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微笑的恶魔
  一场沙尘暴,正在克孜勒库姆沙漠边缘地区肆虐。

  从卫星照片上看下去,这一团暗红色的庞然大物,几乎笼罩了整个塔什干地区。

  昆仑山下的苏家祖宅,苗光启这会儿已经坐进了国际生物研究会亚洲区办事处的办公室,就坐在林朔平时的位置上,左右打量着。

  曹余生则和儿子曹冕一起,在Anne的位置上,看着屏幕上的卫星照片,眉头紧锁。

  两个位置就是前后座,从这间办公室门口看过来,林朔坐里面,Anne坐外面,Anne的桌子在前面,她电脑屏幕上的东西,林朔一抬头就能看到。

  这会儿林朔的位置由苗光启坐着,这位老人摸着林朔这张椅子的扶手,一阵长吁短叹:

  “哎呀,这缺心眼的丫头,怎么能这么安排座位呢。这一举一动都在林朔视线里,别说个人隐私了,组织机密都让她给卖光了。”

  “你啊,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曹余生侧身坐着,一边观察着实时卫星照片上的动静,一边说道,“就你这挂靠在国际生物研究会下面的小部门在亚洲的一个小小办事处,能让堂堂猎门魁首替你盯着,你就偷着乐吧,工资都给你省了。”

  “什么叫挂靠在国际生物研究会下面的小部门?

  这趟买卖做完,我就单飞了,跟中科院合作,七大洲六大洋,奇异生灵狩猎业务全面铺开。

  他林朔这个猎门魁首坐镇华夏大地,调度全球的猎人资源,这个活儿辱没他啦?”

  苗光启一摊手,“再说了,他这笔工资省了有屁用啊,我这不连闺女都赔进去了吗?”

  “说得好像你自己不乐意似的。”曹余生笑道,“也不知道是谁,扔给美国军方那么大的人情,动用了超音速隐形侦察机,先后七次空中加油,马不停蹄,这才赶到闺女的婚礼现场,火急火燎,上赶着去道喜。”

  苗光启脸上僵了一下,指着曹余生说道:“早知道你在这儿等着我,我刚才就不应该把这事儿告诉你。”

  “谁让你刚才得瑟来着?”曹余生白了苗光启一眼。

  “行了,说正事儿吧,这上面怎么说?”苗光启指了指前面的电脑屏幕。

  “能怎么说啊,这么大范围的沙尘暴,什么都看不见呗。”曹余生摇摇头。

  “起开,我来。”苗光启站起身来,把坐在电脑前的曹冕赶走。

  然后他在电脑键盘上敲敲打打了一阵,调出了一个窗口来。

  在窗口中又是几行命令敲下去,等了四五秒钟的时间,实时卫星照片一更新,在塔什干市区西南,就有了一红一绿两个点。

  “这个绿点,就是林朔那辆车,红点是云秀儿的。”苗光启说道,“索敌的时候是这两个颜色,一旦发现了猎物,发现的那辆车,信号会变成橙色。”

  “你这套东西哪儿买的,多少钱?”曹余生指着电脑屏幕问道,“我们猎门也得采购几套,挺好用的。”

  “其实就是商用GPS,本身倒是不贵。”苗光启说道,“不过你们猎门不用去采购了。”

  “为什么?”

  “我都把亚洲办事处嫁给猎门了,你们还需要买吗?”

  “有道理。”曹余生点点头,“不过别只是亚洲办事处啊,欧洲、非洲、南美、北美,还有澳洲,这几个地方咱猎门都有家族嘛。”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你还嫌林朔床上不够乱啊?”苗光启说道,“而且你也是个会做买卖的人,一口气吃得成一个胖子吗?

  这不得慢慢来嘛。

  亚洲这块先稳住,等平辈盟礼过后,猎门内部的秩序确立了,我们再说后面的事情。

  要知道这世上会打猎的,不仅仅是咱中国的猎门,各大洲都有不同的情况,局势没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苗光启看了一眼身边站着得曹冕:“曹公子,你这是快毕业了吧?”

  “是啊。”曹冕点点头,“今年下半年就毕业了。”

  “工作有着落了吗?”苗光启问道。

  “苗光启你骂谁呢?”曹余生不满道,“他工作的事情还用你过问啊?”

  “你闭嘴,我跟我侄子说话呢。”苗光启对曹余生打了个住嘴的手势,对曹冕说道,“曹冕,我这儿有个offer,你考虑一下。”

  “什么offer?”

  “奇异生灵研究会,驻欧洲办事处的负责人。”苗光启说道,“欧亚大陆本是一体,猛兽异种来回流窜是常事,所以欧洲办事处和亚洲办事处,联系一定要紧密。放其他人我不放心,也就你们两父子还行。

  不过你爹是猎门谋主,哪怕平辈盟礼之后,你是名义上的谋主了,可这胖子才五十岁,龙精虎猛的,还有大把年岁好活,剩余价值我们得把他榨干净了,想这么早退休,门儿都没有啊。

  所以你呢,不如去欧洲,盯着我这摊子事儿。”

  曹冕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然后点了点头:“行倒是行,待遇呢?”

  “哎呀,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你们父子俩怎么都那么现实呢。”苗光启说道,“我这也是创业阶段,人力成本能省最好省一点,这样吧,二十万美金。”

  “周薪?”曹冕问道。

  “周薪?那咱叔侄俩换换位置吧。”苗光启指着自己鼻子,“你给我发工资,我叫你老板。”

  “那起码得是月薪吧。”

  “一口价,年薪。”苗光启轻轻拍了拍桌子,“就这么定了。”

  曹冕都听愣了,砍价能这么砍,他算是长见识了。

  曹余生也是连翻白眼,正要说什么,只听苗光启继续道:“这是底薪,还有提成呢,咱按猎物等级和数量来。

  回头我整理一个绩效考核的标准,你放心吧,以欧洲目前的状况,你这个岗位一年一百万美金那就跟玩一样。

  当然了,管理层嘛,挣得肯定没猎人多,他们毕竟是技术骨干,工作风险也大。

  不过你曹冕要是有这份心气,跟念秋一样,自己也进山狩猎,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行了行了,别忽悠了。”曹余生摆了摆手,“我看管理层挺好的。”

  “我也觉得挺好的。”曹冕也说道,“就我那两下子,进山的事儿还是算了吧,挣得工资不够治伤的。”

  “那就算答应了?”

  “嗯。”曹冕点了点头。

  “好。”苗光启说道,“不过这个offer,还有个前提。”

  “什么前提。”

  “平辈盟礼上,你得守住你们家的九寸门槛。”苗光启说道,“否则你不是下一任的猎门谋主,你凭什么坐得稳那个位置呢?欧洲那些家族,又凭什么听你号令呢?”

  “苗光启我算是看出来了。”曹余生说道,“你这家伙正在对猎门进行渗透和收买,以达到间接控制的目的。”

  “别说那么难听嘛,这怎么能是控制呢。”苗光启笑道,“这叫共同发展,我是在给猎门这个陈旧到已经腐朽的组织,注入一股新的活力。

  没错,我可能确实会间接地影响猎门几年,可这摊子事儿,我到底还是要传给孩子们的。

  眼下两个孩子在争这事儿,一个是我闺女苏念秋,一个是我学生云秀儿。

  这届平辈盟礼,要是林朔坐稳了魁首的位置,六大家当前的格局不变的话,念秋将继承这个事业。

  而如果云秀儿击败了林朔,取而代之,九寸家族必然大换血,那这个组织以后就是云秀儿主导。

  对我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对猎门来说也差不多。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因为无论林朔还是云秀儿,都是猎门。”

  “你这是养蛊呢?”曹余生问道。

  “你这么比喻不恰当。”苗光启说道,“如果是养蛊的话,那蛊虫之间是你死我活的,我这儿不是。

  这趟买卖让他们俩一起合作,也有这个用意,本身就沾亲带故的,又一块儿战斗过,多少会有一点儿交情。

  这样哪怕竞争,也会有底线,不会搞出人命。”

  说完这番话,苗光启看着曹余生,说道:“余生啊,看见了吗,这才是你我这样的人,在平辈盟礼这件事上应有的高度。

  而不是蝇营狗苟,尽想着自己家族怎么怎么着。

  为了稳住狄兰这个护道人,把她往林朔床上安排,你这事儿干得呦,啧啧,你晚上睡得着觉吗?”

  “睡得着啊,可香了。”曹余生说道,“你这个被苗家赶出家门的人啊,当然能站着说话不腰疼。身处的位置不一样,考虑的事情自然不一样。

  再说了,往侄子或者外甥床上扔女人,这事儿你不是也干得挺欢吗?

  我只是扔一个外人,你可厉害了,扔得可是自己的闺女。

  而且我还觉得,哪怕把狄兰扔林朔床上这事儿,你苗光启也脱不了干系。

  都是本地狐狸,你跟我装什么聊斋呢?”

  苗光启面不改色,淡淡说道:“雄鹰有时候飞得会比母鸡还低,可是这母鸡啊,永远飞不了雄鹰那么高。”

  “老爷子,苗二伯,你们俩消停一会儿吧。”曹冕这会儿忽然说道,“快看看屏幕,红点变色了。”

  苗光启和曹余生赶紧往屏幕上看,果然。

  林朔那辆车代表的绿点,还是绿色。

  可云秀儿那辆车代表的红点,已经变成了橙色,并且正在闪烁着。

  “这么快就接敌了?”曹余生大吃一惊。

  “这场沙尘暴,给多佛恶魔出来觅食,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啊。”苗光启分析道,“这东西生性狡诈,没这点掩护,它是不会轻易露面的。”

  曹余生皱着眉头说道:“听苗天功的消息,苗雪萍和苗小仙这两人,今天早上离开了塔什干市区,现在应该也在这场沙尘暴范围里。这样一来,变数很大啊。”

  “是啊,光一头多佛恶魔,就够让人头疼的了,要是再加上一个失控的苗雪萍,那就更加棘手。”苗光启说道,“最好的情况,是让秀儿他们,先遇到苗雪萍和苗小仙。

  这样秀儿能用云家绝技,把苗雪萍先稳下来。

  而苗雪萍没有第一时间见到林朔,精神状态应该是相对稳定的,好控制。

  如果反过来,那就麻烦了。

  苗雪萍我很了解,‘借物大圆满’,苗家历史上仅此一位。

  要是让她先发了疯,那就不好收拾了。”

  “你这套东西,我们能跟他们取得直接联系吗?”曹余生问道,“提醒他们一下呗。”

  “不能。”苗光启摇了摇头,“GPS卫星定位信号,这个功能比较便宜。可要是加上语音通讯,那就贵了,最近我资金紧张,配不起。”

  “少跟我来这套,跑我这儿哭穷有用吗?”曹余生瞪着眼说道,“我是个已经把家产都捐了的人。”

  “好吧。”苗光启翻了翻白眼,实话实说道,“其实是因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现场情况,肯定是他们了解。

  我们在这儿只能看到两个光点,信息不全情报不明,瞎指挥是会出问题的。

  所以宁可不要这个功能,再说了,也确实贵很多。

  余生你看,我之前好不容易得手的黑水龙城文物,如今已经全都上交给国家了。

  否则跟中科院的这个合作项目,也没那么快能谈下来。

  可你知道我为了运作这个事情,砸了多少资金下去吗?

  还有阿尔泰山的山阎王、你们家那头白首飞尸,无论公账还是私账,我可尽是赔钱了。

  余生啊,家产虽然是捐了,可你自己的棺材本还有你儿子的老婆本,总还留着吧?”

  “滚蛋,没钱。”曹余生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屏幕,“哎你看,林朔那辆车赶过去支援了。”

  ……

  塔什干市区西南一百公里处,云秀儿看着越野车挡风玻璃外的东西,如临大敌。

  在车上其他人眼里,这东西是两双人腿,一张人脸。

  腿很美,脸很漂亮。

  可在云秀儿眼中,并不是!

  她眼前的场景,是在不断变化的,就好像自己的视觉神经,正在不断地修正着错误的信号。

  因为干扰太大,眼前画面已经不连贯了,跟幻灯片似的。

  每一秒钟,眼前的画面就会跳动十多次。

  主要是人腿人脸,可在十幅闪烁的画面中,有一幅并不是人腿和人脸,而是噩梦一般的场景。

  这东西的四条腿,已经站在了车厢盖子上,位置和人腿一样,上面覆盖着褐红色的尖刺和甲壳。

  而那张人脸,其实是一张恶魔的脸。

  云秀儿无法用别的词汇形容这张脸,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东西被人叫做恶魔。

  而更诡异的是,这脸虽然狰狞丑陋到令人胆寒,可它的面部表情,却是在微笑。

  云秀儿的耳旁,响起了脆生甜美的女孩儿声音:

  “我们才不要从天窗爬进来呢!”

  “我和姑姑都穿着裙子,那样会走光的!”

  “我要从车门进来,坐副驾驶的位置。”

  “林朔你快让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