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被得逞
  一条消息的准确性,关键看过了几道手。

  要是一传十,十传百地这么走,消息面是挺大的,可准确率不高。

  自从中科院专家团撤出了苏家老宅,有一条消息,这就不胫而走了。

  要是搁在以前,这种小道消息口口相传,传播速度就不那么快,可现在通讯发达,信息的传播和获取极为方便。

  于是正在北欧皇宫,以北欧亲王的身份陪同女王参加国庆晚宴的狄鸿哲,就收到了两条消息。

  其中一条消息,是自己和女王的女儿,北欧皇位如今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狄兰公主,在中亚矿业城市扎拉夫尚的一间临时手术室中,一战成名。

  这条消息传到狄鸿哲耳中,这位北欧亲王心中波澜不惊。

  自己的女儿,他是了解的。

  在理论研究这块,狄兰毕竟还年轻,有时候会沉不下心来,可是在现场操作方面,那技术绝对是超一流的。

  而红沙漠的这个案子,狄鸿哲是知道的,苗光启早就告知过国际生物研究会,也专门给狄鸿哲打过电话,告诉他狄兰正在现场,作为前线科研组的组长。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说心里完全不担心,那是假的。

  不过与此同时,狄鸿哲对自己女儿也有信心,他知道作为山阎王生物项目的最终受益者,狄兰不是一般人,至少自保应该没问题。

  而另外一条消息,狄鸿哲则认为这是谣传。

  无稽之谈,不可能的事情。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估计是有人看不得自己女儿出风头,开始制造谣言了。

  这件事情涉及到自己女儿的名誉,狄鸿哲越想越生气,心里的情绪这就挂在脸上了。

  这会儿,狄鸿哲和女王一起正在准备出席晚宴,宫廷服务人员正在替他们穿戴服饰。

  女王看了看自己丈夫的神色,嘴里说道:“亲爱的,我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场合,不过国庆一年也就一次,你还是需要跟我一起出席的,忍一忍吧。”

  狄鸿哲怔了怔,缓和了一下脸上的神色,说道:“我当然不介意陪伴女王陛下出席这次晚宴。只是这世上,总是有心胸狭隘之人造谣诽谤,说我们女儿的不是,我是在为这件事情感到生气。”

  “嗯?”女王微微蹙了蹙眉,“谁在造谣,说什么了?”

  “说我们的女儿狄兰公主,插足别人家庭,做第三者。”狄鸿哲说道。

  女王听到这句话,脸上立刻冷峻起来,对旁边正在服侍着的宫廷人员说道:“你听到了。”

  “是,女王陛下。”头发花白的宫廷人员弯腰行礼,“我这就去查。”

  ……

  “女王陛下,咱有话好好说,你先别动手动脚的。”

  红沙漠地底下,在一片绝对黑暗中,林朔靠在墙角,也是没办法了。

  看,灯灭了,看不见。

  闻,面罩挡着,闻不到。

  除了此时完全赶不上趟的听力,林朔赖以动手的视觉和嗅觉,几乎被环境全部剥夺。

  如果说林朔刚才还有翻脸的底气,这会儿就基本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这架没法打,没底牌掀桌子,只能先劝。

  当然这个劝,林朔实不指望面前的这头黑皇后能听得懂。

  主要是劝自己,别慌。

  闭目等死肯定不是个事儿,人活着总得干点儿什么,嘴上说着,给自己壮壮胆。

  这会儿林朔就感觉到,有两根什么东西,正在轻轻触碰自己。

  林朔身上穿着电磁隔离服,这种隔离服垫着一层薄薄的合金材质,多少有点儿硬度,并不是很柔软。

  这两根不知道什么东西,在隔离服上东碰一下西碰一下,一会儿缠上了大腿,一会儿在林朔面罩上转悠一圈。

  力道很轻柔,有隔离服挡着,林朔其实没什么太大感觉。

  肉体上确实没受到什么伤害,可林朔心里受不了了。

  林朔猜出来了,这两根东西,应该是黑皇后脑袋上的两根触须。

  刚才林朔也看见了,多佛恶魔之间要是近距离交流,就会把彼此的触须伸出去,互相轻微地触碰。

  这会儿这头黑皇后,估计正在自己身上找触须呢。

  可自己没有啊!

  林朔手上紧紧攥着追爷的弓弦,全身暂时一动都不敢动,嘴里说道:

  “女王陛下,这事儿不是不能谈,你先冷静。”

  “你看啊,我家里已经有两个老婆了。”

  “你堂堂一头多佛恶魔女皇,憋着要做我三夫人,这太屈尊了。”

  “绝对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我就觉得我没那么大造化。”

  “而且咱俩吧,这已经不单单门不当户不对的问题了。”

  “咱们两家,我估计大大几亿年前,就已经分家了,早就不是同类了,物种隔离你懂吗?”

  “你有话好好说,把我举起来干嘛?”

  “你再这样我动手了啊!”

  “你这是想把我带去哪儿啊?”

  “哎呦我去!”

  一边嘴上说着,林朔就觉得自己整个人腾空了。

  黑皇后的脑袋上的那两根触须,居然把自己举起来了。

  自己手上可拎着追爷呢,两千斤的分量,这大黑娘们用两根看上去软乎乎的触须,就把自己连人带弓,给举起来了!

  林朔一下子就打定了主意。

  算了,咱忍一手,先不跟它计较。

  大丈夫能屈能伸,看它到底想干嘛。

  结果念头刚起来,自己就好像被塞进了一个什么地方,一开始周围有点紧,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可马上周围好像又宽敞了。

  还是乌漆嘛黑的什么都看不到,同时呼吸不太顺畅,这让林朔忽然想起一件事儿。

  他拍了一下大腿,心中懊恼不已。

  打架狩猎,林朔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怕。

  可刚才一听说这头黑皇后看上了自己了,他心里是真慌,给忘了。

  自己头盔上有头灯啊!

  刚才魏行山把疝气大灯支起来之后,林朔为了给头灯省点,把头灯关了。

  这会儿总算想起来了,自己有随身照明设备。

  不仅头上有照明设备,背后还有供氧设备呢,背着一个小氧气瓶。

  这呼吸一困难,林朔就想起氧气瓶了,顺便把头灯也想起来了。

  林朔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在头盔手摸到了头灯的按钮,轻轻一拨。

  再扭了扭自己腰腹间的一个开关,给自己的面罩接上氧气。

  总算能看见了,呼吸也顺畅了。

  打量了一下周边,林朔发现这儿好像是一个圆筒状的房间,空间上半部分挺宽敞,但下半部分,也就是林朔身边,很拥挤。

  地面踩着软绵绵的,而且有一层黏糊糊的液体,透明状,一直没到林朔的膝盖处,跟质量不怎么样的胶水似的,一抬腿能带起来不少。

  而此刻挤在自己身边,都是些圆乎乎的东西,仔细一看,林朔认出来了。

  这是多佛恶魔的蛋。

  这儿是黑皇后的肚子里。

  这事儿在林朔看来,有喜有忧。

  忧的是,自己好像是被非礼了。

  黑皇后,终于还是得逞了。

  喜的是,在外头黑乎乎一片,我林朔拿你这头黑皇后没什么办法。

  可现在到里面了,这就跟孙悟空进了铁扇公主肚子似的。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一念及此,林朔就抡起了追爷。

  还别说,这黑皇后的肚子,尽管已经露出了内部的软组织,可韧性还真不错,一时三刻居然还捣不烂。

  于是林朔就把家传的九九八十一路锤法,使了个遍。

  林家这九九八十一路锤法,林朔也就从自家老爷子那儿学的时候,打过全套。

  艺成之后的十来年,就从来没使出过前三锤之后的路数。

  一来是追爷在林家,那不是单单一件兵器那么简单,而是身份极为尊贵的客卿长老,地位跟林家家主相同,辈分高架子大,平时不能随便请出来玩儿。

  而且林朔既然成了林家家主,按规矩用追爷使这套锤法,那这套锤法就不能在其他兵器上使出来,不然追爷不高兴,会闹腾。

  二来,是林朔在这套锤法练成之后,追爷一旦抡起来,手下从来就没有过三合之将。

  表现最好的,是阿尔泰山的那头驳兽,撑了三锤。

  其他无论是人是兽,都是一锤子的买卖,敲定离手,非死即伤。

  这趟在黑皇后的肚子里,林朔终于有机会过把瘾了。

  他心里同时也是急怒攻心,堂堂猎门的总魁首、林家当代传人,出来狩一趟猎,居然被猎物给睡了。

  这场子要是不找回来,我林朔以后有何面目立于这天地之间!

  心里既然发了狠,手上自然不留情。

  这一套九九八十一路的锤法,在黑皇后肚子里砸得是四处开花。

  里面多佛恶魔的卵,当然全砸碎了。

  肚子内部的软组织,一开始抡上去,声音发脆,林朔手上能感觉到回劲儿,弹性极强。

  慢慢地,声音就“啪啪”的了,弹性没了,软组织成肉沫子了。

  肚子最外面的那层甲壳,慢慢地从肉沫里露出来,黑皇后肚子里的软组织,被林朔给打透了。

  在里面打得正过瘾,外面发生了什么,林朔暂时顾不上。

  他只知道,黑皇后这会儿肯定是疯了。

  因为这肚子里颠得慌,林朔身体重心极难掌握,这东西吃疼,正在四处乱窜。

  也正是因为现在林朔下盘不怎么稳,手上锤法里的力道大大折扣,所以目前这肚子最外层的黑色甲壳,暂时还破不开。

  不过林朔这会儿心里有底气,破开这层甲壳,早晚的事儿。

  因为眼下,这甲壳已经被砸出裂纹了。

  ……

  红沙漠上,苗雪萍正在催动自己借物九境大圆满的念力,脚踏沙浪滚滚而来。

  她这三十年来,因为沉浸于当年那场跟林乐山共度一生的幻境不可自拔,神智一直不是那么清楚。

  这会儿,她又分不清现实和幻境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自己跟林乐山的大儿子,林朔,正在遭难,自己必须要去救他。

  至于那个体弱多病的大儿子,现在人在哪儿,她刚刚驾起沙浪的时候还知道,这会儿脑子一犯浑,已经不清楚了。

  浑浑噩噩地往前赶着路,嘴里来来回回只念叨着一句话:“儿啊,娘来了。”

  ……

  小八此时在天上,一直盯着苗雪萍。

  眼看她腾空前行的方向已经偏了,小八想下去提醒她,可就是下不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她周边一百米以内的空气,正在剧烈震荡着,形成了一道无形的气墙,小八下去就被弹上来了。

  小八着急,嘴里喊,没用,这女人什么都听不见。

  正着急上火呢,小八就看到苗雪萍的正前方,一头大家伙猛然间破土而出!

  这东西身子是三截的,乌黑发亮,最后那一节圆筒状的大肚子,特别醒目。

  此时红沙漠上已经落日西垂,这东西的肚子在半空之中,被夕阳余晖一照,居然是半透明的。

  小八能看见,这圆筒状的大肚子里面,有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挥动一把巨大的反曲弓。

  这一挥下去,只听“嘭”地一声巨响,圆筒状的肚子炸得四分五裂!

  肚子里那个男人,顺势跟那头东西分离,稳稳地落在了苗雪萍身前。

  “朔哥!”小八赶紧叫道。

  ……

  林朔落地之后,没理会天上的小八,也没有去看身前的苗雪萍,而是赶紧转过身来,盯着前方。

  果然,那头黑皇后此刻也稳稳落地,“咔啦”一声,将自己的肚子脱开了,就跟火车似的卸去一截车厢。

  少一截肚子,这东西非但没啥事,看上去反而浑身更轻便了。

  而它身体连接部位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很快就形成了一层黑色的甲壳。

  “苗阿姨。”林朔背对着苗雪萍,平静地说道,“那些小的,正在往这儿跑,您挡一挡。这东西交给我,我要一分钟。”

  苗雪萍这一路上迷迷糊糊,神志不清。一看到林朔,再听到他的狩猎指令,她醒过神来了。

  她终于想起来现在是怎么回事儿,自己是来干嘛的。

  于是她落回了地面,嘴里应道:“苗家传人苗雪萍,谨遵魁首号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