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演戏
  猎门云家自从唐宋以来,传人几乎断绝。

  这么多年依然能够待在九寸门槛的位置上,颜面几乎都是靠护道人维持的。

  云家家主代代相传都是女性,原因也很简单,那是因为炼神一道,虽然修行者有男有女,但最顶尖的那拨人,往往是女性。

  跟修力恰恰相反,女性在炼神一道上的天赋,普遍强于男性。

  而修行云家传承,无疑需要极为出色的炼神天赋,因此基本上,云家历代最出色的传承猎人,都是女人。

  家主之位,自然也被女性猎人掌控。

  可无论是男是女,作为传承猎人,除了肩负着狩猎的使命之外,还有一个天然的责任,那就是繁衍后代。

  男人,得要有老婆。

  女人,要配夫婿。

  女人出门叫出嫁,男人进门叫入赘。

  所以云家的九大护道人,实际上就是家族中实力最为强悍的九位赘婿。

  只不过“赘婿”二字,在古代不太好听,所以用“护道人”三个字作为称谓上的代替。

  所以在猎门之中,护道人三个字的本意,就是赘婿。

  只不过上有所好下必其焉,当年的总魁首家族云家,门中养着若干护道人。猎门下面的家族,自然也会纷纷效仿。

  慢慢地,护道人这三个字,就变了味道,演变成如今的模样。

  而上一届平辈盟礼,之所以云家九寸门槛那么玄乎,需要林家人四处求情,才能保住九寸门槛家族的位置,就是因为当时云家严重衰败。

  别说正儿八经的传承猎人了,就连家族里的女子,都没剩下几个了。

  没有女子,何谈赘婿。

  所以那会儿,云家的护道人,也出现了青黄不接的情况。

  转眼又是百年,如今的云家,算是喘过气来了。

  九大护道人,个个身怀绝技,九境大圆满。

  这会儿站在林朔跟前的九位护道人,有老有少。

  年纪最长的七十多岁,年纪最轻的三十出头。

  这九位实际上都跟林朔都沾着亲戚。

  不是表姑父,就是表姐夫。

  其中为首之人,干脆就是林朔的亲外公。

  他是云碧华的夫婿,名叫白经略,是云悦心的亲爹。

  这是位修力九境大圆满的高手。

  老白自从一上场,就跟林朔挤眉弄眼。

  对于这个外孙,老白其实打心眼儿里喜欢。

  当年对于林乐山和云悦心的这门婚事,一开始老白也是不赞同的。

  自己当年风流倜傥武艺高超,也只能老老实实入赘云家。

  凭什么这个叫做林乐山的小子,就能把自己女儿给娶出家门?

  所以当年云家九大护道人跟林乐山的头一架,就是白经略打的,确实是气不过。

  可当年这一架打到一半,白经略就不由得暗暗心折,小伙子手底下够硬,自己奈何不了他。

  关键林乐山还知道给自己留面子,手下有分寸。

  打那以后,对于这门婚事,白经略是睁只眼闭只眼。

  反正女儿也喜欢这男人,爱咋咋地吧。

  男婚女嫁天经地义,凭什么男人一定要入赘?

  今天在这平辈盟礼上,算是白经略第二次跟林朔见面。

  头一次那是十年前,林乐山带着林朔来云家议事,那会儿林朔还是个半大小子呢。

  今天这一看,嚯,外孙子长大了,一表人才。

  白经略心里头其实很高兴。

  这会儿老婆大人下令,要自己带着另外八个护道人跟外孙子打一架。

  这是他娘什么破命令?

  要不是碍着这么多人面,老白早就一耳光就过去了。

  尽管身份是赘婿,可白经略那是云家赘婿中的另类,家里地位很高,平时云碧华对他那是服服帖帖的。

  两人当年有约定,家里边关上门,云碧华听白经略的,到了外边,那就反过来。

  如今到了台上,当着这么多人面,老婆的面子要照顾到,外孙子那更是不能伤到。

  其实到这会儿,老白也明白过来了。

  老婆云碧华这个人,白经略最了解,面冷心善。

  当年云家九大护道人跟林乐山那几场架,其实都没认真打,云碧华当然是清楚的。

  可她不是还睁只眼闭只眼的吗?

  云碧华嘴上死不认账,可林乐山这个女婿,她心里边早就认了。

  老婆让自己这群人上台,其实就是给外孙立威的。

  所以老白上台之后,先跟林朔挤眉弄眼了一番,随后就对身边人托付了几句:

  “那是我亲外孙,你们几个一会儿应付一下就行了,别动真格的,明白吗?”

  “明白。”

  “那错不了。”

  “咱都听姑父的。”

  “嗐,当年跟他爹那场架就不想打,这场就更不想打了。”

  “不过白爷,咱九个人一起上,还收拾不了这小子,是不是有点没面子呀?”

  “是啊白爷,当年他爹林乐山,咱都没给这么大人情呢。”

  白经略听了气不打一出来:“你们这群棒槌都他娘入赘了,在这江湖之上,还要什么面子?”

  老白这句话扔下来,在场的八位护道人都愣了一下,随后纷纷点头:

  “有道理。”

  “没错。”

  “这真是老龙正在沙滩卧,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白爷,您够敞亮,骂人够下本的啊,能把自己都舍进去。”

  “姑父,您说得是没错,不过这里边有个技术问题。”

  “什么技术问题?”白经略问道。

  “这一个一个的放水,三十年前林乐山那会儿,咱试过,效果还行。可九个人一起上,一起放水,咱可没演练过呀。”

  “是啊,台底下这群人看了会相信吗?”

  “这怕是会兜不住啊。”

  “我看不如这样,先吃饭,咱在饭桌上跟林朔讨论一下一会儿招式该怎么走,这场架咱下午再打。”

  “对对对!演戏嘛,还是要排练的。”

  “就是,不然这么多人一起动手,七手八脚的容易伤着。”

  “有道理。”

  “可家主有令,让我们现在就打啊。”

  “没事儿,别人不知道,咱们几个还不知道吗?咱家主啊,听白爷的。”

  “白爷,要不您受累,跟家主说一声去?”

  “行吧。”白经略应了一声,走到台前,冲台下的云碧华一抱拳:“家主,这早饭没吃饱,现在没力气动手,要不咱吃了午饭后再打?”

  云碧华心中有些啼笑皆非,她看了看自己丈夫的神色。

  哼,老东西,身段手势倒是恭恭敬敬,可这吹胡子瞪眼的,甩脸色给谁看呢?

  不是说好了,到外面听我的吗,说变卦就变卦。

  云碧华回瞪了白经略一眼,看向了林朔:“总魁首,你的意思呢?”

  林朔这会儿心情很复杂,他原本是要憋着揍人的。

  结果云家九大护道人往台上一站,这么一商量,台底下闹哄哄可能听不见,林朔就在他们眼前,不聋。

  外公白经略,林朔当然认识,十年前老爷子林乐山,曾经指给他看过。

  不过云林两家这么多年没什么来往,对这个外公,林朔心里头其实是没什么感情的。

  顶多就是一会儿动手的时候,留点儿神,别伤了他老人家。

  结果听他们这么在自己眼前一合计,林朔心肠也就硬不起来了。

  敢情这九位,当年跟自己的爹打架,全在放水。

  当然了,老爷当年也是在放水。

  两边其实都在放水,那就不叫打架,而是演戏。

  三十年前那场戏演了,老娘从此进了林家家门。

  那么今天这场戏,好像也得演。

  而且人家说的在理,演戏得演全套,排练还是必须要有的。

  不然拳脚无眼,外公都快八十了,就算自己留神可以不伤他,万一他们几个互相误伤呢?

  没错,就这么办。

  于是林朔点了点头:“那就先吃饭吧。”

  平辈盟礼在午时开幕,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

  可古时候没有一日三餐的习惯,哪怕是大户人家,一天吃个两顿也就差不多了。

  中午这顿饭,在古代并不那么重要。

  可如今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到了如今,午饭不吃让人饿着开会,确实不够人道。

  所以今天上午,平辈盟礼的议程本来就很短。

  十一点人聚齐了,曹余生开场致辞,林朔把九寸家族门槛一定,就算齐活儿了。

  最多一个小时,十二点钟准时开饭。

  这样既没坏的传统,也照顾了与会人员的肠胃。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现在这么前前后后一耽搁,这会儿也快十二点了。

  林朔这么一宣布,台底下的多号猎门中人纷纷起身,正打算去食堂吃饭。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结果左边观礼台上,有一人拍案而起:“这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林朔扭头一看,这人他认识,刚认识不久。

  戚长生。

  老先生看年纪跟自己外公有一拼,这声怒吼倒是声若洪钟。

  他的一嗓子,把全场人都定住了。

  林朔抱拳拱手:“不知戚家主有何指教?”

  “你们六大家,真是烂到骨子里去了!”戚长生气呼呼的说道,“总魁首位置的门槛攻守,何等庄重之事,你们这帮人却视同儿戏!

  难怪这一百多年来,猎门在你们六大家统领之下会如此衰败!

  总魁首,老夫敢问一句,这百年一度的平辈盟礼,是做场戏就能糊弄过去的吗?

  我们猎门面对的敌人,是通过演戏就能杀死的吗?

  简直就是胡闹!”

  林朔听着点点头,老人家说得有道理。

  今天的事儿啊,确实有点过。

  可自己要是真的甩开膀子,真刀真枪地干,这会儿台上就得留下好几条人命了。

  平辈盟礼,不过是抹平辈分、续订盟约的仪式,搞得血呲呼啦的,那是真犯不上。

  而这难言之隐,还真没法跟这位老先生直说。

  于是林朔请教道:“不知戚家主,有何高见啊?”

  “高见不敢当,只是你这总魁首的分量,我们九龙家族要替猎门掂一掂。”戚长生义正言辞说道。

  “好。”林朔一点头,“你们想上几个?”

  “上几个像话吗?”戚长生气得呼哧呼哧的,“当然是单打独斗!”

  “很好。”林朔一点头,“那不知,我将与九龙家族之中哪位家主的交手?”

  “你们林家修力,用别的路数对付你,可能不够公平。”戚长生转过身,对身边的一位中年人抱拳拱手道,“杨家主,还请受累。”

  那位杨家主起身还礼:“戚家主客气了,杨某上去领教一下总魁首的高招便是。”

  这位杨家主,看上去四十来岁,其貌不扬,林朔并不认识。

  “这人名叫杨宝坤,是九龙家族中的修力第一人,这一身能耐,应该不在你爹当年之下。”白经略走到了林朔身边,轻声介绍道,“这人的路数,跟我学的能耐一脉相承。林朔,你不如午饭过后再跟他动手。吃饭的时候,咱爷俩过过手,我让你熟悉熟悉。”

  “外公,您老人家带着八位前辈去下面歇着。”林朔微微笑道,“应该很快就能吃饭了。”

  “小子,你可别大意。”白经略正色说道,“别忘了,今天追爷不在。”

  “您放心。”林朔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