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来活儿了
  林朔走过去,把手掌轻轻贴在了石壁上,就在这块巨石的正中央的位置。

  刚才,Anne露了一手“指尖神通”,曹余生评价很高。

  同时这位老猎人心里也有数,哪怕是上一辈的苏家最强猎人,苏同济,在大切割上的造诣,也就不过如此了。

  曹余生都这么认可Anne的这手能耐,现场其他人直接就看傻了。

  章进不仅看傻了,醒过神来后,心里还有些复杂。

  他自己的亲爹,章连海,那是上一辈能耐直逼九寸九的大英雄,最后就是在昆仑山上,跟苏同济的“指尖神通”同归于尽的。

  姐现在能使出来这招,章进心里由衷为她高兴,但眼看自己跟姐的差距越来越大,心里不由得暗暗着急。

  叔、姐、自己,现在都是各家独苗,都肩负着一家的荣辱。

  眼下最弱的就是自己了。

  章进一边在那儿跟自己暗暗较劲,同时眼睛一直盯着林朔的背影。

  姐这招,绝。

  不好接,要是换成自己,直接把刀扔了,满地打滚撒泼就是了。

  接不住。

  看看叔怎么接。

  ……

  林朔用手先按住这块巨石,然**掌成拳,抵着这块石头,肩膀一发力。

  “咔”地一声脆响。

  林朔整条胳膊也进去了!

  “这……也是割进去的?”魏行山鼓着眼珠子,扭头看向了曹余生。

  “这是直接捅进去的。”曹余生半边脸看得都皱起来了,似是觉得自己胳膊疼,甩了甩。

  “捅进去,那事先起码得有个洞啊,这是石头啊,又不是豆腐。”魏行山说道。

  “咱师傅不需要,硬捅。”周令时接了一句。

  林朔有这本事,魏行山倒也不算很奇怪,不过他有些纳闷:“他捅进去干嘛呢?”

  “看着呗。”

  只见林朔整条胳膊捅进石头之后,双腿挪了挪,扎了个马步,然后肩膀一晃。

  又是“咔”地一声,整块石头就下来了!

  林朔胳膊一转,单手一举,两米见方,一米多厚的巨石,居然就这么立起来了。

  把这块石头往左下角的岔口一堵,尺寸刚好。

  章进差点就鼓掌了,一想飞尸随时会窜出来,双手赶紧摸上了腰带。

  除了章进激动了那么一小下,其他人却反应平平。

  林朔嘛,办这种事情,不足为奇。

  林朔把石头堵在洞口,放松了胳膊上的肌肉,把手臂抽回来,扭头对曹余生说道,“这么一块石头,以飞尸的力量水平,真要冲冲得过来。而且这前前后后耽搁的时间太多,还是舅爷你来吧。”

  “嗯。”Anne也察觉到了不妥,这么干效率太低,于是赶紧附和道。

  “行,都让开吧。”曹余生这时候自然知道事不宜迟。

  除了曹余生之外,众人跟着林朔回到之前的那个洞口。

  林朔一拍机括拿出了唐刀,跟章进使了个眼色,叔侄俩操刀在手,一顿挥砍。

  这个洞口,也得堵上点儿,防止个别机灵的飞尸抄大家后路。

  林朔同时也心里有数,这儿的问题不仅仅是飞尸,回头遇上的,说不定还有人。

  两人砍下了大块的冰层,林朔让周令时和章进两人出力垒起来,把洞口堵上。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同时他耳边听到,身后轰隆隆一阵大动静,爆炸声连绵不绝。

  他看了身边的Anne一眼,怕她耳朵太灵敏,受不了。

  结果还行,这女子神色如常。

  再带着大家回到“五筒”面前,五筒就只剩下半筒了。

  右上角各条岔道,还留下了一半,人能钻过去,其他几个岔道前都被乱石埋上了。

  一股子硝烟味儿直冲鼻梁,林朔大手一挥:“跟着我,进!“

  ……

  五公里之外,一处人工开凿的山洞里,凝脂正在为荆旬熬粥。

  这次几个门里人接这桩买卖,环境虽然不太如意,但后勤保障还是可以的。

  吃的穿的喝的,让吴贵驷这个修力的猎人背着,一路上放开了供应。

  尤其是吃的,东西本来就不错,加上凝脂的细心料理,味道还兼顾上了。

  三个门里人挺满意的,尤其是病秧子荆旬,在这种鬼地方还能喝上热粥,算是把他命给救了。

  今天上午,荆旬状态比昨天好了很多,至少粥能自己喝了,不用让凝脂继续喂。

  “凝脂小姐,你家里的事儿,我听到了。”荆旬一边喝着粥,一边低头说道,“无功不受禄,你救我这条命,我得还。

  这样吧,那个匪首的死法,你来挑。

  你想让他怎么死,我就让他怎么死。

  我荆旬干其他事不一定灵,杀人我是行家。”

  说完这番话,荆旬抬头一看,发现凝脂还是跟之前一眼,看着自己,脸上微微笑着。

  她似是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

  荆旬一看这个情景,鼻子有些发酸。

  心想也是,一个女人遭到那么大的打击,神智怎么可能还清楚呢?

  救助自己,那是她天性善良。

  跟她说正事儿,她现在未必能理解了。

  可怜人啊。

  这个山洞的另一边,吴贵驷看着凝脂的恻隐,心里有点打退堂鼓。

  又仔细看了一天,他发现这姑娘只会笑,跟她说什么都笑,

  笑起来确实好看,但只有一种表情,这就有些怪异了。

  应该是之前全家遭难,一个妇道人家受不了这个刺激,脑子有些坏了。

  这要是娶过门来,是个事儿。

  可再吃一口手里凝脂亲手做的饭菜,吴贵驷心想,罢了。

  人漂亮,心善,手巧,这就够了。

  脑子不好,自己带着她慢慢治就是了。

  自己的爹,跟猎门六大家里的苗家人关系不错。

  自己只要肯开口求他,这份关系应该托得上。

  只要苗家人肯出手,自己这个未来媳妇,应该能康复。

  三个门里人里面,只有牧人陶开济,这几天一直没怎么看凝脂。

  老牧人六十多了,能耐在这群人里不算高,可毕竟是旱牧的传承,是人是兽,那还是分得清的。

  东家的这个姐姐,看着像人,闻着不是。

  尤其是自己怀里藏着的这头诡貂,这是见着狮虎,都敢掀脑壳吃脑髓的凶物。

  结果自打碰上了东家的这位姐姐,当场就在自己怀里拉了泡热的。

  之后几天,这头诡貂就趴在自己怀里装死,实在熬不下去了就瑟瑟发抖,抖完了继续装死。

  老牧人知道,这叫血脉压制,遇上比它凶的东西了。

  而且这诡貂连跑都不敢跑,这说明差得不止一星半点。

  所以这趟买卖,东家的来路,陶开济觉得自己大概摸到了。

  这是九寸以上的牧人,这个“姐姐”,应该是头像人的绝顶牧兽。

  陶开济不知道以东家的能耐,什么事儿还要找自己这个五寸的牧人帮忙,反正这趟买卖不对头。

  这会儿别多说话,装不知道。

  回头要送死,让那两个小子去送死,自己养精蓄锐,找机会开溜。

  ……

  苗成云坐在山洞里,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周围这几个人的心思,早就琢磨透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反正这一趟,于瑞峰找的这三个人,还真是极品。

  一个快病死的刺客,一个怀里牧兽快被吓死了的牧人,还有一个急着娶媳妇的猎人。

  拉着三个人,别说去杀人了,打个麻将都够呛能撑四圈。

  不过,就这样吧。

  反正自己跟林朔之间的战斗,目前能请得动的门里人,谁来都是累赘。

  九寸九对九寸九,那是王对王。

  其他小兵喽啰打成一团就行,谁胜谁负不重要,拖时间而已。

  苗成云心里这么想着,怀里的卫星电话这时候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接,于瑞峰在电话那头说道:“老板,巢穴有动静,人到了。”

  苗成云挂了电话,举目看了看周围的三个门里人:

  “诸位,来活儿了。”

  ……

  【各位,这几天猎人需要动一个微创手术,需要休息几天,更新可能会暂时跟不上,等到手术好了,马上加速更新,抱歉了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