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盯不住
  苏家老宅里,三房大堂上的这顿晚饭,总算是吃完了。

  柳青得知了魏行山和某位不知名女猎人的绯闻,负气而走。

  这位女军官憋着要干嘛,在场的其他人不知道、管不着,也顾不上。

  因为章进吃着吃着,手里的饭碗一摔,这就破镜了。

  这让曹余生看得心里又欣慰,又嫉妒。

  能耐可以练,但天赋这东西,还真是没办法。

  距今两个月不到前,就在喜马拉雅山南坡雪线附近,苏念秋走着走着,困了,睡了一觉遍体生香,一觉醒来九寸二境。

  如今就在这三房大堂上,章进吃着吃着,饱了,摔了饭碗白虎临凡,杵那儿站了一会儿九寸三境。

  上哪儿说理去?

  曹余生看了看自己的儿子曹冕,这位自幼苦练剑术、拿了泛英大学生运动会击剑金牌的前准职业运动员,摇了摇头。

  这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曹冕倒是心态很好,走过去把章进拉过来坐下,给这少年倒酒。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嘿,小子你可以啊,硬生生把能耐吃出来了。”曹冕举起杯子来,一边敬酒一边说道。

  “是叔教得好。”章进脸上挂笑,举杯相迎。

  “嗐,林朔他教你什么了,不就是吃吗?”曹冕说道,“吃我也会啊,怎么就不见我长能耐呢?”

  “不能这么说。”章进说道,“你们曹家,能耐不在修力上,吃是吃不出来的,可你们聪明啊。

  我爹说过,论起借物,你们曹家的手段虽然比苗家稍微麻烦一点,可不怎么挑修行天赋,威力也大,是门非常了不起的绝学。

  之前谋主爷爷的龙骨甲,我在喜马拉雅山也见识过,那真是厉害。

  曹叔你回头要是穿上这套龙骨甲,稍微练习几个月,我未必是你的对手。”

  “哎呀,章进你就别谦虚了。”曹冕被章进这几句话说得跟高兴,嘴里赶紧投桃报李,“反正就你这一下子,你们章家这次平辈盟礼九寸门槛这就稳了,不像我们曹家啊,还得我去认个干姐姐,这才试着能不能把九寸门槛保下来。”

  “我之前听说,曹叔的干姐姐,嫁给我林叔了?”

  “那是啊,她跟念秋姐一样,现在都成你婶婶了。不过你别叔叔婶婶地叫着了,这个辈分是暂时,等过了平辈盟礼,林朔就是你结拜大哥了,她们俩是你嫂子,我曹冕呢,也就是你哥……”

  说到这儿,曹冕终于感觉到哪儿有点不对,周围很安静。

  不仅苗光启和曹余生不说话了,就连周令时也从厨房里跑出来了,一边颠着手里的锅,一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章进。

  “哎不对啊!”曹冕终于反应过来了,看着章进惊讶道,“你不是一个小哑巴吗?怎么能说话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章进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感觉脑子里有什么东西通了似的,这会儿口条特别顺溜。曹叔你别打断我,让我再说会儿,我怕这口气过去了,又说不出话来了。”

  “不急,你可以慢慢说。”苗光启说道,“章进,今天算你走运,我在这儿。当今这世上如今除了我和唐家家主唐高杰,没人能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儿了。”

  “还请苗爷爷赐教。”章进赶紧问道。

  “你爹章连海这个人,我就佩服他这一点,我苗光启不如他。我只能做到对自己狠,可对自己儿子,我做不到像他那样。”苗光启说道,“章进,这件事情,当年是你爹托我,联系美国唐家办的。

  唐家是仅次于云家的炼神家族,他们家有门绝技,叫做闭口禅。

  在你三岁的时候,你爹请唐高杰专程回国,给你打了一道闭口禅,封住了你语言能力。

  封了你的语言能力,你有苦难言,有事难说,这辈子没别的出路,只能刻苦修行。

  同时,因为语言能力被封,你身体其他方面的潜力,会被更好地激发出来,你在修力上的天赋,会再拔高一截。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你现在还没到十八岁生日,这就白虎临凡了,你比你爹当年还早半年。

  一旦白虎临凡,闭口禅就破了,你就能够说话了。

  所以你别着急,以后你说话不会有任何阻碍。”

  章进听了之后,脸上很震惊,他默默地喝着杯中酒,似是在心里消化这件事情。

  曹余生也愣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苗光启你不仗义啊。”

  “我怎么不仗义了?”

  “你有这个门路早跟我说啊,我不用唐高杰回国,我亲自把曹冕送给过去。”曹余生说道。

  苗光启看了一眼正在喝酒的曹冕,脸上一阵哭笑不得,缓缓说道:“这就跟钓鱼一样,打窝放饵是没错,可得先看池塘里有没有鱼啊,有鱼才能这么干,一条鱼都没有,你费这个功夫干嘛?”

  “苗二伯,您就别拐弯抹角了。”曹冕笑了笑,“朽木不可雕,五个字能说明白的事儿,您不用拐那么大弯儿。”

  “你看看,我就是欣赏曹冕的这种心态。”苗光启笑道,“余生啊,你这个儿子,以后比你出息大。”

  “那借你吉言吧。”曹余生摇了摇头。

  章进这会儿低头想了一阵子,拿起杯中酒一口闷下去,似是想通了,心中不再计较,而是问道:“对了,几位前辈,我林叔在红沙漠那笔买卖,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苗光启说道,“目前,我们算是把最好的两张牌打出去了,至于结果如何,我也在等消息。”

  ……

  红沙漠地底下,林朔这会儿的心情很复杂。

  这头对自己似乎有点儿非份之想的黑皇后,跟楼房一样高的身子,已经杵自己眼前有好半天了。

  倒三角的脑袋往下垂着,两只复眼就这么盯着自己看,好像自己脸上有朵花儿似的。

  偏偏自己也得盯着它看,因为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把目前的局面稳下来。

  要翻脸的话,其实魏行山这一走,林朔就已经可以翻脸了。

  可看目前这个情况,要是马上翻脸,林朔心里把握不大。

  因为之前那头被自己揍晕过去的金纹亲王,早就又站起来了。

  它吐了块黄金出来之后,又晃动着两根天线一样的触须,跟旁边的另一头金纹亲王聊天去了,看样子是没啥事儿。

  不仅这头金纹亲王如此,之前被林朔一家伙揍翻的银纹护卫,也这样,正趴在自己的铺位上老老实实地待着,两根触须滴溜转,没什么问题。

  要是仔细看,会发现这两头多佛恶魔的两根触须之间,甲壳上的倒刺,被追爷砸断了几根,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其他痕迹了。

  也就是说,林朔以林家秘传的锤法,挥动追爷砸在它们身上那两下,没有造成什么杀伤,就是震晕过去了,一会儿就好。

  这样的东西,这儿还有四十多头。

  而眼前这头黑皇后,从刚才那下突进的速度上可以看出来,它比其他多佛恶魔要强大得多。

  要是没有其他多佛恶魔的干扰,林朔跟这头黑皇后捉单放对,他倒是觉得可以试一试。

  可这会儿,显然不行。

  目前能对这些多佛恶魔造成真正杀伤的,锤法是不够的,得用箭术。

  而林朔手里的箭矢,只有三根。

  而且黑皇后的外壳跟其他多佛恶魔不一样。

  其他多佛恶魔外壳坑坑洼洼的,又长着倒刺,看上去吓人,但是在追爷的箭矢之下,那就是一射一个准。

  甲壳表面摩擦力大,箭头的力道能全吃在甲壳上面,穿甲致命不在话下。

  而黑皇后的外壳,是极为光滑的乌黑球面,这会儿反着光呢。

  这就要求追爷的箭矢,箭头的尖儿,必须要落在球面的最中心,而且角度要极正,否则箭头肯定会打滑,擦着甲壳的光滑表面就过去了。

  再结合黑皇后那么快的速度,这一旦动起手来,锤法无效,箭术又容易打滑,还有那么多小喽啰的干扰,林朔确实没把握。

  要是搁在以前,林朔这会儿也就不管不顾地掀桌子了,但如今家中两位娇妻,其中一位还有身孕了,他做事就不敢这么轻易地把自己豁出去。

  于是他就按下心思,慢慢跟这头黑皇后耗着。

  反正敌不动我不动,敌方全家老小整整齐齐全在这儿了,我方后面还有增援呢。

  这事儿不用着急。

  而且眼下互相盯着看,这也不简单,是门技术活儿。

  不能眨眼。

  这头大家伙,别看个子大,速度快着呢。

  林朔一扭头,它就能往前冲三百米,这要是一眨眼,说不定就要被它得逞了。

  一想到这事儿,林朔就有点儿不寒而栗。

  要打架,那没事儿,林家人对这事儿轻车熟路,上下几千年就没怕过谁。

  可我把你当猎物,你却把我当老公,憋着要上我,这就太膈应人了。

  要是被得逞了,回头传出去我林朔还做不做人了?

  所以魏行山这人,林朔这时候心里还是暗暗感激的。

  别看愣高愣大,机灵。

  他撤走的时候,还知道把摄像机给带走了,没留下来。

  这其实是不合理的,人走了,观察设备得留下来,这是情报。

  但魏行山体贴,知道给自己兄弟留几分薄面。

  要不金问兰这事儿,回头就不告诉柳青了?

  林朔一边心里盘算着这些事儿,一边还得控制着自己的眼皮,别眨眼。

  一般人这种事办不到,林朔自幼修行林家传承,对自身肉体的控制力远非常人可比,这点小事儿倒是问题不大。

  不过呢,也不能一双眼一直睁着,这样眼睛会流泪。

  他这会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两只眼睛倒着班来,总之得盯着这东西的眼睛,不能让它轻举妄动。

  就这么僵持了有一个来钟头,整个地下空间,原本亮堂堂的照明环境,光亮忽然暗了下来。

  林朔心里不由得一紧,他想起来了。

  洞口支着的那盏疝气大灯,两个小时的照明时间差不多要到了,电池没电了。

  而那套备用电池,跟摄像头一样,让魏行山给带走了。

  林朔这下终于打定了主意,必须要把金问兰的事儿告诉柳青。

  老魏这小子,太坑人了。

  刚刚打定了主意,周围陷入了一片漆黑。

  黑皇后在这样的光照条件下,能不能看到林朔,这个林朔不就知道。

  但至少,林朔是看不到它了。

  这头黑皇后,盯不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