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九牛一毛
  未出正月,就还在年里。

  林朔一行人回到苏家老宅的时候,正月二十三。

  还有九天就是猎门的平辈盟礼,此次参与红沙漠狩猎的所有人马,悉数回国。

  林朔相当于带了自家一群亲戚回来。

  两个夫人、一位姨娘这就不用说了。

  云秀儿本就是表姐。

  苗成云既是自己的大舅子,又是未来的表姐夫。

  苗小仙因为姨娘关系,也稀里糊涂地成了表妹。

  魏行山因为认了林朔的姨娘作为干娘,这也算是兄弟了。

  金问兰,因为魏行山的关系,极有可能成为林朔的徒弟媳妇,从家里另一层关系算,甚至可能是嫂子。

  于是,贺永昌就有危机感了。

  这群人,就自己跟魁首没有沾亲带故的,这样下去可不行。

  贺永昌是个聪明人,知道要是直接认林朔当干爹,一来林朔未必答应,二来就算答应了,这也是白认。

  因为他是贺家家主,跟林家家主林朔,在平辈盟礼上辈分是要抹平的,就当这十天的干儿子,贺永昌觉得不是长久之计。

  于是这回来的路上,贺永昌就一直缠着苗雪萍,让这位林朔的姨娘,再收一个义子干儿。

  苗雪萍这几天心情极好。

  林朔是个没娘的孩子,一旦认了这个姨娘,那真是把她当亲妈那么孝顺。

  这一路上,猎门魁首一直坐在苗雪萍身边嘘寒问暖,陪着说话。

  林朔重视苗雪萍,他的两个夫人自然也不敢怠慢,一同在身边伺候着。

  苗雪萍看着林朔这个儿子,两个儿媳妇,还有苗小仙这个侄女,再有魏行山这个干儿子,金问兰这个准干儿媳妇。

  来红沙漠之前,苗雪萍还孑然一身呢,这一下子就有儿孙满堂的感觉了。

  一羊也赶,俩羊也放,都到这个地步了,再多个贺永昌当干儿子,倒也无妨,于是她在飞机落地之后,点了头。

  在青海机场里,贺永昌铁塔般的身子推金山倒玉柱,跪在VIP通道里“咣咣咣”三个响头磕下去,站起来就成林朔的干兄弟了。

  林朔这一路上只顾着苗雪萍,跟贺永昌没说过话,可这位贺家家主这么做图得是什么,他心里自然是清楚的。

  在机场洗手间里,贺永昌跟了进来,两人就在隔壁的位置站着解手。

  林朔说道:“神农架在我华夏腹地,位置紧要,此事宜早不宜迟。平辈盟礼之后,我先跟你去一趟那里。”

  “多谢魁首体谅。”

  “对了,猎门魁首的位置,你还要不要?”

  “啊?”贺永昌全身一激灵。

  林朔赶紧躲出去半个身位,生怕洒到自己,嘴里补充道:“不是总魁首,而是魁首之一。”

  贺永昌赶紧把住龙头,说道:“贺永昌守土失职,致使神农架局势糜烂至此,还有何脸面替贺家去争九寸门槛?”

  林朔摇了摇头:“我现在只问你,敢不敢要魁首的位置?”

  “这……”贺永昌略有犹豫,终于还是挺起了九尺身躯,“有何不敢?”

  “好。”林朔点点头,“到了苏家老宅,你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咱猎门的谋主,让他给你出出主意。

  宣传口这块,事情怎么说、如何定性,他这方面比我有办法。”

  “是。”

  “还有,贺家猎场,你要准备搬,在国内搞这种定西不行,贻害无穷。”

  “魁首,能把事情平息下来我就知足了,贺家猎场还能不能保下来,我已经不指望了。”

  “话不能这么说。”林朔摇了摇头,“猎场还是需要的,否则传承猎人的试炼,确实是个问题,只是不能在国内罢了。”

  “嗯,但凭魁首吩咐。”

  谈完了正事儿,林朔往旁边瞄了一眼,说道:

  “老贺,你肾不太行啊,这么快就完事儿了?”

  “嗐,在魁首面前,我岂敢放肆,差不多意思一下就得了。”

  “老贺啊,既然你不擅长拍马屁,就别老干这种事儿了。”

  “那……我就把后半截尿了?”

  “赶紧的,咱比比。”

  “谨遵魁首号令。”

  ……

  这趟进机场接人的,是柳青和章进。

  林朔一看到章进,心里头不由得一阵欣慰。

  小伙子不一样了。

  林朔一眼就看出来,这小子破镜了。

  章进跑过来,直接站到了Anne面前。

  Anne的身高有一米七左右,章进之前是一米七五,可女孩子显高,两人之前乍一看是差不多高的。

  这会儿再一比,章进明显高了一截,又壮了一圈,Anne相比之下就是小鸟依人了。

  Anne很高兴,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哎呦,忽然长这么高了呀,衣服都显小了,姐回头再给你买几套新的。”

  “哎!”章进应了一声,笑道,“我最喜欢姐买的衣服了,穿着特别帅。”

  章进这一开口,林朔和Anne两人都怔了怔。

  魏行山上前两步一拳擂在章进胸口:“好小子!能说话了啊!”

  魏行山刚说完这句,嘴里“咦”了一声,自己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拳下去,魏行山就感觉好像打在一堵墙上,这汉子不由得叹道:“能耐也长了啊!”

  “嗯,有几分模样了。”林朔在一旁点头道,“章进,要不试试三刀之约?”

  章进一听这话,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叔,我之前没见过九境风光,不知天高地厚。现在跨进这个领域,才知道你上次嘴里说全力以赴,其实放水那是放大了。您再给我三年时间吧,三年之后,我再试试能不能把刀取回来。”

  林朔点点头,同时觉得有点怪异。

  章进之前是个小哑巴,这会儿说话也太顺溜了,这不像一个刚刚克服语言障碍的人。

  不过这事儿不是现在细究的时候,林朔转身,想苗雪萍介绍了章进和柳青两人。

  按辈分,章进得叫苗雪萍姨奶奶了。

  苗小仙这是个机灵的,沾便宜就上,指着自己的鼻子对章进说道:“我是你姑姑,叫声姑姑来听。”

  章进没办法,只能低头叫人。

  苗小仙很得意,抬手摸着章进的脑袋:“进儿乖,回头姑姑给你一份见面礼。”

  林朔没有理会章进和苗小仙之间的小互动,而是把两边人都正式介绍了一番。

  给柳青和金问兰彼此介绍的时候,金问兰倒是神色如常,而柳青的神色不太对头。

  女人的直觉,真是可怕。

  林朔不由得看了一眼魏行山,心里替这小子捏了把汗。

  ……

  Anne之前告知过苏家老宅方面的人,这趟客人不少,所以车当然不止一辆。

  两辆七座的商务车,人正好坐得下。

  魏行山、金问兰同时上了柳青担任司机的那辆车,林朔一看这情况,不声不响地上了另外一辆车。

  魏行山这小子爱死死去,自己别引火上身。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往副驾驶位置上一座,发现这辆车的司机是曹冕。

  刚一上车,曹家大公子就说道:“朔哥,恭喜啊,好事成双。”

  这话听起来没毛病,林朔只能点头,嘴里说道:“同喜,听说你也快了。”

  “我早着呢。”曹冕摇了摇头,“对了朔哥,今天上午,苏家老宅里来了个人,说是你家亲戚,这会儿正在三房大堂等着你呢。”

  “哦,那是我堂叔。”林朔点点头,“我跟他约好了,要商量一件事情。”

  “那既然有事,我开快点儿?”

  “别,开慢点,压着速度,别给后面那辆车的司机飙车的机会。”林朔看了看后视镜,嘴里说道,“我估计她这会儿,正想拉着整车人同归于尽呢。”

  “哎呦,这么说,老魏那事儿是真的?”

  “嗯。”

  “那咱怎么办?”

  “离他们远点儿就行。”

  ……

  两个小时后,林朔位于苏家老宅的住所,一楼客厅。

  林贺春接过Anne递过来的一盏茶水,揭开茶碗盖子喝了一口,叫了一声“好”。

  “这茶其实一般。”林朔在一旁说道。

  “可侄媳妇儿好啊。”林贺春微微笑道,看了看客厅坐着的Anne和狄兰,“林朔啊,你们爷俩别的能耐在我眼里也就那样了,可这挑老婆的眼光,我林贺春不得不服。

  当年你父亲选中你娘的时候,我就以为这世上,女人能漂亮到堂嫂这份上,也就到头儿了。

  这叫天下无双。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结果三十年不到,这世上又出了两个这样的女子,还又都进咱林家门了。

  好。

  林朔,你跟春叔直说。

  这桩亲事,咱林家需要花什么代价。

  别的春叔不敢说,可但凡是能用钱摆平的事情,那对我们林家来说,都不叫事。”

  林朔听着有点儿不好意思,劝道:“春叔,您话先别说那么死,这趟可能真不便宜。”

  “你爹当年娶你娘的时候,我干了什么,你爹应该跟你说过吧?”林贺春淡淡说道。

  “这一次,比上一次贵得多。”

  “不怕,林家产业这几十年在我林贺春手上,番了千倍不止。”林贺春说道:“不过你既然这么说,应该是二侄媳妇家里的事情吧?”

  “是,有些麻烦。”

  林贺春点点头,看了看对面坐着的狄兰:“二侄媳妇,你爹娘不答应?”

  狄兰抬起头来,脸上有些羞涩:“还没说,不过我想应该是不答应的。”

  “哦。”林贺春应了一声,随后问道,“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们家是君主立宪制的是吧?”

  林贺春这个问题闻出来,在场的夫妻三人都愣了一下。

  只听林贺春继续说道:“君主立宪分为两种,一种二元制,另一种是议会制,区别在于君主权力的大小。

  你们家是议会制的,君主权力大不过议会。

  而议会,是可以操控的,无非是利益输送而已。

  三个月内,我可以让你们国家的所有内阁成全体辞职,并且提名我的人接任。

  而这些继任者,议会投票肯定会通过。

  在此之后,不管你母亲,那位北欧女王愿不愿意,都将被迫退位,将皇位传给公主,也就是二侄媳妇你,狄兰。

  而到那时候,你既然已经是女王了,想嫁给谁,应该能自己做主了吧?”

  林朔听完赶紧摆手:“春叔,那是我丈母娘,别搞这么僵。”

  “那家主的意思呢?”林贺春问道。

  “投资一下国有资产,提振一下那边的经济就可以了,好好谈。”林朔说道,“双赢嘛。”

  “那能花得了多少钱?而且这样慢。”林贺春说道,“等到尘埃落定,起码得大半年,到时候侄媳妇肚子都瞒不住了,不好看。”

  “那春叔还有什么办法吗?”林朔问道。

  林贺春略作思忖,说道:“不如这样,他们国家有一块飞地,七八万平方公里的样子,归属权一直在跟俄罗斯扯皮。俄罗斯现在不是缺钱吗,我们林家把这块飞地买下来,送给狄兰娘家,就当是聘礼了。”

  不等林朔表态,狄兰赶紧说道:“这样可以!这块飞地战略价值重大,一直是我外祖父和母亲的心病,这几乎是无法拒绝的。”

  “好。”林贺春点点头,端起茶碗来将茶水一饮而尽,随后站起来对林朔抱了抱拳,“家主,那你给我七天时间。”

  林朔赶紧站起来回礼:“春叔,辛苦了。”

  “为家主分忧,应该的。”林贺春凑进林朔,眨了眨眼说道,“这么点儿钱,就能娶到这样的媳妇,家主果然英明啊。”

  “春叔,我什么觉得你是在说反话?”

  林贺春洒然一笑:“家主你就放心吧,这对目前的林家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