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入场券
  林朔和杨拓先后两个电话,算是把魏行山给救了。

  待在柳青家里的这三天时间,魏行山一开始表现得很不错。

  小伙子一米九八的个头,体格壮硕浓眉大眼,站在军区大院里就跟铁塔一般。

  就这标准的站姿,柳青他爸一看就知道是行伍出身,第一印象很好。

  结果大年三十上了酒桌,几番推杯换盏之后,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到底还是露了马脚。

  魏行山对这个原本无所谓,本来就是来演戏的。

  可看到柳青那一副要发疯的样子,老魏心里头就有点儿别扭了。

  再看到之后几天,那个中校跟一只苍蝇一样在柳青身边转悠,他心里就更膈应了。

  于是在大年初二晚上,魏行山在军局大院隔壁的巷子里,把那个中校堵上,两人打了一架。

  那中校是从新兵营一路升上来的,底子很扎实,身手也很硬朗。可身手再硬朗,也不可能是如今魏行山的对手,于是被揍了个鼻青脸肿。

  当天晚上回到军区大院,魏行山后悔了,自己实在太冲动了,事情做得不对。

  祸已经闯了,为今之计最好的法子,就是先跑路。

  林朔和杨拓先后两个电话,给了魏行山充分的理由。

  于是魏行山连夜跟柳青的父母辞行,带着柳青踏上了飞往青海的航班。

  当然在赶赴机场之前,他先拐了一趟中科院,把那瓶药捎上了。

  航班起飞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魏行山看着身边的柳青,心想这么都这个点了,这个女人怎么就不困呢。

  一直盯着自己看是个什么意思?

  魏行山被看得心里有些发毛,终于没憋住,把今晚早些时候,把那个中校揍了的事情交代了出来。

  柳青一听这事情,说道:“魏行山,你这几天的表现,简直是在把我往火坑里推。”

  魏行山被教训没脾气,一副低头认错的样子,不敢吭声。

  “但是唯独今晚这件事,你做得好。”柳青一下子眉飞色舞起来。

  “啊?”魏行山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大年初一初二,这是什么日子?我跟那个中校之前没见过面,根本没有感情基础。他这两天来那么勤快,真的是因为我吗?

  他到底图什么,你以为我爸看不出来吗?

  我爸是什么级别,他又是什么级别,这种一心想着攀龙附凤的人,你以为我爸就真看得上?

  我爸默许他来,不过就是给我,还有你这个傻大个儿,施加一点压力罢了。

  你要是无动于衷,那你魏行山,我爸就彻底看不上你了。

  你动手把他揍了,这是加分的。”

  “啊?”魏行山没反应过来,“这么说,揍对了?”

  “很对。”

  “哦。”魏行山松了口气,“看来还是Anne小姐厉害啊。”

  “这事儿跟Anne有什么关系?”柳青问道。

  “她让我揍的。”魏行山说道,“她的原话是,既然这个家伙像只苍蝇一样围着你,就让我像苍蝇拍一样,把这小子拍死。然后她还补充说,别弄出人命来。我评估了一下这个任务,觉得揍一顿是最好的,你看,我机灵吧。”

  柳青脸色一下子垮了:“这么说,你动手揍他,不是出自你本心,而是为了服从上级命令?”

  “那是。”魏行山点了点头。

  “魏行山!”柳青发飙了。

  “喂!有话好好说嘛,你掐我脖子干嘛?”

  ……

  几个小时候,魏行山顶着两个黑眼圈,还有脖子上的淤青,走进了苏家大宅。

  连夜赶路,这会儿已经天亮了。

  苏家大宅炊烟袅袅,魏行山和柳青一看炊烟的位置,就知道那儿在做早饭。

  两人这一晚上可没消停,赶路不说,柳青还一直在揍人,而魏行山则一直在挨揍,都很消耗体力,这会儿已经饿得不行了。

  走到苏家三房大堂门口,魏行山看到周令时正在院子里和面。

  周令时抬头一看魏行山的状况,嚯,顶着里黑眼圈,就跟一头大号熊猫似的,脖子上还有淤青呢,他叹了口气:“师兄啊,辛苦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还行。”魏行山点点头,“这一大早弄早饭,你也辛苦,有我的份儿吗,饿坏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当然有了。”周令时一边低头和面,一边说道,“不过师兄啊,我看你这状态,一顿两顿的可补不回来。

  按说这事儿,我这个做师弟的不好多嘴,不过还是得提醒一下师兄。

  师兄你如今出去,代表的可是我们师傅的脸面。

  那可是在人家家里啊。

  当着人家父母面,房子哪怕隔音再好,你现在这副鬼样子,人家也看在眼里了。

  丢人啊。

  你再看看咱师傅,我刚才可是去了一趟他老人家那里。

  嘿,哄咱师娘哄了一晚上了,两人衣服整整齐齐,发型跟昨晚一模一样。

  这说明什么?

  说明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整整一宿,一个端庄自矜,一个坐怀不乱,这才叫定力。”

  魏行山整个人的表情就跟吃了一颗耗子屎似的,问道:“你小子到底什么意思?”

  周令时叹了口气:“师兄,咱这一门可是修力的。常言道好火费碳好女费汉,这世上只有累死的牛,可没有没有耕坏的地。脸面暂且不说,你要知道节制。”

  “我可去你的吧!”魏行山骂道,“吃你一顿早饭,我这都顶了什么罪名了?没你这么埋汰人的。”

  “这么说,冤枉你了?”周令时抬眼问道。

  “我……”魏行山正要说话,可毕竟一路上挨揍挨过来,人是会长记性的,他赶紧看了看身边柳青。

  柳青面无表情,似是对周令时的说法默认了。

  看柳青这么豁得出去,魏行山心里彻底服了。

  “没冤枉。”魏行山叹了口气,“师弟你提醒得对。”

  “认错就好。”周临时笑了笑,“进屋等着吧,很快就就能吃了。”

  ……

  林朔走进三房大堂的时候,也被魏行山的模样吓了一跳。

  昨晚哄了Anne一宿,好话说尽,总算是稳下来了。

  男靠吃女靠睡,林朔现在饿了,而Anne则需要补个觉。

  一看到魏行山这模样,林朔心里是直打鼓。

  柳青今年二十九,看上去文文静静的,没想到这么厉害。

  魏行山可不是一般人,喜马拉雅山一行,他修力已经入门了,体力精力更上一层楼,只要林朔稍加**,就能有三寸能耐。

  结果生龙活虎地过去,才三四天时间,就成了这个鬼样子。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老话一点都不假。

  柳青尚且有这个威力,九寸能耐的Anne,那可是柔媚无骨啊,岂不是能吃人了?

  看来自己昨晚的克制是对的,已经接了买卖,身体状况必须要调整到最佳状态。

  不过自己眼下没事儿,魏行山这家伙怎么办,他这个状态,还能去红沙漠?

  这时候,周令时端上来三个大海碗的刀削面,林朔、魏行山、柳青三人吸溜吸溜地吃着。

  一边吃,林朔凑近了魏行山,轻声而又含混地问道:“你怎么回事儿?”

  “被揍的。”魏行山老脸有些挂不住,但还是实话实说了。

  “被谁揍的?”林朔又问道。

  “还能是谁。”魏行山翻了翻白眼。

  “嚯,原来好那一口啊,口味够重的。”林朔瞟了一眼对面坐着的柳青,神情很惊讶。

  “我去,不是你想那回事儿。”魏行山赶紧否认,随后似是放弃了挣扎,索性道,“嗐,反正现在我是黄泥巴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就这么着吧,你爱咋想咋想去。”

  “这趟红沙漠的买卖,你到底去不去?”林朔又问道。

  “去啊!沙漠地形,这么好的视野,不用我老魏这杆好枪,你这猎门魁首就算白瞎了。”

  “三天就成鬼样子了,还好枪呢,还硬得起来吗?”林朔白了魏行山一眼。

  “硬啊!”魏行山音量一下高了起来,“老林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也可以看不起我的能耐,可要是觉得我枪法不硬,咱可得好好说道说道。”

  “行,那我再信你这一回。”林朔点了点头。

  “对了老林,这笔买卖,参与的还有谁啊?”魏行山问道。

  “我、念秋、狄兰。”林朔说道。

  “嚯!这个人员配置,这不是修罗场吗?”魏行山笑了,“老林,那你就别操心我枪法的事儿了,操心操心你自己吧。反正这两个姑奶奶我一个都惹不起,回头我是不搀和的,你自求多福。”

  “少废话。”

  ……

  美国,纽约长岛。

  苗光启正在办公室里忙着,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接起来一听,是云秀儿打过来的。

  “什么事儿啊?”苗光启问道。

  “先生,您不能这么偏心。”

  “哦,小丫头,我哪儿偏心了啊?”苗光启笑了。

  “红沙漠这笔买卖,既然欧洲那边做不了,您怎么不转给我做呢?”云秀儿说道,“为什么拿去给苏念秋做?”

  “消息很灵通嘛。”苗光启解释道,“不过你要知道,Anne是亚洲区办事处代表,本来这笔买卖俄罗斯绕过她,先跟欧洲那边谈,就已经有些说不过去了。毕竟事发地是在亚洲,理应让她接手的。”

  “那既然已经绕过她一次了,为什么不再绕过她一次呢?先生,我是个云家传承猎人,马上要举办平辈盟礼了,我手里还没猎物呢。这样的狩猎成果,我怎么去争魁首之位?先生你还说自己不偏心。”

  “呵,小丫头,终于想到这点了?”苗光启笑道,“我还以为你觉得自己已经十拿九稳了,根本就不去考虑这些了呢。”

  “先生您也太小看我了。”云秀儿说道,“您不如告诉我真话吧,您到底是希望谁坐这个魁首之位,我还是林朔?”

  “不偏不倚。”苗光启淡淡说道,“没错,我现在确实是在你和林朔身上两头下注。

  但丫头你要说我偏心,那就太冤枉我了。

  红沙漠这笔买卖,我没说不让你去做,只是事情要一步一步来罢了。

  红沙漠里的那个东西,极有可能是多佛恶魔,这个级别的猛兽异种,不是一两个人能够解决的。

  林朔那边现成就有一个狩猎小队,人员配置不错,而且他本人的狩猎经验也远在你之上,所以我就让他们先出发。

  你呢,除了苗成云,你身边还有谁啊?

  你云家的炼神绝技,对人好使,对猛兽异种可未必。

  尤其是多佛恶魔,三百多年的那笔买卖,最后活下来的人姓林,你们云家人,可是死在里面了。

  所以,你要是找不到足够强的帮手,我是不会让你去送死的。”

  “先生,那如果我找到了呢?”云秀儿在电话里问道。

  “如果你找到了,人员名单又让我满意的话,那么你跟林朔的竞争,开始的地点就不是青海湖边,而是在红沙漠上。

  那头疑似多佛恶魔的猎物,就是你云秀儿在这场魁首之争中的入场券。

  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不用了。”

  “记住,时间很紧迫,一个月后,平辈盟礼就要举行了,你组队还没完成呢,要加油了。”

  “我知道了,谢谢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