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出事儿了
  曹余生、曹冕、狄兰、杨拓在苏家祖宅的第一顿晚饭,厨子是周令时。

  别看周令时在喜马拉雅山区最后混得饥一顿饱一顿的,其实在厨房里手上有活儿。

  他当年能拜入吴家,就是因为他的亲爹,是滇南吴家的厨子,川菜小河帮传人。

  周令时一开始进入吴家,是厨房帮工的身份,因为人品正,修力天赋也不错,这才被吴天南看中。

  虽然后来成了猎人,但家传的庖厨手艺,那是童子功,一辈子都忘不了,整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拿手好菜,那不叫事儿。

  在厨房里烧着最后一道菜,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周令时心里是有底的。

  外面这一桌子人,话不多。

  这对厨子来说是好事儿,这说明厨子手艺好,大家只顾着吃了。

  锅里正在烧的这道菜,叫做牛佛烘肘,这是小河帮的看家菜之一。

  取上好的肘子,不能低于两斤半,整形成皇冠状。配以十多种香料和药材,再加上料酒、冰糖、精盐、酱油、甜酱等佐料,入铁锅烘制。

  这道菜耗时长,火候先武后文,得烘上两个多小时,这会儿差不多能起锅了。

  周令时知道师傅修力,吃饭是无肉不欢,所以这道菜,他是专门为林朔做的。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菜烧好了,装盘上菜。

  之前周令时一直在厨房里忙活着,传菜的活儿是章进的,牛佛烘肘是今晚最后一道,周令时自己就端出去了。

  到外面一看,周令时整个人就跟被雷劈了似的,愣了。

  满满一桌子菜,基本没怎么动过。

  反倒是桌子边上码着的酒坛子,有三坛泥封已经没了,被这群人喝了个底儿朝天。

  这是米酒,度数虽然不算很高,可架不住量大,一坛整十斤。

  周令时数了数人头,在桌上吃饭的人,师傅、未来师娘、章进、曹家父子、杨院士,还有那个跟师娘争奇斗艳的漂亮公主,也就七个人。

  七个人,三十斤酒,难怪吃不下菜,喝都喝饱了。

  把手里这道牛佛烘肘端到林朔面前,在桌子上放下来,周令时说道:“师傅,这是徒弟孝敬您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周令时眼看着师傅,话一说完他就知道,以师傅现在的状态,不一定能听得进去。

  有的人喝酒,一喝就脸红,有的人不是,脸不红,反而发青。

  林朔就是这样,这会儿的脸色发青,只有眼圈附近是红的,眼神要散不散,身子晃晃悠悠,人已经醉了。

  周令时赶紧用手一搀住了林朔的身子,又说道:“师傅,要不你先去歇一会儿?”

  “好。”林朔含含糊糊地答了一句,周令时只觉得手上分量一重,林朔身子已经瘫过来了。

  周令时微微欠身,直接把林朔背了起来,然后向桌上众人告了一声罪,背着师傅走出了三房大堂。

  苏家三房的大堂,距离林朔目前的住所,也就隔着三条胡同。

  拐进第三条胡同的时候,周令时笑了。

  刚才师傅刚趴上自己背的时候,全身软趴趴的,确实像喝多了。

  但这会儿,师傅不装了,身上劲道回来了,人背着感觉不一样。

  周令时刚想开口问什么,后脑勺就轻轻挨了一记。

  周令时这才想起来,确实不能问,只隔着两条胡同,师娘听得见。

  ……

  苏大三房大堂里,林朔这一走,饭桌上的气氛反而轻松了一些。

  桌上的几个人,其实各怀心思,焦点全在林朔身上。

  曹家父子想着怎么把狄兰安排到林朔身边去。

  跟一门心思想促成这事儿的曹冕相比,曹余生心里多少有些愧疚。

  因为林朔和anne如今的关系,跟他这位舅爷脱不了干系,在喜马拉雅山的时候,他没少撮合。

  他对anne,是由衷的欣赏。

  这会儿再撮合林朔和狄兰,就是咣咣打自己的脸,曹余生觉得对不起anne这个好孩子。

  其实曹余生原本对曹家九寸门槛已经不抱希望了,想一门心思辅佐林朔,帮他把魁首之位坐稳。

  后来改了主意,需要狄兰当这个护道人,替曹家保住九寸门槛,是因为两个原因。

  第一是林朔的意思,甥舅俩几次交心,林朔都明确表态了,希望曹家能保住九寸门槛。

  林朔的这个判断,曹余生后来一琢磨,觉得没错。

  林朔本人不仅能耐强,脑子也清楚,他目前当魁首的劣势,就是势单力孤。

  所以曹余生作为盟友的意义,要大于幕僚。

  第二个原因,是儿子曹冕忽然转了性子,有这份心气了。

  既然儿子有这个意思了,那九寸门槛一定要保。

  答应了狄兰当护道人,那么狄兰的要求,就必须要满足,这是一笔买卖。

  只是这笔买卖做下来,自己这张老脸在anne那边,那可是一分钱不值了。

  心里有这道过不去的坎儿,一向能言善辩的猎门谋主话到嘴边,愣是卡主了,这顿饭吃得是安安静静。

  曹余生话不多,曹冕自然也就不开口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小伙子机灵,知道这事儿自己开口没用,因为他跟林朔没交情,必须要自己老爷子开口。

  老爷子只顾喝酒,那自己也就跟着喝呗,反正还有一个来月,来日方长。

  曹家父子不说话,杨拓也就不说话了。

  杨院士很自信,这个桌子上能在脑子上能跟上自己,不过两个人,其他都是棒槌。

  一个是林朔,这会儿已经走了。之前在兰州,杨拓跟林朔喝过酒,被喝趴下三次,林朔的酒量他很清楚。

  所以他知道林朔在装醉。

  还有一个就是曹余生。

  在飞机上接触下来,杨拓心里有数,这位猎门谋主不仅脑子清楚,而且眼神毒辣,善于察言观色。

  而察言观色,恰恰又是杨拓自己的弱点。

  杨拓他这次来,看上去跟曹家父子的目标一致,要撮合林朔和狄兰。

  一开始确实是如此,但随着形势变化,现在杨拓的目的,跟曹家父子是背道而驰的,他想在平辈盟礼上弄死狄兰。

  狄兰,是曹家的护道人。她在盟礼上战死,损害的是曹家的利益。

  所以在这位谋主面前,杨拓需要谨言慎行,不能把自己的真实意图暴露出来。

  饭桌上的几个男人,除了章进之外,全都是各怀心思。

  而两个女人,心里想的那就相对简单一些了。

  林朔这一走,狄兰的魂就回来了。

  她终究是一国公主,各种场面经历过不少,既然还了魂,心思也就活络起来。

  她端起酒杯,看向了anne:“这么丰盛的晚宴,我必须敬主人一杯。anne小姐,请。”

  “公主客气了。”anne神情淡然,接了一杯。

  随后anne举杯说道:“公主贵足踏贱地,这是我的荣幸,我敬你。”

  “anne小姐请不要这么说,在国外我是个公主,回了国,我就是个普通的中国人。”狄兰接下一杯,又举杯道,“anne小姐这次要守苏家九寸门槛,我祝你马到成功。”

  “公主要替曹家守九寸门槛,我也祝你旗开得胜。”

  “万一到时候我们对上了,还请anne小姐手下留情哦,我敬你。”

  “哪里哪里,我怎么可能是公主的对手,到时候还请公主给我们苏家留几分颜面,我敬你。”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脸上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嘴里的话语也是谦逊无比,听得非常舒服。

  可于此同时,手里的酒杯,一会儿空一会儿满,负责给两人倒酒的章进,都快忙不过来了。

  曹冕看着是嘴里直抽凉气,嚯,这是斗上了。

  他身子微微向身边坐着的杨拓侧了侧,轻声说道:“杨哥,你觉得谁先倒。”

  “狄兰。”杨拓轻声说道,“anne你别看她平时性子软,酒桌上那可太硬了,我跟她之前喝过三次,林朔、魏行山和我,三个大男人喝不过她一个。”

  “杨哥,那你就失算了,我觉得苏姐先倒。”曹冕说道,“我姐在酒桌上,那根本不是人。在沙特阿拉伯有次酒宴,她喝趴下四十七王子,其中有四个酒精中毒。”

  “这么厉害?”

  “那是。”

  “她们已经喝了多少了?”

  “每人一坛了。”

  “要不劝劝,这么喝下去不行。”

  “这谁拦得住啊,杨哥你放心吧,这两人都不是一般人。”

  “谁关心她们俩啊,她们喝醉了便宜得又不是我们。”杨拓淡淡说道,“我主要是觉得,酒快不够了。”

  “……”

  anne和狄兰的这番斗酒,并没有分出胜负。

  在两人各自灌下一坛米酒之后,周令时已经把林朔安顿好了回来,一只脚刚刚踏进大堂正门。

  就在此时,anne兜里揣着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

  她拿出手机一看,神情马上严肃下来,说道:“公主,我们先不喝了,我要处理一下公务。”

  虽然她又看向了曹余生,说道:“舅爷,借一步说话。”

  随后她扭过头,对周令时道:“把师傅叫回来。”

  “师娘,怎么了?”周令时问道。

  周令时这个称谓是顺嘴就喊出去了,活一落地,屋里的人神情各异。

  anne原本紧绷的神情稍稍缓了缓,随后说道:“出事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