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按时服药
  这天深夜,在确定了买卖之后,anne说要去林朔的那里说一些事情。

  可是两人到了林朔目前住着的宅子,anne却又变得很沉默,只是替林朔收拾着这趟去红沙漠的衣服,迟迟不开口。

  林朔看着她忙碌的背影,想说什么,但又觉得怎么说都不对。

  身为猎门的魁首,林朔自问可以不去计较私情。

  所以哪怕对狄兰这个女人其实有几分欣赏,可真要是她体内的山阎王祸害百姓,而自己又能一杀了之的话,林朔绝对不会手软。

  可事情要是那么简单的话,就好了。

  狄兰现在不能动,有三个原因。

  第一,她体内的山阎王能感染人,杀她就等于踢爆了潘多拉魔盒。

  第二,她是北欧公主,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猎门虽然是个民间组织,可精忠报国是写在门规里的,这种时候,不能给国家添乱。

  第三,她现在是曹家护道人,保住曹家这个九寸门槛的盟友,对目前的林家而言意义重大。

  有着三道护身符在,林朔目前确实动不了她,相反,见着面还得多少给个笑脸。

  可笑脸引人,不是林朔这个性子能干得出来的事情,所以今晚他索性在酒桌上装醉,一走了之。

  现在和anne独处,林朔多少有些为难。

  anne是个有智慧的女人,道理不用跟她讲,她心里全明白。

  林朔知道只要自己说几句违心的好话,把她哄高兴了,这事儿今晚也就过去了。

  可要是说了违心话,回头兑现不了,那就是饮鸩止渴,这事儿以后过不去。

  所以林朔只能沉默着,看着这个自己钟意的女人,默默地为自己打点行李。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脚步声响,不一会儿有人敲门。

  林朔闻着味儿,就知道是杨拓来了。

  这个点他会过来,肯定是有事儿要说,林朔赶紧下楼给这位杨院士开门。

  迎宾入座之后,杨拓看了看屋内的男女,脸上怪不好意思的:“要不是因为事情太急,我是真不想这个时候过来,没打扰你们吧?”

  “行了,客套话就不必了”林朔说道,“今天一看到你露面,我就知道准没好事,说吧。”

  anne见两人有话要说,这要站起来回避,却被杨拓劝阻道:“anne小姐你留下,这事儿你得知情,否则就是我杨拓不仁不义了。”

  “到底什么事情?”林朔又问道。

  “哎呀,很难开口啊。”杨拓看着林朔,神情一阵为难,“总而言之,就是给狄兰喂一种药。”

  “什么药?”

  “能让她体内山阎王无法扩散的药。”杨拓说道,“中科院最新的成果,十滴的剂量就够了,无色无味,对人体本身无害。”

  “行。”林朔答应得很痛快,“药给我。”

  “药还没到,我刚才打了电话,让魏行山捎过来。”杨拓说道,“老林,容我冒昧地问一句,你打算怎么给她喂药?”

  “这有什么难的。”林朔淡淡说道,“一巴掌打晕了,然后一捏喉咙,灌下去就是了。别说十滴,十瓶都没事儿。”

  杨拓眨了眨眼,挂在嘴边的话就卡主了。

  杨拓本人的智商极高,考虑事情也周密,可他毕竟不是门里人,不知道能耐到了九寸以上,到底是什么风光。

  在他印象中,林朔就算比现在的狄兰强,也强得有限,这才拐着弯想了这么一出。

  结果这事儿在林朔嘴里,居然这么简单。

  简单到杨拓根本就无法反驳。

  可杨拓知道,这样是不行的。

  因为那种药,只有两天的有效期,这只是一套连招的起手式,关键在于两天之内还有人动手杀了狄兰这个山阎王的宿主,这才能一劳永逸。

  原本这补刀的事儿,他寄希望于平辈盟礼上的anne。

  刚刚他从曹余生那里知道了红沙漠的买卖,狄兰会跟着去,那就更好了。

  无论是多佛恶魔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借着奇异生灵的手把狄兰弄死,说是意外,那方方面面都好处理得多。

  形势正在不断改变着,所以办法也得变。

  到了这个时候,杨拓明白,林朔必须要知情了,否则这个事情进行不下去。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就在杨拓犹豫到底应该怎么说的时候,只听林朔说道:“行了,刚才你骗狄兰的时候,我就在隔壁。

  只隔着一堵墙,你以为你们压着嗓子我就听不见了?

  我不是狄兰,没那么好骗,跟我说实话。”

  杨拓一听这话,脸上更尴尬了,他不由自主地看了看anne。

  既然林朔都听到了,这个女人更别说了。

  这又是又是的,人家听得清清楚楚。

  刚才自己进门的时候,anne没动手把自己活劈了,算是这女子涵养好。

  于是杨拓先跟狄兰拱了拱手,说了声对不住,然后把自己的计划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药只有两天有效期,既要在喂药之后的两天之内弄死她,还要考虑事后方方面面的影响,这次你们去红沙漠的买卖,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杨拓总结道,总结道,“无非借刀杀人而已。”

  “可是……”林朔想了想,说道,“山阎王固然罪该万死,但狄兰本人是无辜的。”

  “我知道。”杨拓点头说道,“她移植山阎王进入体内,是她父亲为了治疗她的基因病,她自己并不知道后果是什么。阿尔泰山的事情,虽然造成的影响极为恶劣,但事情的起因是一场意外,而且她从头至尾都在尽力补救。

  做这样的决定,其实我也很艰难。

  不过,杀一个无辜的人,却能救千千万万的人,这样的买卖,我觉得是合算的。”

  “我不同意。”anne这时候忽然说道。

  杨拓愣了一下,看了看这个女子,没明白她什么意思。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之前我在电话里,确实说过如果在平辈盟礼上有机会,我会杀死狄兰。”anne看着杨拓,平静地说道,“因为她正在跟我抢男人,我可以用这个男人为赌注,把自己的命赌上。无论我杀了她,或者她杀了我,我都愿意。可要是为了山阎王的事情,把她处死或者害死,就不是这个道理了,她是无辜的。”

  杨拓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问anne道:“你真是这么想吗?”

  “嗯。”anne点了点头,“而且我们猎人进山除害,但凡是小队狩猎,从来都是同仇敌忾,没有憋着要害死同伴的道理。”

  林朔这时候说道:“念秋这个说到点子上了,我们猎人一旦进了同一座山,那就只有一个敌人,就是猛兽异种。私仇,出了山再说。如果这点素质都不具备,就没有资格当传承猎人。”

  “杨拓。”anne说道,“药你先留着,等我们从红沙漠回来,你把药给我。

  我会在平辈盟礼之前让狄兰喝下去,然后我们在平辈盟礼上一决高下。

  我赢了,她必须死,我要是输了,她就算不杀我,我也会自尽。

  她狄兰既然敢来抢我苏念秋的男人,应该就不怕跟我生死相见。”

  杨拓听完这番话,没说话,而是看向了林朔。

  anne这番话听起来慷慨激昂,但杨拓是什么人,早听出来了。

  一个女人要死要活,无非给男人施压罢了。

  当然了,如果林朔这个闷瓜葫芦一直不表态,以anne外柔内刚的性子,说不定还真会这么去干。

  只见林朔坐在椅子上,用手摸着这把太师椅的扶手,摸来摸去,扶手都快被他摸出包浆来了,愣是一句话不说。

  “你这是要死啊?”杨拓实在看不下去了,骂道,“两个女人都要为你决斗了,你自己倒是很淡定啊?”

  “这事儿吧……”林朔终于抬起头,看着anne说道,“不至于。”

  “为什么不至于?”anne问道。

  “平辈盟礼上,你代表的是苏家,她代表的是曹家,都是九寸门槛,你们又不争魁首的位置,所以只是守自家门槛。

  你们要应对的,是九寸门槛以下的猎人对你们的挑战,你们彼此之间,是动不了手的。

  而且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七寸家族一定会以云秀儿为首,形成联盟,对现有的六大家造成冲击。

  到时候,你、章进、狄兰,包括我,甚至还有苗家的苗小仙,都要联手对敌。

  所以无论是什么原因,你都不会跟狄兰在那种时候决斗,我了解你,你不会这么不懂事。”

  “哎呦,林朔你这个榆木脑袋。”杨拓忍不住说道,“她现在要听的不是这种大道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林朔白了杨拓一眼,淡淡说道:“我就算要说,你听得着吗?”

  “好,我这就走,不妨碍你老林哄自家女人。”杨拓也是干脆,站起身来,“可是狄兰这事儿到底怎么解决,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林朔看着杨拓说道:“我问你,现在狄兰最大的护身符是什么?”

  “山阎王。”

  “你的思路,被你生物学家的身份给带跑偏了,只会惦记着山阎王。”林朔翻了翻白眼。“你再好好想想,她都愿意把山阎王基因图谱交出来了,山阎王还是事儿吗?”

  杨拓怔了怔,随后脸上一阵恍然。

  林朔继续说道:“当时在阿尔泰山,她抛出山阎王,不过是以威慑的手段自保罢了。

  现在形势不同了,她作为北欧公主,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谁又会动她呢?

  生物灾难会死人,战争难道就不会吗?

  这才是她目前最大的仰仗。

  她是个公主,未来又是北欧女王,又不是,身上绑着个核弹合适吗?

  体内山阎王能造成生物灾难这个事情,对现在的她而言,也是不利的。

  所以她现在不仅不仰仗山阎王,相反,她还会极力隐瞒这个事情,甚至会主动消除山阎王对世人的威胁。

  现在你想明白了吗?其实事情很简单。

  既然目前这种药,只有两天的疗效时间,那就让她按时服药就行了。

  明明这么简单的事情,非要搞那么大阴谋,我看你杨拓就是闲的。

  既然你那么闲,那我就给你一个任务,去督促中科院那群人,药的产量要足够,别到时候供不上,另外尽快改善药物的疗效时间,要越长越好。

  否则人家公主以后国事一忙,忘了吃药怎么办?”

  林朔这番话,怼得杨拓呆立当场,哑口无言。

  “现在可以滚了吗?”林朔问道。

  “我这就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