忙我帮不上了。”曹冕耸了耸肩膀,作势要走。

  “哎!我道歉还不行吗?”狄兰说道。

  “姐你别这样,你能不能稍微端着点公主的架子,怎么一说起这事儿就跟拿了你要害似的,骨头都没了。”曹冕翻了翻白眼。

  “这就是你这个人讨厌的地方,明知道我吃这套。”狄兰瞟了曹冕一眼,“什么事儿,说。”

  “我表哥林朔身边那女的,是个什么来路的,这你得让我知道。”曹冕说道。

  “她这个人……”狄兰沉吟了一会儿,“很有趣。”

  “姐,你能不能端正一下态度。”曹冕一脸无奈,“那是你情敌,还很有趣呢,别说你喜欢她。”

  “是挺喜欢她的。”狄兰点点头,“其实就人类基因而言,女人里面,她是我见过最优秀的。

  她的感官系统,简直就是一个艺术品。

  尤其是在她的中枢神经系统里,有一个连我都认不出来的特殊结构,什么作用不清楚,但这个结构吸收着她全身百分之二十七的能耗,肯定有用。

  从她之前的表现来看,现在对于这个结构的运用,应该还没开发出来,可一旦有一天这个结构起作用了,她一定会一飞冲天。”

  “姐。我曹冕好歹是个博士,为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曹冕问道。

  “你是什么专业的博士?”

  “金融。”

  “那你当然听不懂了。”狄兰说道,“这么跟你说吧,你姐姐我,除了是个北欧公主之外,还一个拥有特异功能的生物学家。

  我的战斗能力,就是我特异功能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就是对人体超强的感知能力。

  比如现在你曹冕,你的基因嘛,味道尝着还行。

  可惜自从我尝过林朔基因的味道,对其他男人已经不感兴趣了,不然你倒是勉强能入眼。

  你的动手能力应该很强,大脑的活跃度也在一般人之上,理性思考和感性知觉都不错。

  你的人才类型,其实更适合去做个高级工程师,或者是应用物理学的科学家,这也许就是你们曹家人的天赋吧。

  学金融,其实有点儿浪费了。

  还有你的多巴胺奖励机制规划得不错,说明没有什么不良嗜好。

  你比较喜欢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心地比较善良,同时还有些懦弱。

  综合起来看,你这个人做小事绰绰有余,干大事却缺一份心气。

  所以,你还真需要一个我这样的护道人。”

  “姐。”曹冕看着身边这位北欧公主,脸上很惊讶,“您这有点吓人了。”

  “我吓人地方多着呢。”狄兰淡淡说道,“其实每个人都有秘密,谁的秘密不吓人呢?我的这种特异功能,你要是理解成为我的天赋,那就应该好接受一些了。”

  “理解为?”曹冕说道,“那这意思是,这不是你的天赋。”

  “不是。”狄兰说道,“这是一种生物学成果,我是第一个实验体。不过我成为实验体,并不是想要成为目前这样的怪物,而仅仅是为了续命,我原来患有很严重的基因病。”

  “哦。”曹冕点了点头,“你有什么过去,我并不在乎。姐,你在我眼里,并不是什么怪物,而是活生生的人,你是我刚认的姐,这点就足够了。只不过,你别用你的能力来窥探我,谁都要一点隐私的。”

  “好,我为刚才的举动道歉。”狄兰笑道,“对了,言归正传,你打听Anne干什么?”

  “哦,她叫Anne啊。”曹冕问道,“西方人?”

  “不是。”狄兰解释道,“她是个美国长大的华裔,中文名叫苏念秋。”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姓苏?苏家猎人?”

  “对。”

  “哦,苏家。”曹冕有点儿挠头,“这家人,性子外柔内刚,平时很好说话,其实倔着呢,不撞南墙不回头。”

  “你到底想干什么?”

  “哦!”曹冕醒过神来,赶紧说道,“姐,这不是你情敌嘛,我打听清楚了好对付她。”

  “怎么对付?”狄兰问道。

  “那就得看她脑子好不好使了。”曹冕说道,“先离间,看看管不管用,如果有点脑子,离间不动的话,那就是只好肉体消灭了。”

  “肉体消灭。”狄兰眼中含笑,点了点头,“听着是不错,可她现在有七寸水准,感知能力又异于常人,你确定你消灭得了?”

  “啊?这么厉害呢!”曹冕有些演不下去了。

  自己的性子都已经被对面这女人摸透了,肉体消灭之类的人家压根就不信,这是在消遣自己呢。

  “姐。”曹冕叹了口气,“咱实活实说,做小,你能不能接受。”

  “做小?什么意思?”狄兰一时三刻没听明白。

  “咳。”曹冕咳嗽了一声,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双手轻轻一拍,还搓了搓,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开口。

  狄兰神情有些不高兴了:“有什么主意你就说,一个男人怎么扭扭捏捏的?”

  “嗐!”曹冕一跺脚,豁出去了,“就是当小老婆。你看啊,你外公,北欧上一任国王,其实就有两个老婆,你外婆是小老婆,她之前还有个大老婆,结果没子嗣,你外公又娶了一个,这才有你娘。

  当然了,为这事儿,北欧皇室当年没少折腾,但不管怎么说,结果还是好的嘛。

  你娘现在是女王了,你现在贵为公主,这都是娶小老婆的好处。”

  “我自家的事儿,好像是我更清楚一些。”狄兰神情有些奇怪,“我外公当年,是曾有过一任的皇后,但她是先去世了,我外公才娶得我外婆。跟你现在说得这事儿,情况好像有些不一样。”

  “道理是一样的嘛。”曹冕说道,“当然现在,三妻四妾除了咱刚路过的中东,哪儿都不行了。

  可你想开一点,咱不要正妻的名分,要林朔这个人就行了。

  名义上的那些个东西,也就是那么回事儿,装装样子的,捞着实惠才是最重要的。

  Anne这个女人,既然这么厉害这么好,那咱就不动她嘛。

  林朔喜欢她,那让她做老婆去,咱做个小的。

  只要Anne点头就行。

  姐,男人啊,都有愧疚心理。

  我表哥既然给不了你名分,在私下里就对你更好。

  你说是不是?”

  “真的可以这样吗?”狄兰一脸期待,那神情就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哎呦我的姐,我说这些话其实已经很违心了。”曹冕手抚自己的额头,实在是没眼看,“您好歹是个公主,认同我这馊主意也就罢了,能不能别这么跃跃欲试的?”

  “可是……”狄兰神情一下子又黯淡了下去,“我之前对Anne,其实有过这方便的暗示的,她没理我。”

  “啊?您已经暗示过啦?”曹冕彻底服气了,冲狄兰挑出了大拇指,“您真不愧是我姐,都走到我想法前头去了。”

  “你少拍马屁了,那现在怎么办呢?”狄兰问道。

  “别慌,有招儿。”曹冕气定神闲地一摆手,“咱生米煮成熟饭,先有了夫妻之实,那就好办了。”

  “你的意思是,交配?”

  “嘿,您可真是口无遮拦。”曹冕很无奈,点点头,“就是这意思。”

  “我早试过了,Anne防得可好了。”狄兰说道,“有一晚我就想摸过去的,结果Anne提前一步,人早在林朔帐篷里了。

  她知道林朔鼻子灵,还事先借了我的香水,假扮成我呢。”

  “哎呦,这是个高手啊。”曹冕听完愣了一下,随后说道,“姐,那这事情,有门儿。”

  “是吗?”

  “这说明啊,在那个Anne眼里,你是一个威胁。不然她不会用你的香水去试探我表哥。”曹冕说道,“看来,不仅仅你把她看做是对手,她也是。

  只有双方势均力敌,各有忌惮,这才能坐下来谈,也才有各退一步的可能。

  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