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没问题
  林家目前的财政大权,落在两个人手里。

  分家的钱财,那是林贺春在管理,这几天他正忙着在北欧买地的事儿。

  主脉的钱财,如今是Anne在管理,主要是两大块收入。

  一块儿是她自己的研究会工资收入,全用在苏家老宅目前的开销上了。

  如今苏家老宅人不少,曹家父子、杨氏伉俪、林家的两个老婆、两个徒弟,还有一个姨娘,再加上柳青和这几天陆续结束休假回来的雇佣兵,甚至还有如今已经在了、以及未来几天要来的参加平辈盟礼的猎门人物。

  这人吃马嚼都是钱,而且这都是猎门名义上的招待费用,没法走研究会的公账,Anne这几月的工资当然不够,已经在往里贴私人的积蓄了。

  另一块儿,是林朔狩猎的收入,截止目前四笔买卖,四千万美金。

  这笔钱,其实已经全捐了,一部分直接捐给了希望工程该学校,另一部分成立了一个基金会,专门补贴入乡支教的教师。

  这个基金会,也是Anne在打理,目前按部就班,钱在里面不能动。

  所以林家主脉这几个月,那严重的入不敷出。

  不过就算如此,Anne也没短了林朔的零花钱,一个月两万,不够再问她要。

  一个月两百,那是林朔装蒜,骗苗成云的。

  苗成云这小子之前喜欢鬼混,动不动养一别墅的美女,这事儿云秀儿知道。

  云秀儿眼看要嫁过来了,自然为这事儿发愁,私下里问过Anne怎么办。

  所以他一个月零花钱只有八百块钱这事儿,其实是林朔给Anne支的招儿,Anne又给云秀儿出的主意。

  林朔在苗成云面前,不能把自己给卖了,这才骗骗他,让他心里平衡点儿。

  结果没想到反而又拿回来三百。

  嗐,地主家的傻儿子。

  其实林朔本人要钱没用,在苏家老宅里有吃有吃,要穿有穿,要睡还有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他一个月总共也花不出去两百块钱。

  这拿回来的三百,他转手就给了章进。

  让这小子去买点儿小礼物,送给苗小仙去。

  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嘛,不在乎礼物是否贵重,有这份心意就成。

  这种撮合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至于章进能否真的明白,这个林朔就懒得管了。

  林朔这天下午,得去一趟山里。

  之前在喜马拉雅山区,林朔得了一枚犀牛角,打算给Anne打一把匕首。

  Anne这样的女子,那跟苗小仙不一样了,人家见过世面,礼物不能随便应付。

  只是后来红沙漠的买卖来得突然,他自己就没时间打造匕首了,把这事儿委托给了何铁匠。

  今天,何铁匠交货。

  Anne作为苏家猎人,如今九寸二境的修为,近身有指尖神通作为应敌手段,按理说是不弱的。

  可过几天在平辈盟礼上的门槛攻守环节,她将遇到的对手,那个个都是高手。

  而且如今猎门六大家的出战人物中,其实Anne最困难。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章进原本是垫底,可如今破镜之后,以他目前的实力,跟贺永昌都可堪一战,比Anne已经要强不少了。

  林家有林朔自己在,不用说了。

  云家有苗成云作为护道人,这人实力只在贺永昌之上,不在贺永昌之下。而云秀儿自己,在年轻一辈中除了自己和九龙家族的传人,那就是无敌的。

  曹家有狄兰,这女子虽然没有正式的猎门传承,但林朔跟她与Anne都“肉搏”过,知道就身体素质而言,狄兰要比Anne好很多。

  跟Anne在晚上办事儿,林朔得收着力,免得弄伤了她。可狄兰不用,她承受得住。

  只要林朔稍微指导一下战斗技巧,狄兰很快就上去了,这几天晚上林朔也是在这么做的。

  所以整体来说,狄兰比Anne还是要强。

  唯一跟Anne差不多弱的,六大家出战者里就只剩下苗小仙。

  可苗小仙也有优势,她是正儿八经的主脉传人,苗家传承又以广博闻名,身上的能耐肯定比Anne这个苏家分家出身、传承不全的猎人要多。

  所以思来想去,林朔觉得这把匕首,对Anne来说还是重要的。

  指尖神通虽然厉害,但在平辈盟礼上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苏家这门绝技,也都会堤防。

  可这把匕首那就不一样了,林朔可以传给她一套短剑术。

  这门剑术,叫做“九寸青”,是林家“三绝武”中的一个小分支,传了有四辈了。

  当年创下这门剑法的林家传人,就是林朔的曾祖父,代表林家参加上届平辈盟礼的林全福。

  这位曾祖父,修力大圆满,在短兵器上的造诣极高。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林家的双手短枪在他手里,那叫“两袖青龙”,是当时名副其实的猎门第一人。

  他创下这门“九寸青”短剑术,就是给自己媳妇、林朔的太奶奶防身用的。

  林家之后几辈,这门绝技就专门传给林家主脉的媳妇。

  不过这一百年来,也就光是传了,林家媳妇基本不用亲自动手打架,唯一的例外就是林朔的老娘,可她打架也不用动手。

  所以这门剑术的门道,不仅仅在于剑招多么玄妙,更在于没在市面上见过光。

  Anne有这门绝技傍身,应敌时能有个出其不意的效果。

  而之前林家传了三辈人的那把短剑,也随着老娘云悦心和龙骨扳指一起失踪了。

  林朔就想着打一把新的匕首短剑,送给Anne。

  要娶这个女子,是林朔在去红沙漠之前就打定主意的。

  至于狄兰嫁进来,林朔当时真是没想到。

  当然,林朔这趟进山见何铁匠,也不仅仅是匕首的事儿,他身上还背着追爷。

  追爷这把绝世凶器的保养,一直也是何铁匠做的,今年也差不多到时候了。

  追爷的保养,林家和何家这几百年来都是秘密进行的,所以接头地点在山里。

  这支姓何的铁匠世家,祖上原本就是追爷的制作者,在大唐初年,追爷的弓身就是他们家打的。

  八寸的铁匠世家,对于家族打出来的东西,那是终生服务的。

  这种终生服务,不是制作者的终生,而是器物的终生。

  只要东西没丢了没毁了,家族就会一直提供保养服务,一辈儿一辈儿把这份责任传下去。

  铁匠何家这一代的家主,年纪不轻了,当年跟林乐山的交情极好,如今看待林朔,也是如同自家子侄一般。

  所以林朔见到这位何铁匠,那是恭恭敬敬,不敢有半分猎门魁首的架子。

  更何况,这匕首的材料,犀牛角是林朔自己的,其他部分那是人家送的,材料都是平时舍不得用的老存货,金贵着呢。

  在山中见到风尘仆仆赶来的何铁匠,林朔赶紧抱拳敬礼道:“何伯,辛苦了。”

  “这是打给侄媳妇儿的东西,我做的时候心可是热乎的。”何铁匠把身上带着的匕首,连刀带鞘地递给了林朔,脸上笑道,“你们林家娶媳妇儿可不容易,当年你爹娶你娘的时候,我看着都费劲。”

  林朔接过了匕首,没细看就直接揣进了怀里,脸上还有些不好意思:“何伯,这一把,可能还不够。”

  “什么意思?”何铁匠没明白过来。

  “我这回,娶了俩媳妇儿。”林朔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说道。

  “嘿!”何铁匠一拍大腿,指着林朔道,“你比你爹能耐大!”

  “没这么比的。”林朔尴尬地摆了摆手,“所以回头啊,还得麻烦您再打一把。”

  “小事儿。”何铁匠点点头,“不过东西好做,材料不好找,你得等一阵子。”

  “嗯。”林朔点点头,随后把肩上的追爷请到了自己手中,“何伯,追爷还请您受累看一看,最近它老人家不**生。”

  这何铁匠别看岁数不小了,但作为一名八寸铁匠,那也是一身神力,双手一接,就把追爷接了过去,往身边一杵,上下看了看。

  看了会儿追爷,他扭过头打量了一会儿林朔,脸色慢慢凝重起来:“林朔,你用了英灵乩降?”

  “是啊,红沙漠那笔买卖,猎物很强,我用了。”林朔点头道。

  何铁匠怔了怔,神情有些怅然:“你爹还好吧?”

  作为追爷制器家族的家主,何铁匠自然是知道林家这门秘术的。

  再加上何铁匠跟林乐山交情很好,老人家一听这事儿,心里多少有点感触。

  “没见着面。”林朔摇头道。

  “怎么会?”

  “我爹不在里面,借我能耐的,是我爷爷。”林朔说道。

  “那你爹去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

  “哎,这就难怪了。”何铁匠点点头,“要是你爹林乐山的英灵,哪怕离开一会儿,这追爷也不至于这么闹腾。

  要是你爷爷林潮东,那就说得通。

  林朔,我可不是说你爷爷坏话。

  他老人家,当年是个浪荡公子。

  论修行天赋,那是绝顶的,可就是不好好练,光风流快活去了。

  他那一身能耐,到死也就七境,这辈子杀的猎物也少,死后英灵杀气不足,有点镇不住这把追爷。

  所以他这离开一会儿,追爷这就要造反了。”

  “那现在怎么办?”林朔问道。

  “没多大事儿。”何铁匠摆了摆手,“我请追爷回去,让它在我何家祖宅的炼炉边上睡一觉,定定魂就行了,时间不长,也就十来天。”

  “如果不睡呢?”林朔问道,“有什么影响?”

  “凶焰外放个一年半载吧,问题倒是不算太大。”何铁匠说道,“你们家里大人应该没事,就是对小孩儿不利。你跟你俩媳妇儿,最近别要孩子就行了。”

  “已经有了。”林朔想起狄兰肚子里的孩子,赶紧说道。

  “那就别冒险了,我还是请回去吧。”何铁匠正色说道,“这东西你别不信邪,你们林家之前有过教训,滑胎。”

  “好,那就有劳何伯伯了。”

  “哎?对了,你们猎门的平辈盟礼,好像就在这几天吧?”何铁匠似是终于想起来了。

  “嗯,七天后。”

  “那没了这把追爷,你这个猎门魁首镇得住场子吗?”何铁匠说道,“不行就再缓几天?”

  “没事,您现在就请回去吧。”林朔点点头,“我没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