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记得关门
  这天晚上,曹冕跟狄兰两人,从孟加拉国的南部沙滩,回到了皇家女皇号上。

  跟一片漆黑的沙滩不同,皇家女皇号那是这世间最豪华的游轮之一,远远地泊着,通火通明。

  不过平时晚上没这么多灯,曹冕估计是船上人怕公主和自己这个未来的驸马爷,回来找不到船,所以把船上所有的灯都开了。

  这次跟狄兰两人单独去沙滩,别人看起来两人也许有浪漫情调,再加上一点儿干柴烈火。

  其实曹冕心里清楚,自己刚才在沙滩上扮演的角色,就跟眼下船上亮着的东西差不多。

  灯泡嘛。

  狄兰在沙滩上,看上去是施展了一次神乎其技的萤火圣光,但其实就是对林朔进行了一次千里问安。

  自己站在旁边看着,不是灯泡是什么呢?

  不过这倒也没什么,现在自己应得就是这份活儿,当个幌子而已。

  曹冕人在小艇上,远远就看见游轮甲板上站着个人。

  看身形,认得出来,那是管家。

  这位管家虽然是英国人,但其实是北欧皇室的宫廷大管家,身上虽然没公职,但在内官里,那是头一个,身上还有男爵的爵位。

  老头五十多岁,头发已经白了,但梳理得一丝不苟,人在甲板上就跟一根旗杆似的,站得笔直。

  在狄兰的亲自操作下,小艇开进游轮的坞舱,这位管家人就已经在坞舱里候着了。

  管家伸出手,把公主从艇上搭下来,目送狄兰上了楼梯,然后跨前一步,身子挡在了曹冕身前:

  “曹先生,请留步。”

  曹冕刚下艇,赶紧站住了:“什么事?”

  管家先是看了看曹冕,随后问道:“曹先生,公主这一趟,安全吗?”

  曹冕心想她能不安全吗?

  而且她安不安全,这事儿也问不着我啊?两人能耐一对比,其实自己才是需要被保护的那个。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曹冕还是说道:“当然很安全。”

  “可是,我记得你们两人身上都没有带什么安全……器具。”管家继续说道,措辞比较谨慎和犹豫,“您是在行为上……进行补救的吗?”

  曹冕是有未婚妻的人,听到这儿就明白管家嘴里的“安全”,到底是哪方面的安全了。

  “行了,放他上来吧。”狄兰人在楼梯上,朗声说道,“管家,从今天开始,这位曹公子,就是我的干弟弟,你们不要再误会了。”

  “是,公主。”管家微微一欠身,推开了一步,然后看着曹冕的眼神,颇有些玩味。

  曹冕性子虽然老实,但有个那样的爹,察言观色的能力那是天生的。

  看到管家这个表情,曹冕胸口就觉得闷得慌,一口气堵那儿了。

  他读懂了。

  那意思就是,就一次,直接从未婚夫降成了干弟弟,看来这个曹公子,在那方面不是让公主很满意。

  但这事儿没法澄清,更没法反驳,曹冕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上了楼梯。

  狄兰人在楼梯上,笑得都快不行了,等曹冕上来,说道:“我请你喝酒吧,就当治疗一下你受伤的心灵。”

  ……

  两杯龙舌兰下肚,曹冕心里那点委屈也就烟消云散了。

  通过这事儿,他明白了一个事情。

  自己眼下之所有资格在这艘游艇,不是他博士的身份,更不是他击剑冠军的身手,不过是眼前这个公主,对自己高看一眼而已。

  公主眼里的曹冕有多高,那么曹冕在这艘船上就有多高。

  而公主之所以会高看他一眼,就是他曹家大公子的身份。

  船上的人除了面前的公主殿下,其他人不过是这两个月的交集,过去也就过去了。

  而自己这趟回去,确实该给家里一个交代了。

  老爷子想把曹家家主的位置给他,不是一天两天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猎门谋主家族曹家,这摊子事,自己到底接不接?

  真要接的话,怎么接?

  心里转悠着这些事儿,场面上不能冷了,曹冕说道:“对了,姐,你之前说的苗成云,这个人见不得光,这是为什么?”

  “嗯?”狄兰斜斜看了曹冕一眼,“你这是终于想起来自己到底是谁了?开始替曹家收集情报了?”

  “这不是闲聊嘛,你方便说就说,不方便就算了。”曹冕说道。

  “其实倒也没什么。”狄兰淡淡说道,“我跟苗成云合作,那是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代表的那一方,对我自身的基因病治疗,进行了一部分的技术支持。

  不过当时只是一笔生意,等价交换,他们也得到他们想得到的东西。

  至于苗成云这个人为什么见不得光,其实很简单,因为他的身份,无论是世间的道德还是法律,都是不被允许的。”

  “身份不被允许?”曹冕皱了皱眉,“私生子?可就算是私生子,不至于什么道德法律都不允许啊,天赋人权,出生就是道理嘛。”

  “他不是私生子。”狄兰摇了摇头,“他其实是个复制人,也就是克隆人。”

  “啊?”

  “他就是某人的一个备选方案。”狄兰说道。

  “某人,谁啊?”曹冕问道。

  “去问问你爹,或者问问林朔,他们应该会知道的。”狄兰说道。

  “哦。”曹冕点点头,随后微微笑道:“那我猜这个人,目标一定很远大,同时也非常自傲。”

  “为什么这么说?”狄兰问道。

  “事情一辈子干不完,那就加上另一个自己,两辈子呗。”曹冕喝了一口酒,脸上微微有些红润,“他觉得自己要做的这个事情,比他自己还重要,所以他不在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性,而是选择克隆自己,进行事业的延续。

  说他自傲,是他认为只有自己,才有可能做成这个事情,其他人都不行。

  以上两个条件同时满足,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否则克隆自己,我想不到还有其他的意义。

  而且我们人类,本来就拥有传递基因方式,并且这种方式,远比枯燥的科学实验有趣。

  哦,这么说起来,这个人应该还有一个特征。”

  “什么特征?”

  “被女人伤过。”

  “情报分析能力不错。”狄兰伸出手,在曹冕面前的桌面上轻轻拍了拍,笑道,“是个当曹家家主的料。”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

  喜马拉雅山区,六千米雪线。

  这趟进洞,其实无论曹余生还是林朔,都在队形上留了个心眼儿。

  六大家猎人在山林中行动,是有一个默认队形的,就是的章家人突前,林家人殿后,苏家人四处游走,其他人几家在中间待着。

  如果队伍里章家人实力较强,掌握了孔雀,那么根据实际情况,林章两家的猎人可以互换位置。

  当然,具体到底用什么阵型站位,讲究很多,但万变不离其宗。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殿后的猎人,视野是全队最开阔的。所以这个猎人的脑子一定要清楚,反应要快,而且必须掌握强大的远程攻击手段。而这个人,往往是林家人。

  林家人在狩猎小队中的这个位置,纵览全局,并且担任主要攻击手,自身传承又强大,所以他们在云家式微之后,自然而然就成为魁首家族。

  跟林家人类似的是,每家猎人在队伍中的每一个位置,不仅仅服务于本次狩猎行动,同时也是他们家族千百年来的地位象征。

  章家突前、苏家游走、曹苗居中、林家殿后。

  每一个位置,都是各家老祖宗凭本事站住的。

  所以除非特殊情况,一般轻易不会动这个阵型。

  昨晚曹余生摸了摸章进的底,然后说这少年既然会孔雀,那就代替林朔殿后。

  林章两家互换位置。

  当时章进一听,整个人差点没蹿起来,高兴坏了。

  因为殿后就是主攻手的位置,少年觉得谋主这是看得起他。

  当时林朔没吭声,心想章进这孩子还是单纯。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殿后的猎人视野好,可以担任主攻手,但绝不包括山洞地形。

  人在洞里走,前面的人有视野,后面人往往没有。

  所以曹余生这一手,其实是明捧暗贬,把章进这小子从前面开路的位置提溜到后面,免得窜来窜去地碍事儿,挡着林朔出手。

  章进虽然单纯,但到底不是傻子。

  这会儿,几个人一钻进曹余生预留出来的那半个洞口,这儿空间狭小,章进摸着自己的宽腰带,就觉得这事儿不对。

  叔一米八几的身高,背上斜挎着的追爷三米。

  他一个人往前一站,这洞里基本上大半视野就没了。

  但如果只有叔一个人挡在前面,章进不怕。

  孔雀是章家人压箱底的绝技,能跟追爷在远程攻击上相提并论,那不是浪得虚名的。

  见缝插针,这是最基本的手法。

  叔瘦,流出来的地儿,够章进出手了。

  然后叔身后,是穿着外骨的舅爷。

  那套龙骨甲设计轻便,而且很贴身,确实不档眼,但架不住舅爷本身是个胖子。

  这胖子在章进前面一档,章进就算飞刀在手,左右两边就基本没出手空间了。

  不过这也没事儿,左右不行,还有上路。

  章家人飞刀出手,刀路轨迹未必是直的。

  比如孔雀的第一刀:酆都月,走得就是弧线。

  之后的三刀,也各有特色,借着墙壁反弹过去,那不叫事儿。

  门里人都说孔雀没法躲,就是这个道理。

  无论人躲在哪儿,只要章家人知道了,小命就算挂在章家人那条宽腰带上了。

  孔雀七尾翎,一条尾巴一条命。

  现在左右出手空间被挡了,章进也不怕,上面还有空间呢。

  结果这少年抬头一看,魏行山一米九八。

  老魏今儿穿着厚底的登山鞋,脑袋上还戴着一盔,其实两米往上了。

  这个大汉在自己跟前走,是不是还得猫腰,不然头盔会蹭着洞顶。

  哪怕到这个份上,章进还是有办法把手里的飞刀丢出去。

  魏行山耳朵边上,空着两块地儿,不大,但够了。

  可魏行山挡得不仅仅是章进的出手空间和视野,还有周令时的视野。

  这个洞小,火把没什么大用,周令时这会儿已经灭了,反正前面照明够。

  周令时人跟在魏行山屁股后面,那是左看看右看看,时不时还踮起脚往前看一眼。

  再加上周令时的这颗忽左忽右的脑袋,章进手就垂下来了,不搭在自己腰带上了。

  章家三套绝技:不动、马头、孔雀,得名于密宗三大明王。

  从这个名字上也看得出来,这三套绝技出现江湖的时候,世间密宗是比较盛行的,否则门里人也不会安这三个名字上去。

  章家的家主绝技,孔雀的前四刀,创于南北朝北魏时期,距今一千五百多年了。

  后三刀,那是之后一千五百年,章家历代后人一刀一刀加上去的。

  最后一刀大成于晚清时期,算起来,这三刀是五百年出一刀。

  所以后三刀难练,章进这会儿还没炼成。

  章进不傻,看前面的架势,已经知道了。

  自己老章家,这从一千五百年前就开始传下来的祖宗绝技,这会儿被前面这四个自己人,防得那叫一个严严实实。

  自己的飞刀,一旦出手,扎得都是自己人。

  之前既然已经定了队形,这会儿再要抗议,自己的嘴也做不了这么复杂的沟通项目。

  得了吧,还是收了孔雀这项神通吧。

  章家人虽然性烈如火,但同时心灵通透,自我调整得快。

  章进手往后背后一探,把唐刀攥在了手心里。

  自己是殿后,现在前面的事儿不归自己管了,那就防着后面吧。

  章进扭头往后一看,这才想起来一件事儿,心想坏了。

  自己刚才都在寻思孔雀怎么出手了,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最后走的人,要记得关门啊!

  自己这群人进来的那半个洞口,虽然只有半个,那也是洞口啊!

  白首飞尸会从后面包抄过来的!

  刚才自己两三刀顺手就能解决的事儿,这会儿人都走出去五六米了,这才想起来。

  这事儿林朔和曹余生确实没交代,但这是常识,不用交代,章进平时怎么都知道。

  结果手一摸上自己的宽腰带,章进还真忘了。

  好在想起来了,这会儿补应该来得及。

  章进正要迈步去补救,耳边就听到Anne的呼喊声:

  “前方马上接敌了!两头!”

  “章进!后面也有一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