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云家护道人
  珠穆朗玛峰,是喜马拉雅山脉的主峰,也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山峰。

  在藏语中,“珠穆”是女神的意思,而“朗玛”是母象的意思,整体念下来,意为“大地之母”。

  从藏匿了好几天的山洞里出来,苗成云看着眼前的山峰,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豪迈之感。

  这座山峰,现在是他眼前,可很快,就会被他踩在脚下。

  就像林朔一样。

  只是做事,如同煮药熬汤一样,要讲究一个火候。

  之前的按兵不动,就是为了等这份火候。

  现在,火候正好。

  苗成云带着尸王凝脂,还有几个门里人,正要要迈动脚步,脸上却微微一怔,随后猛然色变。

  他的身体,居然动不了了。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山,鼻子还能闻到凝脂身上的香水味道。

  只有身体,完全不受控,每个驱动身体运动的意念,都仿佛石沉大海一般。

  苗成云惊诧过后,终于明白了过来,嘴里说道:“秀儿姐,你终于练成了?”

  一个全身雪白衣裙的女子,从雪山上走来,缓缓步入苗成云的眼帘。

  这女子赤着一双脚,雪白晶莹,面容却仿佛蒙了一层雾,让人看不真切。

  不过就算看不清她的面容,苗成云也知道她是谁。

  因为她跟自己,还有Anne一样,都曾在西伯利亚待了数年的时光,是从小一块儿长起来的。

  别说面容看不清,就算她化成灰,苗成云也认得出来。

  当年在西伯利亚,老爷子不在的时候,就是她说了算。

  而老爷子在的时候,是老爷子说了算,但唯独她可以不听。

  她叫云秀儿。

  当年苗成云修炼过度,在冰天雪地里呕吐的时候,她会递一块手帕。

  当苗成云调皮捣蛋,老爷子要动手揍他的时候,她又会递一根戒尺。

  而苗成云从小到大被揍得最惨的一次,并不是老爷子动得手,而是在偷看了云秀儿洗澡之后,这个云家姐姐用她的纤纤小手,先是把苗成云揍得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然后扯住了他的命根子,问他到底还要不要。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从此,苗成云对她,再也没有半点旖旎的念头,只有透入骨髓的恐惧。

  这白衣女子走到苗成云跟前,用手比了比两人之间的个头,说道:“居然比我还高了。”

  “姐,我是男的。”苗成云喃喃说道。

  “男的就一定要比女的高吗?”云秀儿瞟了苗成云一眼。

  苗成云咽了一口唾沫:“那当然未必,只是个头上,男的天生有那么一点点优势。”

  “嗯,比以前会说话了。”云秀儿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可是,还是没长大呀。”

  “姐,我已经二十六了。”苗成云无奈地说道。

  “有些人,就算活到老死,其实还是没长大。”云秀儿看着苗成云,淡淡说道,“你再努力一点,也许能达成这个成就。”

  苗成云虽然此刻身体不能动,但大脑正在疯狂运转。

  方才胸中的踌躇满志,如今已经全然不见。

  云秀儿的出现,就像当头一盆凉水浇下来,从头到脚给他来了一个透心凉。

  他知道,自己现在动不了,那身后的凝脂和三个门里人,更加动不了。

  他们别说行动了,也许就连感官,都被面前的这个云家人给封住了。

  而跟面前这位云家姐姐硬碰硬,自从他八岁开始,就彻底断了这个念头。

  “姐,我不明白。”苗成云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种小事,老爷子为什么会派你过来,是不信任我吗?”

  “这世上最了解你的人,就是先生,反过来也是。”云秀儿淡淡说道,“你信不信得过,你自己心里就没点数吗?”

  对苗光启的称呼,几个人从小开始就不一样。

  苗成云叫他老爷子,Anne叫他导师,而云秀儿则叫先生。

  云秀儿这番话,让苗成云一时三刻无言以对。

  因为她说得没错,他跟苗光启的体质和性格是完全相同的。

  而外貌上的那点区别,除了岁月的因素之外,苗光启还在他脸上动了一些手脚,从跟自己年轻时的一模一样,变成了七分相似。

  这世上最了解苗光启的人,就是苗成云。

  反过来,苗成云也最了解苗光启。

  当然相较而言,苗光启更加了解苗成云。

  因为苗成云这个年纪,苗光启经历过。

  “无论先生还是你,都是天生的情种。”云秀儿继续说道,“你们一旦动了情,那就会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心高气傲,再加上情关难过,所以你做事情,没女人的因素还好,一旦里面有你喜欢的女人,那就一塌糊涂。

  当年我给你的那次教训,就是想让你从小就打下一个印象,让你不要去招惹女人。

  结果没想到你这个人,记吃不记打。

  是了,也怪我当时也还小,考虑事情不周全。

  既然我当年那么凶悍,是不是会让你越发觉得,苏念秋那个丫头,是那么温婉动人呢?”

  “姐。”苗成云无奈地说道,“您把这事儿说简单了,不用跟您比,Anne本身就是温婉动人的。”

  “哼,那个小丫头,从小就是个讨好型人格,她对别人天生就是善意的,宁可委屈了自己,也要成全他人。”云秀儿说道,“我就是看不惯她这点,一个对自己都不那么好的人,怎么能真正懂得为他人好呢?

  就算先生没在她脑子里动手脚,你有没有想过,以她的性子,她当年对你的言听计从,到底有几分真情在里面。

  况且,那时候她的年纪,离情窦初开还早着呢。

  苗成云,儿时的玩伴和长大之后的伴侣,那是两回事情,你连这个都分不清楚,你还敢说你长大了?”

  “姐,我喜欢她,那就足够了。”苗成云说道。

  “先生当年就错过一回,你还想重蹈覆辙吗?”云秀儿反问道。

  “姐,你这么说不对。”苗成云心里一股邪火上来,“老爷子当年之所以输,是因为林乐山当时比他强。可现在,我比林朔强,我不会输。”

  “这不是输赢的问题,而是对错。”云秀儿说道,“光你自己喜欢,那是不够的,还得看对方喜欢谁,不管不顾地乱来,就算赢了又如何呢?”

  “她……”苗成云一下子涨红了脸,喘着粗气问道,“真的已经喜欢上了林朔吗?”

  “据我所知,何止是喜欢上了。”云秀儿淡淡说道,“以身相许也完全没问题,只是林朔现在,好像还不太愿意这么做罢了。”

  “这……真是岂有此理!”苗成云都快疯了,“姐,你放开我,我去跟那小子拼了!”

  “别急。”云秀儿说道,“我会让你跟林朔痛痛快快打一场,但不是现在,也不是这里。”

  “姐你什么意思?”

  “苗成云。”云秀儿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的出身不光彩,老爷子又一直不让你正大光明地露面,就觉得自己跟身后的这头畜生一样,有那么一点似人非人的自怜情绪?

  在做人方面,你觉得自己和这头畜牲都不光彩,就想成就一下它,自己于是就会好受一点?

  那边野生飞尸已经跟林朔他们动上手了,你按说早就可以动手,偏偏等到这个时候才行动,是不是想等林朔先把这群野生飞尸全杀了,你身后这头畜牲没了种群上的牵挂,从此能真正地过上人类的生活?”

  苗成云听到这话,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

  云秀儿这番话,戳进他心窝里了。

  只听云秀儿继续说道:“苗成云,畜牲终究是畜牲,哪怕长得再像人,那也是畜牲。

  我并不是看低你身后的这头畜牲,但畜牲有它自己觉得最舒适的活法。

  你的这种干预,跟你喜欢苏念秋一样,只不过是你自己一厢情愿。

  现在这头凝脂,已经感应到了自己同类遇险,快要发狂了。

  而你,跟它不一样,不管是你从娘胎里生出来的,还是从试管里培育出来的,你是人。

  对先生而言,你不是他,而是他的儿子。

  有些话,父子之间不好直说,那就让我来替他说。

  其实人类繁衍,在先生的观念里,只不过是传递基因而已。

  以先生的自傲,这世上除了我小姨云悦心之外,就没有其他女人有这个资格,去稀释他的基因。

  所以常人生儿子,需要跟别人一起生,他用不着,这才有了你。

  我们当年四个人,先生对你最严厉,其实也最重视。

  他对你,也早有安排。”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什么安排?”苗成云问道。

  “做我的护道人。”

  “嗯?护道人?”苗成云终究是个聪明人,马上醒悟了过来,“平辈盟礼?”

  “对,你将以我护道人的身份,参加今年的平辈盟礼,为我云家夺回九寸九的门槛,借此在猎门扬名。”云秀儿说道,“到时候你跟林朔,自然要大战一场,所以不急于现在。”

  “以秀儿姐的现在能耐,去平辈盟礼替你们云家夺回九寸九的门槛,这不是很简单吗?”苗成云不解道,“还让我当护道人做什么?”

  “是很简单,所以让你当护道人,只是先生为了让你借此扬名而已。”云秀儿说道,“你苗成云扬名之后,你将以先生独子的身份,在猎门中另立苗家,开枝散叶。

  以目前先生手里的传承,百年之后的下一届平辈盟礼,你的这支苗家,取代云贵苗不在话下,哪怕是九寸九的门槛,要是我云家以后没人,你的后代也能去争一争。

  至于你找谁去开枝散叶,随你喜欢。

  你要是有这个能耐追到了苏念秋,先生当然不会反对,我更支持。

  因为要是你追不到苏念秋,先生的意思是,最好是我。

  不过你也知道,先生的话,我是可以不听的,我也确实看不上你。

  到时候就算碍于先生的面子,要跟你生孩子,我最多提供一个卵子,让先生去用试管。

  而以后这个孩子,无论是我还是云家,都是不认的。”

  苗成云听完这番话,陷入了沉思。

  “阅历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云秀儿说道,“你跟先生差了不到三十年,可能耐和见识却差了那么多。先生我很敬佩,而对你,我的耐心很有限。

  另外,这头凝脂快要发狂了,我快制不住它了。

  你再不跟我走,是想领教一下一头绝品尸王,在发狂状态下的战力吗?

  我劝你不要轻易尝试,因为在这个状态下,它是六亲不认的。

  哪怕是先生,当年在坝上高原为了制住它,也差点把命搭上。”

  “好,我们走!”苗成云跺了跺脚,然后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身体控制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