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零五章 蜂后
  肩挑重担,步步沉稳。

  林家的修力传承,九寸以下内外兼修,但真站到九境的门槛上,第一境的要求,就是脚踏大地,落地生根。

  并不仅仅是站得稳那么简单,林家传承号称八成修力两成借物,这种说法是林朔老爷子传出去的,其实就是骗骗外人。

  林家传承真正的精髓,是五成修力五成借物,而这五成借物里头,三成借追爷,两成借大地。

  只有落地生根,才能从大地借得力量。

  林家九境之前的九寸修行,要求将身体每一条肌肉都锻炼得足够坚韧,这是要下苦功夫的。

  修力是借物的基础。

  也就只有这样,当林家九寸猎人出山时,肩上能借追爷滔天凶焰,脚下能借大地无穷之力,这才能诛尽世间邪祟。

  否则肩挑一千多斤的追爷跑来跑去,还没见到猛兽异种,自己就先累死了。

  今天是乙酉年正月十三,日子是单数,按照林家传统,追爷应该放在左肩。

  单左双右,这是林家传人背追爷的规矩。

  这个规矩的解释,当年老爷子前前后后说了一整天,说得那个叫云山雾罩。

  最后林朔听明白了,其实就是让追爷换换肩膀。

  毕竟一千多斤的东西,长时间压在肩上,林家传人修力修得再好,天长日久地也会受到些影响。

  一天换一个肩膀,免得脊柱侧弯。

  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追爷在肩膀上的位置时左时右,动手时候的起手式,时而左半身时而右半身,这就要求林家传人左右身子两边无论是灵活度还是力量水平,都要非常均衡。

  林朔天生是个右撇子,左手虽然已经练得跟右手没什么区别,可在心理上,终究还是右手舒服一些。

  今天追爷在左肩,弓弦斜挎到右腰,这个位置挺舒服,林朔摘下来很方便。

  可再方便,这毕竟也是一把三米长的巨型反曲弓,一旦进了洞口,空间多少是受限的。

  眼下这个沙洞底下的通道,一进来空间居然很富裕,追爷斜挎在身上,左右两边怎么转都打不到洞壁。

  这有喜有忧。

  好处显而易见,人走着不那么压抑,林朔动手时也会相对舒服。

  而坏处,得稍微想一下才能意识到。

  红沙漠在这块地方的原始地貌,应该是隆起的山丘。

  后来土地沙漠化严重,这儿慢慢被盖上了一层沙子,其他地方沙层挺厚,唯独这里很薄。

  这个沙洞,也就洞口还有两米左右的沙层,结得硬邦邦的,再往下就是碎石土质地面了。

  而面前这个沙洞通道,显然不是天然形成的。

  天然形成的山洞,无论是远古地下河的残留河道,还是地壳运动产生的岩间缝隙,这都有迹可循。

  要么洞壁是水成岩,要么山洞空间奇形怪状,路不太好走。

  林朔带着云秀儿、苗成云三人走得这条通道,地面相对平坦,洞壁和洞顶也都很光滑,而且圆不隆冬,就跟一根巨型管道似的。

  说是人工开凿,也不太可能。

  洞壁上一没装饰二没照明,而且人工开凿路面应该是平的,而不是如今的圆形弧度。

  苗成云打着手电,一边走一边照着周围的情况,也察觉到了异样,问道:“这个洞怎么这么奇怪啊,天然不像天然,人工不像人工,难道是多佛恶魔打出来?”

  “嗯。”林朔点了点头,认可了他的判断,随后问道,“你有什么想法吗?”

  “挺宽敞,看来这多佛恶魔,还是很好客的嘛。”苗成云说道。

  “这个时候还知道开玩笑,你心态倒是不错。”云秀儿显然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如果这个洞真是多佛恶魔打的,那事情就很难办了。”

  “怎么?”苗成云没反应过来。

  “动物打洞,才不管空间宽敞不宽敞呢。”林朔提醒道,“只要能容纳自己通过就行了。”

  苗成云脸色一僵,终于明白过来了:“也就是说,在这个通道里经过的多佛恶魔,最大的那头,应该就有这里这么大?”

  一边说着苗成云又把手电左右照了照:“这跟之前我看到的那两头,好像不是一个概念啊。那两头趴下来还没人高呢。”

  “没错。”林朔说道,“跟我之前最后遇到的那头最强的,也不是一个概念。”

  “林朔,你之前击退的最强的那头,大概多大?”云秀儿问道。

  “一人多高,最多两米。”林朔说道。

  “这儿大概五米见方。”云秀儿估算了一下。

  “如果多佛恶魔的实力跟体型真的成正比的话。”苗成云说道,“这么大的家伙,咱仨绑在一块儿,干得过吗?”

  “苗成云你说话能不能带点脑子。”云秀儿说道,“我们这次是来抓多佛恶魔的,没让你去挑战多佛恶魔中的强者。”

  “我觉得苗成云的想法可以。”林朔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点了点头,“我们可以试一试,抓这头大的。”

  “啊?”云秀儿愣了一下,随后叹了了口气,“林朔,我真的很难。”

  “你怎么就难了?”林朔有些奇怪。

  云秀儿幽幽说道:“从小到大,跟在我屁股后面这些人,一个个什么样你也见识过了。

  聂萱是个反社会人格的心理变态,我被她逼疯不是一次两次了,无数次地想掐死她。

  苏念秋脸蛋漂亮,可办事从不经过大脑,整天就只知道在先生那里打我的小报告,给我心里添堵。

  而苗成云,一直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我更是为他操碎了心。

  要知道我云秀儿,只比他们大一两岁呀。”

  “嗯,听起来是挺不容易的。”林朔点了点头。

  “小时候要替先生照顾这三个人,我已经很心力交瘁了。为什么长大后,遇上你这个表弟,还以为你至少能懂事一些,怎么你也这样呢?”云秀儿问道。

  “我哪样了?”林朔不解道,“照你这么说的话,我杀了聂萱,娶了苏念秋,这不是都在帮你忙吗?”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林朔,这你能不能别提两件事。”苗成云眼角抖了抖,“这一提起来,我就想宰了你。”

  “聂萱那是买卖,生死勿论,这是门里的规矩。苏念秋和他那是你情我愿,你也管不着。”云秀儿对苗成云说了一句,然后又对林朔说道,“你刚才不是赞成苗成云,想跟他一起胡闹吗?这还不是给我心里添堵?之前是谁说得只可智取不可力敌啊,怎么这刚进山洞,你们来就要去找大家伙了?”

  “哦。”林朔说道,“我赞成苗成云,并不是什么胡闹,而是基于某种判断。”

  “什么判断?”云秀儿问道。

  “我之前在迷雾里,先后跟七头多佛恶魔交过手。”林朔说道,“其中前六头跟第七头,长得不太一样。”

  “哦?我当时没看清,具体哪里不一样?”云秀儿问道。

  “我看得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感觉,个头颜色都不太一样,虽然都盖着重甲,长着尖刺,但明显最后那头,身体结构更复杂一些,也更擅长战斗。”林朔说道,“再加上它们共享神经信号的特性,我觉得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云秀儿问道。

  林朔解释道:“它们既然可以共享神经信号,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整个族群,就相当于一个拥有多个分身的个体?

  这样的生存方式,就极大概率会出现族内分工,每一种多佛恶魔擅长的工作不一样。

  有负责捕食的,有负责战斗的,还有负责生育的。

  所以我认为这种东西的体型差异,跟战斗力并不是绝对挂钩的。

  参考蚂蚁,之前我遇到过那七头恶魔强者,前六头可能类似工蚁,最后一头,极有可能扮演兵蚁的角色。”

  说到这里,林朔用手敲了敲洞壁:“至于这一头,是个什么东西也就不难猜测了。”

  ……

  江南钱塘,柳叶巷。

  正月十一,春寒料峭。

  今天是小孩寒假的最后一天,大人却都已经开始上班了。

  一般的孩子,这会儿估计正赶着做寒假作业呢,而林家管教比较严,孩子们作业早就做完了。

  今天上午,几个堂兄弟结了伴,正在院子里玩着,很闹腾。

  五十一岁的林贺春,坐在二楼的书房窗户边上,看着楼下疯来疯去孩子们,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

  他是林朔的堂叔,如今掌管着整个钱塘林家。

  往上倒两辈,参加猎门上次平辈盟礼的林家传人林全福,是林贺春和林乐山的祖父。所以林贺春这一支,离林朔很近。

  林贺春从小跟林乐山一块儿长大,小时候也跟楼下这群孩子一样,一起在林家大院里疯着。

  两人不仅仅是堂兄弟,更有撒尿和泥的交情。

  这几天,林贺春有喜有忧。

  高兴的是听说林朔觅得良配,已经在国外完婚了,而且一娶就是俩。

  这事儿让林贺春特别高兴。

  可同时,林朔的这笔买卖,风险极大,极有可能回不来。

  他要是真回不来,林家主脉就断了。

  其实历史上,林家主脉并不是没断过,之所以后来能续上,是因为有林家分支在。

  林家分支不从事狩猎活动,只经商,不过并不代表着林家分支不修行。

  比如林贺春自己,按猎门的能耐,是个强七寸。

  林家分支这些身上有林家传承的人,其实也是主脉传人的备选。

  林贺春,当年就是林乐山的备选。

  如果后来林朔没有出生,一旦林乐山遭到意外,林贺春就是主脉传人。

  不过林贺春也知道,自己跟堂兄林乐山在天赋的差距,实在是天渊之别,真要是到了那个份上,林家别说魁首家族的地位不保,九寸门槛都守不住。

  九寸门槛守不住,林家分支如今偌大的家业,其实也守不住。

  林家的主脉和分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林贺春很明白。

  如今林朔接了一笔风险极大的买卖,他暂时也没孩子,那么林贺春作为林家的分支掌舵人,就得挑选一个主脉的备选人。

  目前在林家分支中,跟林朔同辈的人年纪都不小了,而且从小接受的教育都跟狩猎没关系,所以不能在他们中间找。

  而目前院里的这七个孩子,就是在林乐山身亡之后,林贺春从林家分支的两百多个孩子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天赋都不错。

  平时养在身边,能耐教着,狩猎的本事也慢慢喂着。

  一旦林朔出现意外,那么就从这七个孩子中,挑一个最好的过继给林朔。

  不指望这孩子以后能到达如今林朔的高度,只求保住林家七寸门槛就行。

  所以这几天,林贺春一边备下了了三十个亿,等林朔回来结婚,一边又准备了七个孩子,等着给林朔灵前尽孝。

  喜事丧事两手准备,喜忧参半。

  林朔那边几天过去了,迟迟没有消息。

  不过这事儿林贺春已经习惯了,从林朔他爹开始就这样,除了重大的事情,基本上跟分家不联系。

  要是搁在以前,通讯不发达,林家两拨人一拨狩猎一拨经商,平时碰不到一块儿,不联系也就罢了。

  现在不一样了,有电话嘛。

  可林朔这混小子从小到大,就跟他这个堂叔打了两个电话。

  一个是林乐山去世,另一个是自己结婚,就这两个电话,其他没了。

  这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

  正想着心事,楼下原本就很闹腾的孩子们,这一下就跟炸了锅似的。

  林贺春往下一看,嚯,这群熊孩子!

  七个孩子中林贺春目前最看好的,叫做林修贤,这小子过年算是八岁了。

  就是这混小子,拿着根长竹竿,上面挑着马蜂窝,在院子里耀武扬威,吓唬其他小孩儿。

  这马蜂窝,得有半扇门那么大了,就挑在二楼的林贺春面前。

  这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好在现在天气还冷,马蜂在里面休眠,估计还没醒过来。

  这要是摇醒了,全都飞出来,那后果不堪设想。

  林贺春有猎门强七寸的能耐,这在常人眼里,就跟神仙差别不大。

  他来不及从楼梯上下去,开了窗整个人就纵身而下。

  人还在空中的时候,顺手就摘了竹竿上的马蜂窝,等到落地,人已经在院里水缸边上了。

  掀开水缸的盖子,把马蜂窝扔进去,再盖上。

  干净利落地做完这一切,这位林家目前的掌舵人,看着熊孩子林修贤,面色不善。

  还没开口教训,林修贤小朋友嘴一咧,“哇”地就哭出来了。

  这小子居然知道先声夺人,林贺春嘴角抽了抽,把嘴边的骂人话给憋了回去。

  周围的小孩儿一哄而散,林修贤一看情况不对,也跑了。

  林贺春叹了口气,在水缸边上等着。

  水缸里的水是满的,这会儿整个马蜂窝浸在里面,里面的马蜂群一会儿就淹死了。

  教训孩子的事情晚上再说,这群马蜂既然遇上了,就不能放过,不然这东西害人。

  想到这里,林贺春又不免自嘲地笑了笑。

  自己明明不是个猎人,怎么会下意识地冒出这种想法?

  低头一看,地上有个东西。

  看着像马蜂,但是个头特别大,尤其是肚子,滚圆的一圈,得有两枚手指头那么粗。

  跟其他马蜂不一样,这只马蜂没翅膀,这会儿正在地上慢慢爬着,看着挺费力的。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林贺春认得出来,这是马蜂的蜂后。

  他不假思索地抬脚一踩,只听轻微的一记爆裂声。

  这东西留不得,否则来年又是一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