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零三章 视死如归
  人在娶妻之后,心态到底还是会发生一些变化的。

  对林朔而言,自己最显著的一个变化就是,比以前更加惜命了。

  以前进山狩猎时,一旦需要自己出手,林朔从来不会考虑生死的事情。

  如今,看着自己两个如花似玉的娇妻,他多少得掂量掂量。

  就算掂量完了还是要去,那至少要对两位夫人宽言劝慰一番,免得她们俩担心。

  这天晚上的临时营地里,林朔把两位夫人请上了车,关起门来说道:

  “没事儿,一头多佛恶魔而已,我一个人都问题不大,更何况还有两个帮忙的。”

  “可这不是你说一头,就是一头的事儿。”Anne说道,“在捕获过程中,到底会遇上几头,这是不一定的。”

  “对呀。”狄兰也说道,“万一遇上一群呢?你们怎么办?”

  “跑呗。”林朔说道。

  “你跑得过汽车吗?”Anne问道。

  “短时间可以,时间长了肯定不行。”林朔摇了摇头。

  “可是今天早上那两头多佛恶魔,跟了我们车子足足五分钟,而且看它们的样子,并没有全力奔跑。”Anne忧心忡忡地说道,“你就算跑,跑得过它们吗?”

  “我不用跑得过多佛恶魔。”林朔看了看车窗外的云秀儿和苗成云两人,轻声说道,“我只要跑得过他们俩就行了。”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逗我们玩儿呢。”狄兰抗议道。

  正聊着呢,金问兰走了过来,敲了敲车门。

  林朔把车窗摇下来,看了看这个女猎人:“什么事儿。”

  “这里连个山包都没有,什么地方一眼就看到了,唯独这辆车不错。”金问兰说道,“魁首,我知道你能耐大,又是两个老婆,可是您这占着茅坑不拉屎可不行,在车里怎么只说话不办事儿呢?”

  林朔知道她什么意思,直翻白眼:“金问兰,原来你也有害臊的时候,知道至少找辆车。”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这有什么好避讳的,我是无所谓的,可我怕魏行山不适应。”金问兰坦然说道,随后一挑眉毛,“魁首,你要不是带着两个老婆防身,我这会儿的目标可就是你了。”

  林朔听得脖子一缩:“我们这就下车,把地方让给你们俩。”

  金问兰嫣然一笑,抱拳道:“魁首如此体贴下属,问兰不甚感激。”

  “行了行了。”林朔摆了摆手,拉着两位夫人赶紧下车。

  林朔一家下车,金问兰上车,林朔就看到魏行山走过来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这个大汉走到林朔一家跟前,先伸出手,把狄兰的手给握住了。

  老魏两只大手跟两把蒲扇似的,虚握着狄兰的左手摇了摇:“二师娘,我是身不由己,希望二师娘别因此看轻了我魏某人。”

  狄兰不动声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压根没搭理他。

  魏行山又走到Anne跟前,主动跟Anne握了握手:“Anne小姐,您是我的老领导,我的为人你是最清楚的。虽然能耐不大,可你跟老林的事情,一向就是我魏行山自己的事情,生死可以置之度外,咱交得是朋友。

  如今你又是我的大师娘了,是我长辈,孩儿不懂事儿您别在意,这事儿只求您睁只眼闭只眼。

  回头柳青哪儿,您口风可得把紧咯,绕我一命,行吗?”

  Anne把手抽了回来,淡淡说道:“看吧。”

  魏行山怔了怔,把Anne身边林朔的手握住了:“这世上啊,就数‘看吧’这两个字最坑人,她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老林,她们俩全听你的,你得帮我罩住咯。

  这男人出门在外啊,有时候逢场作戏在所难免,这你是最有体会的。”

  “我有体会个锤子。”林朔赶紧打断。

  “不是。”魏行山轻声说道,“那你至少能理解吧?事情落到这副田地,绝对不是我想看到的,可我打不过她啊。反正也就今晚的事儿,我就当被鬼压了。你的为人我放心,绝对干不出出卖兄弟的事儿。”

  林朔也把手抽了出来:“看吧。”

  “魏行山你在外面磨磨唧唧地干啥呢?”金问兰在车里问道。

  魏行山叹了口气,脚步沉重地上了车,重重关上了车门。

  林朔和两位夫人回到营地的篝火边上,坐下身来烤火。

  其实魏行山和金问兰这档子事儿,在林朔眼里并不稀奇,猎人进山彼此看对眼了,来一场露水姻缘,这是常有的事儿。

  反正山里再怎么干柴烈火不怕,出了山就算拉倒。绝大部分的猎人都有这个素质,苗雪萍这种例外很少。

  当年老爷子在自己面前讲故事,这种故事他最爱说。

  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打猎的正事儿,老爷子往往挑紧要的说,三言两语就说完了。

  可在山里,男女猎人是怎么看对眼的,男的怎么想女的怎么想,男的怎么说女的怎么说,他能说上半天。

  而且特别细致,人物跳进跳出,那是活灵活现。

  一开始林朔听得面红耳赤,后来也就麻木了。

  现在林朔回想起来,其实自己对人情世故的理解,包括怎么追求女孩子,当年老爷子就是这么传授的。

  可惜的是,追女孩的能耐,林朔还没怎么使出来,就已经两个老婆了。

  不过老爷子讲了那么多类似的故事,里面的女猎人,像金问兰这么明晃晃直截了当的,那确实没有。

  所以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林朔这回算是长见识了。

  坐下来没一会儿,那辆六**悍马启动了,慢悠悠地往营地外头开。

  林朔点点头,心想这俩货到底还是要点脸的,离着这么近,车身震动再加上动静传出来,确实不好看。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于是他看了一眼对面的云秀儿,又冲悍马车努了努嘴。

  “干嘛?”云秀儿一脸不解。

  “跟上去啊。”林朔说道,“就这俩,一个能耐差,一个事情忙,万一碰上多佛恶魔怎么办,你过去盯着点儿,苗成云也去。”

  “为什么是我啊?”云秀儿不满道,“你跟着去岂不是更好。”

  “我没眼看那种事儿。”林朔摇头道,“再说了,听墙根这事儿,这儿谁干得过你啊?”

  云秀儿咬了咬嘴唇,终于知道理亏了。

  “那为什么我要跟着去啊?”苗成云问道。

  “你们俩跟他们俩情况类似,都是女方主动出击,男方欲拒还迎的。可是他们的进度,比你们要快。”林朔挥了挥手,“你跟过去,顺便能学习学习。”

  “嗯,这理由挺充分的。”苗成云点点头,拉着云秀儿站起身来,“秀儿姐,我们走。”

  “理由充分个鬼啊!”云秀儿嘴里骂骂咧咧的,和苗成云一道跟着那辆六**悍马,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

  等六**悍马开回营地的时候,已经是次日天明了。

  林朔也没料到他们会去那么久,半夜里差点就要过去亲自查看一番。

  好在营地里还有小八。

  小八飞过去看了看,回来报了个平安,正要继续说什么,林朔赶紧制止。

  要是不制止,鬼知道这只色鸟看到了现场,嘴里会说出什么来。

  林朔也是个初尝禁果的男人,这刚刚食髓知味,心里边压着邪火呢。

  眼下老婆是有,两个,可车被人开走了,想办事儿都没地方。

  要是再被这只鸟煽风点火一下,林朔这夜就守得更辛苦了。

  第二天早上一看到魏行山,林朔觉得自己的那种忍耐,是非常明智的。

  魏行山身高一米九八,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肩宽腰细身材健美,那是巧克力腹肌公狗腰。

  这汉子三十岁整,正是体力精力最巅峰的时候,浓眉大眼仪表堂堂。

  结果这一晚上下来,好端端一条军中好汉,这都脱了相了。

  垂头耷脑不说,脸上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就跟减肥成功的熊猫似的。

  走路颤颤巍巍一步三摇,一副弱柳扶风的贵妇范儿。

  别说魏行山了,跟着回来的云秀儿和苗成云两人,也是哈欠连天。

  “嚯,这一晚上。”苗成云走上前拍了拍魏行山的肩膀,脸上神情很敬佩,“可够卖力的啊,没消停过,是条汉子。”

  “哼。你们男人都是一路货色。”云秀儿一脸清高,看着林朔说道,“白天再正经,一到晚上就不要命了。”

  林朔翻了翻白眼:“表姐,你说归说,眼睛别盯着我行吗?”

  正说着呢,车门一响,金问兰从车上下来了。

  林朔看了看这个女猎人,就觉得不一样了。

  这个女人,之前就跟一头雌豹子似的。

  长得不算难看,身材更是没得说,但林朔看着就觉得有一点儿刺眼。

  这女人杀机浓重不说,全身的肃杀之气又过于外放,似是随时要暴起伤人。

  这会儿不一样了,不仅气色比之前好了,红光满面,整个人气质也柔和了很多。

  作为一个其实挺漂亮的女人,她这会儿眼神里也有钩子了。

  直勾勾地盯着魏行山的背影看。

  看着金问兰的眼神,林朔是一阵心惊肉跳。

  这眼神林朔明白,新婚之夜,Anne和狄兰就是这种眼神。

  这叫尝到甜头了,意犹未尽。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林朔心想这一天晚上就这样了,要是再有一晚,老魏那就不仅仅是两个黑眼圈的事儿了。

  于是他挪了两步,走到了金问兰和魏行山两人之间。

  “金问兰,之前可是说好了。”林朔说道,“就一晚。”

  金问兰怔了怔,说道:“那我给钱还不行吗?”

  前头的魏行山一听这话,人都炸了:“金问兰!老子不是干那个的!给钱像话吗?”

  林朔也被气乐了,再看看金问兰,这女人臊眉耷眼的,这会儿居然知道害臊了。

  低着头不说话,被魏行山这么一吼,神情还有点小委屈。

  一看这表情,林朔暗自叹了口气,退开去几步。

  这女人动了真情了,魏行山看样子也差不多。

  这事儿自己已经不能搀和了,否则容易里外不是人。

  营地里的事儿暂时不管,林朔径直拉开了悍马车副驾驶位的车门。

  车里的气味让林朔眉头一皱,然后把所有的车门都打开了。

  昨晚的战场硝烟弥漫,这会儿味儿太大,得散散。

  回头看了看云秀儿和苗成云,林朔对苗成云说道:“你昨晚睡过没有。”

  “跟她?”苗成云一指身边的云秀儿,对林朔说道,“别闹,我是个有原则的人。”

  云秀儿柳眉倒竖,一巴掌就呼到了苗成云脸上。

  苗成云似是早就习惯了,一边揉着自己的脸,一边对林朔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林朔嘴角抽了抽:“我问得是你睡觉了没有,能不能开车,我们三个要出发了。”

  “哦!能。”苗成云点点头,“昨晚车外面没什么事儿,车里面的事儿我也帮不上忙,闲着也是闲着,睡过一会儿。”

  林朔点点头。

  其实这一趟林朔想带上苗成云,并不是什么另立家族的事儿,那只是作为一个相对冠冕堂皇的理由,说出来哄他的。

  其实是林朔和云秀儿两人都不会开车。

  这趟不可能走着去,需要开车,于是就要一个司机。

  而在会开车的人里,苗成云最强。

  搞定了的司机的事儿,林朔转过身来,看了看苗雪萍和贺永昌。

  自己和云秀儿、苗成云这一走,在留守人员里,就数两个人最强。

  尤其是苗雪萍,这个苗家借物九境大圆满的猎人,实际上是此行最强者之一。

  要是苗雪萍神智清楚,林朔嘱咐她一个人就行了,可惜她虽然没传言中那么疯,但多少还是有些不正常。

  所以林朔也叫上了贺永昌。

  贺永昌这个人,林朔其实早有了解,风评很好,老爷子之前对他也是赞不绝口,可林朔之前没见过面。

  老爷子向来喜欢夸人,可是夸其他人,都只是夸夸其谈,一听就不那么真诚。

  唯独对这贺永昌这个晚辈,老爷子不一样。

  贺永昌比林朔大三岁,他就是老爷子口中的“别人家孩子”,经常以此来鞭策林朔。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林朔九寸能耐之后,又在林家九境传承中一日千里,老爷子才逐渐不提这茬儿。

  这几天面对面相处下来,此行这一批猎门当代的精英中,林朔其实一直在默默观察贺永昌。

  确实很不错,除了爱保媒之外,没其他毛病。

  而且关键时刻头脑清楚,身上能耐也足够硬朗,可堪大任。

  “苗阿姨,老贺。”林朔吩咐道,“我们出发之后,你们带着其他人往东南方向撤。东南六十公里外,有个叫做扎拉夫尚的小镇,你们在那儿等我们。

  撤退的魁首手令,我昨晚已经写好了,交给了Anne。

  三天之后如果我们三个没回来,你们带着这份魁首手令撤回国内,这笔买卖取消。”

  “是,魁首。”苗雪萍和贺永昌齐声应道。

  “老贺。”林朔又对贺永昌招了招手。

  贺永昌上前几步,走到林朔跟前。

  林朔低声说道:“那份手令上,我推荐了你作为下一任猎门魁首。

  如果我们三人没回来,猎门以后就拜托了。”

  “魁首!这可使不得啊!”贺永昌大感意外,连忙摆手道。

  “还有。”林朔一把握住这个贺家猎人的手,说道,“我有一件私事要你帮忙。”

  贺永昌这会儿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嘴唇直抖,根本说不出话来。

  林朔平静地说道:“你是我推荐的魁首人选,贺家自然成为被我提名的九寸家族,可魁首家族门槛是九寸九,所以在平辈盟礼上,你需要击败其他九寸家族的出战者。

  以你目前的能耐,除了我们此行三人,其他人对你构不成太大威胁。”

  说到这里,林朔抱拳拱手:“我的两位夫人,会各自在平辈盟礼上代表苏曹两家出战。如果我没回来,还望贺家主届时能手下留情,保我林家一丝血脉。”

  听完林朔这番话,贺永昌身躯一震,似是明白了什么。

  这汉子铁塔般的身子陡然矮了半截,直直跪了下来,一对丹凤眼中泪水涌现,颤声说道:“贺家传人贺永昌,盼魁首平安归来!”

  林朔拍了拍这个汉子的肩膀,转身就走。

  他身后,云秀儿和苗成云彼此对望一眼。

  两人一言未发,也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