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九十章 我就是我
  在摆脱了沙尘暴之后,猎门的两辆车向正西行驶,一头扎进了荒漠之中。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这片荒漠,位于克孜勒库姆沙漠的东南部,被称之为“饥饿草原”。

  可能是之前遭遇了多佛恶魔的缘故,前面这辆车,对自己目前承担的诱饵职责有所觉悟,所以开得并不快,慢慢悠悠。

  魏行山就更不着急了,驾驶车辆跟着。

  林朔再次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捂着鼻子盯着前面。

  这儿已经上上下下清理过了,魏行山毕竟部队出身,不怕脏不怕累,弄得很干净。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苗小仙之前的成就,目前至少眼睛是看不见的。

  这种空气环境,林朔原本是不想说话的,可到了这个节骨眼,该交代的还是要交代:

  “刚才云秀儿在五十公里之外,看到了跟我看到的一模一样的场景。”

  “啊?什么意思?”魏行山问道,“这算是她刚才看到的幻境?”

  “嗯。”林朔说道:“苗家姑侄跳到车头盖上的哪一系列动作和言语,都被多佛恶魔投射到云秀儿他们那儿去了。老魏,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魏行山一边开着车,一边脸就沉下来了:“说明咱也被盯上了呗。”

  “对。”林朔说道,“当时我们两辆车相隔五十公里,也就是说,多佛恶魔投射幻境的范围,至少是五十公里。”

  “这距离也太夸张了吧?”魏行山摇了摇头,然通过车厢后视镜看了狄兰一眼,“二师娘,这怎么才能办到啊?”

  之所以会去问狄兰,是因为魏行山知道狄兰体内有山阎王,在生物异能方面,她是有切身体会的。

  同时,在这辆车中,她在生物学上的建树也最高,哪怕抛去公主的光环,也是个国际闻名的青年生物学家。

  “不知道。”狄兰摇了摇头,“这个距离的感应,我可以办到,但需要极为苛刻的条件,也需要时间准备。

  至于投射影像和声音这样的事情,我是办不到的。

  以当时那辆车周围的条件,并不具备物理投射的可能性,所以要让云秀儿看到这些,只能是神经干扰。

  而如果是神经干扰的话,那要达到这样的效果,难度其实非常大。

  首先,要截取林朔当时的神经信号,包括视觉神经信号和听觉神经信号。

  然后同时,要在五十公里之外,劫持云秀儿的中枢神经系统,阻断她自己的正常神经信号传导,用林朔这边的信号覆盖上去。

  从步骤来说,我们哪怕用最简单的方式去解析,也最起码是三个步骤。

  截取、传导、覆盖,这三步每一步都很难。”

  说到这里,狄兰问道:“林朔,那辆车上,是只有云秀儿看到了幻境,还是所有人都看到了?”

  “她没直接说,”林朔说道,“不过从她把另外三人控制住这个行为上来看,应该是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而且已经表现出来了,否则她不会这么做。”

  “那就麻烦了。”狄兰说道,“这说明多佛恶魔在覆盖神经信号的时候,不是点对点针对个人的,而是一大片。

  同样的道理,它在截取神经信号的时候,肯定也不是点对点针对个人的。

  所以当时,我们这辆车上的所有人,神经信号都被截取了。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居然没有任何感觉。

  姐姐,你有吗?”

  听到狄兰问自己,Anne摇了摇头:“我也没有感觉,一切正常。”

  “林朔,你呢?当时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吗?”狄兰又问道。

  “没有。”林朔说道。

  狄兰沉默了一阵,又问道,“云秀儿当时识破幻境了吗?”

  “识破了。”林朔答道,“要是不识破,也不会吓成那个样子。”

  “林朔,她能识破幻境,我们却……”狄兰轻声说道,“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

  “明白。”林朔说道,“云秀儿能识破幻境,而我们这车人被截取神经型号的时候,却毫无感觉。

  所以极有可能,多佛恶魔的幻境我们是无法识破的。

  刚才两辆车若是易地而处,我们说不定就完了。”

  车厢里陷入了一片死寂。

  忽然,苗小仙开口了:“那这么说起来,是我和姑姑救了你们呀!”

  这小姑娘自从仰着脖子干了那件大事之后,要么哭哭啼啼要么臊眉耷眼的,这会儿似是找回场子了,兴奋地说道:“要是我和姑姑五十公里以外,在云秀儿那辆车附近哭的话,那就反过来了,你们现在是不是就死定了?你们看,我哭的地方多合适呀!”

  “何止是哭啊,吐的地方也合适。”魏行山轻声嘀咕了一句。

  “傻丫头。”只听苗雪萍说了一句。

  这位苗阿姨在重新上路之后,一直在打瞌睡,这时候她摸了摸苗小仙的脑袋,嘴里说道,“你在水潭里洗澡的时候,被人偷看了一会儿,你能保证你自己知道吗?”

  “这怎么保证啊?”苗小仙瞪大了眼睛。

  “那别人跳进水潭里,动手摸上你身子了,你知不知道?”

  “那当然知道了!”

  “一样的道理。”苗雪萍淡淡说完,继续低头打瞌睡。

  “姑姑,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呀?”苗小仙眨着大眼睛说道。

  “苗阿姨提醒得对,窥探和入侵,是不一样的。”Anne说道,“神经信号被截取的时候不知情,不代表中枢神经被入侵了还不知道。”

  “嗯,是的。”林朔点点头,“我们先不必多虑,事到临头最忌讳的,就是自乱阵脚。狄兰你的担忧不无道理,分析也很到位,你有潜力成为一名出色的猎人。”

  狄兰咬了咬下嘴唇,她终究是个智商情商双高的女子,这会儿已经意识到了。

  刚才自己的分析,不能算错,但导向不对。

  面对多佛恶魔的这样的东西,人类处于下风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已经是绝对的劣势了,这时候自己就不能火上浇油,继续打击队伍的士气。

  而自己刚才话说到一半不说了,看似是避免了这一点,其实效果更差。

  所以林朔干脆把话点在了台面上,同时苗雪萍作为一个老猎人,用一个比喻化解了。

  而丈夫林朔是个体贴人,没数落她,反而夸了她一顿。

  只是这种夸,实在是比打还羞人,这位北欧公主的俏脸滚烫,不好意思说话。

  魏行山这时候对林朔笑道:“所以说嘛,老婆一个就够了,要是两个,看把某人给逼得,原来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人,现在口才是真好。”

  “闭嘴,开你的车。”林朔翻了翻白眼,继续说道,“说回正题,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多佛恶魔具有投射他人感官到捕食对象上的能力,而且投射的范围极大。

  范围大就意味着,它的这种投射选材面广、影响距离远,具有极强的迷惑性。

  这也符合《九州异物载》上,这东西能在远处释放幻境的描述。

  不过,如今仅仅是这样的话,这对我们而言,倒不算很可怕。

  因为我们人类对外界信息的探测,不是独立的片段,而是一个相对连续的过程。

  刚才云秀儿那边之所以差点着道,偶然性还是很大的。

  一样的车,一样的车厢内饰,外面一样的沙尘暴,这让他们对车厢外的信息接收几乎为零。

  而苗阿姨和苗小仙的出现,非常突然,一下子就吸引了注意力,因此周围环境那一些细微差异,就很容易被忽略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信息的前后参照已经没了,哪怕信息本身已经被替换了,也不容易察觉出来。

  但这种情况,绝对不是常态。

  狄兰,跟你的情况差不多,多佛恶魔要造成那样的幻境效果,条件同样非常苛刻。

  而平时,这些前提和条件是很难同时存在的。

  只要我们神智不被剥夺,对事物的认知能力还在,那么就算是视觉和听觉暂时出现了问题,看到了和听到了别人的所见所闻,我们应该也是能察觉到的。

  因为信息不连贯,前后对不上。”

  “老林啊,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心里多少有底了。”魏行山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

  “说呗。”

  “没错,我们大家接受外面的信息,确实是一个连贯的过程,可这种连贯是有例外的。比如睡觉打瞌睡,中间是断片儿的,万一被那东西趁虚而入,把我们坑了怎么办?”

  “你如果把眼睛闭上一会儿,再睁开,你怎么知道车是往前走的?”林朔问道。

  “外面环境不一样了嘛。”

  “对,这就是参照物的作用。”林朔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不睡了,我来做你们的参照物。

  多佛恶魔的幻境虽然玄乎,但只是迷惑人,本身并不致命,真正致命的是它的近身攻击。

  所以平时你们别走神,免得被幻境趁虚而入,真累的时候,该睡就睡。

  只是睡醒后的第一时间,记得先看看我在不在。

  要是看不到,别慌,因为我一定会在你们身边,不会让你们出事的。

  要是看到了,别放松,因为你们那时候看到的我,不一定是我,可能是多佛恶魔。”

  “那应该怎么办?”魏行山问道。

  “废话,拼命啊。”林朔白了魏行山一眼,“一定要记得,把那个时候的我往死里弄,千万别留情。”

  “然后呢?”

  “然后我就会向你们证明。”林朔平静地说道,“我就是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