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一十九章 礼物
  红沙漠的星空下,林朔站在多佛恶魔的身躯上,点上了一根香烟。

  这种“事后烟”,林朔在两位夫人面前是不抽的,因为Anne和狄兰都不喜欢闻烟味儿。

  这会儿的多佛恶魔,应该不介意这点。

  这根烟抽到一半,苗成云开着车,载着苗雪萍过来了。

  苗雪萍待在车上没动弹,苗成云则下了车,跑到多佛恶魔跟前,先是看了看趴着不动的多佛恶魔,随后仰着头看着林朔:“你人没事儿吧?”

  “还行。”林朔点点头,“不过身子有点儿紧,要是有经络术能给我舒筋活络一下,那就更好了。”

  “经络术?”苗成云挽了挽袖子,“那你可找对人了,我这门手艺一般人可享受不到。”

  林朔扔掉了手里的烟头,从多佛恶魔的身躯上跳了下来,嫌弃地看了一眼苗成云:“我不习惯男人的手碰我。”

  一边说说,林朔径直走上了悍马车,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哎!你就这么把东西撂这儿不管了?”苗成云扭着头,指着昏迷的多佛恶魔问道。

  “你是司机,运货的事儿你自己看着办,我要睡一会儿。”林朔淡淡答道。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林朔刚要放平座位躺下,一只女人的手扶上了他的肩头。

  只听苗雪萍说道:“你别听苗成云这小子胡吹,他爹苗光启当年其他能耐是不错,可经络术这种服侍人的手艺,他压根就没好好学,一直是半桶水。他苗成云的能耐全是他爹教的,能高明得了哪里去。

  孩子你躺后面来,姨娘给你好好按一按。你爹应该跟你提过吧,我苗雪萍的手法,他当年是享受过一次的。

  哎呦你是不知道,就那一次,他差点没当场娶了我。”

  林朔听了这番话,也不知怎么了,头皮有些发麻。

  苗雪萍嘴里说得事儿是没错,老爷子当年跟他提过好几次了,说苗家的经络术,跟林家的修力法门那是绝配。

  老爷子能有这个结论,估计就是在苗雪萍身上尝到的甜头。

  可苗雪萍刚才这番话,说得有些暧昧,再加上她的手就搁在自己肩膀上,轻轻捏着自己肩头的肌肉,这又动嘴又上手的,让林朔感到有点儿尴尬。

  刚才林朔站在多佛恶魔身上,提了一嘴经络术,其实压根就没想让眼前的两人给自己施展这门绝技。

  刚才这场战斗结束得很快,林朔看似轻松,其实在鬼门关里转悠了一圈。

  林家猎人动手就是这个风格,全身力量在极短的时间内完全爆发,狮子搏兔亦用全力,那是雷霆万钧。

  可要是一轮爆发过去,这几道雷劈不死猎物,自己就要倒霉。

  生死边缘一趟来回,林朔这会儿虽然表面上很平静,但内心并不是波澜不惊的。

  他想自己老婆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Anne那双软乎乎的小手,那功能多着呢,无论做什么手法都很好。

  只是没想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苗雪萍误会了。

  林朔于是赶紧说道:“苗阿姨,我一个后生晚辈,实在不敢领教您的技艺。我自己睡一会儿就没事了。”

  “我过阵子就是你姨娘了,你跟我客气干什么。”苗雪萍话音刚落,双手扶上了林朔的肩膀。

  林朔这会儿半躺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座位已经放平了。

  结果苗雪萍一扶林朔的肩膀,双手一使劲,就把林朔整个人拖到车厢后头去了。

  等林朔醒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躺在苗雪萍怀里了,脑袋就枕在她大腿上。

  就这一下,林朔全身冷汗都下来了。

  他宁可再去杀几头多佛恶魔,也不愿意面对这种情况。正要坐起身子里,胸口却被苗雪萍摁住了。

  “孩子你别担心,我知道我现在脑子不是很清楚,可你和你爹的区别,我还是知道的。”苗雪萍正色说道,“你们林家人的路数我熟悉,这种程度的战斗,你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已经拉伤了。

  睡一觉确实会没事,可每经历一次这样的过程,对你们林家人的身体都是一次很大的损耗,老化得快。

  这样你巅峰期就没那么长。

  你爹当年就是这么胡闹,那次我给他施展经络术的时候,发现他身上到处是暗伤,而且结缔组织已经定型了,经络术都化不开。

  如果我猜得不错,他四十岁以后,就做不到短时间内三次开弓了吧?”

  林朔听了心中咯噔一下,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你们林家的修力传承是世间一绝。”苗雪萍一边手上不停地在林朔身体上敲击拍打着,一边嘴里说道,“可在我看来,还是有些问题的。

  你们家的传承,主要是强在修炼法门设计得很合理,能完全激发你们林家人的身体天赋。

  可开源节流,你们家的传承开源很好,节流做得还不够。

  只仗着身体出色的恢复能力去硬扛,短时间看起来没问题,但长期积累起来是不行的。

  苗家的经络术,就是对你们林家传承最好的补充。”

  说到这里,苗雪萍双目有些失神,喃喃说道:“按理说咱猎门的家族技艺,是不能外传的。可会这门技艺的人,是可以嫁进来的。

  当年,我还天真地以为乐山会因此娶我。

  后来他喜欢上你娘,我又以为是你娘用她的炼神手段蛊惑了他。”

  随着苗雪萍手上的动作,这会儿林朔很舒坦。

  她这双手所过之处,全身发紧的肌肉一下子就放松了,懒洋洋的不想动弹。

  不过听到这里,林朔心里多少有些别扭,嘴里劝道:“苗阿姨,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

  “没事。”苗雪萍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像你娘这样举世无双的女人,我确实是比不过的。

  当年年轻气盛的时候,我对你娘还有些嫉妒,可后来随着修为精进,我才逐渐意识到,你娘当年到底有多强。

  明明抬抬手指头就能杀了我,却多次手下留情。

  林朔,这次我来红沙漠,其实就是为你来的。”

  听着苗雪萍的温言细语,在加上身体的舒适感,林朔这会儿其实已经朦朦胧胧,快要睡着了。

  一听到这里,他意识到不对,猛然打了个激灵。

  苗雪萍说事情,因为脑子不太清楚,容易上下句不挨着,这点林朔其实已经慢慢习惯了。

  刚才她说得这一段,还是上下句不挨着,正念叨着林朔娘亲的事儿,忽然就到她苗雪萍这趟为什么来红沙漠了。

  可在就在此时此刻,林朔觉得这可能是挨着的。

  或者说,他希望这是挨着的。

  苗雪萍这趟忽然出现,本来就有些奇怪。

  她说是为自己来的,那又是为什么呢?

  难道跟自己的娘亲有关系?

  于是他赶紧说道:“苗阿姨,您想说什么,尽管直说。”

  “嗯。”苗雪萍点点头,“三十年前,你娘在我脑海中打下了一道印记,既让我疯癫,也让我修为一日千里。

  后来直到我站到了借物这条大道的尽头,我才明白。

  原来这道印记并不是我神识的封印,更不是我修行的良师。

  而是她早在你出生之前,就预先留给你的一份礼物。

  如今你站在了修力大道的尽头,有资格接受这份礼物了。”

  ……

  扎拉夫尚的临时科研基地里,魏行山躲了半个晚上,终究难逃一劫。

  金问兰直接杀进男厕所,把他从蹲坑边上揪出来了。

  这让在厕所门口望风的贺永昌,很不好意思。

  这位贺家猎人拍着魏行山的肩膀,一脸抱歉地说道:

  “老魏,我真的尽力了,我实在是不能对一个疑似孕妇动手,那是真拦不住。”

  这会儿天上月明星稀,三人正往别墅区的方向走。

  这儿的别墅区就在高尔夫球场围栏外头,得绕行一公里左右。

  金问兰神色平静地跟在两个男人后头,一声不响地押送着。

  贺永昌走在魏行山身边,看样子是想送他一程。

  就这么走了一段,魏行山有点儿琢磨出滋味来了。

  这他娘是上刑场啊!

  前面别墅区里的某张软床,那就是断头台啊!

  现在身后跟着的金问兰,只是个疑似孕妇,要是再有几个晚上,那疑似这两字儿就能去掉了。

  疑似这两个字儿一去掉,纸包不住火,事情肯定瞒不住,柳青的枪口这就算顶在自己脑门上了。

  魏行山觉得这种时候,自己已经不能要脸了,该求人得求人。

  “老贺,咱是不是兄弟?”魏行山问道。

  “一直都是啊。”贺永昌答道,“我贺永昌别看年纪比魁首大,但猎门里的辈分比魁首矮一辈,你是魁首的徒弟,那咱就是兄弟。”

  “我不是指辈分,我说得是交情。”魏行山纠正道。

  “那肯定错不了。”贺永昌点头道,“你魏行山虽然能耐一般,但咱两人对脾气。我喜欢保媒,你喜欢借种,这是意气相投啊。以后贺家猎场要是办不下去了,我说不定还能跟你合作呢。”

  说到这里,贺永昌似是被自己这个想法打动了,右拳一打左手掌,一脸顿悟的样子:“咱俩这特长一组合,这是商机啊!”

  魏行山被气得差点没撅过去,嘴角抽了抽,终于还是控制住了情绪,低声下气地说道:“老贺你别闹。说真的,拉兄弟一把。”

  “怎么拉?”

  “替我呗。”魏行山说道,“你看,她既然是借种,你贺永昌的种至少不比我差吧?你们贺家因为神农架的事儿,不也变得人丁稀落了嘛,咱现实一点,这种时候作为猎门的一家之主,你得想着开枝散叶啊。

  你不是挺仰慕魁首的吗,有榜样咱得学习啊。

  跟咱魁首学学,要不后面这位你收个侧室,以后孩子多生几个,到底是姓贺还是姓金,到时候看着办。

  这对你们贺金两家,都是好事儿嘛。”

  贺永昌听得连连摇头:“咱魁首是何等人物,我在底下抬头瞻仰着也就是了,可没想过跟怹老人家肩并肩。

  俩老婆的事儿,我想都不敢想。

  再说了,咱兄弟俩,我保媒你借种,角色不能搞错咯。”

  “老贺你这不仗义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嗐,救人也不能把我自己搭进去啊,否则那就不是积德,而是缺心眼儿了。兄弟你自求多福吧。”

  正说着呢,三人走出了高尔夫球场,远远地就听到红沙漠上有发动机的动静。

  很快,车头大灯打过来了,就是冲这儿来的。

  魏行山一看,嚯,这车顶上趴着什么东西,这么大个儿?

  “你得救了。”贺永昌拍了拍魏行山的肩膀。

  “啊?”

  “魁首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