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四十四章 雪中送炭
  在苏家老宅过得这一夜,是林朔最近睡得最舒服的一晚。

  家里俩媳妇儿就这点好,知道疼人。

  哪怕之前在扎拉夫尚争风吃醋,一定要在床笫之间比个输赢,那也是一时意气,不会真往心里去。

  如今到了家,还是会给丈夫一个安稳觉的。

  两人就跟约好了似的,这天晚上没作妖,各自睡在林朔身边,乖得像两只鹌鹑。

  只是之前人叠人那么睡,倒是不觉得这床小。

  这天早上起来,林朔就琢磨着得去弄张大床了。

  俩媳妇睡自己身边,都是一个翻身要掉下去的样子,这样下去可不行。

  尤其是狄兰,已经有身孕了,回头摔一下可了不得。

  林朔早上起床之后一边梳洗,一边想着今天的事儿。

  姨娘苗雪萍那里,自然要先去问个安的。

  之后就得跟谋主曹余生一起,两人合计合计平辈盟礼的事情了。

  猎门百年一度的大事,算算日子,也没几天了,该布置的得布置起来。

  结果林朔刚要和两位夫人出门,金问兰来了。

  林朔一看这女猎人的神色,心想这真是紧躲慢躲都躲不过,该来的总是要来。

  原本要出门的夫妻三人算是被堵家里了,也没办法,只能在客厅上坐下来,看看这女猎人到底想干什么。

  林朔刚在客厅的椅子上坐稳,就只见金家家主上前两步,扑通一声就跪那儿了。

  金问兰这一跪,跪得林朔一阵心惊肉跳。

  甭问,准没好事儿!

  抬头看了看自己的两位媳妇,两个老婆压根就没看他,而是在彼此打眼色。

  林朔算是看出来了,这事儿,自己这俩女人不打算搀和。

  俩妮子聪明,知道这事儿容易里外不是人,自己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可今天看样子是躲不过去。

  让人一直跪着也不是个事儿,林朔只好说道:“金家主,有事儿说事,不用行那么大礼。”

  “魁首,金问兰有个不情之请。”金问兰抬头说道。

  “既然是不情之请,那可以不说。”林朔先尝试着劝。

  “问兰不吐不快。”女猎人目光灼灼,眼神如刀。

  “那你先说,我先听听看。”林朔一脸无奈。

  “我想让魏行山入赘我金家。”金问兰说道。

  “不可能。”林朔斩钉截铁地摇头,“那是我大徒弟。”

  “那我退一步,我嫁给他。”

  “这不是做买卖,不兴讨价还价这一套。”林朔摆了摆手,“而且你要嫁给他,他只要愿意娶,我不反对。

  他如果不愿意,我也使不上劲儿。

  你跟我说这个没用。”

  “可是柳青……”

  “金问兰我警告你。”林朔打断道,“柳青你不能动,她是我夫人的好朋友,同时也很快是我的员工。你要是敢动她一根寒毛,我十倍奉还。”

  “魁首,你们师徒俩这是联手要逼死我吗?”金问兰质问道。

  “我们讲道理。”林朔正色说道,“咱们猎人进山做买卖,一场露水姻缘原本无伤大雅,出了山也就当没发生过。

  可你先憋着借种,又要着毁人婚事,你这是自作孽。

  我不说话,不代表我很好说话。

  婆罗洲出了事情,你为什么不先跟我说,而是先去跟魏行山搞这么一出?

  金家守土失职,瞒上不报。

  光这两条,按猎门规矩,我不用等到现在,早在扎拉夫尚,就能要了你这一家之主的性命。

  留着你,不过惜才二字而已。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跑我这儿跪着,有用吗?”

  “那……”金问兰被林朔这一通斥责下来,神情有些慌乱,嘴里喃喃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你什么都做不了。”林朔说道,“这件事说到底,是魏行山自己的选择。

  你指望我替你说话,那不可能。

  因为我跟你金问兰的交情,不如柳青和我的交情好。

  柳青至少给我家小八织了顶帽子,小八虽然嘴上嫌弃,可心里很喜欢,出去约母鸟的时候肯定戴着。

  而你呢,睡我徒弟的时候,可没问过我这个师父的意见。”

  金问兰听完这番话,想了一会儿,抬头说道:“魁首,既然这事儿不成,那我有个情理之中的恳求,希望您能答应。”

  林朔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他这会儿终于听出来了,之前都是废话,漫天要价而已。

  接下来要说的,才是金问兰这趟来的真实目的。

  “你说吧。”林朔说道。

  “我已经借种成功,我就问魁首一句,我腹中这个金家遗孤,您管还是不管?”金问兰说道。

  “这个自然要管。”林朔点点头,“猎门的孩子,于情于理都要管。”

  “那您打算怎么管?”

  “这苏家祖宅你不能留,你大着肚子整天在魏行山柳青面前晃悠,这不是个事儿。”林朔说道,“平辈盟礼之后,你去钱塘柳叶巷,我堂叔自会安置你。

  你在那里好生养着,把孩子生下来,这孩子以后没爹,随你姓金。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等你生产完毕,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会带上一支狩猎小队,跟你一起,去婆罗洲会会那头七色麂子。”

  金问兰听完这段话,脸上原本紧绷着的神情终于放松下来,这就要磕头谢恩,被林朔一把就拉了起来:

  “别动不动就下跪磕头的,男儿膝下有黄金。”

  “可我是个女人。”金问兰一脸哭笑不得。

  “呵,你金问兰在我眼里,可比一般的男人强多了。”林朔说道,“话说,魁首的位置,你感不感兴趣啊?”

  “啊?”金问兰一听吓得脸得白了,“魁首,您这是容不下我了吗?”

  “不是总魁首。”林朔摇了摇头,解释道,“是魁首之一。”

  “九寸家族?”金问兰问道。

  “对。”

  “可我金家人都死光了呀。”

  “我林家主脉也只有我一个人。”林朔说完这句话,这才想起来,指了指自己两个夫人,“这才刚刚变三个,哦不,四个人。”

  说到一半,他又想起苗雪萍这位姨娘了,她这会儿也算林家主脉的人。

  红沙漠这一趟,家里添丁进口太多,林朔还真有点不习惯。

  他又指了指金问兰的肚子:“而你们金家,也很快就变成两个了。”

  金问兰想了想,说道:“那魁首,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金问兰,你这没完没了可不行啊!”林朔翻了翻白眼。

  “您能认我腹中胎儿一个干儿子吗?”

  林朔摇了摇头。

  “那这个魁首位置我不敢接。”金问兰摇头道,“否则就算我能保这魁首位置一时,可我这孩子以后没有您的庇护,这个位置只会害了他。”

  “我没说不认。”林朔说道。

  “您刚才不是摇头吗?”

  “你肚子里的,未必是个儿子。”林朔说道,“如今时代不同了,生男生女都一样。干闺女我也可以认的。”

  金问兰闻言大喜,抱拳道:“多谢魁首!”

  ……

  等到金问兰出了门,Anne终于问道:“老公,你之前说要扶贺永昌上位,我倒还是能理解。

  贺永昌这个人不错,能耐也够,而且他们贺家虽然目前实力大损,可毕竟还有几个九寸猎人在,作为猎门大家之一,门面上撑得住。

  这金问兰,你为什么也要扶她上这魁首之位呢?”

  “两个原因。”林朔看了看自己这位大媳妇儿,说道,“头一个原因,这平辈盟礼,定得不是一时的局势,而是猎门今后百年的格局。

  这自古以来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如今这金家,算是他们立族以来最落魄的时候,我这时候扶她金问兰一把,下一代的金家家主,还是我的义子干儿。

  不出意外的话,金家今后百年,势必追随林家。

  而且他们金家要上九寸门槛,除了目前家族衰败之外,其他无论他们的狩猎成果,还是她金问兰本身的能耐,或者是家族传承,这都是没问题的。

  这么安排,勉强说得过去。

  而更勉强的是,要把你们苏家,同样定在九寸门槛上。

  你们苏家,最近百年的狩猎成果,可不如人家啊。

  这就是第二个原因。

  要是没金家,我要硬保你苏家的九寸门槛,就显得太扎眼了。

  你现在是我夫人,我要是光保你们苏家,却不保金家,如何服众?”

  “哦。”Anne点了点头,然后整个身子就贴了上来,“老公啊,我们今天起床挺早的,我又有些乏了,要不我们再去睡个回笼觉吧?”

  “是呀是呀!”狄兰这时候也起哄,“老公你这么英明神武,我们要好好奖励你一下。”

  “到底是谁奖励谁啊?”

  林朔一边翻着白眼,嘴里喃喃说着,就被两个媳妇儿再次推进了卧室。

  这会儿,床又显得够大了。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