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白虎临凡
  这天下午,专家团们的工作,也就告一段落了。

  截止目前为止,八位老院士该做的、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他们虽然都已经过了国家法定退休的年纪,可实际上身负重任,个个都是大忙人。

  原本是能再待会儿的,至少吃了晚饭再走。

  可是现场画面把学生们吓着了,昏过去好几个。

  有苗光启在场,这些学生自然出不了事,可人醒了之后,现场的气氛就不太对了。

  其中一个老院士率先辞行,结果群起响应。

  苗光启没办法,只能和曹余生一道把他们送走,脸上恭恭敬敬,嘴里客客气气,并且约好了之后的走账方式。

  专家团这一走,三房大堂这就又冷清下来。

  周令时在厨房里跳着脚骂娘,三十多号人的晚饭,白准备了。

  好在这天下午,章进回来了。

  小伙子在昆仑山里待了好几天,前两天还知道回来睡觉,后来就干脆睡在山里了。

  林朔临行前,给他布置了任务,简而言之就是吃肉,拼命吃。

  他很听话,天天打猎天天吃,吃撑了再各种折腾,到了今天,能耐力气长了多少不知道,至少饭量那是练出来了。

  顿顿饺子,那都会吃腻,天天吃野味,也是一样。

  今天章进实在是腻歪了,想回来吃顿正常饭菜,稍微调剂调剂。

  于是就把周令时给救了。

  四张桌子拼起来,周令时把厨房里备下的菜品一样一样端上来,一气儿摆了四桌。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章进拿过一张条凳,金刀跨马地坐着,面前捧着一个大海碗。

  这大海碗比脸盆小得有限,白米饭高高地挑出个尖儿来,少年拿起筷子,那真是饭菜如长江流水,似风卷残云,吃得不亦乐乎。

  章进这桌边上,苗光启、曹余生、曹冕、柳青四个人凑了一桌,也在吃着晚饭。

  柳青这两天还在忙着苏家祖宅翻新的事儿,做监工,所以白天不在这儿,晚饭的时候回来了。

  看得出来,今天这位女军官,脸上喜气洋洋。

  曹冕那是个好奇宝宝,口才又好,稍微问了一下,就把话给套出来了。

  原来柳青这天下午,正在布置规划自己和魏行山将来要住的那幢小楼。

  这间房干什么,那间房干什么,窗帘什么颜色,卧室什么格调。

  以后有了孩子,婴儿房在哪儿。

  想到跟老魏以后的小日子,柳青那是越布置越高兴。

  曹冕这一问,女军官心直口快,倒豆子似地全说出来了。

  曹氏父子本就是两个人精,一看这姑娘兴致这么高,那自然捧着说,夸赞了几句。

  苗光启看不惯这些。

  他听过现场林朔和魏行山的对话,从只言片语中,他知道魏行山这小子在外面不老实,也憋着跟林朔一样,要娶俩。

  而那个女人到底是谁,苗光启和曹氏父子早就猜测过了,范围其实很小,其他女猎人都不太可能,只能是金问兰。

  借种的事儿,苗光启暂时还不知道,不过能让魏行山憋着要娶,那肯定是该做不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现在看到柳青这么一小姑娘,这么幸福洋溢的样子,苗光启实在打心眼里不落忍,想稍微提醒她几句。

  他把面前的酒杯一举,说道:“柳青啊,这说起来,以后奇异生灵亚洲区的事儿,你还要多多帮着念秋,我敬你一杯。”

  在柳青眼里,这位苗先生,听说是前两天来的,但两人各自忙碌着,其实没正式见过面。

  不过人的名树的影,柳青之前在国际生物研究会供职,苗光启是这个研究会的大长老,自然是听说过的。

  再加上如今这个亚洲区办事处改换门庭,不隶属于国际生物研究会了,而是隶属于新成立的国际奇异生灵研究会。

  苗光启是会长,也就是自己目前的大老板。

  柳青赶紧站起身来,捧着酒杯一饮而尽。

  女军官喝完了杯中酒,正要说些客套话,却看到苗光启抬手往下虚按了几下:“你坐下,我喝多了,容我跟你说几句实话。”

  曹余生这时候在一旁使劲儿给苗光启使眼色,那意思是别说。

  柳青一听这话,在看曹余生这神情,心里咯噔一下。

  她一下子就想到,魏行山是不是红沙漠出什么意外了?

  这么一想,这女军官情绪就绷不住了,脸色一下子白了,嘴唇微微发抖,等着苗光启往下说。

  苗光启看这姑娘都快哭了,赶紧摆手:“不是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魏行山这小子好着呢。”

  “那是啊,太好了。”曹冕在一旁接了一句,桌底下脚一疼,原来是曹余生一脚踩在儿子脚面上。

  柳青一看桌上这三个男人这些小动作小表情,这姑娘性子虽然直,但心眼活络,心里就隐隐有些明白了。

  魏行山是个什么样的人,柳青是再了解不过的。

  上次在外蒙,阿茹娜那事儿,她就一直如鲠在喉,这笔账一直压着没跟魏行山算呢,结果人一去红沙漠,看这意思是又来一出?

  柳青脑子里盘算着这些事儿,嘴里鬼使神差一般地问出一句话来:

  “那女人长什么样?”

  苗光启之前是看不惯曹氏父子在那儿虚与委蛇,也心疼柳青这小姑娘用情这么深。

  他想先垫上几句话,给魏行山在红沙漠干的事儿,打上一个伏笔,让对面这小姑娘多少有个心理准备,别回头猛然知道了消息,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

  杯中酒喝下去,这几句话到底怎么讲,苗光启其实心里也在犹豫。

  事儿不能挑明了,但信息又要透出去,这里面有讲究。

  结果一听柳青这句话,苗光启心想罢了,看了一眼旁边的曹冕,自己就闭嘴了。

  曹冕这时候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耳光,嘴欠,刚才接那句话干什么。

  这会儿苗光启不往下说了,柳青这就盯着自己了。

  曹冕看了看旁边的章进,岔开话题道:“你看章进这小伙儿,胃口真好,我看着就羡慕。”

  苗光启是长辈,又是老板,柳青拿他没什么办法。

  可曹冕在她这儿,面子可没这么大。

  柳青不是一般家庭的孩子,那是将门虎女,这时候伸手一拍桌子,对曹冕说道:“你到底说不说?”

  曹冕摸了摸自己的脸,看了看自家老爷子。

  曹余生这时候已经不理他了,拿起酒杯跟苗光启走了一个,自顾自夹菜。

  曹冕没办法了,苦笑了一声:“这个长相吧,我是真不知道,没见过,就是听说有这么一人,是个女猎人,能耐不错。”

  “他们俩,到什么地步了?”柳青问道。

  “这我上哪儿知道去,就是知道有这么个人。”

  “名字知道吗?”

  “不知道。”

  “曹叔叔。”柳青看向了曹余生。

  “哎呀?我这喝多了,不胜酒力,我先去休息。”曹余生站起来就走。

  柳青起身上前两步,就拦在这位猎门谋主身前:“您把这次在红沙漠的狩猎名单给我一份,我是研究会亚洲区的安全官,我要备案。”

  “嗐,这事儿呢,我们也是道听途说。”曹余生没办法了,只能劝道,“眼下魏行山人没事儿,等他回来你自己问他,说不定是个误会。”

  “误会个屁!”苗光启开口道,“他魏行山辞职不干了,柳青你现在是我亚洲区的安全官。没事儿,回头你对魏行山要杀要剐,就算林朔护着他,我给你撑腰。”

  “哎呀,老苗你就少说几句吧!”曹余生跺脚道,“你这人就是不懂人事儿!”

  这边正闹着呢,那边章进“咣啷”一声,把手里的大海碗给砸了。

  大堂里的人都吓了一跳,齐齐看着这个少年。

  只见章进站起身来,背对这大伙儿,就这么站了一会儿。

  之前这桌子的四人进来吃饭的时候,章进已经坐在那儿吃上了。

  现在这少年一站起来,曹余生眼睛就眯了一下,心里暗暗吃惊。

  这小子一阵子不见,个儿高了。

  在阿尔泰山上的时候,章进的身高在一米七五上下,比林朔矮半头,这会儿一看,小伙子肯定已经超过一米八了,跟林朔差不多。

  不仅个儿高了,身子也明显壮了一圈。

  原本这小子就是个骨头架子,身上不怎么挂肉。

  这会儿人站起来,虎背豹腰,全身气势跟之前完全不一样。

  就这个背影,让曹余生一阵恍惚,就好像看见当年的章连海。

  当年的章连海,那是个章家传承修力九境大圆满的猎人。

  曹余生当年跟章连海一起喝过几顿酒,狩过两次猎,知道这是个跟自己大哥林乐山等量齐观的高手,当世猎门的最强者之一。

  而且,他比林乐山年轻了十五岁,死在昆仑山上的时候才四十不到,正值巅峰。

  在林乐山巅峰已过、林朔成长起来之前,章连海是当之无愧的猎门修力第一人。

  如今章进这一站起来,曹余生就心里暗赞,这小子之前差不少,现在终于有了乃父之风,章家后继有人了。

  而且更让曹余生惊讶的是,这小子站起来之后,明明一动不动,全身气势居然还在不断暴涨。

  这让曹余生心中惊疑不定,把目光投向了苗光启。

  柳青这会儿已经气鼓鼓地走了,苗光启的注意力也在章进身上,看着这个少年连连点头。

  察觉到曹余生看自己,苗光启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修力这一途,仅仅是水滴石穿的苦功夫,一直是循序渐进,不会存在什么突破之类的情况?”

  曹余生走到桌边上坐下来,点了点头:“嗯。”

  “那是因为你们曹家,擅长机关借物,修力天赋太差,所以这辈子都没有这种体会。”苗光启淡淡说道,“其实修力真正天赋好的人,是会有这种情况的。

  这个时间段,就在十七岁到二十二岁之间,天赋好的早一些,天赋稍差晚一些,但大致跑不出这个范围。

  这种飞跃式的蜕变,六大家传承里有说法。

  林家的,叫天龙降世,章家,叫白虎临凡。

  如今章进心中这口猛虎气,一气儿能冲到多高,就看他造化了。”

  “这我之前怎么不知道?”曹余生奇怪道。

  “那是当年我和林乐山看你修炼勤恳,天赋又那么差,实在不忍心打击你。”苗光启说道,“其实我们苗家三道皆修,在修力上也有这种情况,叫做玄女飞天。”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那你飞天了吗?”

  “废话,我十七岁就飞了。”苗光启说道,“不像林乐山这个家伙,十八岁才天龙降世,天赋也就那样了。”

  “嘿嘿。”曹余生笑了几声,“有些话我就不说了。”

  “嗐,我当时是三道皆修分了心,要是专心在修力上,林乐山那时候赢不了我的。”

  “得了吧。”

  “爱信不信。”苗光启随后问道,“这章进今年多大来着?”

  “过了年,虚岁十九了。”曹余生答道。

  “那只要不跟我比,天赋算很好了。你看他这口猛虎气,到现在还没停下来,这一下子,估计要冲到三境以上了,很不错。”

  “那林朔是什么时候天龙降世的?”

  “他是个怪胎。”苗光启摇了摇头,“不能以常理去看。”

  “几岁?”

  “十五岁三个月,他娘的,简直不是人。”

  “你当时人在美国,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林乐山这个家伙,当时为这事儿给我发了一份电报,这是存心气我呢,父子俩都不是人。”

  “你儿子苗成云呢?几岁?”

  “他也是十七岁。”苗光启说道,“不过这说起来,在苗家人里,玄女飞天这种修力天赋的极致体现,我们父子俩论年纪不是最小的。”

  “那是谁啊?”

  “苗雪萍。”

  “她不是修行借物吗?”

  “是啊,但这不妨碍她在修力上同样是个天才。”苗光启说道,“她比我还早半年,十六岁半。

  我这个堂妹,如果在修行一事上要是放开了手脚,跟我一样三道皆修,目前的成就,应该至少不下于我。

  只可惜啊,一棵树上吊死了。”

  “那你觉得这次她跟林朔联手,拿得下那头黑皇后吗?”

  “拿不拿得下,我不知道。”苗光启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一点。”

  “什么?”

  “如果林朔和她联手都拿不下黑皇后,那我亲自去也希望不大。”苗光启说道,“红沙漠,从此就是人类禁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