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山村教师
  神农架林区,简称神农架,是我国唯一以“林区”命名的行政区划。

  东与襄阳保康县接壤,西与重庆巫山县毗邻,南依兴山、巴东而濒长江三峡,北倚十堰房县、竹山县,远眺武当山。

  相传华夏始祖炎帝神农氏,在此架木为梯,采尝百草,救民疾夭,教民稼穑,神农架因此得名。

  在上古时期,神农架猛兽异种横行,猎门中人曾在此地进行了无数次围剿,损失惨重。

  经过上千年数十代人的不懈努力,神农架兽患终于平息。

  在某届平辈盟礼之后,当时的九寸家族贺家,由祖籍山西迁徙至此,从此神农架的贺家,繁衍至今已有十三代人。

  在如今这一辈贺家的传承猎人中,贺永昌是毋庸置疑的第一人。

  贺家传承九寸五境,这份修为,已经跟贺家上一代家主平分秋色。

  更难能可贵的是,贺永昌今年才三十岁不到,算是近三百年来贺家传承猎人中,唯一有望冲击自家传承九境大圆满的天才人物。

  所以哪怕上一代家主有三个儿子,这家主之位,依然还是传给了他这个堂侄子。

  贺永昌在家主任上两年,基本上只干两件事,一是提亲保媒,二是进山狩猎。

  其中提亲保媒,并不是撮合婚事那么简单。

  他会在临近的大城市市区内,主要是在襄阳,也有在重庆的,给两位新人购置新房,让他们住到城市里去。

  可人要安顿在城市里,光有房子是不够的,两位在城市里的工作,贺永昌也通过贺家的人脉帮他们落实。

  每对新人房子还不止一套,因为不仅仅是他们,公公婆婆丈人丈母娘,也要住过去。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所以实际上,保一桩媒,就等于迁三户人家。

  保媒是假,让神农架的山民迁出去是真。

  没办法,猎场已经失控,这些山民住在神农架里面,迟早要出事。

  这头一件事情,贺永昌按部就班,干得还不错。

  他算过一笔账,目前神农架林区里面总共有两万多户人家,按照这个办法慢慢迁出去,最多十来年,也就差不多迁光了。

  以贺家如今的财力,尽管这事儿会散尽家财,但勉强能办到。

  可是后来他发现,猎场形势的恶化速度,远远高于他之前的预计。

  通过保媒购房这个路数,把山民牵出去已经来不及了。

  而他上任两年以来,正在做的第二件事情,进山狩猎,又收效甚微。

  不得已之下,贺永昌这才奔赴红沙漠,像猎门魁首求援。

  贺永昌走之前有交代,家中事宜,让贺家还剩下的三个九寸猎人商量着办。

  这三个九寸猎人,其实就是上代家主的三个儿子,兄弟仨,分别叫做贺永丰、贺永瑞、贺永年。

  其中大哥贺永丰今年四十岁,算是如今的贺家第二高手,九寸二境的修为。

  老二贺永瑞三十出头,九寸一境。

  最小的弟弟贺永年,跟家主贺永昌同岁,今年都是二十九,一身能耐虽然爬到了九寸,但没有进入自家传承的九境。

  兄弟三人对两年前贺永昌接任家主一事,都没什么意见,挺服气的。

  因为从小到大,天赋差距就摆在那里,三兄弟不是那种嫉能妒贤之辈,家主之位本就是能者居之,这没什么好说的。

  如今家主不在,事还是要有人去办。

  这一天兄弟三人进行了分工,老大老二带着贺家其他猎人巡山。

  如今贺家猎人的巡山,不是为了狩猎。

  因为最近几年,神农架的动物神出鬼没,要么遇不上,要是遇上了,那人就没了。

  如今的巡山,其实就是护送。

  山里人就在山里讨生活,不进山那是不可能的。

  要是有山民需要进山,提前跟贺家知会一声,那猎人们就在后面跟着。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这么护送当然是有作用的,山民基本上能回来,否则极有可能有去无回。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护着护着,连山民带猎人都失踪了。

  贺家这几年空出来的大片宅子,就是这么来的。

  可贺家如今剩下的十来个传承猎人,对此倒是没一个含糊的。

  身为传承猎人,秉持祖训,责无旁贷。

  今天要进山的山民不少,贺家的老大老二还挺忙。

  老三贺永年,则继续家主贺永昌未尽的事业,提亲保媒。

  按说这活儿,应该比巡山要轻松,可实际上并不是。

  巡山也就是山里走几趟,对于传承猎人而言,走一天山道那不叫事儿。

  没事儿,那就平平安安过一天,一旦有事儿,无非死战而已。

  虽然有生命危险,但活儿本身不难,路数较为简单。

  而提亲保媒,如今是越来越难做了。

  因为最近几年,但凡是能撮合的适龄男女,贺永昌基本上全撮合了。

  剩下的,都是不那么好撮合的。

  今天这对男女,难度就特别高。

  女方姑娘姓齐,本地人,从小念书就争气。

  如今是首都师范大学毕业生,回家乡担任山村中学的老师,今年二十四岁。

  那长相,打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如今那更是女大十八变。

  瓜子脸、大眼睛,贺永年这辈子算是见过不少女人,连电视上的算在内,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

  要不是自己有媳妇儿了,他还真不想把这个姑娘介绍给别人。

  人齐老师放话了,就在家乡找人嫁了,把户口从首都大学所在地迁回来,落户原籍。

  为什么落户一定要在本地,因为教育局出新政策了。

  山村教师落户本地,将享受基金会补贴,待遇跟国内一线城市的教师持平。

  当然这个基金会的钱,其实就是林朔捐的。

  贺永年一听这消息,赶紧给这位齐老师物色人选。

  虽说齐老师这个情况,哪怕给她找了个本地郎,短时间也不会迁出去。

  可随着神农架的人越来越少,学校早晚是要搬迁的。

  如今市区的房价每年都在涨,到时候再给她在市区里买房,那价钱就不一样了。

  赶紧把这事儿办了,早买房早拉倒。

  十里八乡都寻遍了,贺永年总算找到一个。

  这个男的,今年四十多了。

  年轻时长相不赖,所以他的那张照片,那是能唬住人的。

  正因为长相不错,他先后能娶上三任老婆,可惜如今全死了。

  山里人都说这人命太硬,克老婆,当然贺永年是不信这一套的。

  两年前这人还在山里摔了一觉,瘸了一条腿。

  别人要是摔瘸了一条腿,那也就摔瘸了,可是他不行。

  因为他是个接骨的郎中,自个儿腿都治不好,那招牌就相当砸了。

  如今他算是断了活路,家徒四壁,全靠贺家接济才勉强度日。

  这男人的条件,跟齐老师比那当然是差远了。

  贺永年找他,那也是没办法,因为附近十里八乡,就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了。

  自家的家主贺永昌,那保媒的业务能力实在太强了,替人找老婆那是一把好手。

  如今本地户口中剩下的单身男性,要么是更老的,要么是干脆没成年的。

  不过贺永年业务也挺熟练,他有第二手准备,还替这女教师备了个第二候选人。

  这第二候选人,其实各方面条件比那瘸腿郎中好不少,只是有一点,果子还没熟,还得等几年。

  这是个半大小子,今年才十七岁,没到法定结婚年龄。

  要是齐老师看不上那个瘸腿郎中,贺永年就把这小子介绍给她。

  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七那就抱金鸡了,好歹也是个说法。

  年龄不到那就先不结婚嘛,感情先培养起来,如今同居又不犯法。

  、

  贺永年心里打着这些算盘,怀里揣着瘸腿郎中和那少年的照片,溜溜达达就进了学校。

  这所学校是个初中,校舍是全新的,刚盖起来不久,据说是希望工程的某个示范项目,齐老师就在这儿上班。

  学校刚从深山里迁过来,学生都还没招满呢,整个儿看起来空空荡荡的。

  贺永年是掐着点儿来的,这会儿正好学校午休,齐老师没在上课。

  走到了办公室门口,贺永年人就站住了,没直接进去。

  这齐老师确实是年轻有为,这刚刚来学校,就被校长委以重任,直接成了教导主任。

  她的办公室是单间儿。

  这会儿的齐老师,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批评一个学生。

  这个学生背对着贺永年,可贺永年到底是个九寸能耐的猎人,认人不用看脸,一眼就认出来了。

  巧了,就是那个第二候选人,今年十七岁。

  贺永年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听出这意思来了。

  这小子今年念初三,而齐老师正好就是这小子的班主任。

  贺永年于是叹了口气,从怀里拿出了这少年的照片,仔仔细细地撕了个粉粉碎,扔在了门边的垃圾桶里,然后继续站在门外等着。

  再往下听了一会儿,贺永年又听出来了。

  原来这小子之所以被拖进办公室批评,是因为他给齐老师写了封信,偷偷夹在了寒假作业本里。

  齐老师让这小子进了办公室,开着门,让他大声念一遍。

  贺永年门外就笑了,谁都有十七八岁的时候,喜欢班上漂亮的女老师,这事儿正常。

  况且这齐老师,确实不是一般的漂亮。

  不过大多也就心里想想,真敢把情书递上去的,那确实不多见。

  齐老师这么做,显然是想让这小子知难而退。

  正常孩子被逼到这个份上,大多是不敢真念的,女教师顺势说几句道理,让孩子回去就完事儿了。

  结果没想到,小伙子倒是有几分胆气,没含糊,拆开就念。

  贺永年倚在门边听了一段,嘿,果然是封情书。

  而且这份情书还写得真不错,文采飞扬。

  这小兔崽子不光念,还念得抑扬顿挫、声情并茂。

  齐老师终究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那张俏脸腾一下就红了,愣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办。

  于是贺永年一边等着齐老师的反应,一边从怀里,把那张瘸腿郎中的照片拿了出来。

  要是情况不对,这张也得撕。

  眼前人就是了,大不了来场师生恋嘛,还要这瘸腿郎中的照片干嘛?

  正观察着呢,贺永年就听到旁边楼梯有动静,有人来了。

  扭头一看,这从楼梯上上来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贺永年不认识这人。

  这男子模样倒是长得很俊俏,个子挺高,身材略瘦。

  他身上穿着一身略显老旧的中山装,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眼镜腿儿看样子是断了,是用胶布粘上的。

  贺永年是个九寸猎人,他心里咯噔一下。

  来者不一般。

  要是一般人,一旦靠近这座教学楼,贺永年肯定第一时间就察觉了。

  可是这个男人,都走到楼梯口了,贺永年才听到动静。

  甭问,人肯定是门里的,而且是个高手。

  这青年冲门边的贺永年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随后就擦着贺永年的身子,迈步走进了齐老师的办公室。

  只见他从上衣口袋里套出一本小册子,在手里翻开,递到了正在愣神的齐老师面前,开口说道:

  “您好,我叫林朔,是广西的一名山村教师,这是我的教师证。”

  一边说着,这青年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来,缓缓说道:“这是省教育厅的介绍信。贵校是国家希望工程的示范学校之一,我受学校指派,前来这里学习提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