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遍体生香
  知道了这是什么地方,林朔却没有马上说破。

  因为白首飞尸,对苏家人克制太强。

  一旦林朔说这里是飞尸巢穴,Anne的心境会乱。

  心境乱了,对现在的她而言绝对不一件好事。

  就这飞尸气味来看,这儿只是巢穴的出入口之一,而且冰封了这么久,其实也荒废了。

  飞尸不爱往这儿走,所以气味其实很淡。

  这个巢穴,内部空间很大,结构错综复杂。

  飞尸的味道,不是随风飘过来的,而是在里面积累得太多了,慢慢渗过来的。

  林朔能通过这气味,明确两件事情:

  一这儿是飞尸巢穴,错不了。二就是,附近,暂时没有飞尸。

  明确了这些情报,林朔稳了稳心神,嘴上不说,先等Anne完成这次突破。

  目前这个洞穴,看起来不深,也就十来米的样子。

  其实林朔知道,十来米那是个拐外,拐过去之后别有洞天。

  这会儿从洞口在手电一打,那看不出什么,以为十来米就见底了。

  按理说猎人进山洞,都要检查一下。

  可这次林朔没让大家这么做,而第一时间让大家在洞口坐下来。

  一边嘱咐魏行山和周令时生火,林朔一边对曹余生说道:“四舅,你的那套龙骨甲,真的不错。特别是实装的效果我很感兴趣,要不您穿上我看看。”

  曹余生是何等人物,林朔这么一说,他就明白了。

  龙骨甲这事儿,林朔其实是希望曹余生别那么显摆,留点秘密给曹冕的。所以眼下平白无故让他拿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让他拿出来,肯定是有用。

  这儿是飞尸巢穴。

  林朔想要龙骨甲上的那两分钟的声波干扰效果,以防万一。

  老猎人脑子转得飞快,眼睛看了看洞底,嘴里说道:“好啊,上回我还没显摆完呢,就被魁首你打断了,这回你们看仔细了。”

  他眼神往洞底一瞄,其实也不是真去看什么东西,而是告诉林朔,你的话外之音,我听出来了。

  在场的其实都是聪明人,可是同样的话语,不同耳朵听起来,接受到的信息那是不一样的。

  关键在于说者跟听者之间,之前发生过什么。

  暗中递话,就是这么递的。

  所以这会儿林朔了解情况了,曹余生也了解了,其他几人还全然不知。

  Anne这时候打了个哈欠,脑袋往林朔身上一靠。

  “困了?”林朔问道。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嗯,一暖和就困了,眼皮子抬不起来。”Anne闭着眼轻声说道,“舅爷穿龙骨甲呢,你帮我圆着点儿,我怕他老人家不高兴。”

  “没事儿,你睡吧。”林朔笑道。

  其实就在Anne闭眼说这话的时候,曹余生已经把龙骨甲穿上了。

  这个中年胖子穿这套外骨其实很简单,整个人往箱子里一蹦。

  这套外骨,明显有人体部位的感应系统,全自动落位。

  “咔咔咔咔。”

  就跟林朔小时候看过的变形金刚合体似的,也就三四秒钟的功夫,那些黑色的外骨结构,就已经贴在曹余生身上了。

  林朔本以为穿上了这套甲,曹余生这位猎门谋主,应该看起来更威风一点儿。

  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还是一胖子。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因为他躯干四肢那些外骨,两枚手指头宽,并不粗大,而且表面是黑色的哑光漆,也不显眼。

  “舅爷,您这套甲,可真威风。”魏行山撇了撇嘴,说道,“您现在看起来,像是一胖子,被一堆钢管绑架了。”

  魏行山话音刚落,只觉得眼前黑光一闪,再醒过神来,自己已经四脚腾空了。

  这个身高一米九八的壮汉,已经被曹余生拿住裤腰带,就这么面朝下拎在了手里。

  曹余生单手一举,魏行山人就在半空了。

  老猎人手上微微一转,让魏行山的脸朝自己:“你小子说什么呢?”

  “特……特别帅。”魏行山人在半空,也不挣扎,一动都不敢动,脸上一本正经,“真的,舅爷,这套甲跟您本人伟岸而又高深莫测的气质,太吻合了。

  我魏行山在武器装备方面,那也是吃过见过的,您这套甲,那是头一份儿。

  您看您现在拎着我这两百多斤的汉子,身不动膀不摇,就跟提一只小鸡似的,还能举那么高,太厉害了。

  要不您再展示一下这套甲的卸力功能,先把我放下来……”

  “这个不着急。”曹余生笑道。“你继续说嘛,听得挺顺耳的。”

  “舅爷,没词儿了……”魏行山苦着脸说道。

  “舅爷,您别着急放。”周令时这时候说道,“我大师兄口才好着呢,你别吃他那一套,您继续拎着……哎!我怎么也起来了?”

  曹余生之前是左手拎着魏行山,右手是空着的,这会儿一听周令时搭茬儿,身子一晃右手一抓,周令时就跟魏行山一样,被这位猎门谋主拎了起来。

  “你周令时口才也不错,一起夸吧。”曹余生脸上似笑非笑。

  这会儿章进在一边,看得特别高兴。

  这少年心想,得亏我是说话不利索,不然也够瞧的。

  其实曹余生抓魏行山那一下,动作虽然快,但章进看得很清楚,觉得要是自己的话,能躲得过去。

  可曹余生抓周令时那一手,把章进吓着了。

  这中年胖子,身形之快,直追鬼魅!

  别说周令时那五寸的身手,就连自己,那也躲不过去。

  这舅爷一旦穿上了这套龙骨甲,可真厉害,看样子快跟自己的叔林朔差不多了。

  章进脑子这么一转悠的功夫,魏行山和周令时已经被曹余生放下来了。

  这位猎门谋主说道:“不跟你们闹了,我还是给我这套龙骨省点电吧。”

  说完这句话,他就穿着龙骨坐了下来,又说道:“这套甲啊,我知道我穿着不好看。因为其实这尺寸、这设计,我是按曹冕那小子的体型走的,他要是穿上,肯定好看。”

  “这个我信。”魏行山揉了揉自己被腰带勒疼的肚子,说道,“您这套外骨,是得找年轻人,身子挺拔的,那肯定养眼。您穿嘛,嗐,舅爷,咱说句实话,就您目前这身材,穿什么毁什么。”

  “你小子……”曹余生指了指魏行山,又看了看林朔,“你这徒弟你也不管管,嘴也太欠了。”

  林朔表情有些为难,指了指在自己身上靠着的Anne,眨了眨眼。

  “睡着啦?”魏行山看见了,轻声问了一句。

  之前大家注意力都在曹余生身上,还真没发现Anne的状况。

  魏行山这么一问,林朔点了点头,大家马上就安静下来了。

  曹余生对林朔说道:“魁首,恭喜啊,这真是猎门之幸。”

  “嗯?”魏行山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心中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老林,什么时候的事儿啊?这一路上你还能……嘿!算你厉害!”

  “你什么意思?”林朔忍不住了,轻声问道。

  “还能有什么意思啊,年轻姑娘嗜睡,还能有什么事儿啊,有了呗。”魏行山一副破了大案的样子,“老林,你这人我算是看穿了,闷声发大财的主儿。这不声不响的,这么大的事儿都办了。

  哎呦,这么说起来,两个月后的平辈盟礼,肚子怕是要瞒不住了吧?

  咱得想办法啊,要不回去先把喜事儿办了?

  周令时,你说是不是?”

  周令时在一边看着众人的神色,挠了挠头:“师兄啊,好像谋主和咱师傅说的,不是这回事儿。”

  “啊?”魏行山愣了。

  “魏小子,你脑子里尽是些什么东西?”曹余生连连摇头,“我恭喜魁首,那意思是苏家主这一番突破之后,六大家里的苏家,算是能立住了,这难道不是猎门之幸吗?”

  “突破?”魏行山看了看Anne,“你们猎人修行,难道还真得跟小说写的那样,有境界突破之类的东西啊?”

  “没倒是那么玄乎。”曹余生说道,“我们传承猎人,因为各家修行路子和天赋类型不一样,实力增长的形式,也是不太一样的。

  以六大家举例,曹苗借物,这两家人,其实关键在于手上的东西怎么用,所以他们的实力增长,其实就是手里或者身边东西的日益完善。

  比如我这套龙骨甲,成了,穿上了,我就是九寸能耐。

  林章修力,魁首和章进的实力增长,关键在于幼时打下的底子,和身体天赋随着年龄增长的日益显现。

  他们修力的路子,就是讲究水滴石穿,每一份能耐都是平时苦练换来的,同时也要遵从身体上的自然规律。

  云苏炼神,只有他们两家人,会有突破这种情况,实力会猛然上一个台阶。

  两家说法还不一样。

  苏家叫降神,云家叫悟灵。

  其实是一回事儿。

  在我看来,就是他们家族中的某种代代相传的、同时又是隐形的优势基因,在某一时刻的苏醒。

  从那时候开始,这种优势基因在他们身上起作用了。

  他们跟之前,会不一样。

  云家人的表现,就是我云三姐当年的种种神乎其技。

  而苏家人,首先是自身感知系统的进一步强化,整体能力会有一个飞跃。

  如果再配合上他们家主秘传的练法,掌握号称猎门第一神技的‘圈地’,那就仅仅是个时间问题了。”

  魏行山和周令时听着这些,都听愣了。

  然后,他们就感觉到这个山洞里,有一阵奇香,往自己鼻子里钻。

  这股香味众人除了林朔之外,其他人一开始没察觉到。

  等意识到了,只觉得心旷神怡,精神为之一振。

  然后,越来越香。

  只要是香味,淡淡的还行,就怕浓了。

  香味本身是刺激性气味,太浓的话,那就闻着不舒服了。

  可奇怪的是,目前山洞里的这股香味,越浓越醇,香型居然还在慢慢起变化。

  淡的时候,令人心旷神怡,浓了,开始有些醉人了,不知不觉会迷醉其中。

  在场的都不是普通人,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赶紧找香味来源。

  最后目光和鼻子锁定的,就是在林朔身边沉睡的Anne。

  这会儿她已经不是靠着林朔了,而是躺在了林朔的怀里。

  这女子全身上下香汗淋漓,林朔抱着她,用纸巾正在为她擦汗。

  那股子香味,就是她身上的汗水散发出来的。

  “苏家主这真是……奇人异象啊!”周令时惊讶道。

  这汉子看了林朔的怀里的Anne一会儿,慢慢跪下来,开始磕头。

  “干嘛呢?”林朔有些郁闷,“人又没死,磕什么头啊?”

  “这是女菩萨啊,肉身成佛,拜一拜沾福气。”周令时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封建迷信要不得。”林朔摆了摆手,然后自己低下头,闻了闻Anne脸上的香味,微微笑道,“不过确实挺好闻的。”

  说话间,林朔只觉得怀里的人儿微微一动,眼皮子颤抖了几下,睁开了那双美目。

  苏念秋,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