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慌了
  “多佛恶魔的幻境手段,你有研究吗?”

  苏家祖宅里,猎门上一辈中的两位佼佼者,苗光启和曹余生在结束了日常斗嘴之后,终于开始分析起这趟买卖的猎物。

  抛出这个问题的,是曹余生。

  “我拿什么去研究啊?这东西我手上又没有。”苗光启说道,“对了余生,你不会认为这事儿都是我策划的吧?”

  “那倒不至于。”曹余生摇了摇头,“你要是连多佛恶魔都单枪匹马能搞定,找云三姐这个事情也不至于这么难为你。”

  “这话你没说对,其实云三妹那件事,比多佛恶魔难得多。”苗光启摆了摆手说道,“不说这个了,还是先解决这个多佛恶魔吧。曹大谋主,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吗?”

  曹余生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两个光电不断接近,皱眉问道:“幻境这种手段,在我的理解中,应该是人体的神经系统,受到了干扰才会产生的。

  而要对人类的神经系统产生干扰,并且让人类产生幻境,这是目前人类自己都无法完全做到的事情。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多佛恶魔对人类中枢神经系统的理解,已经在人类之上了?”

  苗光启淡淡说道,“从生物进化上来说,从最早的无脊椎动物,到脊索动物、脊椎动物、陆地脊椎动物、哺乳动物、灵长目,最后到我们人类,我们人类的中枢神经系统,是经历数亿年的生物进化,高度异化了的。

  就地球环境而言,这条进化路线看似顺理成章,其实经历了无数个巧合,差一丁点儿,我们就不是现在的我们。

  各类猛兽异种,也是如此。

  它们在进化道路上,抓住了属于它们的种群机遇,在这个世界上延续下来,并且直到目前为止,依然跟我们人类竞争着。

  生物在进化上没有老师,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适应环境,抓住机遇。而一旦出了错,代价就是灭绝。

  而从现在的结果看,生物在进化上最重要的一道门槛,就是我们背后的这根脊梁。

  脊椎的进化,让神经传导效率大大提升,这让生物能够很快地获取外界信息,并且做出反应。

  为了获取更多的环境信息,感知器官被进化出来,而要处理这些感知器官捕捉的信息,中枢神经系统就越来越发达,最终,大脑形成了。

  所以脊椎,是大脑的前提,而大脑,又是智慧的前提。

  这世上所有的生物,包括猛兽异种,只有我们人类,将中枢神经系统进化到如今这个地步。

  而猛兽异种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们走了跟我们人类不同的演化道路,而不是它们比我们更有智慧。

  在中枢神经系统这条路线上,我们是目前走得最远的生物,高度异化,大脑占我们身体耗能百分之三十,这在其他生物身上是不可想象的,也是难以负担的。

  哪怕是山阎王,它本身的智力其实也不高。

  唯一的例外,是我们的猎门的牧兽或者豢灵。

  因为它们的演化道路,被我们人类自己干预了。

  多佛恶魔不是豢灵或者牧兽,到底是什么物种,现在我也不清楚。

  但如果说它对人类中枢神经系统的理解,还在我们人类之上,这是不可能的。”

  “那幻境怎么解释呢?”曹余生问道。

  “我觉得原理,可能跟山阎王差不多,简而言之一个字,抄。”苗光启说道,“山阎王理解基因吗?不理解,它没这个智力。

  它不能分辨基因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也不能判断什么基因更有利于自己生存。

  它只是用宿主的死亡代替自身的死亡,从而去不断试错。

  那么多佛恶魔理解中枢神经系统吗?

  它理解神经系统里的神经信号,各自代表着什么吗?

  它肯定也不理解。

  但它可以抄。

  我怀疑啊,它应该是进化出了某种侦测生物神经传导的手段,然后把这种神经信号,其实也就是电信号,原样照抄,再覆盖到自己捕食对象的神经上去。

  从而造成它捕食对象出现幻觉,对外界的信息捕捉出错,察觉不到它。

  然后,它再一击致命。”

  “你的意思是……”曹余生说道,“陷入多佛恶魔幻境的人,神经系统是暂时被劫持了,然后注入了别人的神经信号?”

  “对,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苗光启说道,“所以那个人眼前所见所听所闻,其实是别人的所见所听所闻,这种情况下,脑子不乱才怪呢。”

  “这有点儿海市蜃楼的意思啊,沙漠中看见了绿洲甚至城市。”曹余生感叹道,“其实不是自己看到的,而是别人看到的。”

  “说不定以前一部分海市蜃楼的记载,就是这个东西搞得鬼。”苗光启说道。

  “那你的这种猜测,告诉过林朔或者云秀儿吗?”曹余生又问道。

  苗光启摇了摇头:“没告诉。”

  “为什么不告诉?”曹余生问道,“我觉得挺靠谱的。”

  “第一,再靠谱的猜测也是只是猜测,万一不是这种情况怎么办,这不是误导人家吗?”苗光启扳着手指头说道,“第二,这两人是要竞争下一任猎门魁首的人,狩猎这种事情难道还需要我去提醒吗?如果这点分析能力都没有,那猎门在他们手里迟早要完,索性还是死在红沙漠里算了,别祸害大家。”

  ……

  两辆车之间,相隔大概有一百多米。

  林朔肩头请着追爷,一步一个脚印,向对面那辆车走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

  车就这么停着,周围没有任何东西,车窗是关着的,也看不到里面有没有人。

  可林朔除了看,还有其他的法子知道里面的情况。

  这辆车子没熄火,发动机还在转。

  空调也开着,所以车里的空气,正不断地被空调送出来。

  四个人,没错。

  除了这四个人之外,没其他特别的东西了。

  所以林朔走到车辆副驾驶这边,伸手敲了敲窗户。

  其实按林朔来的方向,更近的是驾驶位,只是林朔觉得这辆车开车的人脑子不太好使,可能交流会有问题。

  而这辆车坐副驾驶位置上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云秀儿。

  果然,敲了敲车窗,这扇玻璃被人摇下来了,是云秀儿没错。

  只是这女人的脸色苍白,嘴角还有血迹。

  看到林朔这张脸,这女子似是松了口气:“怎么这么慢?”

  林朔没搭茬,而是看了看车里面的情况。

  苗成云他认识,贺永昌和金问兰,听过,但没见过面,这会儿算是见着了。

  这三个人,现在是闭着眼,似睡不睡。

  正常人要是在座位上睡着了是瘫着的,而这三人腰杆是直的。

  “还有,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儿啊?”云秀儿又问了一句,捂起了鼻子。

  “别提了。”林朔摆了摆手,“你这儿什么情况,这仨是不是被你控制了?”

  “嗯。”云秀儿点了点头,“我怕他们被多佛恶魔利用,所以不得不先制住了他们。”

  “你见过多佛恶魔了?”林朔问道。

  “见过了。”云秀儿说道,“它幻化成苗小仙和另一个人的模样,刚才就站在车头盖子上。”

  林朔扭头看了看车头盖,看到了一层薄薄的细沙。

  刚才有沙尘暴,这层尘土不是这会儿才蒙上去的,要是有东西曾站在车头盖上,肯定会留下痕迹。

  可是现在,林朔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那你现在看着我。”林朔扭过头来,盯着云秀儿,“认识我吗?”

  “你别闹,我现在很清醒。”云秀儿翻着白眼说道。

  “哦。”林朔点点头,“看你现在有气无力的,损耗很大?”

  “你这是探我的底吗?”云秀儿问道。

  “我是在问你要不要帮忙。”

  “不用了。”云秀儿摇了摇头,“我只是想看看你这支狩猎分队的响应时间,你们这次表现我很不满意,太慢。”

  林朔嘴角扯了扯,这就要往回走。

  “林朔,你等一下。”

  “干嘛?”

  “再聊一会儿。”

  林朔看了看这女子苍白的脸色,问道:“刚才被吓着了?”

  “哪有!”云秀儿赶紧否认,随后说道,“我闻到你身上有呕吐物的气味,你车上是不是有人吐了?”

  “嗯。”

  “那现在叫他们清理呀。”云秀儿说道,“我们顺便再聊会儿。”

  “行吧。”林朔回过头来,冲那边比了一个安全的手势。

  不用林朔发话,那边车子里早就快憋不住了,魏行山第一时间就从驾驶舱跳了出来。

  另外四个女人也出来了,苗家姑侄那么多丰功伟绩,清理肯定是清理不干净了,直接扔。

  车上垫着的垫子,座椅上的套子,直接拆了扔掉。

  眼看那边忙活着,林朔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收回了视线看向云秀儿:

  “你刚才说,多佛恶魔幻化成了苗小仙姑侄俩的模样,就站在这车头盖子上,对吗?“

  “嗯。”

  “那这个苗小仙,跟你说话了吗?”

  “说了。”

  “说什么了,复述一遍。”

  云秀儿没有隐瞒,而是把刚才自己“听”到的几句话说了一遍:

  “喂!你就是林朔吗?”

  “我叫苗小仙!你知道我吗?”

  “我们才不要从天窗爬进来呢!”

  “我和姑姑都穿着裙子,那样会走光的!”

  “我要从车门进来,坐副驾驶的位置。”

  “林朔你快让开。”

  ……

  林朔听完云秀儿复述的这些话,脸色凝重起来。

  他指了指这会儿正站在一百米外的苗小仙、苗雪萍姑侄俩,问道:“你刚才看到的,这两人装束,是不是和现在一样?”

  “不一样。”云秀儿说道,“当时我看到的,她们俩穿裙子,一长一短,苗小仙是翠绿短裙,另一个是靛蓝长裙。”

  “那就没错了。”林朔点点头,“我刚看到她们俩的时候,也穿那样。现在这一身,是姑侄俩晕车,刚才吐了一身,衣服换掉了。”

  “林朔,你的意思是……”

  “刚才你的随见所闻,就是我的所见所闻。我这边是真的,你这边是假的。”林朔沉声说道。

  “也就是说。”云秀儿蹙眉道,“刚才多佛恶魔,同时影响到了我们两个人。”

  “没错。”

  “刚才我们隔着有多远?”

  “五十公里。”

  “这么大范围?”

  “嗯。”

  “那现在怎么办?”云秀儿问道。

  “你一个炼神的云家传人,遇到这种情况问我一个修力的林家猎人,问得着吗?”林朔反问道。

  “可你是猎门魁首啊,这次狩猎你是总队长啊,不问你问谁呀?”

  “哦,这会儿承认我是队长了。”林朔点点头,

  “你这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呢?”云秀儿瞪着眼睛说道,“再说了,你是我表弟,你身上也留着云家人的血。”

  “可我不炼神啊。”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你不炼神怪我咯?”云秀儿说道,“我不管,你作为魁首,现在要拿出方案来。”

  “行。”林朔倒也干脆,“换人。”

  “什么意思?”

  “我这边两个,换你那边一个,两边队伍配置优化一些,每个队五个,这样也公平。”

  “怎么换?”

  “我这边的苗小仙和苗雪萍,换你这边的贺永昌。”

  “为什么这么换?”

  “因为你这车太干净。”林朔淡淡说道。

  云秀儿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不由得气道:“滚蛋!”

  不等云秀儿发话,林朔这边早就转身走了,还挥了挥手。

  ……

  走到自己的车子边上,里面倒是清理的差不多了,就是味儿还在。

  不过这个味儿暂时也没办法了,以林朔的嗅觉,这味儿再淡也闻得到,就这样吧。

  林朔冲魏行山挥了挥手:“开车,跟着他们。”

  “好!”魏行山点点头,一边往驾驶舱里钻一边问道,“那边怎么样啊?”

  “没怎么样,第一次狩猎嘛。”林朔淡淡说道,“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