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初临幻境
  在一片黑暗里,搜寻一阵诡异的哭声。

  这种事情魏行山电视上看多了,往往是一种作死的行为。

  幸亏身边有林朔壮胆,否则把方向盘往东边打这事儿,他内心是抗拒的。

  这会儿不用加油门,车子本身就有抬速,外面风向就是从西往东,车还被风推着走。

  魏行山脚下还得挂着点刹车,防止车速太快。

  同时,作为生在阳光下、长在春风里、从小接受唯物主义教育的人,魏行山知道既然有哭声,那就意味着有人。

  鬼狐精怪,毕竟是文艺作品上的故事,这儿不可能。

  这会儿没视线,车开慢点,别把人撞了。

  魏行山对Anne的听力,那是非常信任,她说东边五百米,那就是五百米。

  方向一打,魏行山就用余光瞄着车上的仪表盘,手伸上去一摁,里程数清零。

  从现在开始,零点五公里,盯准咯。

  虽然这辆车上,魏行山能耐最弱,可如今方向盘捏在自己手里,这一车人的安全,他还是会下意识地顾及到。

  目前这种气象环境,车里没什么感觉,那是因为这车好。

  外面的人,那罪可受大了。

  这种沙尘暴天气,狂风里携裹着大量沙尘,别说张嘴哭了,喘气都很困难,人会窒息而死。

  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活不下来,就算活下来了,也绝对哭不出声来。

  而这位,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哭得还挺带劲儿,往前开了一会儿,魏行山都隐隐听到了。

  这肯定不是一般人,身上有能耐。

  是敌是友,不清楚。

  老魏干脆不看车外了,反正什么也看不到,而是盯着仪表盘上的里程数。

  这会儿魏行山想明白了,车外什么动静,有林朔和身后两个女人在,轮不到自己操心。

  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把车开到东边五百米外。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魏行山还是往自己大腿上一摸,把枪套上的手枪摸出来了。

  手枪支在自己面前,另一只手飞快地松了保险,让这支枪处在随时可以发射子弹的状态。

  然后他一手举着枪,一手扶着方向盘,眼睛盯着仪表盘,余光扫着车窗外,脚下挂着点刹车,让车子慢慢往前挪。

  两百米。

  一百米。

  五十米。

  哭声已经很清晰了,没错,是人的哭声。

  好像不止一个人,这哭声是二重奏。

  两个女人在哭。

  一个是呜呜地哭,听起来怪伤心的。

  另一个是哇哇哭,听意思是着急。

  这会儿看车窗外,还看不到什么。

  魏行山驾驶车辆再往前开了二十米,哭声停了。

  魏行山耳朵里,只剩下的风声和沙粒打在车子上的声音。

  他心里有些发毛,扭头看了林朔一眼:“老林,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林朔白了他一眼,“继续往前开开。”

  “哎。”魏行山应了一声,刚要松开脚下的刹车,然后就觉得眼前一花,似是有什么东西撞了上来。

  “咣!”地一声巨响。

  车头盖子上,出现了两双腿。

  有两个人直接跳到了车头盖子上,离着太近,腰部以上被车顶挡着视线了看不到,只能看到两双腿。

  腿倒是不错,两人都穿着裙子,一个长点一个短点儿。

  长的裙子到小腿,短的裙子还不到膝盖。

  于是魏行山就看到了一截雪白的小腿,还有一对粉嫩的玉腿,都是骨肉匀称,比例极佳。

  要是搁在其他场合,这叫眼福。

  可是此情此景,外面风沙大作,根本就没视线,神经还紧绷着。

  忽然“咣”一下,车头盖子上砸下这两双腿来,这谁受得了?

  魏行山嘴里“啊”地一声,手上手枪的扳机,下意识就摁下去了。

  完全是条件反射,根本没过脑子。

  等看清眼前的东西,再反应过来,魏行山就不看车头盖子上的腿了,而是看自己手里的枪。

  还好,林朔在身边,刚才一伸手,手指抵着扳机呢,没让魏行山把枪开出来。

  隔着这么近,车外两人身上的气味,就顺着车子空调过滤网进来了。

  林朔抽了抽鼻翼,说道:“是苗家人,没事儿。”

  这句话刚落下,外面站在车头盖子上的两个女人,其中有一个蹲了下来,这意思要蹲下来跟车里的人面对面说话。

  可这位蹲下来的,恰恰穿得短裙的那位。

  这姑娘缺心眼,这么一蹲肯定走光。

  魏行山和林朔两个男人反应快,不等看到这姑娘的脸和其他不该看的东西,赶紧一左一右,把脸偏到一边去了。

  “喂!你就是林朔吗?”

  隔着一层挡风玻璃,这小姑娘的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又特别脆生。

  林朔偏着脑袋,脸上很无奈,点了点头。

  他基本上猜到面前这个小姑娘是谁了。

  这小姑娘的名声,早就传出了他们苗家山寨,在猎门令人闻风丧胆。

  南疆十万大山里的小公主,十六岁的熊孩子,天赋极高,但毫无狩猎经验,办事儿想一出是一出。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打猎,她应该还不如现在的章进,可要是论闯祸的本事,那章进都看不到她的尾灯。

  “我叫苗小仙!你知道我吗?”

  林朔又点了点头,脸上更无奈了。

  猜测证实了。

  她怎么来这儿了?这不是添乱吗?

  想是这么想,可人已经在车外了,这个天气也不好意思不让她们进来。

  不过这会儿可不能开车门,否则沙尘就全灌进来了。

  只能开天窗,这样沙子少。

  林朔于是说道,“老魏,开车顶天窗,让她们进来。”

  “好嘞!”

  ……

  距离林朔这辆车五十公里,同样是六**悍马,同样在沙尘暴中龟速前进着。

  司机被林朔猜对了,正是苗成云苗大公子。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是这支临时狩猎小队的队长,云家的传承猎人,云秀儿。

  自古以来,猎人进山狩猎,撞买卖的事情并不少见。

  因为既然是为祸一方的猛兽异种,苦主往往不止是一家,山这头的苦主找了一拨猎人,山那边的苦主找了另一拨猎人,这是常有的事儿。

  现在不一样了,通讯发达,尤其是互联网出现之后,猎门谋主把狩猎简报更新得很勤快,这类事情少了,以前很寻常。

  撞了买卖,猎人们在山里遇到了,问题倒也不大。

  这个在猎门里不叫抢买卖,而叫帮忙。

  按猎门规矩来,你几寸家族我几寸家族,你什么辈分我什么辈分,大家伙儿把自家身份报出来,座次一排,先选出队长来。

  其他事情,就听队长安排。

  而近三百年来,号称猎门祖庭的云家,自从魁首家族的地位被林家取代之后,很少再有传承猎人外出狩猎了。

  云家人最近的一次狩猎,那还是三十多年,云家上一代传人云悦心,带着林乐山、苗光启、曹余生三人,在秦岭附近的一次行动。

  那趟买卖很奇怪,没有苦主。

  买卖没东家,是云悦心自己发现了一头猎物,主动追击的。

  而到底是什么猎物,云悦心跟林乐山他们一直没说,一直到狩猎失败,空手而归。

  回到云家,云悦心跟云家家主云碧华汇报的时候,说可能是“地菩萨”。

  云悦心察觉到了这东西的蛛丝马迹,但道行不够,到底还是跟丢了。

  这是近三百年来唯一一次云家传人主导的狩猎行动,没有成功。

  也正是因为近三百年没任何狩猎成果,云家哪怕护道人的实力非常强悍,但作为一个九寸门槛的猎门家族,还是显得过于苍白无力。

  之前的两届平辈盟礼,为了保云家的九寸门槛,林家那是花了大力气的,再加上云家的护道人实力确实强,这才勉强守住了门槛。

  这一趟买卖,云秀儿打算把这云家历史上耻辱性的一页,彻底翻篇。

  狩猎成果,必须要有,而且得是大猎物。

  因为这一代护道人,云秀儿瞟了一眼身边的苗成云,由衷觉得不那么靠谱。

  先生和苗成云这一家人,云秀儿太了解了,修行天赋那是绝顶的,可架不住都是情种。

  为了心里的女人,他们是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没了那个女人,他们又什么事儿都干不成。

  看看现在的苗成云,眼里全是血丝,浑身酒气,昨晚肯定是一宿没睡。

  当然云秀儿自己也没睡,昨晚在林朔婚房外听了一宿,挺带劲的。可她是个炼神的高手,一觉不睡影响不大,苗成云不行。

  他虽然跟先生一样,三条大道都在走,可眼下这个年纪,主要还是修力。

  自己不珍惜身体也就罢了,看到车还非要开,这是疲劳驾驶外加酒驾,这种人靠谱才见鬼了。

  丢人啊,车后面还坐着贺永昌和金文兰呢。

  这是云秀儿想要拉拢的盟友,未来猎门九寸家族的两位掌舵人。

  原本这会儿是个很好的时机,离着红沙漠中心地带还远,猎物基本不可能在这时候被发现。

  趁着这个空闲,云秀儿原打算跟这两位强九寸的猎人聊一聊,把家族结盟的意向进一步确立下来,回头再有并肩作战的经历,事情就八九不离十了。

  结果身边苗成云今天这个状态,说起来还是今年云家在平辈盟礼上的护道人,真是怎么看都觉得不靠谱,连带着云秀儿这会儿都张不开嘴了,没脸说话。

  护道人都选成这个样子,云家现在是得多落魄,人家凭什么要听你云家号令?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云秀儿透过车厢里的后视镜,一直默默观察着后面坐着的这两位猎人。

  这两个人是风尘仆仆地赶过来,早上刚到。

  还真被林朔说对了,这两人不简单。

  贺永昌,卧蚕眉丹凤眼,身似铁塔面如重枣。

  这人奇人异象,长得就跟关老爷下凡似的,就差那把胡子了。

  他这会儿正眯着眼养精蓄锐,气质很沉稳,确实像那么回事儿。

  而比贺永昌更吸引云秀儿目光的,是另一位,金文兰。

  这姑娘辣。

  她全身上下的衣服,估计是习惯了婆罗洲的热带环境,穿得很少,总共也就三块棕色的布料,上面两块儿下面一块儿。

  露在外面的身体很健硕,作为一个女人该有的都有,尺码还特别大,肌肤是古铜色的,线条很漂亮。

  这身材是真的好。

  二十八岁的大姑娘,浓眉大眼,五官英气,一头波浪卷长发披在肩上。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她正在用一把匕首修着自己手上的老茧,车其实很颠,手却很稳。

  云秀儿通过后视镜盯着她看,她马上就察觉了,也抬头盯着云秀儿看。

  两双眼睛通过镜子的反光这么一对,云秀儿就知道这女猎人跟自己可堪一战。

  差不了太多,强九寸没得跑。

  她收回了目光,定了定神。

  身后这两个猎人,身上都带着煞气,这才是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人物。

  再看看旁边这个苗成云,细皮嫩肉的小白脸一个,这会儿容颜憔悴,双目无神,整个人就跟丢了魂似的。

  没法儿比。

  云秀儿觉得,说不定这会儿,自己这个因为家里九寸门槛而当上的狩猎队长,都已经被身后这两人看扁了。

  正心烦着呢,云秀儿忽然注意到,身后一直闭目养神的贺永昌,把他那双丹凤眼睁开了。

  这人睁眼的这一瞬间,云秀儿不由得想起一句话来:

  关公不睁眼,睁眼要杀人。

  似是有一道精芒闪过,宛若实质,激得云秀儿下意识地眯起了眼。

  “你们没听到吗?有哭声。”只听贺永昌沉声说道。

  他身边金文兰侧耳一听:“东边,三百米。”

  “我怎么没听到?”云秀儿眉头微微一皱。

  “是有。”苗成云这会儿似是忽然还魂了,方向盘猛然一打,“我开过去看看。”

  “这种地方,这种天气,怎么会有哭声?”云秀儿很奇怪,她确实没听到。

  “没事儿,五百米而已,很快就见分晓了。”苗成云淡淡说道,脚下油门一踩。

  这车马力本来就强,这会儿也没逆着风,五百米距离也就是一脚油门的事儿。

  云秀儿有些纳闷,同时心里上了根弦。

  自己是炼神的云家人,五感本就比其他猎人敏锐,这世上除了苏家猎人,应该没人比她耳朵更灵。

  没理由她听不到什么,车上其他三人却能听到哭声。

  刚要出言提醒,就只听“咣”地一声!

  正在开车的苗成云,只觉得车身一震,面前挡风玻璃外头,忽然站着两双腿。

  一双腿穿着长裙,只露着半截小腿。

  另一双穿着短裙,大腿都露出半截来。

  紧接着,穿短裙的那个人,慢慢蹲了下来,把脸凑到了挡风玻璃前。

  是个小姑娘,眼睛大大的,挺漂亮。

  “喂!你是林朔吗?”小姑娘问道。

  苗成云眼角抖了抖,摇了摇头。

  “我是苗小仙,你知道我吗?”小姑娘又问道。

  “不,你不是苗小仙。”

  苗成云身边,云秀儿脸色苍白,额头上有大颗的汗水渗出。

  她咬破了自己的舌尖,鲜血顺着嘴角留下来:

  “你是多佛恶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