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零六章 假设
  这条隐藏于地下的宽阔通道,出乎意料地长。

  林朔能感觉到,这个圆形通道在一开始往地下深入了一段距离,之后的走势,基本上就是平的。

  而随着三人的不断前行,原本空气中那种陌生而又稀薄的味道,也逐渐浓郁了起来。

  多佛恶魔的体味,相比于其他猛兽异种,淡了许多。

  这儿之所以气味越来越浓,是因为这里的空气不怎么流通,天长地久积累起来的。

  体味寡淡,这条情报目前只有林朔掌握着,他也没必要跟其他人分享。

  因为这里的其他人,对这条情报并不具备分析能力。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从林家的狩猎传承中,林朔早就知道,一个物种的体味大小,往往跟战斗力是有关系的。

  一般情况下,体味大的东西,战斗力强。

  这是因为体味大的家伙,往往是哺乳类动物。

  从古生物学上来说,哺乳动物源自两亿多年前的合弓纲古生物。

  这类生物在脊椎动物大批量登陆之后,一开始混得不怎么样,在生态系统的边缘位苟延残喘。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作为人类演化支的一份部分,这些非常遥远的人类祖先,从现在的眼光来看,在面临生存绝境的时候,是极具冒险精神的。

  但其实,就是被逼的。

  迫于生态位的压力,它们被迫离开了之前的水边环境,往陆地深处发展。

  结果陆地深处还真没什么天敌,这个历史机遇太好了。

  为了适应急剧变化的新环境,生物进化需求太强烈,而生物进化的周期又达不到这个速度,所以导致了进化不完全。

  进化不完全的现象之一,就是皮肤像过去的两栖类祖先一样,充满了腺体。

  这种腺体的存在,再加上代谢上尿素的问题,导致了这类动物的保水能力极差,这对深入陆地是不利的。

  而生物的进化,本就是为了适应当前环境,因陋就简、将错就错,不断更新打补丁的过程。

  于是这些位于体表的腺体,慢慢进化成了汗腺。

  而正是因为汗腺的存在,可以通过排汗来调节体温,恒温的哺乳类动物,因此诞生了。

  哺乳类动物的战斗力,相比于其他类型的生物,是要强一些的。

  因为它们后续又进化出了高度发达的神经系统,让它们捕捉外界的信息极快,反应灵敏。

  而且因为体温的恒定,它们的战斗力也比较稳定。不像钩蛇这样的爬行类,一到冬天就蔫头耷脑的。

  这类东西的落在林家人的鼻子里,因为汗腺的存在,以及汗水本身的蒸发特性,导致气味很容易被捕捉到,体味大。

  而其他类型的动物,这方面就差很多。

  可如今遇到的多佛恶魔,这种极为寡淡的体味,显然不是哺乳类生物。

  林朔跟它们交过手,这东西身披重甲、行动迅猛,战斗力极为强悍。

  这就有些颠覆性了。

  这种颠覆,不仅仅对之前体味跟实力挂钩的经验不符,还让林家人的闻风辨位,也不那么靠谱了。

  原本林朔在山林之中,东西的味道传过来,有几头、在哪儿,这些信息都是一清二楚的。

  这会儿不行了,一方面气味太淡,另一方面这种气味接触他是刚接触,判断依据不足。

  所以到底有几头多佛恶魔潜伏在地下,在哪儿潜伏着,林朔有些吃不准。

  他只能大概知道,附近有很多,而且越来越近了。

  “林朔。”只听身后的云秀儿问道,“你说,多佛恶魔知不知道我们进来了?”

  “不知道。”林朔回道。

  “你凭什么判断它们不知道?”云秀儿又问道。

  林朔补充道:“我是说我不知道。”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凭什么带我们俩来。”

  “正是因为我们对多佛恶魔有太多的不知道,所以我们才要来这一趟。”林朔说道,“而且相比于其他几个,我们三人来,生还的几率到底还是大上一些。只要能活着回去,就能把情报递出去。”

  “可你现在的目标,好像不是一两个人死里逃生那么简单,你还想捕获一头呢。”云秀儿说道。

  “什么叫我还想捕获一头?”林朔瞟了自己的表姐一眼,“是我们想捕获一头。”

  “我说你们俩轻一点儿!”苗成云这时候提醒道,“你们这是生怕多佛恶魔不知道我们来了还是怎么着?”

  “哎。”云秀儿叹了口气,对林朔说道,“这傻子,到现在还不明白呢。”

  “没你这么说自己丈夫的。”林朔摇了摇头,“男人嘛,还是要多鼓励。”

  “我还没嫁呢!”云秀儿说道。

  “反正也就这两天的事儿。”林朔说道。

  “哎,你们俩到底什么意思?”苗成云问道,“什么叫这傻子现在还不明白?我不明白什么了?”

  “没你这么上赶着认傻子的。”林朔无奈说道,“这事儿确实怪不了你,一般人明白不过来。”

  “视觉和听觉,这是我们人类的感知方式,但未必是多佛恶魔的。”云秀儿终于解释道,“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道理,苗成云你如果能娶到苏念秋,你还会娶我云秀儿吗?”

  苗成云愣了一下,看了看林朔。

  林朔翻了翻白眼:“你这时候看我干嘛?赶紧表态啊!”

  “当然不会!”苗成云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我算是救不了你了。”林朔摇了摇头,径直往前走。

  只听后面云秀儿一声怒喝,继而对苗成云拳脚相加。

  一边叮咣五四揍着,云秀儿继续说道:“同样的道理,既然直接能用神经信号交流了,也能用神经信号捕获猎物了,多佛恶魔干嘛还去发展视觉和听觉能力?就算某一段历史时期,它们曾有过视觉和听觉,那么到了现在,在它们建立了高度发达的神经联网之后,这两种能力也会退化的。”

  “表姐,差不多行了,再揍下去他都快退化了。”林朔在前面劝道,“这事儿主要赖你,挖这种坑给他跳,你这不纯粹自己找不痛快吗?”

  “苏念秋那是你老婆,被这混蛋惦记着,你难道就不难受?”云秀儿一个侧身飞踹把苗成云踹到洞壁上,然后又扑了上去。

  “念秋这样的女子,无论容貌气质还是为人处事,都是世间一等一的,被人惦记不是常有的事儿吗?”林朔淡淡说道,“个个我都要去难受,那我还活不活了?

  这些人要有本事,那就来抢抢看呗。

  还有,表姐,你别老拿自己去跟念秋比。

  她再好,那也是她。

  你云秀儿还是可取之处的,比如你这招猴子摘桃,这就非常毅然决绝。

  一点都不为自己以后的幸福着想,够狠。”

  林朔嘴上说着便宜话,一点劝架的意思都没有。

  因为他知道,就身体能力而言,苗成云比云秀儿强。

  之前在迷雾中,其他人包括云秀儿,他都一招拿下了。

  只有苗成云和贺永昌两人,在自己手里能多少挣扎几招。

  在林朔眼里,苗成云只是对敌经验还不太够,可身体之强悍,已经是世间少有的高手了。

  再加上他是三道同修,未来的成就,还在贺永昌之上。

  现在照云秀儿这么打,他看上去被揍得飞来飞去挺吓人,其实就是打情骂俏,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顺便,两人这就算热身了,回头遇上了多佛恶魔,状态也能更好一些。

  揍了得有那么五分钟,云秀儿似是消气了,一言不发地跟着林朔继续往前走。

  苗成云跟个没事人一样,嘴里还捧呢:“秀儿姐,你力气见长啊,这次按摩比上一次得劲儿。”

  “哼。”云秀儿冷哼一声,“你就感谢先生给了你一副好身体吧,这么好的修力天赋,真是白白糟蹋了。”

  “对了,之前说多佛恶魔是用神经信号侦测猎物的对吧?”苗成云挨揍归挨揍,脑子还是在转的,这时候问道,“虽然现在咱们发出再大的动静,可能它们也听不到,但它们可以侦测我们的神经信号啊!所以我们现在在这儿,它们应该知道了吧?”

  “这就是一种博弈了。”林朔说道,“刚才云秀儿的论述中,其实有个问题,那就是照她这么分析,多佛恶魔彼此之间的沟通联系是没有障碍的,而且效率极高,侦查猎物也没问题。

  可它们对环境的侦测,又该怎么办呢?

  周边环境,是没有神经信号的。

  它们如何理解自身目前的处境呢?

  尤其是在地下这样的生存环境,视觉本来就没有太大的用处,听觉是不是足够有用,也有待商榷。

  所以,我在赌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苗成云问道。

  “它们对环境的理解,是一种比较简单的方式。”林朔说道,“那就是个体试错。”

  “个体试错?”

  “简而言之,就是用个体是否能够存活的方式,检测当前环境是不是安全,这也是很多低级生物的方式。”林朔说道,“其他动物要这么搞,不到一定的数量级是不行的,否则早死光了。但多佛恶魔可以,因为它们的个体本身足够强悍,能够让它们个体死亡的极端环境,在这地球上本来就很少。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多佛恶魔对于周边环境的侦测,其实是比较粗犷的。

  正是因为足够强,所以可以不在乎。

  而这种对环境的不在乎,又阻碍了它们的进一步进化。

  所以它们目前只有神经联网,却没有很高的智商。”

  “也就是说……”苗成云说道,“这群家伙其实很自闭?”

  “只是有这种可能。”林朔说道,“如果这种可能现实存在,那么这种自闭的群体,它们无论干什么,都是基于自身需求,而不怎么考虑外界因素。

  它们捕食,是因为群体目前这个发展阶段需要养分,而不看捕猎时机合不合适。

  而如果群体养分暂时充足,它们是不会有捕食行为的。

  我目前在赌的,就是这个事情。

  它们刚刚捕食结束才一天,本身没有捕食欲望。

  所以哪怕我们现在就在它们面前,它们都未必对我们感兴趣。”

  “这就跟你苗成云觊觎苏念秋,林朔却没有反应一样。”云秀儿说道,“我们可以把林朔和苏念秋这对夫妻,理解为一个整体。

  这里就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苏念秋对你根本就不感兴趣。

  就好像多佛恶魔目前捕食刚刚完毕,对额外的食物不感兴趣。

  第二个原因,在林朔眼里,你苗成云如今无论哪方面都太弱,构不成任何威胁。

  就好像我们太弱,在多佛恶魔眼里构不成威胁一样。

  所以,现在你就算在苏念秋面前,他们夫妻俩依然当你不存在。

  之所以还跟会你聊天,那只是人情世故。

  同样地,我们就算在多佛恶魔面前,多佛恶魔也能侦测到我们的神经信号,但它们就是可以当我们不存在。

  明白了吗?”

  “秀儿姐,你这个比喻虽然很伤人,不过倒是浅显易懂。”苗成云神色尴尬地点点头,随后说道,“不过,要是你们俩的这种假设,不成立怎么办?”

  “不成立那就比较麻烦了。”林朔诚恳地说道,“所以我还是建议你们现在结婚算了,免得留遗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