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守株待兔
  这女子那双眼睛一睁开,林朔就觉得自己大脑嗡地一声。

  恍惚间,就好像看到自己娘亲了。

  之前Anne这个女子,漂亮是漂亮,可是在林朔眼里,太艳。

  说她烟视媚行,那倒不至于。

  这种美女搁在屏幕上,肯定什么场面都压得住,可搁在身边,每天看,会觉得哪里不真实。

  说到底,问题是出在气质。

  Anne的容貌是人间最高的那一档,性情也很好,唯独气质差一筹。

  她不够自信,如此美貌的女子,没有强大的内心支撑,那美貌就托不住。

  于是,美貌就会特别显眼,会让人感觉太艳。

  可现在,当Anne完成身心的某种蜕变之后,林朔再一看。

  还是那么漂亮,可这种漂亮,被气质托住了。

  现在的Anne,美貌有了底蕴,眼中有了自信,看着林朔含情脉脉。

  就这一眼,林朔脑子没法不炸。

  内心和外表如此匹配,同时又都是世间绝品的女子,林朔见过的,Anne是第二个。

  第一个,就是他自己的娘亲,云悦心。

  这两个女子其实本来就有些相像,这会儿就更像了。

  但林朔心里也明白,抱着这个未来媳妇儿,心里想的却是自己的娘,这多少有点儿怪异。

  所以他赶紧压下了心中的念头,把Anne扶着坐起来,嘴里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Anne这会儿的神情,有一些迷茫,同时用手撑着自己额头,喃喃说道:

  “我的感官好像更敏锐了,同时,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不等林朔发问,曹余生问道:“什么事情?”

  “小时候的一些事情。”Anne放下了手,笑了笑,“好像之前,我有些记差了,不过没事,那些事情不重要。”

  “哦。”曹余生看着Anne,眼神有些将信将疑,不过很快就笑道,“念秋,这会儿你的能耐,有九寸了吧?”

  “比之前肯定厉害一些了,至于有没有九寸,那不清楚。”Anne说道。

  “舅爷。”魏行山这时候问道,“Anne小姐之前不是说能耐大概七寸吗?现在她突破了,不是八寸吗?怎么就直接九寸了?”

  曹余生说道,“咱们门里人,以前是各行各业的顶尖人物,做得也不尽是那些打打杀杀的买卖,也有文的。

  门里人的能耐也分文武,不能混为一谈,所以要分开来定级。

  文无第一,取双数、四级,二四六八。

  武无第二,取单数、四级,三五七九。

  可无论文能耐还是武能耐,活人都没有到十的。

  所以咱们魁首,也就九寸九,不能再高了,再高不是什么好事儿。

  目前门里的武行,有九寸九的能耐的也就那么几个人,都是各个行当的魁首级人物,一只手数完了。

  九寸能耐的,也很少。咱猎门全世界加起来,最多二十个。

  所以念秋二十五岁不到,就能迈进这个层次,小丫头真是好造化。”

  Anne被这么一通夸,似是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没说话。

  林朔这时候看着章进,说道:“章进啊,您跟你念秋姐相比,其实本来就差着一点儿,她七寸,你七寸不到。

  这会儿人家九寸了,你还是七寸不到。

  本来两个月之后的平辈盟礼,我主要愁得是念秋,能耐差不多的情况下,她作为女儿身,遭受的非议会更大。

  这会儿她这边,我心里这块石头能放下了,你怎么办啊?”

  章进一听,拍了拍自己胸脯,比了比大拇指,那意思是自己没问题。

  “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自信。”林朔摇了摇头。

  “魁首,给章进找个护道人吧。”曹余生这时候说道,“门里其他行当里九寸能耐的人,我认识几个,不行就替小章找一个,就是这事儿办起来有难度,九寸能耐的人,个个眼高于顶,不好请。”

  “说起护道人,四舅,你还是给曹冕找一个吧。”林朔说道,“平辈盟礼,六大家家主是会把辈分抹平的。你回头跟我平辈,那不像话,你得推曹冕上位了。曹冕战斗经验不足,就算穿上龙骨甲,也未必守得住九寸门槛。

  你要是有这个门路能请到九寸能耐的人,就给曹冕当护道人,保你们曹家的九寸门槛。

  至于章进嘛,这小子要是找护道人,我这儿先不答应。

  因为他跟曹冕不一样,曹冕可以是说管理型人才,当家主主要是头脑而不是武力。

  你再看章进这小子,章家让他管,他管得明白吗?

  他就只会打架了。

  最擅长的东西,拿出来都守不住自家门槛,那如何服众啊?

  所以章进他们家的门槛,得他自己守。”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这小子目前看起来守不住。”曹余生看了看章进,嘴里说道,“林章修力,要二十三四岁,才见优势,之前小太,身体还没到长那份上。

  再给他三年时间,那肯定不在话下。这个时间点,那真是要命了。

  别说他了,魁首你十九岁的时候,让你守你们家门槛,你守得住吗?”

  林朔眨了眨眼,实事求是地说道:“守得住。”

  曹余生一时语塞,章进那就疯了。

  这少年在曹余生面前那是又蹦又跳,一会儿拍胸脯,一会儿秀身上的疙瘩肉,那意思是我肯定行。

  “心气儿倒是不错。”曹余生又问道,“章进,你们章家的孔雀,你会几招了?”

  章进眨了眨眼,比出了四根手指头。

  “前四招啊。”曹余生点点头,“还行,守门槛是够呛,但至少这趟能派上用场。这儿空间狭小,白首飞尸速度又快,魁首背上的追爷当然厉害,但也只有三支箭,剩下的,章进你回头记得用‘孔雀’招呼。”

  曹余生说话忽然拐了个弯儿,除了林朔之外,其他人都愣了一下,思路没跟上。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Anne。

  这女子这会儿不用把耳朵贴在石头上了,而是坐着闭眼一听,马上说道:“这里面空间很大,而且结构很复杂,应该是白首飞尸的巢穴。”

  “我去!”魏行山浑身一个激灵,赶紧松开了自己手上枪支的保险:“舅爷你这过分了啊,这都坐火山口上了,你也不提前吱一声。”

  “你别这么神经过敏。”林朔淡淡说道,“这会儿,飞尸不在巢穴内,我们也赶了一天路了,人困马乏,索性在这儿休息,来一个守株待兔。”

  “行,听你的。”魏行山说道。

  ……

  林朔这行人找到了天然的庇护所落脚,苗成云这行人,就没这么走运了。

  他们目前栖身的山洞,那是现凿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苗成云、凝脂、陶开济、荆旬、吴贵驷,这四人一尸,在这个山洞住了也快三天了。

  这儿离珠穆朗玛峰很近,出了山洞,就能直接看见这座世界最高峰。

  这儿的海拔,已经六千多米了,几个门里人经过这几天,倒也是慢慢适应了。

  只有荆旬,本来就身患重病,三天前一进山洞人就躺下了,别人得把耳朵凑在他嘴边,这才能听得见他说什么。

  人,眼看就快不行了。

  几人目前是同一笔买卖,人病成这样,出力是指望不上了,但眼看死这儿,也不是个事儿,

  结果这行人其他几个都是大老爷们,想照顾这人也是有心无力。

  吴贵驷出洞,给荆旬采了几株草药,这就是几个男人唯一的贡献了。

  剩下的事儿,全是凝脂的。

  她用陶土捏出形,烧出了一个瓦罐,又从山上取来雪水,把草药跟雪水一起,搁在瓦罐里熬。

  药熬完了,然后再喂。

  喂好了药,等荆旬发了汗,她再烧罐热水,给荆旬擦拭全身。

  之后,那瓦罐就用来煲粥,多餐少量给这病秧子喂。

  三天下来,到了今天,荆旬人已经能坐起来了,说话还是有气无力,但脸上,多少有些人模样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看着凝脂这几天的行为,山洞里其他几个男人都在心里挑大拇哥。

  尤其是吴贵驷,看凝脂的眼神发直。

  他心想这要不是东家的女人,我非把她追到手不可。

  这女人,太好了。

  荆旬这副皮包骨,之前躺地上就跟一具骷髅似的,人长得又寒碜,那是狗都嫌。

  她却不在乎,这么一番服侍,把人给救了。

  这女人长得漂亮还在其次,关键是菩萨心肠啊。

  这种女人娶回家,丈夫能享福不说,还能给夫家积德。

  想到这儿,吴贵驷冲苗成云拱了拱手:“东家,您可真是好福气,嫂子人品模样,都没得挑。”

  苗成云听完愣了一下,知道这人误会了。

  凝脂这头尸王,毕竟是曹家数十代的培育成果。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一般情况下,她是亲人的。

  看到人受苦难,她会救助,这是她被曹家培育出来的天性。

  她智商又高,做事也细心,所以就有目前这个效果。

  结果吴贵驷,估计就想岔了,以为看见了女菩萨。

  他又看到自己跟凝脂举止亲昵,误认为凝脂是自己媳妇。

  苗成云于是笑道:“吴兄啊,你误会了,这不是我内人,而是我姐姐。”

  “哎呀!”吴贵驷一听整个人就精神了,“那东家这位姐姐,可曾许了婆家?”

  问得那么露骨,苗成云就知道这人想干嘛了,心里有点好笑,嘴上说的全是实话:“早就许了,孩子都生过好几个了。”

  “啊?”吴贵驷整个人如遭雷击,愣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山洞另一边的凝脂,“这……完全看不出来啊。”

  “保养得好。”苗成云笑了笑,心想其实论年龄,凝脂起码已经五十岁了,别说当自己姐姐,当自己妈都够。

  只不过白首飞尸这个物种跟人不一样,三十岁才性成熟,五十岁,那还在青壮年阶段。

  眼看吴贵驷整个人都焉了,苗成云心想这样可不行。

  其实这群人里面,也就这个吴贵驷,能入苗成云的法眼。

  这是个七寸猎人,而且走得还是修力的路子,关键时刻是能帮上忙的。

  眼下,不好打击他的士气。

  于是苗成云说道:“我这个姐姐啊,也是命苦。嫁过去没多久,夫家就糟了难,一家五口,就她活了下来。

  这次请你们来,就是替我姐报仇的。

  那个匪首,我会亲自对付。

  回头遇上这群贼人了,还望诸位祝我一臂之力,替我拖住匪首的那几个手下。”

  吴贵驷整个人就跟活过来似的:“请东家放心!我吴贵驷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提东家姐姐报这个血海深仇。”

  说完这番话,吴贵驷脸上一红,神情有些不好意思:“可这事成之后……”

  苗成云赶紧说道:“那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好!太好了!”吴贵驷整个人容光焕发,眼神就开始往凝脂那儿瞟。

  苗成云生怕这种眼神,会引起凝脂反感,又轻声说道:“吴兄啊,我这姐姐丧夫不久,心里难过,眼下没这个心思。你先别招她,回头我慢慢劝。”

  “嗯!”吴贵驷赶紧扭回头,冲苗成云一拱手,“还是东家想得周到。”

  “那好,这几天,诸位歇着。”苗成云说道,“那伙贼人,算日子现在已经在附近了,我们给他们来个守株待兔。”

  “全听东家的。”几个门里人齐声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