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在山巅
  林朔从雪山尸窟里一路厮杀而出。

  他手里拿着的,是两枚箭矢,左右手各拿一枚,这叫双枪术。

  山洞里空间小,面对不止一头白首飞尸,长枪施展不开,所以双手短枪更为适合。

  而野生的白首飞尸,战力也就比七寸猎人强一些。

  它们没有经过什么战斗训练,厮杀全凭本能,在林朔看来几乎一无是处,唯一的优点,就是比较团结。

  一方受难,八方来援,这种习性,倒是让林朔省了不少事情,不用一个一个去找。

  这东西速度是快,但山洞里,让林朔双枪在手、全力冲杀起来,那也就是一个照面的事儿。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一枪一个,一直杀到尸窟之外,林朔发现这里居然就是山巅,珠穆朗玛峰的峰顶。

  这里寒风凌冽,空气稀薄。

  在经历了四十多秒剧烈的战斗之后,为了爆发力足够,林朔憋住了气,是在无氧的状态下杀出来的。

  眼下,他全身的肌肉都在渴求着氧气。

  他用林家的吞气法大口地呼吸着,每一次吸气,都似是要将周围的空气全部榨干。

  肺里吸进去的,是冰冷的空气,口鼻里呼出来的,直接就是冰渣子。

  每个毛孔渗透出来的汗水,一旦排到体外,哪怕有防寒服挡着,也被瞬间冰冻。

  很快,林朔的眉毛上就挂上了霜。

  站在这里的滋味,其实并不好受。

  世界之巅,果然是高处不胜寒。

  但林朔没这么快就想下去,登高而望远,站在这里,视野是极好的,是索敌的最佳位置。

  从尸窟里杀出来,一路上他数着,宰了七头,再加上Anne干掉的那头,一共八头白首飞尸。

  数目对不上,还差一头尸王。

  林朔心里清楚得很,这一趟买卖,这八头野生的白首飞尸,不过是额外收获。

  既然到这儿了,遇上了,那就除了,不过是顺手为之。

  买卖的正主儿,是那头集曹家豢灵之大成的飞尸之王。

  它的威胁,比所有其他飞尸加起来都大。

  它活下去,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死。

  而且从道义上来说,曹家当年以一手毒术向林家投诚,从此林家是帝王柳,曹家是宰相柳,一个帝王一个宰相,那不是白叫的。

  表面上曹家同为六大家之一,实际上接管猎门情报,从此服务于林家。

  曹九龙当年憋着想干什么,那是另一回事,至少十五年前曹家主脉灭绝之前,曹家和林家之前是盟友。

  曹家主脉被飞尸之王,这头白首至尊凝脂一夜屠尽,林乐山收到消息第一时间往坝上高原赶,就是要为曹家报仇。

  事后,林乐山又极力扶持曹余生上位,帮着曹家立住九寸的门槛,跟曹余生的个人私交尚在其次,主要就是为了尽盟友之义。

  林朔心里明白,自己父母的结合,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之前的盟友,比如云家和苗家,已经得罪光了。

  六大家中的苏家,本来就跟林家不那么对付。

  剩下的盟友,只有章曹两家,而章家人本来就少,曹家更是一夜之间主脉断绝。

  所以在凝脂屠曹之后,林家猎门魁首的位置,其实已经根基浅薄、风雨飘摇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六年前林乐山上昆仑上找云悦心的下落,需要抛出龙骨扳指这个猎门至尊的信物作为悬赏,才能请得动那么多九寸猎人同上昆仑。

  否则,除了林朔和章连海,其他人林乐山已经叫不动了。

  结果昆仑山之行,又等于全军覆没,这是雪上加霜。

  自己老爷子林乐山,是条好汉。当猎人,当丈夫,当爹,当朋友,都没得挑,唯独当猎门魁首,其实是不合格的。

  外人可能不知道情况,林朔自己心里清楚得很,自己的这个继承于老爷子的猎门魁首之位,目前只是个虚名。

  也就曹余生这个四舅,还有周令时这种门槛低、不清楚猎门高层情况的猎人,还认自己。

  目前猎门真正的骨干力量,那些五寸、七寸,乃至九寸的猎门家族,其实早就不那么认了。

  林家在猎门之内,如今面对如此险恶的形势,这一切的开始,就是两件事情。

  一件是林朔父母成婚,另一件就是尸王凝脂屠曹。

  第一件事,林朔是最终受益者,没法纠正和弥补,但这第二件事情,老爷子当年想办而没办到的,林朔身为人子,要替亡父办到。

  同时,这也是对曹家主脉当年一百八十余口人的交代。

  所以无论是为了当下买卖的成败,或者是自己家里的恩怨,还有门里的公义,甚至是世间的太平,这头飞尸之王,林朔必须要除。

  如果学艺不精,除不掉,战死那也就战死了。要是侥幸活命,开春的平辈盟礼上,林朔就没脸在魁首的位置上坐着。

  父辈传下来的东西,自己却守不住,那对林朔而言,还不如死了。

  所以这场即将到来的战斗,对林朔来说,是真正的生死之战。

  这座世界最高峰的峰顶,要上来,对林朔和尸王而言,都很容易。

  可想下去,那至少要留下一条性命。

  说不定,是两条,同归于尽。

  一口气宰了七头白首飞尸,林朔现在无论是战斗意志还是身体的活力,就已经被催发到了极致。

  那头白首至尊、飞尸之王,林朔现在还没看到。

  但他已经隐约闻到味道了。

  林朔将手里双枪一头一尾接上,卡扣落位,将双手短枪变成了黑凤长枪。

  林朔知道,面对这种速度极快的东西,自己只能扎出去一枪。

  扎中了能活,扎不中就死,很简单,也很公平。

  “给你留了十秒。”曹余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位猎门谋主也从尸窟中走出来了。

  说完这句话,曹余生手一抬,将一个黑色匣子抛给了林朔。

  林朔接过了黑匣子,看也不看,随手放进了自己的挎包里。

  这种时候,不必过多的客套。

  目前的情况,就是这群人里得有一个人,在十秒之内跟尸王凝脂分出生死。

  这个人选,林朔当仁不让。

  也只有他,才有可能尽快地结束战斗,把其他人保全下来。

  曹余生给完了音波***,赶紧一闪身回了洞口。

  随后尸窟之内发出一连串爆炸声,洞口那是一阵乱石崩飞,看样子是这位猎门谋主,启动了他龙骨甲上的武器系统。

  很快,尸窟的这个出口,就被乱石封的严严实实,周围的冰层干脆直接被打花了,水刚刚流下来,又马上冻上了,给这些封住洞口的乱石又加了一层薄薄的冰墙。

  那真是严严实实地,把林朔关在了门外。

  林朔点了点头,老谋主别看事情做得那么绝,但脑子还是清楚。

  这扇门能隔音,尸王的音波攻击,能挡住绝大部分,这样一来里面的人安全多了。

  只是,虽然这扇曹余生临时用热武器做出来的门,能起到隔音的作用,但做这扇门本身发出来的噪音,实在是太大了。

  这就产生了两个后果。

  第一个,那就等于告诉尸王,我在这儿呢。

  第二个,这儿是珠峰峰顶,高出雪线两三千米,常年积雪不化。

  这么大动静传出去,山里一震,山外一响,山顶的冰层冻得很结实,那还好,往下几百米,最近刚刚落下的积雪层,冻得不那么结实,就开始松动了。

  这就引起了这座世界最高峰的大雪崩。

  林朔站在山顶,从上往下看,雪跑起来的样子,就跟浪潮一样,四面八方疯狂地往下涌去。

  那些还没冻上的雪花,重新又激荡起来,飘在半空中,跟白云似的。

  此刻的林朔,感到自己不仅仅在山巅,更是在云端。

  而且这些围在四面八方的“云”,是快速往下走的,这就仿佛林朔本人,正在往上升。

  在山巅,在云端,通天而上。

  这感觉很不真实,有点儿飘。

  可林朔是飘了,在底下赶路的人,那就开始骂街了。

  ……

  “曹余生这个王八蛋。”苗光启一边忙着刨坑活埋自己,一边嘴里骂道,“一点儿公德心都没有。”

  这种大雪崩,从上面看下去极为壮观,但只有在底下,才能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天地之威。

  以苗光启、云秀儿、苗成云三人的能耐,也只能老老实实先尽快刨个坑把自己埋了。

  主动把自己埋了,比被雪崩埋了强,能预先留出空间。

  等到雪崩过去,再破雪而出就是了。

  这事儿对这三人来说不难,就是有些狼狈罢了。

  苗光启最不甘心就是,这么一耽搁,会错过山顶的那场战斗。

  而这场战斗,自己错过了也就错过了,这种层面的战斗,他苗光启经历了不止一场。那么多场类似的战斗,他也仅仅输了林乐山那场而已。

  可自己的儿子苗成云,这小子看不到了,这就有点可惜。

  知子莫如父,况且这个儿子,其实就是年轻二十多岁的自己。

  这小子这个年纪,那正是这辈子最飘的时候,以为自己就天下无敌了。

  结果自己当年,就先后遇上了云悦心和林乐山。

  苗成云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这辈子基本没遇上过这个级数的对手。

  唯一像样的,是北欧的那个公主,不过三年前那场架,也不过是浅尝即止。

  况且那个时候,北欧公主刚刚融合山阎王不久,无论是战斗意识还是身体机能,都还没到这个层面。

  其实论传承和能耐,苗成云不比林朔差,可实战经验,那就差远了。

  一个是在山里数次面临生死,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禁区猎人,另一个是在夏威夷别墅里养二十多个美女,一玩就是一个多月的花花公子。

  办事,要看专业对不对口。

  要是比床上的能耐,苗光启估计自己这傻儿子绝对输不了,花样多着呢,可要论打架的本事,目前的苗成云要是跟林朔对上,绝对会比当年自己面对林乐山败得更快、更惨。

  这回让他看看这场战斗,长长见识开开眼,回头自己再给他强化训练一个来月,平辈盟礼上不指望他能打赢林朔,至少输得不那么惨,面子上过得去,那就也算扬名立万了。

  而之后他的道路,早就铺平了,主要任务就是发挥他的特长,生儿子。

  百年之后,他传下来的美国长岛苗家,能成为猎门九寸门槛家族,那也算对得起自己这身集猎门数派之大成的能耐。

  结果好死不死,曹余生这个死胖子,在这个节骨眼搞出来一个大雪崩。

  自己这是抽哪门子风,把声波***给了他?

  让这胖子一早死山上多好?

  不过苗光启转念一想,心里暗叹一声,那东西还是要给他,因为Anne也在队伍里。

  其他人死了苗光启不怎么疼,哪怕是林朔折在这里,也不过是有点可惜而已。

  但Anne这个自己视如己出的女儿,死山上了可不行。

  之前的苗家九宝之一的安魂定神散,还有这次的音波***,其实都是为了保住Anne的性命。

  历练归历练,可小姑娘养那么大不容易,别把命搭上。

  苗光启一边想着这些事情,坑早就刨完了,三个人躲进去,听着头上的大雪崩滚滚而过。

  “秀儿,感知一下,凝脂现在在哪儿?”苗光启问了一句。

  “跟林朔在一块儿。”云秀儿说道。

  “打上了?”

  “刚打上。”

  苗光启点了点头,瞟了身边的苗成云一眼:“你小子,是真没这个福气。”

  苗成云有些莫名其妙:“老爷子,这话怎么说的?”

  “本来你见识了这场战斗,心里的傲气能消下去点,未来的一个多月,也能更加准确地摆正自己的位置,修行也会更加勤勉。”苗光启叹道,“现在你既然没这个福气,那只好由我亲自动手了。本来啊,自己亲儿子,我是真下不去手,可现在没办法,只能硬起来心肠了。秀儿啊。”

  “先生,我在。”云秀儿应道。

  “回头你施展一下手段,让我在揍他的时候,忘记他的身份,能办到吗?”

  “我可以试试。”云秀儿脸上有些跃跃欲试。

  “老头子!”苗成云慌了,“咱有话好好说,你别这么玩,会出人命的!”

  “人命,其实没那么值钱。”苗光启淡淡说道,“关键是,事情要办成。”

  “老爷子,你相信我,我打得过林朔的。”苗成云说道。

  “先生。”云秀儿忽然说道,“上面的战斗,好像结束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谁赢了?”苗成云赶紧问道。

  “林朔。”云秀儿说道。

  “这么快?”苗成云一脸的不可置信,随后脸上有些悲伤,“凝脂……死了吗?”

  苗光启脸上也有几分复杂的意味,拍了拍苗成云的肩膀,轻声说道:“它本就不该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