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林老师上课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林朔走到了牛棚外,看着从山道上走过来的齐老师,心情略微有些复杂。

  其实林朔很理解这位女教师,她眼下在想什么,林朔能猜得出来。

  紧要关头,一名教师对自己的学生,那是会有保护欲的。

  目前全校学生都在自己这头“马王爷”的威胁之下,这位乡村女教师先是打算以身饲虎,这会儿又开始与虎谋皮了。

  胆子,那是真大。

  脑子,那是真不好使。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林朔这连哄带吓唬的,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也就只能先这样了。

  如果不出预料的话,省教育局的人正在往这边赶,等人到了,真相自然会水落石出。

  等贺家猎场这事儿一了,林朔拍拍屁股走人,事情也就结束了。

  至于这位齐老师嫁谁不嫁谁,在本地落户还是迁到外地,那就看她自己的选择,跟林朔没什么关系。

  林朔心里默默盘算着这些事情,月光下的齐老师已经走到了他跟前。

  她右手捧着几本书,左手拿了两根蜡烛,神情很镇定。

  林朔把她让到牛棚里来,看着她把蜡烛点上,嘴里问道:“刚才忘记说了,你带粉笔了吗?”

  齐老师点了点头,从自己口袋里面拿出了两根粉笔,跟手上的书一道,递给了林朔:

  “明天我的语文课可以让你代,四个班级上午两堂下午两堂,内容都一样。”

  林朔点点头,伸手去接齐老师手里的教案,却发现这女子死死攥着教案,林朔要是不使劲儿,还真夺不过来。

  猎门魁首不由得眉头微微一皱,看着眼前这位女教师。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齐老师义正言辞地说道:“马王爷,我们事先说明,这堂课你必须要让我满意,否则的话,我是不会让你去误人子弟的。”

  林朔嘴角抽了抽。

  把自己这么一头清朝僵尸放进教室给学生上课,你这个教导主任不去担心学生的生命安全,却还在顾及教学质量。

  不过到这会儿,好不容易有这个节骨眼儿,林朔自然得憋住咯,板着脸说道:“这你放心,我建国之后教过六年书,还当过几年班主任。”

  齐老师显然一脸的不相信,不过手上的劲儿倒是松了,让林朔把教案拿了过去。

  林朔到手的教案有两本,一本是学生的课本,另一本是老师的教学大纲。

  林朔一看这两本书的封面,确实是新版的教材,之前自己没见过。

  林朔在广西教书,一开始是以体育老师的身份混进人民教师队伍的,以他的能耐,教体育那是手拿把攥的事儿。

  混进学校不出两个月,学校里唯一的一位语文老师病倒了,他临时赶鸭子上架,效果居然还行。

  学校里老师本来就不够,于是慢慢地,他就变成了一个代课老师,什么课都教。

  他自己也上进,自修完了师范大学的课程,在很快成了学校里的教学骨干。

  头两年,这种教学技术的积累过程,他就是在一所乡村初中里完成的。

  后来更偏远的一所小学缺老师,他这才调去了那所小学成了班主任,直到Anne找到他。

  所以距离林朔上一次给初中生上语文课,已经有三年多快四年的时间了。

  如今到手的教材又是新版的,他不敢托大,想要认真地备一会儿课。

  至于到底应该备哪堂课,齐老师没有跟他说明。

  林朔算了算日子,根据他以往的经验,这两天时间,初三语文的教学进度,应该已经推进到了第二单元。

  不是第二单元的第三篇课文,就是第四篇课文。

  林朔看了看新教材课本上的目录,发现这两篇课文一篇是鲁迅的《故乡>,另一篇是莫泊桑的《我的叔叔于勒》。

  这两篇课文老版教材也有,林朔心里就有底了。

  之前教过,问题不大。

  再翻开教学大纲,发现这本教学大纲已经被齐老师写得满满当当,基本上都没有空地儿了。

  这一学期的所有语文课的备课,她显然在寒假里都已经完成了。

  爱岗敬业的青年教师,都这个风格,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林朔把这本教学大纲前后翻了翻,抬头说道:“齐老师,你学生的语文成绩,是不是一直不尽如人意?”

  林朔这一抬头,时机刚刚好。

  因为一把菜刀,正好当头劈下来!

  这把菜刀刀柄,此刻就握在齐老师手里。

  年轻女教师双手拿着菜刀,八字步站在林朔眼前,趁林朔低头看教材的时候,当头当脑就是一刀。

  这是齐老师打小帮家里劈柴的架势,这回更是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把这头清朝僵尸引到牛棚里面,以自己的一条性命换来全校学生的安全,她认了。

  可这东西不要自己身子,而是让自己答应让它给学生们上课。

  她于是就认为,这头僵尸根本就是在戏弄自己,之后肯定会杀光全校师生。

  之前答应,那是虚与委蛇。

  如今挥刀,这叫鱼死网破。

  她回学校拿教材是假,去食堂找菜刀来搏命是真。

  之前菜刀藏在背后,刀把插在裤腰带里,以为林朔就看不见。

  可惜林朔早就闻出来了,食堂师傅切完小葱之后没洗刀,所以这姑娘背后,一股子葱花味儿。

  林朔根本不用拿眼睛看,就知道自己要抬头的时候,这姑娘刚刚把菜刀举过她自己头顶。

  虽然她举刀的时候有些犹豫,那劈下来这一下倒是麻利。

  林朔把脑袋微微一偏,这把刀就擦着他的耳朵,刀头剁在了牛棚的木墙上,卡主了。

  林朔歪着脑袋看着齐老师,齐老师低着头看着他。

  林朔说完那句话微微一笑,齐老师则缓缓瘫倒在地。

  女教师脸色惨白,一大片水迹,从她身子底下慢慢弥漫开来。

  林朔歪着脑袋点点头。

  到底是个年轻姑娘,胆子再大也有个限度。

  这就对了。

  这间牛棚之前打扫得太干净,林朔总觉得缺了一股子什么味道。

  现在齐老师裤子下面一片水迹漫出来,这气味总算是全了。

  ……

  牛棚外边不远,贺永年这次没有蹲在那棵柳树下。

  柳树旁边有一棵槐树,贺永年爬了上去,脚踩着在树干上,手攀住了枝头,借着月光从牛棚顶棚的窟窿里,偷看里面的动静。

  要是一般人,这点光亮那是看不见什么的,可他是贺家猎人,天生目力过人,牛棚里面的事情他能尽收眼底。

  今天下午他在齐老师耳边灌了一通迷魂汤,虽然嘴里没一句真话,但确实是出自一番好意。

  这么好一姑娘,这辈子就在这神农架教书,他心里不落忍。

  她要是继续待下去,能不能活命暂且不说,至少肯定许不到什么好婆家,这辈子那就算毁了。

  要是总魁首林朔跟她两人看对了眼儿,那自然是一件好事。

  只要嫁给了林朔,这齐老师是工作家庭两不耽搁,梦想事业样样美满。

  虽然可能只是个林家三夫人,可林朔的二夫人听说还是个北欧公主呢,三夫人真不算掉价。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可惜眼下牛棚里正在发生的事儿,跟贺永年事先预想的,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不免让贺永年心中暗暗着急。

  他本以为齐老师会在牛棚里亮出自己白晃晃的身子,没想到她亮出了明晃晃的刀子。

  菜刀没砍着总魁首,那是自然的事情,总魁首什么能耐。

  然后这齐老师就吓瘫了,屁股底下画起了地图,尿了。

  这猎门总魁首也是奇葩一朵,刚才明明可以顺水推舟的事情,他偏不。

  现在人姑娘都瘫了,他也不管。

  他居然点起了蜡烛,然后拿起粉笔真开始讲课了。

  他就把身后的木板当成了黑板,这黑板上面可还嵌着一把菜刀呢。

  总魁首课上得怎么样,贺永年终究是个外行,只能听个热闹。

  听了一会儿,确实是不错,像那么回事儿。

  抑扬顿挫的语调很抓人,讲得内容也有条理,举例还幽默生动,能让人不知不觉就听进去。

  而且总魁首不仅是嘴上说说,他还在身边木板上写课文要点。

  不知不觉,一块黑板板书就给做出来了。

  这板书还极为漂亮,整体结构干净美观不说,那一手粉笔字儿简直是绝了。

  总魁首在哪儿讲课讲得起劲,这边齐老师脸上的血色,那是一点一点回来了。

  原本贺永年估摸着,这姑娘一刀没砍中,应该是以为不仅自己难以幸免,全校学生也保不住了,心中那点儿悍勇之气荡然无存,整个人万念俱灰。

  如今,随着总魁首的讲课,这位女教师慢慢还魂了。

  只见她摇了摇头,似是不相信面前的所见所闻,拧了一把自己腰间的软肉。

  贺永年被她的这番动作提醒,也掐了自己一把,疼得呲牙咧嘴的。

  嘿,这总魁首什么路数?

  他居然还真会教书!

  不过转念一想,贺永年又觉得这事儿正常。

  他早就听说老魁首林乐山不仅狩猎手段震古烁今,说起书来那也是一把好手。

  老子会说书,儿子会教书,这似乎也算是一脉相承?

  ……

  牛棚里边,齐老师总算醒过神来。

  “你难道……真是一个老师?”女教师瞠目结舌地问道。

  林朔点点头:

  “这位同学,我们课间休息十分钟,要不你先回去把裤子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