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没脸认识
  手续,有时候走起来很简单,有时候却很难。

  飞机上的登机手续,就是如此。

  云贵苗的小家主,苗小仙小朋友,今年虚岁十七,周岁十六岁差一个月。

  就差这一个月,小朋友卡在机场售票处了。

  年龄不满十六周岁,要么亲自家长陪同,要么家长出面委托航空公司,否则上不了民航飞机。

  “可是我有身份证呀!”小姑娘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举着自己的身份证,跟漂亮的售票员阿姨抗议道。

  “不满十六周岁,不能独立购票,这跟有没有身份证没关系。”售票员阿姨在小姑娘身边看了看,“你家大人呢?”

  “我就是大人了呀!”苗小仙垫起着脚尖,显得自己高一点。

  “你个子再高也是小孩儿,不满十六周岁就是不能一个人坐飞机。”售票员耐心地解释,“还有,小姑娘,你这是要出国。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

  你的护照呢?

  什么都没有,光给我钱,我怎么给你办啊?

  你先把家大人叫过来吧。

  下一位。”

  ……

  苗小仙从售票处出来,坐在机场候机大楼的台阶上,委屈坏了。

  这要在苗家山寨里,受了这么大委屈,这儿就得被她拆了。

  这次跑出来之前,她还真差点拆了山寨的一间房子。

  那是她爹的书房。

  红沙漠的这笔买卖,原本悬而未定,后来林朔接了。

  这个消息,作为猎门谋主,曹余生要第一时间在猎门里公示。

  魁首林朔,已经代表猎门,亲自接了这笔买卖。

  同行狩猎的还有:苏家家主苏念秋;曹家家主护道人狄兰;魁首大弟子魏行山。

  买卖地点,同行人员,疑似猎物,这些信息得马上公布,免得猎门里其他人通过别的渠道参与了这笔买卖。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倒不是怕戕行,而是怕其他猎人不知情,能耐不够,造成无谓的伤亡。

  这笔买卖,是九寸起步的,这世上有资格参与的猎人极少,一定要标注清楚。

  这份即时通告,今天一大早就呈现在苗天功书房的电脑屏幕上,老瘸子瞄了一眼,中午喝酒去了。

  苗小仙在甩脱了押送人员之后,想想实在气不过,老爹居然要把自己押到疯姑姑那儿去,这是要自己命呀!

  太生气了,趁老爹喝迷糊了,回去打个回马枪,把老爹书房拆了,解恨。

  拆屋子之前,看到这份简报了,苗小仙高兴了。

  疑似多佛恶魔?

  这是成人狩猎物呀!

  而且猎门魁首林朔出手了,自己可以去蹭啊。反正是团队狩猎,多自己一个不多嘛。

  自己现在已经是九寸猎人,资格是够的。

  不行,得赶紧过去,不然来不及了。

  小姑娘高兴坏了,记住了买卖地点,房子也不拆了,带着这些年攒下来的压岁钱,急冲冲就往省城机场赶。

  结果赶到一问,年龄差一个月,还没护照,没法坐飞机出国。

  这真是又气又急,苗小仙坐在机场大楼外的台阶上,抽抽搭搭地开始哭上了。

  真想拆房子解恨,但这不是在山寨里,猎门有祖训,除非自卫,否则不能伤害百姓。

  这一屋子里装得全是百姓,不能拆。

  正揉着眼睛哭着呢,苗小仙只觉得面前忽然站了一个人,原本大太阳地,一下子就阴了。

  小姑娘抬眼一看,哭得更厉害了。

  面前这个女人五官秀丽、个子高挑,眉眼之间有着万种风情。

  年龄应该是不小了,可是除了花白的头发,岁月在她身上似乎没留下任何痕迹。

  苗小仙本身已经漂亮了,可跟这个女人比,那是黯然失色,就是一小姑娘。

  奇妙的是,两人之间眉眼还有些相像,苗小仙差一口气,还没长开。

  苗小仙之前哭,是委屈的。

  这会儿哭得更厉害了,这是吓的。

  那是真害怕。

  因为这个女人,就是那个疯子姑姑,苗雪萍。

  自己被抓到了。

  苗小仙从小,就是听着这个疯姑姑的故事长大的。

  在山寨婆姨们的嘴里,这个疯姑姑的故事,有无数个版本。

  故事虽然不一样,但是人物特征很统一:

  她被男人伤了心,所以她挖男人的心,补自己的心。

  她被女人夺了智,所以她吃女人的脑子,要恢复神智。

  苗小仙看着眼前这个疯姑姑,全身抖得跟筛糠似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苗雪萍也看着自己的侄女,脸色很平静,语气冷漠地问道:“你想去哪儿?”

  苗小仙浑身抖了一下,“哇”地一声就哭出来了:“姑姑你放过我吧!我脑子很笨的!豆腐渣一样的!不好吃的!”

  “我看出来了。”苗雪萍淡淡回道,“我再问你一遍,你想去哪儿?”

  “我……我想去塔什干。”苗小仙抽抽搭搭地说道,她这会儿很老实,不敢说谎。

  “塔什干是哪里?”苗雪萍脸上闪过一丝困惑。

  “乌兹别克斯坦。”苗小仙生怕她又听不懂,赶紧说道,“就在天山另一边。”

  “哦,那不就是红沙漠吗。”苗雪萍点点头,“你去那里干什么?”

  “我成人狩还没完成呢,我要去跟林朔一起狩猎。”苗小仙说道,“否则我参加平辈盟礼会被人笑话的。”

  “林朔?”苗雪萍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就是林乐山和云悦心的儿子吗?”

  “是啊。”苗小仙点点头。

  “那我跟你一起去。”苗雪萍说道。

  “啊?”苗小仙愣住了。

  “你刚才为什么被人赶出来了?”苗雪萍又问道。

  “我年龄不够,而且还要护照,麻烦死了。”苗小仙说道。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你手上这个,是手机吗?”苗雪萍问道。

  “是啊。”

  “给我。”苗雪萍冲苗小仙摊开手。

  “哦。”苗小仙乖乖地把手机交了出去。

  “怎么用?”苗雪萍翻弄了一会儿,脸上又有些困惑。

  “您想打给谁?”

  “你爹。”

  “我来打吧,您想跟他说什么?”

  “叫他搞定所有的事情。”苗雪萍表无表情地说道,“明天这个时候,我要站在那个林朔面前。”

  ……

  “阿欠!”

  宾馆大堂里,林朔忽然打了个喷嚏。

  魏行山正在前面退房呢,刚把几人的护照拿回来,笑道:“哎呦喂,昨晚翻云覆雨的,这是着凉了?”

  林朔捏了捏自己的鼻子,没搭茬。

  Anne红着脸也没说话,唯独狄兰不干了。

  只见这北欧公主斜斜瞟了老魏一眼:“魏行山,是不是我这个二师娘,要教教你什么叫尊师重道?”

  魏行山愣了一下,然后笑了:“弟妹啊,你这句话的逻辑重音,应该放在‘尊师重道’上,而不是‘二师娘’上,你这么说话我可不怕你。”

  狄兰一下子恼羞成怒,这就要撸袖子揍人。

  魏行山一看情况不对,赶紧一个耳光甩自己脸上:“师娘我错了,您原谅我这回,我之前跟老林玩笑开习惯了,有点儿刹不住车。”

  林朔说道:“老魏啊,到了红沙漠上,该刹车的时候可千万记得刹车。”

  “那错不了。”魏行山笑道。

  说话间,四人出了宾馆大堂。

  宾馆大门之外,停着一辆大越野车,小八早就在挡风玻璃上站着了。

  在广袤无垠的沙漠上,靠两条腿去找猎物,以前猎门只能这么干,现在毕竟条件不一样了。

  这趟买卖虽然时间很紧,但在苗光启和曹余生的共同努力下,后勤装备还是跟上了。

  这辆越野车就是其中之一,悍马六**越野,接近七米长的车身。

  这车苗光启早就安排好了,昨晚凌晨,在塔什干一家车行交货,魏行山在林朔洞房的时候,从提车点开过来的。

  车上的应有之物,主要是这趟狩猎行动的装备物资,也都备好了。

  也就是这个尺寸的车,才能放得下林朔的追爷,还有魏行山回头要用上的那些宝贝。

  林朔和魏行山这两人昨晚都没闪着腰,一个是压着身上能耐,一个是身上能耐见长。

  比起半年前,第一次见到林朔那时候,魏行山在登堂入室之后,涨了不少力气。

  那会儿他使出吃奶的劲儿,也就只能让追爷立地一寸。

  而昨晚,装着追爷的那个木匣子,是老魏一个人抗上去的。

  林朔上了副驾驶的位置,先仔仔细细地把安全带系上。

  他明白,从此以后,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自己的性命,是三个人的,得比以前更珍惜。

  魏行山也显得很有耐心,左右看了看,确认车上的几位都坐稳当了,这才发动了车子。

  老魏刚要踩油门打方向,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

  一辆一模一样的黑色六**越野,擦着林朔魏行山这辆车,“嗖”地一下就开过去了。

  这儿是人家五星级宾馆的前院门脸,中间一个大花坛,大门口有个拐弯。

  这辆六轮越野车就在林朔面前,来了漂移过弯。

  十多吨的大家伙,轮胎磨着地面上精致的瓷砖,发出极度刺耳的啸叫声,同时留下一道道黑色的橡胶污渍。

  等到车已经呼啸着开出去了,满院子的青烟久久不散,味儿还特别难闻。

  门口的酒店保安都急眼了,嘴里叽里呱啦,那是跳着脚骂街。

  别人可能不知道这辆车上的人是谁,林朔是清楚的。

  一样的车,除了云秀儿他们,没谁了。

  至于司机嘛,八成就是那个苗成云。

  之前在珠峰上,林朔就觉得这人脑子不太好使,这会儿算是坐实了。

  一想到要跟这群棒槌一起狩猎,面对的还是多佛恶魔这种扎手的猎物,林朔嘴角直抽抽,心里是一阵阵犯愁。

  “明明是六轮驱动的车,过弯还他娘漂移?哪儿来的土包子啊?”魏行山一脸轻蔑地说道,“老林,认识他们吗?”

  林朔摇了摇头:“没脸认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