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有客来
  平辈盟礼的门槛攻守,这一天上午正式开始。

  在规则上,门槛攻守自然是有利于守擂方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守擂方的九位传承猎人或者护道人,只要在文试答辩和武试对战两个环节里胜出一场,那就能保住自家门槛。

  而攻擂方,则要两场全胜才能让自己家族跻身九寸门槛。

  在比试顺序上,是先文后武,不过在此之前,首先要确立对阵双方。

  守擂人一个个上台亮相,等待下面攻擂者的挑战。

  而九位攻擂者,则只有一次挑战机会。

  这么一来,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会出现九个攻擂者就盯着一个守擂者挑战,所以又加了一条限制。

  每位守擂人,最多只接受三个攻擂者的挑战,如果挑战者多过三个,那就抽签去掉多余的。

  而那些抽签被挤出来的攻擂者,挑战机会保留,可以去挑战其他守擂人。

  规则并不复杂,可每一场比试,都将决定猎门内部今后百年的格局。

  这天上午,昆仑山上天气不错,晴空万里阳光普照。

  门槛攻守的场地是一片山谷,文试答辩在河滩边上,武试对战在河滩附近的一片树林里。

  曹余生、云碧华、苗天功三位老家主作为此次门槛攻守的裁判,如今站在河滩边上,神态各异。

  云碧华是比较轻松的,代替云家出战的苗成云,能耐她知道,比林朔当然大大不如,但面对目前的这些攻擂者,文试可能会出差子,可武试比较稳。

  苗天功脸上的神情也还好,因为代表苗家出战的苗小仙,能耐他知道,小姑娘武试对战可能会出差子,可文试答辩应该不会出意外。

  曹余生的脸色,这就有些尴尬了。

  当着猎门中人这么多人的面,他这个猎门的谋主,这次平辈盟礼算是摆了一个很大的乌龙。

  情报有误,大大低估了这些攻擂人的实力。

  之前预计那些高手中,只有傅家的傅明亮情报是准的,修力九寸二境。

  其他几个国外的传承猎人,情报居然错了三个。

  代表美国唐家出战的唐灵玉,情报上是唐家炼神传承九寸三境,可人家的真实实力,是九寸五境。

  昨天的败者组决赛,贺永昌差点没死在这位唐家传承猎人手里,最后是仗着身体强横以伤换伤,侥幸获胜。

  还有代表澳洲钟家出战的钟浩然,情报上是钟家借物传承九寸二境。

  借物一道跟其他两道不同,要是没有三境以上,那借物手段在九境中人这个级别中的战斗里,是基本指望不上的。

  所以这个钟浩然,曹余生一开始觉得这是个软柿子。

  结果昨天一看,这人居然也有九寸五境。

  他昨天也就是分组运气差,先碰楚弘毅被打到败者组,败者组第一场就抽到了唐灵玉,双败出局。

  至于那已经获得守擂资格的楚弘毅,那更是令人诧异。

  之前情报里,他只不过是个年轻的九寸猎人,并不是九境中人。

  结果昨天一亮相,楚家修力传承九境大圆满!

  也就是这楚家的修力传承,因为家族底蕴的关系,比起林、章、贺三家稍逊一筹,所以他这个九境大圆满还没站到修力这一道的尽头。

  要挑战林朔,这楚弘毅还为时尚早,不过以他目前的实力,参加九寸的门槛攻守,那就是虎入羊群。

  更可怕的是,这个传承猎人今年才二十三岁,比林朔还小了两岁半,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他们楚家的传承,因为这天才人物的出现,以后必然会被拔高一大截。

  有这三个意外存在,曹余生之前的情报工作可以说是完全失败了。

  如今楚弘毅上来了,底下还有唐灵玉和钟浩然虎视眈眈,这两人只要挑人别出错,九寸门槛大有希望。

  别说他们俩了,哪怕是傅明亮,傅家修力传承九寸二境,至少足够让Anne和狄兰喝一壶的了。

  至于其他的挑战者,倒是不足为虑,可有这三个人在,目前的九个守擂人按理说会有一两家守不住。

  所以之前曹余生觉得能让狄兰替自家出战,应该是问题不大的,现在看起来,差得远呢。

  好在这种情况曹余生不是没预计过,自我心理建设是到位的,所以只是脸上有些尴尬,心里倒不觉得难过。

  他走到狄兰跟前,轻声叮嘱道:“你先上去接挑战,一旦有人挑战,你就马上认输。”

  “啊?”狄兰没反应过来,“义父,你们家的九寸门槛,你这就不要了?”

  “不要了。”曹余生摆了摆手,“你现在是个孕妇,肚子怀着总魁首的孩子,上去万一磕着碰着,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说完这番话,曹余生往旁边挪了两步。

  如今这山谷四处都是猎门中人,跟之前在苏家晒谷场不一样,这会儿人是比较分散的。

  有坐在石滩青石上的,有站在地势较高的林子边上的,还有一些则站在了不远处的悬崖顶,都是有利于观看比试的位置,或近或远而已。

  曹余生环顾四周,高声宣布道:“这第一位上台的守擂者,就是代表我曹家出战的护道人狄兰女士,请有意攻擂者,到近前挑战。”

  曹余生的嗓音在山谷中回荡,却没有人回应。

  曹余生脸上微微有些惊讶,随后又喊了一遍:“请请有意攻擂者,到近前挑战!”

  山谷回音阵阵,四下寂静无声。

  苗家的老家主苗天功坐在轮椅上,就在曹余生身后不远,这会儿他开口说道:“曹胖子,你脸上的戏倒是挺足的,行啦,别装腔作势了。”

  曹余生转过神来,面对苗天功问道:“什么意思?”

  “把总魁首的二夫人摆出来,肚子还怀着总魁首的孩子,这谁会好意思上来挑战啊?”苗天功淡淡说道,“猎门中人无人应战,不是给你曹余生面子,而是给总魁首面子。

  他们既然给这个面子,那你就替总魁首好好接着,光明正大地接,别在那儿演戏恶心人。”

  曹余生回头瞪了苗天功一眼,轻声说道:“有些事儿,说破就没意思了。”

  站在苗天功身边的云碧华则瞪了曹余生一眼:“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下一个吧。”

  曹余生点点头,这位总魁首的亲外婆他可惹不起,赶紧抱了抱拳,随后让狄兰先回去。

  狄兰一脸意外,不过没说什么,乖乖站回原处。

  曹余生这时候又对Anne招了招手:“念秋,来我身边。”

  Anne应声出列,曹余生抬头看了看四周,朗声说道:“这位,是代表苏家出战的苏念秋苏家主,请有意攻擂者,到近前挑战。”

  说完这句话,曹余生等了一会儿,果然不出他所料,周围没人搭茬。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这时候苗天功又说道,“如今这苏家主是总魁首的大夫人,当着总魁首的家,而且还是奇异生灵研究会的副会长,当着整个猎门的家。

  今后全世界的狩猎任务,都是她在安排。

  挑战她?

  以后还混不混了?

  行了,苏家主请回吧。”

  ……

  神农架林区,干河村。

  周令时这天傍晚有了意外的收获。

  昨晚在村口随手下的夹子,下午逮到了一只野兔。

  东西不大,可好歹是肉。

  兔肉有草腥气,料头得下得重一些。

  这趟周令时被林朔忽悠了,以为真是来当猎人的,结果调料没带。

  这会儿他正在村子里挨家挨户翻找,看有没有合适的调料做这只兔子。

  两户人家找下来,收获还行,油盐酱醋是有了,要是再有一味五香粉,加上长在地里的葱姜蒜,调料这就算齐活儿了。

  走到第三家的门口,他发现魏行山正躲在里面打电话。

  这支来神农架的狩猎队,配了一部卫星电话,本来是林朔拿着的。

  不过林朔去学校教书去了,卫星电话个头太大,带身上容易露馅,于是就让魏行山保管着。

  周令时刚进门,魏行山正好挂线,一看这大师兄的脸色,周令时好奇心上来了。

  魏行山这会儿脸色不太好看,是听到了什么噩耗。

  “谁的电话?”周令时问道。

  “咱师娘的。”

  “什么事儿?”

  “两位师娘在门槛攻守里压根没人挑战,曹家和苏家的九寸门槛算是保住了。”

  “好事儿啊!”周令时奇怪道,“那你这表情,怎么看起来跟死了爹妈似的。”

  “什么话!”魏行山瞪了周令时一眼,随后叹息道,“可金问兰就惨了。”

  “哦?”

  魏行山苦笑道,“她三份挑战全满,文试赢了其中一个,武试上午打了两场。”

  “最后输了?”

  “赢倒是赢了。”

  “那不就结了。”

  “可是跟钟浩然那场战斗,让她身受重伤。”魏行山说道,“她跟二师娘一样,那也是个孕妇啊,我是真担心她肚子里的孩子。”

  “想起来了。”周令时点点头,“这孩子还是你的种。”

  “嗐,别提了。”魏行山一脸苦涩。

  周令时劝慰道:“你就别担心了,现场有苗家人在呢。那位苗家老家主苗天功虽然腿脚不便,可一手医术那是天下一绝。有他老人家在,一定能保金问兰母子平安。”

  “Anne也是这么说的。”魏行山叹息说道,“可就是我这心啊……”

  “行了,你又不能娶人家,孩子也又不能认,以后就别操这份心了。”周令时问道,“那其他几家怎么样?守住了吗?”

  “章家接到了傅明亮的挑战,章进那小子放弃了文试,直接进林子跟对方过招,十招内拿下,也算守住了。”魏行山说道,“其他几场战斗也没什么好说的,倒是唐灵玉有些可惜。”

  “怎么?”

  “这人的实力,绝对是够的,可惜他去挑战苗小仙了。”

  “苗小仙?”周令时摇头道,“据我所知,这位苗家主实力应该不如唐灵玉。”

  “可是这小丫头能言善辩啊。”魏行山说道,“这小丫头在文试答辩里把唐灵玉驳得话都说不出来,一番答辩下来,这唐灵玉都吐血了。”

  “嘿!这么厉害?”

  “当然了,唐灵玉吐血倒不是说被苗小仙气的,而是昨天跟贺永昌那场恶战,人家有伤在身,伤势复发。”

  “哦,原来如此。”周令时点点头,“那听这意思,九大家的守擂人,最后都守住了?”

  “有惊无险,守住了。”魏行山点点头,“从今往后一百年,这猎门九大家,就是林、云、苏、曹、苗、章、楚、贺这九个家族。这消息老林还不知道呢,回头得告诉他。”

  两人正说,门口脚步声响起,苗雪萍手里提着一只野兔进来了。

  师兄弟两人赶紧打招呼。

  苗雪萍看了看周令时,拎起手里的野兔:“你逮到的?”

  “是。”周令时点点头,“这不想着给您老开个荤嘛。”

  “这兔子不对。”苗雪萍淡淡说道。

  “啊?”师兄弟两人齐声惊呼,其中魏行山马上问道,“干娘,哪儿不对?”

  “哼。”

  苗雪萍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冷笑一声,看了看门外的大山:

  “准备一下吧,今晚有客人要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