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月下洞口
  红沙漠这天晚上,月明星繁。

  沙漠这种地方,地上是没什么好看的,可一旦天气好,星空是真漂亮。

  这儿既没有光污染,也没有大气污染,星星特别亮。

  整片银河星光璀璨,看得是清清楚楚。

  这趟进沙漠的猎人,那是个个身怀绝技,白天说话都开始没遛了,晚上估计就更荒唐。

  反而是原本以为会很闹腾的苗家姑侄俩,这会儿到是很消停。

  晕车晕得太厉害了,现在还在车里睡着呢。

  林朔不打算搀和营地里的事儿,于是就带着两位夫人,爬上了那座巨大的沙壠。

  三人斜躺在沙壠上,看看星星。

  其实自从洞房之夜后,三人就几乎没有独处的时间,林朔也想借着机会,陪着她们说说话。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星空在上,营地在下,林朔上下看了看,觉得还是天上风景好。

  因为这会儿的营地上,让人没眼看的事又发生了。

  金问兰今晚,主动坐到魏行山身边去了。

  姑娘没空着手去,拎着两瓶白酒。

  她把其中一个酒瓶子往魏行山面前一杵,另一瓶自己拧开了,先灌下去半瓶,然后眼神儿就直勾勾地盯着魏行山看。

  其他人一看这场景,亢奋了,疯狂起哄。

  尤其是苗成云,一圈人里就数他嗓门最大,估计是又喝高了。

  魏行山不赖,没怂,拿起酒瓶子,仰着脖子咕咚咕咚,一瓶白酒几口就下肚了。

  五十六度的烧酒,这一瓶得半斤左右。

  半斤白酒下肚,老魏眼神清明腰杆笔直,屁事儿没有。

  林朔知道这小子酒量,跟自己差不了太多,这种酒两三瓶不叫事儿,但到不了六瓶。

  但凡要有三斤白酒,这小子准瘫。

  金问兰也是个直脾气,老魏一瓶酒下去,她也把手上剩下的半瓶喝了,一看弄不倒他,又拎过来两瓶。

  “林朔,你不下去劝劝?”Anne这时候说道,“这么搞下去,要出事儿。”

  林朔摇了摇头:“这也算是我们猎门,古时候传下来的一种陋习吧。

  我们猎人进山狩猎的时候,男女的事儿确实放得比较开。

  因为在山里的猎人阵亡率很高,最好是别动情,影响判断。

  可人毕竟是人,一旦有这个心思,只要你情我愿,那就别拖着,赶紧在山里办了拉倒。

  事办了,脑子就相对清楚了,注意力也不会分散,这样有利于狩猎。

  而出了山,那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山里的事情按规矩是不作数的。

  其实我爹跟苗阿姨之间相识,比跟我娘认知要早,也是这么回事儿。

  一桩买卖遇上了,本以为凶多吉少,这孤男寡女的也就那啥了。

  结果两人后来都活下来了,我爹又遇上了我娘,苗阿姨没按规矩走,这倒是人之常情,可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这金问兰是个传承猎人,现在既然在买卖里,她看上了某个男人,我作为魁首,是没道理拦她的。

  唯一能拒绝她的,就是魏行山自己。”

  “就他,还拒绝呢?”狄兰说道,“昨天都把人家撩成什么样了,今天再有两瓶酒壮胆,我看悬。”

  “那你们就把老魏想简单了。”林朔说道,“这小子别看时不时会犯浑,关键时刻脑子还是清楚的。”

  林朔这边话音刚落,沙壠下面的营地上,魏行山第二瓶白酒落肚,然后直挺挺地就躺地上了。

  林朔看得嘴角抽了抽,心想这装醉装得,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只见金问兰愣了一下,然后用手扒拉了一下魏行山的胳膊,这汉子死猪一样没动弹。

  金家女猎人那也是个狠角色,当着这么多人面,直接一弯腰就把魏行山扛起来了,直奔林朔三人所在的沙壠这边而来。

  女猎人扛着两百多斤的魏行山,上三十多米高的沙壠那是轻轻松松,路过林朔三人还打招呼:“你们干嘛呢?”

  “看星星。”林朔答道。

  “大晚上不办正事儿,看啥星星啊?”金问兰嘴里说道,然后又走出去几步,“咣”一下把把背上的魏行山扔在了地上。

  林朔眼皮子直跳,心想这也太近了,马上起身说道:“我们给你腾个地方。”

  “嗯。”金问兰点点头,冲林朔抱了抱拳,“林魁首,我听说他是你徒弟,不过他现在还没正式拜师,你们以兄弟相称。我现在跟他这场露水姻缘,不算乱了辈分吧?”

  林朔硬着头皮摆了摆手,又抱了抱拳,拉了自己两个老婆赶紧走。

  也是自己倒霉,都躲到这儿了还是不行,这帮子人真是上赶着来丢人。

  Anne脚下还有迟疑:“林朔,你就这样不管他啦?”

  “不用管,他自己有招儿。”林朔轻声嘀咕了一句,然后手上一使劲,拽着两位夫人急匆匆地下了沙壠。

  刚到了平地上,林朔就听到上面魏行山“哇”地一声,酒精混着胃酸的味道,一下子冲下沙丘来了。

  林朔扭头一看,这汉子居然吐了自己一身。

  刚才魏行山装醉不算技术活儿,这个必须算:

  躺地上仰着脖子,居然能吐自己一身,从头到脚倍儿匀实,跟勾了芡似的,不容易。

  金问兰站在沙壠的最高处,身后衬着明月,身材前凸后翘的非常惹眼。

  可如今地上这滩,这姑娘就算心再大,那也下不去嘴。

  金家女猎人愣那儿,整个人都傻了。

  林朔拉着两位夫人回营地,身后的事儿就当没看到,可贺永昌看不下去了。

  这位贺家家主朗声说道:“金家大妹子,要是实在不行,我老贺受受累?不过你可得快一点儿,明天还要打猎呢。”

  只见沙壠顶上,金问兰飞起一脚,直接把魏行山踹下了山。

  林朔单手一托一引,把魏行山接到了营地的地面上,然后在沙地上擦了擦手。

  沙丘上,金问兰厉声喝道:“贺永昌!你给老娘上来!”

  ……

  这天晚上,林朔活春宫是没看成,倒是看到了一场水准极高的比武竞技。

  贺永昌和金问兰在沙壠之巅,一个是一时技痒,一个是心里揣着邪火,两人结结实实地干了一架。

  林朔看得出来,贺永昌是好意。

  不然金问兰这一肚子邪火没处发泄,迟早是个事儿。

  打架虽然不是最直接的解决办法,但至少能发泄精力。

  这是一场九寸之上的战斗,持续的时间不短,足有五六分钟,听起来很热闹。

  也就只能听了,两人动手的速度太快,别说晚上,哪怕是白天大太阳底下,光凭人眼那也是捕捉不到的。

  贺家的九境传承,是七分修力三分借物,金家反过来,七分借物三分修力。

  在这红沙漠深处,借物也借不到别的东西,只有沙子。

  三十米高的沙壠,在营地附近的这一段,被这两人夷为平地,俄罗斯的油气管道都露出来了。

  打完这一架,两人回营地的时候,林朔看得出来,贺永昌既然敢出头,心里还是有底气的,把这个场面兜住了。

  这汉子只是头上微微出汗,整体来说气定神闲。

  金问兰稍微狼狈一些,全身上下香汗淋漓,胸膛正在不断起伏。

  不过林朔心里清楚,这并不能证明贺永昌就比金问兰强,因为修力的猎人,本就对战斗环境要求不高。

  这种沙漠地形,除了沙子没别的,借物的猎人天然吃亏。

  而且这种战斗只是切磋,双方都没使出压箱底的绝招。

  考虑到这些因素,两人实力大体上还是差不多的。

  打完了架,泄了火,金问兰走到魏行山身边,蹲下来说道:“魏行山,你给老娘等着,这事儿没完。”

  贺永昌则坐到林朔身边,问道:“魁首啊,你看这不是个事儿啊,你徒弟家里有媳妇吗?”

  “媳妇是没有。”林朔实话实说道,“可有个谈婚论嫁的。”

  “哎呦,这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啊。”贺永昌摇了摇头,“金家大妹子,那这事儿我管不了了。”

  “谁让你管了?”金问兰一瞪眼,坐下身轻声说道,“谈婚论嫁怎么了?又没真的成亲。”

  林朔听得一皱眉头:“金家主,按规矩,男女在买卖中的事儿,买卖一完,事儿就算结了。”

  “林魁首。”金问兰说道,“买卖里的事儿归你管,买卖之外的事情,你管不着。”

  “哎哎哎!”苗成云拿着个酒瓶子,大着舌头劝道,“你们一人少说两句,咱正在打猎呢,要团结,知道吗?”

  云秀儿起手就在苗成云脑袋上来了一巴掌:“你还知道打猎呢,这都喝了多少了?”

  苗成云乖乖地把酒瓶子放下,醉醺醺地说道,“我觉着吧,他既然是妹夫的徒弟,一脉相承嘛,娶俩就娶俩,问题不大,没必要吵。”

  “那怎么行啊!”魏行山装不下去了,一睁眼,一骨碌就爬起来了。

  魏行山这一爬起来,所有人都捂着鼻子退了开去。

  只有金问兰在坐在原地,仰头看着老魏反问道:“怎么不行?”

  “嗯?”魏行山愣了,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左右看了看,最后看向了林朔,“真的行?”

  林朔这会儿脑子也乱了,心想这都什么事儿,这金问兰性子也太轴了,呛火也不至于呛到这份上。

  再转念一想,林朔心里明白了。

  无非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把戏,这金问兰不是个普通女人,她根本就不在乎世俗眼光,所以她玩得起。

  想到这里,林朔嘴里说道,“老魏以后是我徒弟,金家主你跟我同辈,这辈分有点儿……”

  金问兰看了一眼Anne,说道:“林魁首,你夫人苏家主,按辈分,好像是你侄女。”

  林朔噎了一下,随后说道:“平辈盟礼之后,我和她辈分不就平了吗?”。

  “可你们结婚的时候,离平辈盟礼还有小一个月呢。”贺永昌说道,“魁首,这事儿你可说不着人家。”

  林朔白了贺永昌一眼:“老贺,你到底哪头的?”

  “嗐,我就是行善积德。”贺永昌笑道,“两个人是门婚事,三个人也是门婚事嘛,都一样。”

  “不行不行!”魏行山似是琢磨明白了,“柳青绝对不会答应的。我要是在这件事情上犯迷糊,她非撕了我不可。”

  “那你说怎么办?”金问兰问道。

  “对啊,怎么办?”贺永昌冲魏行山说道,“这以后要是金家大妹子上火了,你魏行山又不答应,你不能指望我回回上去跟她打一架啊。”

  “你给我闭嘴。”金问兰瞪了贺永昌一眼,随后看向魏行山说道,“你说话。”

  “那就今晚吧。金家主,今晚我魏行山包你满意,不过今晚之后,你我互不相欠,”魏行山倒是干脆,说道,“给我十分钟,我们沙壠后见。”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哪儿还有沙壠啊?”苗成云打着酒嗝,整个人晃晃悠悠,指了指营地旁边,说道,“这不都平了吗?”

  众人顺着苗成云的手指往营地外一看,确实,刚才贺永昌和金问兰的那场架,把周边的沙壠都夷为平地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不过在此时月光下,从营地这个角度看过去,这块平地似是有些异样。

  刚才月亮角度不对,看不到什么,这会儿能看见了。

  说是夷为平地,其实地形还是有一点儿起伏的,迎着营地,有个很平缓的矮坡。

  就在这矮坡上,月光之下,露出了一个洞口,尺寸不小,一个人进出轻轻松松。

  就在大家看到这个洞口的时候,林朔一抽鼻子,也闻到了。

  这个洞里面,有东西。

  气味很淡,可有一点很明确。

  这东西绝对不是人。

  “老魏,这个洞不错。”林朔淡淡说道,“要不你跟金家主,就去那儿办事儿?”

  “也行吧。”魏行山这会儿已经成滚刀肉了,一脸不在乎。

  “你傻啊!”金问兰虽然欲望比较重,玩心也比较大,可到底是个九寸以上的猎人,“这可能就是多佛恶魔的巢穴!”

  “啊?”魏行山浑身一激灵。

  “行了,既然到了份上,你俩还是省点力气吧。”林朔看了看周围,说道,“我们这一行人个个身怀绝技,醉酒的醉酒、晕车的晕车、上火的上火,还有一个为了看热闹两宿没合眼的。

  这会儿进去不明智,先休息,洞口我守着,等你们养足了精神,明天一早我们进去看看。”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