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零四章 谁说了算
  昆仑山下的苏家主宅,国际奇异生灵研究会驻亚洲区办事处。

  这间屋子里,昨天刚刚消散的愁云,这会儿又聚上了。

  因为苗光启从跟Anne的卫星电话中得知,林朔已经带着云秀儿和苗成云,再次深入红沙漠,要去捕获一头多佛恶魔。

  昨天从林朔口中得知这个计划的时候,苗光启其实是很兴奋的。

  小伙子胆大心细,脑子活。

  还是云三妹厉害,能生得出这么优秀的儿子。

  可这会儿得知三人已经出发了,林朔甚至已经交待了身后事的时候,苗光启这才真正意识到,事情听起来很美好,实际操作起来是非常难的。

  苗光启这边很难,林朔那边更难。

  当年那一头多佛恶魔,猎门精英尽出,人都几乎死光了,这才勉强杀死一头。

  这回要捕获一头,难度无疑更大,猎人却只有三个。

  所以等杨拓从未婚妻那儿过来,走进这间屋子的时候,就看到苗光启和曹余生两人,正绕着屋子团团转。

  这是又愁上了。

  昨天是两人一个人坐下,另一个人急得团团转。

  这回两人都没心思斗嘴了,一起转。

  曹冕反而心态很好,正坐在椅子上盯着屏幕,看到杨拓进来,曹家大公子赶紧打招呼:“杨哥,来得够早的啊。还是咱陈老师明白事理,这么早就放你出来了。”

  陈老师,就是杨拓的未婚妻,前天晚上杨拓在这儿一夜未归,曹冕本以为这位杨院士回去肯定得挨批评,搞不好还得关禁闭,结果看样子还行。

  杨拓冲曹冕点点头,然后对苗光启和曹余生说道:“上面已经跟俄方沟通完毕,所有设备今天上午运上俄罗斯的运输机,定点空投红沙漠。

  红沙漠中心地带,有一个绿洲小镇叫做扎拉夫尚,我们已经获得乌兹别克斯坦的授权,临时征用这个小镇作为前沿阵地。

  对捕获的多佛恶魔个体的神经系统科研,就在那里进行。

  狄兰,将作为我们的一线科研工作者,协助我们完成这次研究。

  中科院对这次行动很重视,已经征调了的八位生物神经学院士,从全国各地往这儿赶,今天下午开始他们将陆续抵达。”

  “好。”苗光启点点头,“还是中国**办事效率高,这要是搁在美国,这点事儿不扯三四天的皮,根本办不下来。”

  “同时,我这儿还有个不太好的消息。”杨拓又说道,“国际生物研究会,已经把此次生物事件升级到一级生物事件,联合国已经启动了核打击预案。”

  “嗯,这事儿是我通知国际生物研究会那边的。”苗光启说道,“该有的准备还是要有的。”

  曹余生这时候说道:“之前山阎王那次,也不知道是谁,笑话那群人是棒槌,被一头区区山阎王吓成这样。怎么这次你苗光启也成棒槌了?”

  “废话。”苗光启白了曹余生一眼,“那时候我知道山阎王怎么回事儿,他们不知道。这回连我也不知道多佛恶魔怎么回事儿了,可不就成了一个棒槌了嘛。”

  “那这次核打击的时间线呢?林朔他们还有多少时间?”曹余生问道。

  “十八天。”苗光启解释道,“我跟俄罗斯定的委托合同,狩猎时间就只剩下十八天,要是未按约完成狩猎,就说明猎门对此事已经无能为力,核打击就要来了。”

  “这时间也太紧了!”曹余生急了,拍了拍桌子,“原本合约没按时完成,大不了扣点费用。平辈盟礼赶不上,大不了把盟礼推迟嘛,现在你这么一搞,时间上完全没余地了啊!”

  “这不是猎门有没有余地的问题。”苗光启说道,“而是我们人类有没有这个余地。

  红沙漠的多佛恶魔,显然已经成为一支种群了。

  我们不知道这个东西的繁殖周期有多长,但又一点是明确的,这个东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以个体的形式出现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无论是唐代红沙漠附近的记载,还是明代塔克拉玛干沙漠上的记载,都是单只个体,从没有种群的记录。

  这次忽然这么多,这说明什么?

  我们是不是要考虑这东西,是因为某个契机,然后爆发式繁殖的?

  那么它们下次的繁殖时间,又是什么时候,我们知道吗?

  不知道。

  我们甚至没有时间去研究它们的繁殖原理。

  这东西是不能赌概率的,要是再来一次爆发式繁殖,整个中亚都不够它们折腾了。

  所以时间线卡得越紧越好,十八天,这是底线了。

  说句悲观一些的话,核打击对这个东西是不是有效,还是个问题呢。”

  “哎。”曹余生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林朔有没有办法捕获一头过来,这算是目前问题的最优解了。”

  “未必是客观上的最优解,但这是我们目前能想到的,最理想的解法了。”苗光启说道,“只是要把理想变成现实,就看执行者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你的儿子还有未来儿媳,不也跟着林朔一起去了吗?”曹余生说道,“这三人,算是猎门这一代最强的三人了,他们要是不行,还能怎么样呢?”

  “成云和秀儿,这俩人这趟不拖林朔后腿那就不错了。”苗光启说道,“我可没你想得那么乐观。”

  “哎?你好像之前不是这么认为的嘛,你还觉得云秀儿能跟林朔争一下魁首位置呢。”曹余生奇怪道。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苗光启坐下身来,叹息道,“成云和秀儿,跟林朔相比还是有差距的。

  这两人在我羽翼下长大,我虽然给了他们不少磨砺,但终究不如林乐山这个家伙,带着儿子直接进山搏命那么狠。

  七色麂子,这种猎物,他居然敢带着儿子一起去狩猎,他林乐山脑子肯定有问题。

  这么个教法,我承认我不如他那么疯狂。

  况且,林朔因为云三妹的关系,天赋也在成云和秀儿之上。

  让他们跟林朔去争一争,我是想进一步磨砺他们。

  成云就不说了,我的传承路子,是需要时间沉淀厚积薄发的,他现在远远没到那个火候。

  云秀儿的云家传承不过二境,也是拿林朔没什么办法的。

  你以为我真不知道吗?

  林家那把追爷,那是盖世凶物。

  林家传承里的借物,借得就是这把追爷。

  林朔一旦背着追爷,人弓合一的情况下,神智有追爷保着,云家传承若是没有五境以上的修为,根本影响不到他。

  六年前在昆仑山上,林乐山就是因为把追爷提前传给了林朔,这才没活下来。

  否则,他跟林朔就要换一换了。

  我跟你打这二十亿美金的赌,其实就是想把传承白送你而已。

  现在的云秀儿在林朔面前,确实会败得很快,平辈盟礼上的魁首之争,本就没有任何悬念。”

  说到这里,苗光启顿了顿,冷笑一声:“他林乐山能做到的事情,我苗光启当然也能做到,甚至会做得更好。

  云三妹的兄弟,你曹余生,他照顾你给你半套传承,我当然也能照顾你,我要给你一整套。

  云三妹的儿子,林朔,他照顾着,我当然也得照顾着。

  他不是我亲生的,那我就给把我闺女嫁给他。”

  曹余生听得只翻白眼:“老苗,这跟人置气啊,不至于下这么大的本钱。”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苗光启眼珠子一瞪,“我苗光启到了今天,也就只能跟林乐山一个死人置气了,活人,除了找不着的云三妹,谁还在我眼里?”

  “这倒也是。”曹余生点点头,随后问道,“如果这趟林朔要没回来,我们怎么办?”

  “我亲自去,反正这儿离那儿不算远,飞机半天就到了。”苗光启沉声说道,“多佛恶魔活体捕获,必须完成。”

  ……

  “我说林朔,你这趟到底有没有谱啊?东西到底怎么抓?”

  红沙漠里,苗成云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

  林朔没理他。

  “哎!林朔,你虽然现在是我妹夫,可其实我看你还不是很顺眼的。”苗成云继续说道,“你以为我不知道这趟你为什么带上我吗,说什么家主重任,骗鬼呢?

  你们俩不就少个司机吗?

  现在我是司机,到了车上司机最大,我跟你说话,你最好回个话,明白吗?”

  林朔还是没理他。

  “我……”苗成云这就要发飙了,“林朔……”

  “你别吵!”云秀儿在后面轻声骂道,“让他睡一会儿。”

  “啊?”苗成云一扭头,这才发现坐在旁边的林朔已经睡着了。

  “嚯,心够大的啊,这就睡上了?”苗成云有点儿惊讶。

  “他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是该稍微眯一会儿。”云秀儿说道,“而且有我在这里看着,他当然敢睡了。”

  “那还不是因为我车开得稳。”苗成云伸出手,把冷空调的出风口拨了拨,让冷风别直接对着林朔吹,嘴里说道,“不然他睡得着吗?”

  苗成云手上的动作,让云秀儿有些意外。

  这个女子轻声问道:“苗成云,趁林朔现在睡着了,你倒是跟我说说看,你是怎么看他的?”

  苗成云怔了怔,又扭头看了看林朔,这才缓缓说道:“讨厌他。”

  “嗯?”云秀儿哼了一声。

  “同时,也有些敬佩他。”苗成云轻声说道,“他的底细我其实再清楚不过,这小子不容易。

  要是没念秋这档子事儿,跟他在外兴安岭和尼泊尔两次间接的较量,还真让我对他有点惺惺相惜。

  能力确实强,为人也不错。

  外兴安岭的时候,他们那边有个雇佣兵,名字叫王勇。

  当时我给于瑞峰的交代是,让一群狙击手拖住他们,威慑就好,能不伤人尽量别伤人。

  可聂萱这个疯女人不知道是怎么安排的,有个韩国棒子真的开枪了。

  那个王勇,死了。

  这是个意外嘛,我于是就查了查王勇的家里情况,打算以匿名的方式,给他们家里人汇点钱过去。

  结果我发现,给王勇家汇钱的人还不少。

  魏行山是一个,他林朔也是一个。

  你猜猜林朔一次性汇了多少?”

  “多少?”

  “五十万美金。”

  “不少嘛。”

  “我也觉得不少,于是我就又顺藤摸瓜,查了查林朔的账户。”苗成云说道,“结果发现啊,这小子,把那趟买卖挣过来的一千万美金,五十万给了王勇家里人,另外的九百五十万,全都捐给了中国的希望工程。”

  “全都捐了盖学校?”

  “不仅仅是盖学校,盖学校其实花不了多少钱。”苗成云顿了顿,说道,“这笔钱中绝大部分,他委托希望工程成立了一个专项基金。专门补贴入乡支教的教师,让山村教师的待遇,跟目前国内一线城市的教师待遇持平。”

  “哎呦,那可是个无底洞啊。”云秀儿说道。

  “谁说不是呢,这不是傻子干的事儿吗?”苗成云摇了摇头,“可当时我查到这里,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觉得老爷子让我办得那些破事儿,没啥意思。”

  云秀儿叹了口气,随后说道:“其实你跟先生啊,是性子偏激,本质还是很善良的。”

  “去去去,没你这么骂人的。”苗成云翻了翻白眼,“你才善良呢,你云们家一家子都善良。”

  云秀儿微微一笑,没去计较,又说道:“先生之前让你办的事儿,也是有意义的。否则今天,林朔也不会跟我们在同一辆车上。”

  “对了。”苗成云似是想起什么来,“林朔这小子心里到底有没有谱啊,他再不醒,我开哪儿去啊?”

  “按之前原路开呗。”云秀儿说道,“先到那个洞口再说。”

  “可前面已经是那个洞口了啊。”苗成云说道,“难道我直接开进去吗?”

  “就在这儿停吧。”林朔忽然说道。

  苗成云被吓了一跳,扭头一看:“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醒。”林朔打了个哈欠。

  “那你说说,接下来怎么办?”苗成云一边停下车,一边问道。

  “还能怎么办,先进去看看。”林朔打开了副驾驶这边的车门,一边下车一边反问道,“不先进去看看情况,谁知道怎么办?”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就这么愣进啊?”苗成云问道。

  “怎么,不敢?”林朔看了看他。

  “瞧不起谁呢!”苗成云解开安全带就下了车。

  三人站在洞口前,林朔抽了抽鼻翼,闻了闻里面的气味,然后看向了苗成云:“如今六大家之中,我们林家有‘闻风辨位’,苏家有‘听山识途’,我记得你们苗家,也有一门类似的能耐,叫做‘控龙探穴’,你会吗?”

  “会是会,可是这招,得有苗家地龙。”苗成云一摊手,“我家老爷子是被人赶出来的,地龙是苗家豢灵,他没法带出来啊,我现在上哪儿找地龙去。不过没事儿,我有其他的办法。”

  “什么办法?”林朔问道。

  苗成云从怀里掏出一部卫星电话来,拨了几个号码,放在了耳边:

  “老爷子,你现在哪儿呢?”

  “在苏家老宅喝酒?嘿,我们在这儿出生入死,你日子倒是过得不错啊,别喝了,有事儿。”

  “俄罗斯的侦察机,你让他们派过来一架,要求装上合成孔径雷达,在我们目前所在的地方,扫上一遍,然后把立体图像给我们。”

  “什么?太贵?”

  “老爷子,我就问你一句:你儿子儿媳还有女婿都在这儿呢,这趟要是全没了,你还留着钱干嘛用?”

  “对嘛,前后多少时间,给我个数。”

  “六天?”

  “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要是让侦察机再晚一天,就能赶上我们仨的头七了。”

  “六天哪儿来得及啊,现在就要啊!”

  “什么叫没办法?”

  “喂?喂?”

  苗成云挂了电话,一脸郁闷。

  “合成孔径雷达,这东西我有所耳闻。”林朔说道,“是能扫描到地下,可是这种扫描的深度,最多也就十多米,这是远远不够的。”

  云秀儿则说道:“如今你任务在身,先生不想当面骂你蠢打击你,所以用六天时间为由,委婉地拒绝了你。不过我不在乎你有没有士气,反正这趟任务你就是个后腿。”

  “你就别激将了,我是不是后腿你说了不算。”苗成云翻了翻白眼,看了看林朔问道,“对吧?”

  “我说了也不算。”林朔摇了摇头。

  “那谁说了算?”云秀儿问道。

  “被我们抓到的那头多佛恶魔,说了算。”

  说完这句话,林朔一猫腰,率先进了沙洞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