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伪装者
  此时的红沙漠已经进入了凌晨时分,而昆仑山下,也已经接近午夜了。

  春寒料峭,这会儿苏家三房大堂外气温很低。

  曹余生早年也算是纵横山野,手上有不少猛兽异种的性命,也闯下了诺大的名头。

  他是曹家分支出身,修行底子差,虽然通过后天的不断努力和聪明才智,将自己的战力硬生生拔高到了九寸以上,可年轻那会儿终究是太过逞强,如今落下了一身毛病。

  比如现在正在闹腾的风湿性关节炎,这种时候那是站不住的,这毛病暖和了好说,一旦周边冷,那真是一把刮骨尖刀。

  可屋里如今的事情很重要,曹余生又不愿意走,硬撑着在外面等消息。

  曹冕知道自家老爷子的毛病,找来个一个火盆,在天井里支起来,烧上炭火,给老爷子烤火取暖。

  可仅仅炭火暖和是不够的,有吃食落肚更实在,人自然会暖和起来。

  另外红沙漠上进展还算顺利,屋外等着的三人算是放宽了心。

  于是眼下曹余生、杨拓、曹冕围着炭火,一边等着里面的进展,一边吃着喝着。

  酒是烫嘴的绍兴花雕,装在锡酒壶里。

  曹冕掌控着温度,凉了就把锡酒壶放在炭火上再热热。

  林朔是钱塘人,家乡离着绍兴不远。他白天滴酒不沾,晚上高兴的时候,会喝一点儿这种黄酒。

  Anne知道他的喜好,特地托人从绍兴买过来的二十年陈酿,正宗女儿红。

  这女子在其他方面很抠,但凡是林朔喜欢的东西,她花钱倒是从不心疼。

  眼下林朔人在红沙漠,掌管厨房酒窖的周令时原本想替师傅把这坛酒藏下来的,结果架不住曹冕的狗鼻子,顺着味儿找着了。

  曹冕千求万求,周令时勉强答应打一壶。

  打这壶酒的时候,老周脸上的褶子那是一抽一抽的,看样子心疼得不行。

  这会儿天井里,曹余生、曹冕、杨拓三人温酒落肚,既暖肠胃,又沁心脾,就两个字儿,舒坦。

  不仅酒好,碳盆上烤着的几尾鱼也好。

  青海湖里的裸鲤,也叫湟鱼。

  这种鱼脂肪含量高,肉质又嫩又肥,就是长得慢。

  这会儿串起来搁在炭盆上的几尾,大概一巴掌长,算是个儿大的了,在炭火上滋滋冒油。

  周令时心疼酒,调料那是不心疼的,随便拿。

  曹冕别看平时挺斯文一人,这会儿下手却没个轻重,光知道咸鱼淡肉,结果调料洒得太多,几条鱼被他烤得又辣又咸。

  咸点儿辣点儿,问题其实也不大,这鱼滋味也好。

  可是这么齁的菜,它费酒。

  一壶女儿红,很快就被三人喝光了。

  所以苗光启闻着酒味儿出来的时候,酒壶已经空了。

  苗光启是个识货的,掀开酒壶盖儿闻了闻味道,气得直哆嗦:“我们在里面忙死忙活,你们倒是很舒服啊,一点儿人性都没有,酒都不给我留一口。”

  “无功不受禄。”曹余生慢悠悠地说道,“你里面要是没什么进展,凭什么喝这上好的女儿红啊?“

  “废话!”苗光启瞪着眼说道,“我前阵子刚把女儿嫁了,还没资格喝上一口女儿红吗?”

  “嚯,这歪理。”曹余生摇了摇头,把锡酒壶递给了自己儿子曹冕,“去,给他再讨一壶来。”

  “讨不动。”曹冕赶紧摆了摆手,“就刚才这壶,我差点没跟老周打起来,这是林朔的藏酒,周令时看得比命还重要呢。”

  “你直接去要。”苗光启指着自己鼻子说道,“就说我这个林朔的老丈人要喝,我不信他不肯。”

  曹冕一听这个名义好像说得过去,点点头拿着锡酒壶往厨房方向跑了。

  苗光启顺势坐到曹冕的位置上,拿起炭火上的鱼就吃。

  这人吃东西很利索,很快就把一条鱼收拾干净了,吃完抹了抹嘴,就听到厨房里吵起来了。

  听这动静,周令时还真是不肯。

  “林朔收得这个二徒弟,死心眼儿。”苗光启摇了摇头,嘴里说道,“林朔又不一定回得来,酒藏得再好有什么用嘛,还不是落到别人肚子去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曹余生皱了皱眉,问道,“目前现场情况不是很顺利吗?怎么就回不来了?”

  “顺利是很顺利。”苗光启说道,“可这不是等于顺利地去作死吗?能不能回来,这谁说得准啊?”

  “你把话说清楚了。”

  “我问你。”苗光启又拿起一条鱼来,嘴里说道,“林朔去捕获多佛恶魔,是为了什么?”

  “破解多佛恶魔神经联网原理,然后通过捕获的多佛恶魔神经信号进行欺诈,由此混进去了解多佛恶魔习性啊。”曹余生说道。

  苗光启把横放在自己眼前,张嘴脑袋一摆把一面鱼肉顺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用手里的签子指了指三房大堂:“里面已经破解了,逆向工程也做得差不多了。一切顺利的话,林朔他们明天就能混进多佛恶魔种群内部。”

  “这么快?”曹余生脸上很惊讶,“怎么做到的?”

  “跟你说你也不懂。”苗光启瞟了曹余生一眼,“还是那句话,知识就是力量。而里面的这群人,恰恰在这方面具备了足够的知识,只要所知信息足够,就能见微知著,迅速解决这个问题,不然我干嘛请他们过来?”

  “那林朔他们混进去,危险大不大?”曹余生又问道。

  “只是混进去的话,那倒是还行。”苗光启说道,“可问题是他们要做的事情,不仅仅是混进去,还有后续操作呢,这搞不好就是作死了。”

  “那你们就不能提前给他们制定个靠谱的方案?”

  “没有方案。”苗光启摇头说道,“因为虽然神经信号能破解了,也能逆向了,但我们也仅仅是获得了通讯权。多佛恶魔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根据一大一小两头多佛恶魔之间的神经交流,我们是得不出太多结论的,大多只能猜测。

  与其我们这里凭空猜想,按还不如林朔那边眼见为实呢,所以他只能见机行事了。

  不过,有一点信息还是可以明确的。”

  “什么信息?”

  “他捕获的那头成年体多佛恶魔,在多佛恶魔种群中的地位并不高。”苗光启说道,“似乎是个看护佛恶魔幼崽的保姆型角色,在整个多佛恶魔的战力体系中,应该处于中等偏下的位置。”

  “那么大体型,战斗力中等偏下?”曹余生问道,“这不可能吧?”

  “没什么不可能的。”苗光启说道,“否则当年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多佛恶魔,仅仅一头,为什么会给猎门造成那么大的损失?

  当年的林踏海根据记载,也是个林家传承修力九境大圆满的猎人。

  虽说随着各家传承体系的不断完善,今人大多胜过古人,可这个林踏海是当时的猎门第一人,他比起如今林朔就算不如,也应该差得不多。

  而他身边有五十多个帮手,绝大多数是各家传承的九境中人,结果不仅几乎全军覆没,林踏海本人在杀死那头多佛恶魔之后,一个月不到就重伤去世了。

  之前我们觉得,这可能是多佛恶魔幻境的缘故,不过现在看起来,这种幻境威胁并不大。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别忘了,当时云家家主也在队伍中呢,这是个云家传承九寸四境的高手,云秀儿九寸二境就能破幻境,这位云家家主更轻松。

  所以这战力,有点儿对不上啊。”

  “你是不是想多了?”曹余生说道,“林朔之前捕获那头成年体多佛恶魔,战斗别看结束得很快,但那是因为林家人雷霆万钧的动手风格。

  他们林家人动手,本就是一照面的事情,弄得过对方死,弄不过就自己死。

  你不能看到战斗结束得快,就觉得目前这头成年体多佛恶魔不强,说不定林朔自己也险象环生呢。

  当你跟林大哥之间动手,不也是一照面的事儿吗,难道你躺地上了,就能说你是个废物点心?”

  “死胖子你说事归说事,能不能别举这个例子?”苗光启翻了翻白眼,“我做这样的判断,当然不会那么草率,肯定是有另外的情报支持。”

  “你还知道什么情报?”

  “林朔他们进多佛恶魔巢穴偷幼崽的时候,云秀儿顺着手电微弱的光亮,往里面看过几眼。”苗光启说道,“她后来跟我汇报,巢穴深处有几头多佛恶魔的体型,远远看着就像山脉一样,可不止目前捕获的这头这点程度。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所以,林朔他们目前碰到的那些多佛恶魔,都还是些小兵喽啰呢。

  真正的大家伙,还在后面。

  好在,他们现在有机会,去规避跟这些大家伙的硬碰硬。

  只要混进去了,就一切都有可能。”

  “那他们到底怎么混进去呢?”曹余生问道。

  苗光启伸出两枚手指,正色说道:“我们捕获了一大一小两头多佛恶魔,有两头个体的神经信号可供伪装,所以能进去两个人。

  这两人身上穿信号屏蔽服,阻绝自身神经信号外泄,并且安装神经信号接受设备,通过无线电,完全同步被捕获的这两头多佛恶魔的神经信号。

  目前这两头在基地里的多佛恶魔,进信号屏蔽屋,阻隔它们对周围生物的神经信号远程感应,伪造成一个周边没有生物,而是在地底的假象。

  它们本身的神经信号,通过探针传输到设备上,在屏蔽屋外头,进行无线电发送,传给现场潜入的两人。

  这么一来,在巢穴里的多佛恶魔就会认为,这两个人,就是被捕获的那两头多佛恶魔。”

  杨拓一直蒙声不响,听到这里,他扶了扶眼镜:“这里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曹余生问道。

  “这种伪装,在交互上是单向的。”杨拓说道,“多佛恶魔种群能感应到伪装者的神经信号,但是伪装者不能感应多佛恶魔种群的神经信号,这样就没有反馈。

  这就好像两个人潜入敌营,敌人看这两人模样是自己人,一开始不会起疑心。

  可这两人不能说话,不能对沟通产生任何反应,就跟哑巴似的。

  这样时间一长,肯定会露馅。”

  “是啊。”苗光启点点头,“这确实是个问题,可是目前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我们现在知道了多佛恶魔神经信号远程感应的手段是什么,就是电磁波。

  可是这些神经信号分别代表什么意义,这需要大量的实验数据支持,只通过两头多佛恶魔之间这么短时间的沟通,是无法破解的。

  也就是说,我们知道它们之间在说话,也知道怎么说话,但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

  所以也就只能装哑巴了,因为不说话,总比说错话强。”

  曹余生听到这里已经听明白了,说道:“也就是说,这种伪装只是暂时的,并不持久?”

  “可能并不持久。”苗光启纠正道,“多佛恶魔根据我们目前的了解,它们智力一般,性情也比较自闭,所以未必会对这种不沟通的现象有太大的反应。

  不过我们对它们的了解还很浅显,目前接触的多佛恶魔本身级别也不高,所以会有变数。”

  “那你打算建议谁去做这两个伪装者?”曹余生问道。

  “林朔肯定是一个,另外一个,让林朔自己定吧。”苗光启说道,“他是猎门魁首,狩猎现场他说了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