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援军
  当红沙漠上落日西沉的时候,昆仑山下已经月上柳梢。

  曹余生有自知之明,会议室他自从出来之后,就再也没进去。

  里面的会谈在技术上太高端,他凑不上数。

  不过在外面听着,里面的情况,倒是不像之前那么闹心了。

  之前那是真得吵,这会儿动静没那么大了。

  “什么情况?”曹余生有些纳闷,问了问身边的杨拓,“怎么忽然安静了?”

  生物神经学不是杨拓的专业领域,所以里面的会议他并没有直接参与,也在外面旁听着。

  比起曹余生,他自然跟得上里面的进度,这时候解释道:“里面的几位虽然都是生物神经方面的专家,但擅长的领域还是有所区别的。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之前是他们的共同领域,当然会争论,这会儿开始课题分工了,各自负责一块内容,自然就吵不起来。

  不过像现在这么安静,不是一件好事。”

  “怎么?”

  “说明有阻碍,结论暂时出不来,各环节还没到衔接讨论的地步。”杨拓扶了扶眼镜,“也不知道林朔到底能给他们争取多少时间,这么下去可不行。”

  正说着,苗光启走出来了。

  苗光启戒烟已经有十多年了,可自从昨天破戒之后,就跟十多年的帐要一次性还清似的,一旦闲下来就犯烟瘾。

  点上一根烟,苗光启吧嗒吧嗒抽着,没吭声。

  一看他的神情,曹余生原本就被杨拓说得惴惴不安的心情,更是跌入了谷底,沉声问道:“搞不定?”

  “搞得定。”苗光启抬起头来,“可是一头不够。”

  “啊?”曹余生嗓门一下子就起来了,“什么叫一头不够?”

  “目前多佛恶魔神经信号的远程捕捉原理,我们已经弄明白了。”苗光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跟鲨鱼类似,能侦测到猎物肌肉神经的弱电信号,提前判断猎物的动向。

  可是多佛恶魔要强得多,它不仅能捕捉猎物的所有神经信号,而且还能模拟还原,甚至能够短时间阻断猎物本身神经信号传导,覆盖以它们的神经信号。

  这一系列现象,有半数是我们生物学家暂时无法理解的,只能寄希望于理论物理学的突破。

  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照抄。

  可问题是目前这头多佛恶魔的幼崽,一直处于一种类似休眠的状态,这让它的神经活动非常少。

  我们现在连抄都没抄不上,没东西抄。

  逆向工程也没办法做,神经网络的欺诈和入侵更是无从谈起。”

  “那弄醒它啊!”曹余生说道,“弄醒它不就行了吗?”

  “弄不醒。”苗光启说道,“我已经让狄兰试了所有的办法了,就是弄不醒。”

  “还有这种事情?”曹余生惊讶道,“为什么会这样?”

  “联网激活。”杨拓这时候说道,“这种幼崽可能在一定成长周期内,只有在成年多佛恶魔的神经联网中,它才可能被激活,否则就一直是休眠状态,这样便于成年多佛恶魔对它进行保护。”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对,极有可能是这样。”苗光启点点头,“所以,一头不够,还得找头大的,跟它联上网。”

  “那让林朔去抓呀!”曹余生说道,“都到这个份上了,开弓还有回头箭吗?”

  “难。”苗光启说道,“目前两头之间的局域网,我们是可以接受的,并且乐于见到的。可万一连上互联网了呢?这样我们根本就没时间做逆向工程和神经欺诈,整个多佛恶魔种群全都来了,怎么办?”

  “距离控制。”杨拓说道,“既然多佛恶魔的远程联系距离是七十三点六公里,我们就严格控制这个距离,把一头成年多佛恶魔隔离开来,送到俘获幼崽的身边。”

  “谈何容易啊。”苗光启说道,“根据云秀儿的汇报,林朔面对一头成年的多佛恶魔,确实游刃有余,可他目前顶在前线了,防止多佛恶魔的斥候找到幼崽。

  林朔现在动不了,而除了他之外,无论是云秀儿还是苗成云,都没办法对付一头成年体,其中云秀儿精力还透支了。

  那么这头成年体多佛恶魔的捕获,现场谁去完成?”

  “苗雪萍。”曹余生说道,“只有她这个九境借物大圆满的猎人,才能指望得上。”

  “我也是这么想的。”苗光启说道,“只是,这红沙漠的地形不利于借物,而且她神智也有些问题,我是真怕她给林朔帮倒忙。”

  “苗光启你怎么回事?”曹余生骂道,“现在是畏首畏尾的时候吗?”

  “不是。”苗光启说道,“所以我刚才已经通知下去了。”

  “啊?”

  “跟你说这么多,不是跟你商量什么,只是因为里面不让抽烟,我只能出来抽,闲着也是闲着,随便聊聊。”

  说完这句话,苗光启把手上的烟头一扔,转身进屋了。

  ……

  红沙漠上夜幕降临,一辆正在疾驰中的敞篷吉普车,打开了车头大灯。

  Anne绷着脸,驾驶着车辆,朝着林朔所在的方向疾驰。

  副驾驶座上,苗雪萍这会儿状态不错。

  “哎呀,没想到这晕车药这么好使啊。”这位苗家女猎人神采飞扬。

  车是问乌兹别克斯坦陆军借的,药是军医给的。

  这趟行动,营地里的人都不知道,Anne在接到苗光启电话后,第一时间借了车捎上了苗雪萍。

  苗家女猎人吃了晕车药,这会儿在车上算是生龙活虎了。

  可Anne的心情却不太好。

  林朔居然又一次丢下自己,独自一人去冒险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之前他们去捕获多佛恶魔幼崽的时候,林朔就没带着她。

  那一次因为手上拿着魁首手令,Anne还可以理解为林朔想让她这个自己最信任的人,留下来主持大局。

  可Anne很快就发现,其实根本用不着她来主持大局。

  在这方面,身为一国公主、皇位第一顺位继承人的狄兰,无论是心里素质还是专业能力,都比她靠谱得多。

  在Anne还在为林朔的安危而魂不守舍的时候,狄兰已经快速进入了状态,冷静地把局面控制住了,这种前线科研基地的建设,她远比Anne有经验。

  这让Anne暗暗心折。

  看来以后的林家,可以放心交给她了。此行的其他猎人,应该留下来保护她。

  虽然Anne有了这个觉悟,可自己一无是处的无力感,还是让此时正在开车的她心情不佳。

  本以为降神之后,自己苏家传承九寸二境的修为,应该能帮到林朔。

  可结果却发现,自己在修行这条路上进步得再快,也并不能拉近跟林朔之间的距离,只是能越来越清晰地感觉到和林朔之间的差距。

  林朔是自己丈夫,他的强大当然不是坏事。

  可这死鬼三番两次地抛下自己算怎么回事?

  自己哪怕再没用,也应该有跟他同生共死的资格吧?

  越想越气不过,此时这辆敞篷吉普车的油门,都快被这女子给踩裂了。

  车子越来越颠,苗雪萍虽然吃了晕车药,没之前那么难受了,可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这位苗家女猎人伸手紧紧抓着车窗上方的把手,嘴里劝道:“念秋,男人这东西,你不能跟他置气。

  否则你自己往往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恨不得一头撞死了算了,而那榆木疙瘩其实压根就没什么感觉。

  这林家的男人,尤其是这样,别看脑子聪明,可天生少根筋,咱女人的小心思,他们是不懂的。”

  Anne这会儿还不至于昏头,听到苗雪萍这么说,也就意识到自己把车开得太狠了,脚下稍稍松了松油门。

  她心里有些不好意思,顺着话头随口问道:“苗阿姨,我公公林老魁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呀,你别看他跟林朔父子俩长得像,可性子完全不一样。乐山其实就是个碎嘴子,没个正形。”苗雪萍脸上陷入回忆的神色,柔声说道,“当年我们俩是在岷山的一笔买卖里遇上的。

  那笔买卖的猎物,是一对狰。

  狰这东西,九州异物载上面排名能进前三十,那次买卖里还不止一只,而是一公一母一对。

  那时候我们俩都年轻,能耐差一些,也缺乏经验。

  那天晚上,下山的路被两头畜生堵上了,我们退回到一个山洞里面,就这么僵持着。

  乐山白天为了护着我,身上带了伤,我那时候心里已经绝望了。

  结果乐山这个家伙,胸口上纱布还渗着血,居然还有心思给我说了一段评书。

  霸王别姬。

  他也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戏曲功底,人物那是惟妙惟肖。

  那段书,我到现在还记得每一个节骨眼儿,尤其是乐山模仿虞姬的那个身段,我给你学学。”

  “苗阿姨,这会儿天黑了,我看不到。”Anne提醒道。

  “哦。”苗雪萍语气似是有些遗憾,接着说道,“那天晚上说到十面埋伏这段,我听不下去了,太悲,就让他换一段。

  结果他换了一段西厢记,张生夜会崔莺莺。

  这个死鬼,说得是真好啊,我稀里糊涂地就把身子给他了。”

  Anne听完这番话愣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没听明白。

  说书说得好,怎么着就把身子给了?

  这前后不挨着呀。

  不过她这会儿没问,一方面是不好意思,另一方面时间也不允许。

  因为前面不远处,就是林朔他们那辆大悍马了。

  这会儿大悍马的车灯打着,在黑夜中很是醒目。

  车上人的对话,此刻Anne都已经能听见了。

  这个距离,以Anne目前的听力,甚至能分辨出人的呼吸声。

  那辆车上也是两个人,一个苗成云,一个云秀儿。

  林朔不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