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嘴上积德
  “林朔他在干什么?!”

  扎拉夫尚东北角的富人区,临时科研基地。

  魏行山脑袋上摄像机的信号,同样被输送到了这里。

  比起苏家老宅的廉价投影仪,这里的图像效果要好得多,可惜屏幕尺寸不大,才十七英寸,实际上就是狄兰的办公电脑显示器。

  所以这会儿观看林朔现场情况的猎人们,都凑在狄兰的办公桌前,离得很近,彼此之间也几乎是人挤着人。

  狄兰的这间办公室,就在手术室边上。

  办公室的另一边,就是电磁信号隔离房,目前里面躺着一大一小两头多佛恶魔。

  按照显示器画面中刚才林朔的定阶,确切地说,那是一头深纹士兵和一头幼崽。

  而就在刚才,画面中的林朔,抡起追爷就给了一头银纹护卫一下,一家伙就给干趴下了。

  苗成云坐在众人最前面,对现场的情况极为关注。

  按理说画面中的这两个家伙,一个抢了他苗成云的女人,另一个抢了他苗成云的活儿,恨不得死在里面才好呢。

  可苗成云不是一般人,他自问心胸宽广,不会因私废公。

  尤其是这种时候,跟猎门的这么多精英一起共事,自己绝不能显得气量狭小。

  他看着目前的这场现场直播,心里其实很矛盾。

  心理的阴暗面,巴不得那边出点儿出事,可性情中光明的那一面,他又担心现场出事儿。

  一明一暗两种心思一起使劲儿,让他这时候的心弦崩得特别紧,整个人都快扭曲了。

  结果林朔那边的这次出手,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咣”地一声巨响从电脑音箱里传出来的时候,苗成云全身寒毛都炸了,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他整个人“唰”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林朔他在干什么?!”

  他人坐在最前面,这一站起来就挡着后面人视线了。

  一只大手摁上了苗成云的肩膀,把他摁回了椅子上。

  贺永昌缩回了手,眼睛盯着屏幕上的情况,嘴里淡淡说道:“魁首做事,我辈猎门中人看着就是了,有问题先憋着,等他老人家回来再请教。”

  “不是!”苗成云扭过头,对贺永昌说道,“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他们这是在潜入敌营,探听情报!

  你贺永昌就算从来没干过这事儿,谍战片你总看过吧?

  你见过哪部谍战片,一进去二话不说,先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把敌人军官揍趴下的?

  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贺永昌淡淡地扫了苗成云一眼,说道:“这是咱猎门魁首,这世上最顶尖的人物之一,他老人家做事,岂能以常理度之。”

  “贺永昌,你这样搞个人崇拜可不行啊!”苗成云说道。

  贺永昌说道:“事实胜于雄辩,既然魁首做得对,我自然就佩服他。你现在看看他们周围,这群多佛恶魔有动静吗?”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苗成云被这么一提醒,赶紧回过头去看屏幕上的情况。

  还真是见鬼了,这群多佛恶魔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该干嘛干嘛,对林朔这边的状况根本就不予理会。

  眼下这间狄兰的办公室,其实也就是一间临时的板房,在区域上分为左右两块。

  众人目前待着的,就是这间办公室的左半拉,摆着一张办公桌,上面有电脑。

  苗成云、云秀儿、贺永昌、金问兰,还有苗家姑侄俩,包括Anne,都是自己搬来了椅子,依次坐在办公桌这边,一起观摩林朔的这趟潜入行动。

  办公室的右半边,摆着一套设备,自动收发着隔壁电磁信号隔离间内那两头多佛恶魔的神经信号。

  这套设备由狄兰亲自监控。

  截止目前为止,昆仑山下的专家团队,依然没有破解多佛恶魔的神经信号语言。

  狄兰心里也清楚,这不是短时间能攻克的,而需要长期的对比观察和数据积累,这才能逐步破解多佛恶魔之间这种特殊的沟通方式。

  可是对于多佛恶魔神经信号远程联网的具体涵义不清楚,不意味着就完全放弃监控了。

  至少在信息量上,是能做到初步观察的。

  也就是说,目前多佛恶魔之间到底说了什么,这个确实不清楚,但是到底说了多少,那互相之间还是有比较的。

  林朔和魏行山两人目前带着的那两套设备,除了收发这里的两头多佛恶魔神经信号之外,同时也有现场采集功能,能捕捉到现场的神经信号数量,在狄兰这边的设备上显示总数据量。

  这个数据的显示方式,不是直接显示数字,这样不醒目。

  而是用了一个几英寸的小屏幕,就镶嵌在仪器上面,跟心电图似的跳动着。

  现场的神经信号一旦活跃了,这种跳动就快,跳动幅度也大,不活跃就跳得慢,幅度也小。

  要是没有神经信号,那就是平的不跳。

  刚才林朔和魏行山刚刚抵达地底空间的时候,多佛恶魔都睡着,神经信号沟通基本没有,这小显示屏上的曲线就是平的。

  随着多佛恶魔种群苏醒,这个曲线就明显起了变化,很有节奏地跳动着。

  后来林朔抡起追爷砸晕了一头银纹护卫,其他人都盯着电脑屏幕看,狄兰不是。

  她盯着自己仪器上的小屏幕看,看这个曲线有没有变化。

  入侵这种情况,无论用哪种语言去表达,都是一个全新的、包含大量信息的事情,多佛恶魔的神经信号联网,瞬间数据量肯定会激增。

  曲线要是有明显的变化,跳得更快了,幅度也更大了,那事情就坏了,说明多佛恶魔种群内部,意识到出问题了,彼此之间正在频繁交流。

  如果变化不大,那就还好。

  苗成云跟贺永昌对话的时候,狄兰一直观察着小屏幕,然后就放心了。

  曲线前后确实有过变化,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涟漪,很快就平稳下来了。这说明多佛恶魔种群互相之间的交流,因为林朔打晕了一头银纹护卫,信息量在短时间内有所增加,但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

  那么林朔和魏行山两人,暂时就是安全的。

  狄兰心里松了口气,随后略作思忖,开口说道:“林朔这么做,应该是在试探多佛恶魔种群之间的肢体交流方式。

  像多佛恶魔身体这么强悍的生物,个体之间的肢体交流,理应是比较粗犷的,彼此之间动武应该是个普遍现象。

  所以林朔敢动手。

  另外,昨晚他捕获的这头成年体多佛恶魔,身体上的条纹虽然大多是深褐色的,不过我在它的躯干下方,同时发现了银色的条纹。

  林朔应该也观察到了这点。

  从这个现象上来看,多佛恶魔的社会阶层,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阶层低的个体,会慢慢成长为阶层高的。

  像林朔目前扮演的这头深纹士兵,显然已经在向银纹护卫进化了。

  而这种进化,我推测不仅仅是身上花纹变色那么简单,还有在战斗力上的证明。

  林朔刚才这一下出手,其实就是用实际行动告诉整个多佛恶魔种群,他现在已经升级成一头银纹护卫了。

  这么做虽然有些冒险,可他当时的处境,其实无论做什么都是冒险的。

  既然都是冒险的,不如博取一个更大的利益。”

  “什么利益?”苗成云问道。

  “从目前地下空间的情况来看,很显然,那头黑皇后就是整个种群的核心。”狄兰解释道,“从深纹士兵到银纹护卫,有个一变化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更加靠近种群核心了。如果林朔现在升级成为一头银纹护卫,而且这个身份已经被整个多佛恶魔种群认可的话,那么此时此刻,距离种群最核心的黑皇后,就只有一个障碍了。”

  “什么障碍?”苗成云又问道。

  云秀儿听得气不打一出来,抬起手敲了苗成云脑袋一记:“你就这么喜欢当捧哏啊?你自己的脑子呢?”

  “嗐!我自己当然明白了,我是怕他们听不懂啊,这叫团队意识,懂吗?”苗成云一脸冤枉。

  “那你说说,什么障碍?”云秀儿问道。

  “废话,金纹亲王啊!”苗成云说道,“她这个意思还不明白吗?

  干趴下银纹护卫,那林朔自己就是银纹护卫。

  再干掉金纹亲王,那林朔自己就是金纹亲王。

  要是最后干掉黑皇后,林朔就成了黑皇后,替整个多佛恶魔种群生孩子去了。”

  “这个道理我懂。”贺永昌摸了摸后脑勺,“可咱魁首打架那是一把好手,生孩子他没这功能啊。”

  “嗐,他怎么可能去生孩子嘛,我说着玩的。”苗成云摆了摆手,“别忘了,我们之前抓到的那头幼崽,长得跟其他幼崽不是一回事儿,特别像黑皇后。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觉得,多佛恶魔的皇后,跟其他阶层不一样,不是一步步晋升上去的,而是代代相传的。

  所以林朔顶了天,也就成为一头金纹亲王,就跟蜂群里的雄峰似的,说不定,还要跟黑皇后交配呢。

  话说Anne、狄兰,你们俩准备好林家三房过门了吗?

  要是没有话,现在可以准备起来了,尤其是住房问题,你们也看到了,林朔这位未来的三夫人,那快头可够大的。”

  贺永昌听得直摇头:“苗成云,你嘴里就积点儿德吧。”

  ……

  昆仑山下,苏家老宅。

  陈老师“刷”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屋内的幕布说道:“哎!这人我认识啊!”

  杨拓摸着自己的额头,心想完了。

  林朔上杨拓家里来喝过三顿酒,回回都把杨拓灌吐了。

  最后一次杨拓醉得实在太厉害了,林朔不放心走,翻着杨拓的手机找到了陈老师的电话,让陈老师过来收拾残局。

  那次,杨拓本人被他们俩交接过,彼此之间见过一面,杨拓当时喝醉了,忘了这茬了。

  “杨拓,没想到你这个朋友,还是个电影明星啊!难怪长那么帅呢。”陈老师开心地说道,“他刚才这套动作,应该是加了特效吧?”

  杨拓嘴角抽了抽,大脑转得飞快,还想再挣扎一下,可曹冕这会儿已经放弃了。

  陈老师居然跟林朔见过面,这还怎么圆?

  这是迟早穿帮的事情嘛。

  于是曹冕拍了拍杨拓的肩膀:“杨哥,我看嫂子这人不错,率真可爱,脾气也好,你就坦白从宽吧。”

  杨拓眨了眨眼,又看了看曹余生。

  这位猎门谋主摇了摇头摆了摆手,那意思是别做无谓挣扎了。

  “杨拓,怎么回事儿啊?”陈老师还没明白。

  杨拓笑了笑,把陈老师的手掌放到了自己双手之间,轻轻摩挲着,柔声说道:“林朔啊,他不是一个电影明星。”

  “不是电影明星,那他是什么呀?”

  “他是个英雄,一个不为人知,但却顶天立地的英雄。”杨拓轻声说道,“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