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一起上
  此刻,云秀儿仿佛又回到了红沙漠的那场迷雾中。

  看着眼前手拿长枪的林朔,她在心中生出几分怜悯。

  这个表弟,论真实能耐,确实远在她之上。

  只可惜自己是云家传人,身负重任,同时身不由己。

  此刻林朔没了追爷,对于云家的炼神传承没有丝毫抵抗力。

  云秀儿只需要心意一动,胜负便决出了。

  这是一瞬间就决定的事情,没有撑几招或者撑几秒的说法。

  不过作为林朔的表姐,云秀儿决定还是要给林朔留几份面子。

  等到用自己的神念控制住林朔之后,云秀儿打算双方你来我往演上一段,好歹让林朔撑个十来招。

  同时云秀儿心里也清楚,哪怕自己在这一战中战胜了林朔,总魁首之位究竟花落谁家,也还未成定数。

  这事儿在未来几天肯定还要继续扯皮,但此刻既然自己亲自代表云家出战,那就跟苗成云以护道人身份出战,性质完全不一样。

  护道人可以输,云家传人输不起。

  站在林朔对面,云秀儿在短短的一瞬间想了很多,终究是心里暗叹一口气,发动了“三尺定魂”。

  哪怕是没有追爷的林朔,云秀儿依然不敢怠慢。

  放水,那是制住林朔之后的事情,在此之前那是要全力以赴的。

  于是,她就感到自己,回到了红沙漠的那场迷雾中。

  林朔冲过来,自己有一万种方法让他出洋相。

  可还来不及使出其中任何一种,这家伙就窜到了自己跟前。

  力量和速度的绝对差距,让她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双手腕子就已经被林朔单手给拿住了。

  四目相对,林朔淡淡地看着她,没有开口,却已经胜过千言万语。

  事实胜于雄辩,她此刻全力催动的三尺定魂,依然毫无效果。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林朔贴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表姐,我再确认一遍,是不是按照老价码结算?”

  云秀儿反应极快,此刻她已经没有时间去细想为什么自己的三尺定魂没有效果,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她马上说道:

  “打个五折行不行?”

  “那得三十招起步,你好歹做个批发,零售可不行。”林朔回道。

  “那就三十招?”

  “行。”

  价格一谈拢,林朔双手一送,云秀儿被推出十米开外,两人再次拉开了距离。

  如此摆开架势,两人掐招换式打了三十来招。

  要是换作其他人,这三十来招未必能打得那么顺。

  可林朔和云秀儿不一样,俩人在十几次的时候打过一架,彼此都记忆犹新。

  就按那时候的路数来,这三十招非常顺溜。

  三十招一过,云秀儿已经在寻思自己应该怎么躺地上了。

  可看林朔的意思,似乎意犹未尽。

  没办法,这钱太好挣了。

  云秀儿脸都白了,其实这三十招的钱,算起来得一千五百万美金。

  就这笔钱,云秀儿目前的家底全掏出来,勉强凑得上。

  再往下打,钱就不知道去哪儿弄了。

  一念及此,这位云家传人也就顾不上脸面了,脚下一软,这就想往地上躺。

  林朔眼疾手快,几步上前就搂住她的腰:

  “表姐,再玩会儿?”

  “不要!你让我倒下!”

  “别介,再来几招嘛。”

  “我不!”

  看到云秀儿心意已决,林朔也就觉得自己不能再勉强,正打算双手一送成全她。

  就在这个时候,台下的云碧华发话了:“林总魁首果然名不虚传,这场就算平手,云秀儿你下来吧。”

  台上的两人都愣了。

  别说台上两人,台下的一千来号人也发愣。

  目前台下的一千多人,虽说修为有高有低,但都是猎门精英,这点眼力劲儿还是有的。

  谁都看得出来,台上两人没真打。

  因为他们都有自知之明,就总魁首和云家传人的水平,要是真打,那是看不清的。

  这会儿看得这么清楚,那就是打给自己这些人看的。

  甭问,这是总魁首在给云家传人留面子。

  可这会儿谁都看得出来,云家传人这时候已经四仰八叉半倒在地,全靠总魁首揽着腰,这才没真躺下去。

  这不是比武动手,这在是跳舞呢。

  放水都放成海了,按理说云家传人这个时候赶紧站起来,双手抱拳认个输,这就算把总魁首给的面子给接住了。

  结果这云碧华云家主的吃相……

  都这样了,还硬要一个平手,要说人家才是九寸门槛的家主呢,这脸皮炮弹都打不穿。

  云碧华这句话一出口,不仅台下的猎门中人腹诽不已,就连左边观礼台上的戚长生,都有点老脸挂不住了。

  这位猎门辈分最高的龙头双眼上翻,看了看天空,又看了看云碧华,随后摇了摇头坐了下来。

  按照门槛攻守的规矩,平手,这就算保住了门槛。

  这时候大家都认为,虽然云碧华有些死要面子,但这事儿终究是过去了。

  没想到云碧华又说道:“既然云家传人跟总魁首打了个平手,那么这场九寸九的门槛攻守还要继续。”

  此言一出,全场一阵哗然。

  曹余生就坐在云碧华旁边,一听这话拍着椅子扶手就站了起来:

  “云家主,你这个裁判当得好啊!说平手就平手,说继续就继续。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如今猎门总魁首,是你云碧华呢!”

  “老身只是按照猎门规矩办事,若有不妥,请曹家主言明。”云碧华淡淡说道。

  曹余生这会儿脾气已经上来了。

  按说,云碧华是云悦心的母亲,是他曹余生的长辈。

  可这老家伙如此为老不尊,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曹余生正要说什么,却听台上林朔发话道:“云家主既然说要继续,那就继续吧。”

  曹余生闻言愣了愣,看了一眼台上,只见林朔冲他眨了眨眼。

  终究是猎门一代谋主,曹余生这就明白过来了。

  他坐了下来:“行,按总魁首的意思办吧。”

  台上台下把这事商量完,这会儿站在云碧华身后的苗成云,脸上是一阵哭笑不得。

  这位云家主,自己未来媳妇儿的外婆,小算盘是打的噼啪响,可终究没有悟灵成功,身上能耐有限。

  她对于九境中人的顶尖战力,判断是有严重问题的。

  林朔没有追爷,她就认为林朔不是云秀儿的对手。

  云秀儿上台跟林朔打了三十来招,她就意识到虽然云秀儿的三尺定魂,不知道什么原因对林朔无效,可林朔本身的能耐,也没比云秀儿强多少。

  于是她就觉得,此事有机可乘。

  继续,派谁继续啊?

  难道是我苗成云?

  可我也打不过林朔呀!

  这一上台,每个月还得赔三百块钱呢!

  其实苗成云心里很清楚,想在平辈盟礼上扬名立万,方式有很多种。

  而跟林朔动手,恰恰是这么多种方式中最蠢的。

  因为他已经从林朔和云秀儿的交手中看出来了,林朔这小子,非常不擅长放水。

  这小子这钱挣的,特别亏心。

  太他妈假了。

  苗成云估计,此刻除了身上没什么真能耐的云碧华,在场人基本上都看出来了。

  按说,云碧华虽然没能耐,可眼力不至于这么差。

  于是苗成云估计,这久居高位的人,总是会被周围的人惯着。云家那些身怀绝技的护道人,应该没人敢在云碧华面前展示能耐。

  所以此刻的云碧华根本就意识不到,就算苗成云上去,除了每个月赔三百块钱之外,既不能替她云家争下颜面,也不能给苗成云自己扬名立万。

  于是苗成云就开始劝:“云家主,我觉得差不多就行了,别再继续了。”

  “你懂什么。”云碧华淡淡说道,“你放心,这次我不会派你上去,你的能耐还不够看。我们云家的护道人,多的是。”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听到云碧华这句话,曹余生眼前一亮,终于明白林朔想干什么了。

  他看了看身边的Anne,摇了摇头:“你这个丈夫啊,太损了,这是连环套啊。”

  Anne笑而不语。

  其实台上台下的所有动静,Anne因为其远超常人的听力,是最明白不过的。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而且就算不用听这些东西,Anne也知道林朔今天想干什么。

  因为昨天晚上,三人在被窝里,林朔已经把今天想达到的目的说了。

  这头一天,自己这位年轻的猎门总魁首,肯定需要一个机会证明一下自己。

  否则场子压不住,平辈盟礼往后这几天肯定不顺利。

  那就得亮亮能耐。

  能耐分为两种,讲究文武双全。

  武能耐的简单,揍人就是了。

  文能耐,其实说到底,就是要有心计,别跟个二百五似的。

  所以这场架不能打得太直接,得需要一些安排。

  而揍的人,能耐必须要过硬。

  云秀儿和苗成云,他们的能耐原本就是在本届平辈盟礼上有待证明的,揍他们不显本事。

  要揍就得揍早就成名的人。

  所以,云家的九大护道人,就是极好的对象。

  云家的九大护道人,那不是九个人,而是九个位置。

  人员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流动的。

  要求,必须是云家三道传承中的九境大圆满。

  云家传承是整个猎门修行的种子,万年前的云家祖师爷,就是个三道尽头的绝世高手。

  所以主脉传人是炼神不假,可云家在炼神之余,传承上还三道俱全。

  云家的九大护道人,修行的传承,比起云家主脉炼神传承自然是不如的,可比起他九寸门槛家族的传承,那至少是各有所长。

  而且这九人的传承,跟目前猎门九龙家族的传承,可谓一脉相承。

  因为猎门九龙家族的第一代家主,就是云家祖师爷的九大弟子。

  本届平辈盟礼九大龙头都要来,这个现象耐人寻味。

  所以林朔,憋着要揍云家九大护道人,那是一举两得,能一举立威,又能敲山震虎。

  不过要揍这九位护道人,在程序上还是有些难办的。

  具体怎么办,林朔昨晚其实没想好,打算到时候再看。

  结果没想到云碧华这么配合,林朔给她的面子她不要,非要把自己的脸凑倒林朔的手边来。

  要是这么看的话,这个外婆,还是疼外孙的。

  当然了,说一千道一万,这场架林朔得赢下来才行。

  此刻猎门魁首站在这个临时的擂台之上,看着台下。

  无论是刚才的台上,还是现在台下,云碧华那把圈椅背后,站的人可不少。

  苗成云就不说了,除他之外,还有九个人。

  这九人是谁,不言而喻。

  老爷子林乐山,当年揍过他们其中几个。

  林朔身为人子,不敢坠了老爷子的名头。

  这次,他要打九个。

  于是林朔笑了笑,对台下的云碧华说道:“外婆,大家都等着吃饭,我们节约点时间,不如你身后的九位前辈一起上?”

  林朔这番话一说出来,台下又是一阵哗然,而云碧华脸上却一阵狐疑。

  云碧华虽然看着不显老,但其实已经七十六岁了。

  身为云家家主,她这辈子见过的高手无数,眼光自然是极好的。

  只可惜岁月不饶人,如今已是老眼昏花。

  所以刚才台上的动静,她根本看不清楚。

  可虽然眼神儿不济,这位云家老家主的脑子还是清楚的。

  其实本届平辈盟礼,云碧华也没想着把猎门总魁首的位置拿到云家来。

  因为她知道拿不过来。

  林朔最近的狩猎成果,实在是太耀眼了。

  多佛恶魔那是级别的什么东西?林朔居然狩猎成功了。

  光这一笔买卖,本届平辈盟礼的总魁首人选,那是毫无悬念。

  她之前搞这么多花样,其实是想敲打一下林朔。

  猎门总魁首的位置毕竟非同小可,这个外孙太年轻,小家伙能耐是不错,尾巴可别翘上天。

  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她意识到,这事情味道已经变了。

  这小兔崽子比他爹还精,自己好像上当了。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到这儿了,那便如此吧。

  自己这么做,到底是敲打还是成全,这会儿云碧华自己都有点想知道。

  于是云家家主挥了挥手:

  “你们九个,上去领教一下总魁首的高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