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回家过年
  尼泊尔的这笔买卖,林朔动身出发的时候是元旦刚过,等到回来,已经快过年了。

  一行人舟车劳顿,总算赶在大年二十九的早上,脚步踏进了苏家位于昆仑山下的那片祖宅。

  曹余生人在尼泊尔机场的时候,接到了自己儿子的电话,说是要回家过年。

  这中年胖子高兴坏了,原本说好一起来苏家祖宅热闹热闹,这下子机票马上改签,改飞了燕京。

  所以出发的时候,连带曹余生是五个人,回来的时候,还是五个人。

  走了曹余生,多了周令时。

  而原本在苏家老宅守着的,是柳青还有那群雇佣兵,人其实不少。

  林朔和Anne在出发前,交待了一个任务给柳青,那就是翻修这里的房子。

  回头平辈盟礼在这儿举行,这些房子会当成临时的客房,给人住。

  苏家老宅格局不错,作为会场没什么问题,就是有年头没住人了,老旧。

  反正钱花下去,请些泥水匠和木匠过来,该修的修,该建的建。

  柳青和那群雇佣兵,一是代林朔和Anne监工,二是打扫一下这里的卫生。

  今天已经大年二十九了,这种时候,工人们早回去了,雇佣兵也放了假。

  偌大的苏家老宅,只有柳青一个人守着。

  这女军官挺着急,就村口等着大伙儿。

  等林朔这群人脚步刚踏进村子,女军官就把一张机票甩在了魏行山脸上。

  “跟我回家。”

  声音很脆生,态度也很坚决。

  魏行山整个人就懵了。

  他看了看柳青,又看了看林朔。

  林朔翻着白眼说道:“看我干嘛啊,跟人姑娘回家,到底怎么回事儿,自己心里就没点数吗?”

  “这……”魏行山摊手道,“太突然了,我没准备啊!”

  “准备什么啊?”林朔眼珠子一瞪,“她们家能比雪山尸窟还危险?”

  “我这……”魏行山脸上有些为难,“柳青,能不能让我稍微再考虑考虑?”

  “大年二十九了,我也二十九了,等不起了。”柳青铁青着一张脸,“我爸已经给我找了对象,南方军区的一个中校,一定要我回去过年。我已经拖了好几天,要是再不回去,我爸就派人来抓我了。魏行山,你到底敢不敢跟我回家?”

  “敢!”魏行山醒过神来,拍了拍胸脯,“这有什么不敢的,不就是打个配合吗?柳青没事儿,包在我身上。你放心,我戏特别好,伯父伯母绝对看不出真假来。”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林朔听着这话,心里是直摇头。

  魏行山这家伙,还真是滑不留手。看他的意思,是可以跟柳青回去,但只是装一下临时男友,糊弄一下柳青的爸妈。

  林朔之前从Anne那儿知道,柳青的父母,那可不是一般人。

  一个是共和国的将军,另一个是首都三甲医院的院长,身份地位先不说,仅凭人生阅历,那肯定是两双火眼金睛。

  魑魅魍魉人家一眼就看穿了,你魏行山哪怕是孙悟空,也翻不过人家五指山去。

  在他们二老面前演戏,那是找死。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不过这事儿呢,是人家感情上的事儿,林朔作为朋友,管不着,而作为师傅,又有些懒得管。

  他看着柳青的表情,知道这女军官生气了。

  果然,柳青一跺脚,转身走了。

  林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脚踹在了魏行山屁股上。

  魏行山被林朔这一脚踹得往前踉跄了几步,追上了柳青,嘴里说道:“柳青等等我,我跟你回家还不行嘛。”

  “不稀罕。”柳青嘴里说道。

  “不不不,你千万要给我这次机会。这么多年的战友了,打个配合绝对没问题的。”

  “谁是你战友?你不是已经是个猎人了吗?”

  “哎呀,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回头我兼个职呗,当你手下还不行嘛。”

  “我才不要你这种累赘。”

  “妹妹啊,你这话就让我有点伤心了,我怎么能是累赘呢……”

  “谁是你妹妹。”

  ……

  魏行山和柳青斗着嘴越走越远,周令时摇了摇头,说道:“师傅,我师兄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你终于看出来了。”林朔叹了口气。

  “两人这不是挺般配的嘛,他在那儿矫情啥呢?”周令时又问道。

  “鬼知道呢。”林朔摇了摇头,“有一次做买卖的时候,我骗他快死了,这家伙说遗言的时候,还说喜欢柳青呢,结果人到跟前了,反而没这个胆。”

  “这家伙,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周令时摇了摇头。

  林朔瞟了身边这二徒弟一眼,说道:“周令时,我先声明,我这个师傅,只管教能耐,婚姻是不包办的,女人你们自己去找,我不管。”

  周令时挠了挠后脑勺:“师傅,我今年四十了,按说是得加把劲儿了。不过呢,您还没结婚呢,我不能跑您前头去,反正您先来,然后是大师兄,然后才轮到我呢,这叫长幼有序。”

  林朔看了看周令时那张老脸,嘴角抽了抽。

  周令时这话其实说得没毛病,就是看起来有些怪异。师徒三人论实际年龄,林朔是最小的,他这个二徒弟反而是最大的。

  既然是自己徒弟,以后肯定是要另立门户,开枝散叶的。

  四十岁的老光棍,这确实不是个事儿。

  “回头平辈盟礼上,你周令时要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就跟我说一声。”林朔说道,“我这个师傅虽然不包办婚姻,但替徒弟去提个亲保个媒,那还是可以的。”

  “谢谢师傅!”周令时神情很亢奋。

  “行了,别在村口杵着了。”林朔左右看了看,大手一挥,“回家过年。”

  ……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曹冕这次回家,那阔气得很。

  他坐得飞机是专机,外国领导人的待遇。

  飞机落地的之后,有副国级的官员在地上等着迎接,迎宾仪仗队两边候列,整个通道那是全封闭的,外围的警卫荷枪实弹。

  曹余生要不是有这份人脉,差点接不着机。

  到底是猎门的谋主,打听到消息了,这次跟儿子一起回来的,是北欧一公主,而且是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

  曹余生人在通道外面等着,转悠来转悠去,手上的香烟就没停过,指尖都黄了。

  以他猎门谋主的气度,这会儿完全坐不住,愁得不行不行的。

  这个北欧公主的大名,叫阿狄丽娜,这名字有典故,源自希腊神话,很美的名字。

  不过她的中文名字,对曹余生来说,就不那么美了。

  狄兰。

  之前阿尔泰山的事情,曹余生跟苗光启一道在燕京某个大院了待了一个多礼拜,对山阎王的事情很清楚。

  狄兰是怎么回事儿,这世上知道的人很少,曹余生恰恰是其中之一。

  然后看这意思,儿子跟这个女人一起回国,难道是要把这个女人带回家过年?

  不是说好了,是个物理学女博士吗?

  怎么换成女阎王了?

  正愁着呢,通道门一开,儿子曹冕和狄兰两人,出现在了曹余生面前。

  曹余生拿眼一打,罢了,郎才女貌。

  儿子长得精神,曹余生自然知道,跟自己年轻时候一样,那叫一个玉树临风。

  狄兰他是第一次见,听说长相不赖,这回亲眼得见。嚯,这姑娘,往好了说这叫倾国倾城,往坏了讲那是祸国殃民。

  这个级数的美女,曹余生这辈子见多识广,也就见过两个半。

  一个是三姐云悦心,另一个,是降神之后的苏念秋。

  还有半个,苗家当代家主的妹妹,苗雪萍,可惜这女人现在已经疯了,只能算半个。

  而眼前这个狄兰,虽然看着是赏心悦目,可以后要是真的进了曹家家门,那就有两个很大的问题。

  第一是她山阎王宿主的身份,战力极强不说,还随时有可能变成一起特大生物灾难。

  都已经是特大生物灾难了,曹家灭门,那就是捎带手的事情,反正曹家现在也没几个人了。

  虽说这事儿可能性不太大,可就算她能控制住体内的山阎王,以后跟曹冕感情也好,到不了那种地步,那她还是个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呢。

  那是欧洲最大的皇室之一,有个那么强势娘家,以后还能指望她好好相夫教子?

  曹余生脑子快,就这一见面的工夫,招呼还没打,**子都已经快沸腾了。

  大年二十九,寒冬腊月,这个中年胖子站在接机楼外大汗淋漓,脑门上雾气蒸腾,冒着白烟。

  儿子真是长大了,能耐见长,干出来的事儿老父亲兜不住了。

  “爸,我跟您介绍一下。”

  儿子还在那儿傻乐呢,曹余生是气不打一处来。

  可当着女阎王的面,还不好翻脸,曹余生强装笑颜,点了点头,让自己儿子说下去。

  “这是我姐。”曹冕笑着介绍道。

  一听这话,曹余生全身上下崩着的那股劲儿,一下子就泻了。

  长长舒出一口气。

  这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和后怕,哪怕在珠峰峰顶,都没现在这么强烈。

  不过曹余生细一琢磨,又觉得这事儿哪儿不对,于是问道:“你有姐,我怎么不知道?”

  “爸,您别开玩笑。”曹冕有些无奈,“这是我干姐姐,刚认的。”

  “曹家主您好。”狄兰这时候开口道,“我是曹冕的干姐姐,狄兰,这么论起来的话,曹家主是我的义父了。”

  “不敢当。”曹余生摆了摆手,“曹某人不敢高攀。”

  “对了,我另一个身份,是曹冕在这次平辈盟礼上的护道人,您觉得合适吗?”狄兰又问道。

  曹余生微微一怔,摇了摇头:“狄兰公主,我实话实说,不太合适。”

  “是吗?”狄兰一双美目微微眯了起来,眼中精芒闪动。

  “姐,你端正一下态度。”曹冕在一旁翻了翻白眼,“跟谁耍横呢?林朔那事儿,还得我爹出主意,明白吗?”

  狄兰全身的气势那真是收放自如,刚刚还是阎王降世的模样,这会儿神情一下子又变得异常乖巧,柔声说道:“干女儿情真意切,还请义父成全。”

  曹余生一看这架势,**子又开始沸腾了。

  状况令人费解。

  曹余生到底不是一般人物,很快就想明白了,问道:“狄兰公主,你想替我曹家守住九寸门槛,换我父子俩给你出谋划策,让林朔娶你,我有没有猜错?”

  “猎门谋主,果然名不虚传。”狄兰点头道。

  曹余生笑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这世间九寸能耐以上的人,那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几个,花钱请他们还请不动。

  以曹冕目前的底子,就算给他穿上龙骨甲,曹家九寸门槛也不是他能守得住的。

  护道人这个事儿,原本曹余生指望范平安,可这位老拳师已经死在阿尔泰山了。

  以狄兰的战力,给曹冕当护道人,那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一个北欧公主屈尊干这个事情,到底图什么呢?

  意图不明确,曹余生不敢答应。

  而现在,意图明确了,不过就是在林朔的床上,再扔一个女人上去。

  这事儿简单。

  “就这么简单?”曹余生又问道。

  “这个……很简单吗?”狄兰歪着脑袋,说道,“我觉得很难呢。”

  “那是,特别难。”曹冕赶紧给自己老爷子打了个眼色,同时对狄兰说道,“姐,也就是我们父子俩出手,这事儿八九不离十,你要换成其他人,那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根本就没招儿。”

  狄兰白了曹冕一眼,随后看着曹余生问道:“那这笔买卖,义父接不接?”

  “接!”曹余生哈哈大笑,大手一挥,“走,回家过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