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一十章 拐带公主
  红沙漠上,这辆六**悍马的油门踏板,都快被苗成云踩裂了。

  整辆车风驰电掣,车子后面的沙尘扬起半天高,远远一看就跟沙尘暴似的。

  “还能再快一点吗?”林朔坐在副驾驶座上,手里捧着这头多佛恶魔的幼崽,嘴里问道。

  “要不你来开?”苗成云问道。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我不会。”林朔实话实说。

  “那就别挑三拣四的了。”苗成云说道,“你怀里这个不就丑点儿嘛,你多看看也就习惯了,别急。”

  “这不是我急不急的事,跟丑不丑更没关系。”林朔说了一句,懒得解释了。

  “那跟什么有关系啊?”苗成云好奇地问道。

  “苗成云你什么时候能有点脑子。”两人身后的云秀儿听不下去了,“多佛恶魔是神经信号网络共享的,刚才它们应该是在休眠,神经网络也休眠了,所以我们拿着这只幼崽出来没事。可要是万一它们醒了呢?少一只幼崽,你觉得它们知不知道。”

  “那应该……”苗成云有些把不准,“知道吧?”

  “废话,肯定知道!”云秀儿说道,“多佛恶魔神经信号网络的联网距离,根据我们上次的经验,起码在五十公里以上,所以它们甚至极有可能知道这只幼崽在哪儿。

  我们对这只幼崽的研究地点,如今定在扎拉夫尚,这是个矿业城市,距离多佛恶魔巢穴也就一百多公里。

  苗成云,你想见识一下无数头多佛恶魔兵临城下吗?”

  “不想!”苗成云赶紧摇了摇头。

  “那你还不开快点!”云秀儿说道,“我们必须尽快把这头幼崽送到研究点,让那些专家破解多佛恶魔的神经网络,完成神经信号的逆向工程,对这个多佛恶魔种群进行欺诈,否则那群家伙就顺着这个小东西来了!”

  “刚才我问你有没有随身带着核弹,你说没带是吧?”林朔这时候问道。

  “是啊。”苗成云点点头。

  林朔把手上的多佛恶魔幼崽,往苗成云的怀里一放:“这下你带着了。”

  “我去!赶紧拿开!”苗成云往下扫了一眼,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差点没把车开翻了,嘴里吼道,“我已经开到最快了!”

  “哦。”林朔应了一声,把多佛恶魔幼崽抱了回去,举起来又仔细查看了一番。

  刚才在地底下的时候,林朔三人不仅见到了多佛恶魔的个体,也在那头巨大的多佛恶魔周边,看到了一个个圆形的东西。

  似乎是卵,个头不小。

  眼下这只多佛恶魔的幼崽,比那些卵还小一号,估计是刚孵出来不久。

  它身上的壳儿是硬的,可身子下面的六对脚爪还软绵绵的,一旦举起来,就这么向下耷拉着。

  丑是真丑,身上疙疙瘩瘩不说,还脑袋不像脑袋屁股不像屁股。

  事实上,林朔研究了这小东西好一会儿,要不是这东西有个特大号的肚子,他也没分不出来到底哪儿是脑袋哪儿是屁股。

  整体来说,这头幼崽长得类似一只丑陋的甲虫,不过现在林朔把这东西搁手里,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甲虫。

  甲虫林朔小时候逮过,什么天牛屎壳郎瓢虫金龟子,甭管长什么样,入手都是凉的。

  可这东西是温热的,体温跟人体差不多,看样子是个恒温动物。

  不过以林朔的生物学知识,想不明白哪种恒温动物能长这样。

  看它的外表,结实的甲壳,根本就没有汗腺散热,也没有毛发保暖,也不知道是如何保证体温恒定的。

  不过林朔知道,但凡是恒温动物,体温都在三十七摄氏度左右,这个东西也是如此。

  这个温度有讲究,因为这个温度下的蛋白质活性最高。

  这代表着更快的代谢率和更强大的肌体功能。

  这也从一方面解释了,为什么多佛恶魔看上去像只大号的虫子,但战斗力却不是一只虫子放大了那么简单。

  而手里的这只多佛恶魔幼崽,肚子显得特别大,这让它整体看起来极不协调。

  这让林朔有了一些不太好的感觉,嘴里问道:“表姐,刚才你下去的时候,手边的那些幼崽,都长这样吗?”

  “我那时候哪里顾得上细看啊。”云秀儿说道,“你们两个男人只知道在上面斗嘴,我自己一个人下去心里慌得不行,苗成云手电照哪只,我就拿哪只上来了呗。”

  林朔又看了看苗成云。

  “你看我干什么啊?”苗成云一脸无辜的样子,“那时候我正跟你聊天壮胆呢,随便照了一头眼吧前儿的,压根没看清。嗐,又不是地里挑西瓜,得找个又红又甜的,爱哪只哪只呗。”

  “我当时扫过一眼。”林朔说道,“其他幼崽,好像跟这头长得不太一样。”

  “是吗?”苗成云扭过头来,打量了一眼林朔手里的东西,然后赶紧又别过了头去,一副没眼看的嫌弃样子,“不是一样丑嘛,有什么区别。”

  “这只肚子特别大,大得都不协调了。”林朔说道,“你看看这形状,你之前不是用手电打过远处吗?那头最大号的多佛恶魔,是不是也长这样?”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苗成云点了点头,“哎,林朔,要是照你这么说,咱这是偷了头小蜂后出来?这算不算拐带**啊?”

  “你这脑回路也是没救了,一脑子什么乱七八糟的。”云秀儿在后面吐槽道,“要说,也是我抱了个多佛恶魔的公主出来。”

  “你就别得瑟了。”苗成云翻了翻白眼,“论偷公主的能耐,你比林朔差多了,他小老婆狄兰,不就是个北欧公主吗?”

  “我那不叫偷。”林朔眼睛一瞪。

  “嘿。”苗成云笑了笑,“你婚礼我又不是没参加过,看狄兰那样子,跟她家里人没交代过吧?我估计也没交代过,人家一个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嫁给你做小,北欧皇室肯定不干嘛。你这不叫偷叫什么?回头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屁股怎么擦。”

  “这用不着你操心。”林朔正色说道,“说正经的,这只东西,极有可能是这个多佛恶魔种群的新一代蜂后,负责生育的。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多佛恶魔的社会结构到底是什么样子,也不清楚这种新蜂后在种群里的地位到底如何。

  不过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我们这次看起来很顺利,说不定会闯祸。

  还记得之前我对多佛恶魔的一种猜测吗?

  它们感知周边环境的方式,是个体试错。”

  “嗯,然后呢?”

  “一般幼崽也好,成虫也罢,这要是没了,那就当做是试错了。”林朔解释道,“没了就说明那头东西待着的地方不安全,它们也许就此止步,不会再靠近那里。

  所以大量多佛恶魔兵临城下的事情,未必会发生。

  可要是没了的这头,是下一代蜂后呢,这东西肩负着整个种群的繁衍使命,这头幼崽要是丢了,是不是可能整个多佛恶魔种群的未来就没有了?

  那么它们会不会来找?”

  “肯定会来找啊!”苗成云说道。

  “所以,如果刚才我们拿了其他幼崽,未必引来其他的多佛恶魔。”林朔说道,“可要是这头,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呸呸呸!童言无忌!”云秀儿赶紧说道,“林朔别咒我们啊!”

  “实话实说而已。”林朔叹了口气。

  “那咱回去再换一头?”苗成云问道。

  “来不及了,我感觉那群东西已经快醒了。”林朔摇了摇头,“就这样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

  在云秀儿和Anne通过卫星电话之后,苗成云终于把车开到了扎拉夫尚的东北角,临时科研基地的所在地。

  这个临时基地为了抢时间,没征用附近的各种屋子。

  而是直接在高尔夫球场请出了一块场地,设备先落地布局,然后周围赶紧搭板房。

  乌兹别克斯坦军方人多,板房花不了多少时间,等林朔这辆车子到了的时候,军方的人已经开始撤离现场。

  这支部队是乌兹别克斯坦的一个整编师,紧急调过来的,坦克步兵装甲车武装直升机这些都有,这会儿去城市外围警戒去了。

  林朔刚一下车,一个人影就扑向了他。

  他赶紧把手上的多佛恶魔幼崽举起来,免得来人撞上。

  软玉入怀,林朔低头一看,发现是Anne。

  这女子脸上还有泪痕,看样子是刚哭过,这会儿死死抱着林朔的腰,似是不舍得放开。

  林朔心里一软。

  之前自己出发前交待了一番后事,这女子当时很镇静,现在看起来,她的镇静是装的。

  “姐姐,你先把林朔松开,我要他手上举着东西。”林朔身边,狄兰的声音传过来。

  林朔扭头一看,嚯,什么怪物!

  再定睛一看,确实是狄兰。

  她已经穿上一套全封闭的生化服了,这身行头林朔之前见过,就在阿尔泰山,她解刨那头巨虎的时候。

  透过那层透明的面罩,林朔发现自己这位二夫人,脸上神色不善。

  难道也是想抱一抱?林朔心里琢磨着,可她已经穿上这身了,想抱也没办法嘛。

  “你不要命了,这种东西是可以随便拿在手里的吗?”狄兰柳眉倒竖地数落道,“你的防护装备呢?”

  林朔笑着把东西放在她手里,然后头碰了碰狄兰的有机玻璃面罩,食指在唇边按了一下,做了一个隐蔽的飞吻。

  “你还敢把手往嘴边……”狄兰说到一半停下来了,面罩后的俏脸一下子绯红,白了林朔一眼,“死鬼。”

  轻声骂完这句话,这位北欧公主兼女生物学家,捧着多佛恶魔幼崽转身走了。

  Anne这时候幽幽说道:“你吓死我了。”

  林朔重新把她搂在怀里:“你想死我了。”

  ……

  两人身边十米开外,贺永昌正在跟魏行山分烟抽。

  “老魏,看到了吗?”贺永昌说道,“你师傅就是你师傅,两个老婆应付得绰绰有余,你再瞧瞧你,一个金问兰把你吓成什么样了。”

  “老贺你得了吧,要不今晚我把你引荐给她,我自己功成身退?”魏行山说完这句话,看到林朔过来了,把怀里的烟重新掏出来,甩出了一支。

  林朔接过香烟点上,看了看身边的贺永昌:“不好意思啊,回来了。”

  “魁首你就别取笑我了。”贺永昌摸了摸后脑勺,然后双手一抱拳,“贺永昌恭喜魁首凯旋而归。”

  “是不是凯旋,那还早着呢。”林朔望着狄兰所在的实验室,“等那边消息吧。”

  “老林,我有事儿跟你说。”魏行山踩灭了手里的烟头,沉声说道。

  “金问兰的事儿我帮不了你。”林朔提前堵上了,“我只能保证,我不会主动跟柳青说,其他你自己搞定。”

  “金问兰的事儿没那么简单。”魏行山看了看林朔和贺永昌,说道,“我们屋里去说。”

  “我方便听吗?”贺永昌问道。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你老贺过了平辈盟礼,也是猎门魁首之一了,这事儿跑不了。”魏行山说道,“一起来吧,婆罗洲出大事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