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七十章 开面亮相
  山区里的孩子上学难,除了钱的事儿之外,还因为山区里地广人稀。

  人口密度本来就底,所以无论把学校放在哪儿,要把学校的学生装满,势必涵盖大面积的山区。

  而山区里的村落是依山傍水自然形成的,当年可没有什么规划,很多学生家里远,再加上山路难行,上学放学极为不便。

  林安中学是寄宿学校,寄宿费用国家补贴了一部分,其实很便宜,但总有山里的家庭拿不出来。

  乐华,就是这种家庭的孩子,他们家距离学校有十里山路。这孩子每天天不亮就得出发去学校,晚上到家天已经擦黑了。

  这天傍晚,林朔和齐老师连晚饭都顾不上吃,急匆匆地往乐华家里赶。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要是林朔一个人,那这十里山路是很轻松的,很快就到了。

  可这趟还有齐老师跟着,这就没办法。

  所以只能让齐老师借了一辆自行车,女教师在山道上歪歪扭扭地骑着,林朔则坐在车后面,让她驮着。

  林朔是个修力大圆满的传承猎人,他用脚赶路都比自行车快,所以就没学过,不会骑车。

  这齐老师别看是个漂亮姑娘,也没学过门里的能耐,可天生的身体素质很好,双腿力量不错。

  她心里又着急,所以把这辆二十八寸的大永久蹬得跟风火轮一样,林朔坐在后面都有耳旁生风的感觉。

  林朔坐在车后面,倒不是说想省力,而是怕这女人着急,把车骑翻了,这样上坡可以下去推一把,下坡能坐上压着点儿分量,稳一些。

  而这女子身上林家良配的气味,在全身香汗淋漓的情况下,自然是越发浓郁起来。

  姑娘是不错,可惜林朔没这个心思。

  因为家里目前二位夫人,一个博士一个科学家,也就跟自己相处的时候依赖性太强,有时候脑子显得不灵光,可其实都是很聪明的。

  这个齐老师嘛,人虽然不错,也够敬业,可要是娶回家,那显然会拉低整个林家的智商。

  到了现在,她还在以为自己是头僵尸呢。

  这世上哪有什么僵尸?

  这会儿,自行车正在上坡,齐老师两条腿力量不够了,正站起来蹬脚踏板。

  一公里左右的上坡路,自行车后边坐着的林朔,别看瘦,但肌肉密度远超常人,体重超过两百斤。

  上坡路蹬到一半,这姑娘累得是气喘吁吁,一边喘一边埋怨道:“马王爷,你作为一头僵尸教书都会了,怎么还不会骑车呢?”

  林朔正在举目观察这里的山势,心思没在这里,顺嘴说道:“僵尸嘛,膝盖不会打弯,骑不了车。”

  “可我看你走路很正常啊,我骑不动了,你下来推一把。”

  “哎。”林朔醒过神来,赶紧下来帮着推车,嘴里解释道,“我是老僵尸,道行高,所以走路看不出蹊跷,可骑车还是太勉强。”

  林朔嘴上一边信口胡说,手上稍微使了点劲儿,帮着齐老师过了这段坡。

  山坡过后,那位失踪的学生家,就在前面不远了。

  就算齐老师没说明,林朔也知道是哪一家。

  因为这屋子周围眼下都围着人呢,人群里头有女人在哭,那哭声撕心裂肺,老远就听到了。

  这副景象,让林朔有些感触。

  如今有了奇异生灵研究会,猎门的猎人接买卖方便多了,通过奇异生灵研究会直接跟**接洽,都不用自己去谈买卖。

  可在以前跟猎人打交道的,往往不是官府,而是苦主。

  通常情况是苦主亲人遇害,托人找猎门中人帮忙。

  作为一名传承猎人,面对苦主应该怎么说话办事,这个当年老爷子是教过的。

  传承猎人为民除害,而且面对寻常百姓不计报酬,这当然是好事。

  可是苦主亲人去世,往往情绪激动,脑子也大多不是那么清楚,再加上人上一百形形**,不害人但不能防人,所以这接人待物就有讲究,否则容易好心办坏事。

  如今自己这行人有两个,两个人面对苦主,那就比一个人容易一些,这里面有窍门。

  林朔心里正盘算这些事情,只听齐老师一边蹬着自行车一边说道:“这乐华家里挺可怜的。他爹去城里打工,头一年还往家里寄钱,后来就没音信了,据说是跟别的女人跑了。

  现在家里没经济来源,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这孩子很争气,读书成绩一直是年级前三的,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他能考上城里的高中,我就资助他。”

  “挺好。”林朔说道,“正好他也给你递了情书,你再对他施加恩义,也算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这俗话说得好,女大七抱金鸡……”

  “你在胡说什么呢?”齐老师打断道,“我资助他,那是因为他是我学生。”

  “逗你的。”林朔笑了笑,“好了,要到人家跟前了,这在我们这行叫做苦主,应对起来是有讲究的,你别一脑门子官司,先有个笑模样。”

  “你们这行?”齐老师下了车,一边推着自行车一百年扭头问道,“你们僵尸还有行当?”

  林朔愣了一下,忘了这茬了,赶紧说道:“我年岁悠长,自然什么行当都干过,不仅仅只会教书。”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那你说的这行,是什么行当?”

  “这你就别问了,你听我的,先面带微笑,人家心里本来就很难过了,你也跟着愁眉苦脸,不是让人更难过吗?”

  “哦。”

  姑娘倒是听话,嘴角弧度一扯,一副笑脸盈盈的样子。

  还别说,这齐老师这笑起来,还挺明媚的,有点儿倾国倾城的意思。

  “不对,你这笑得还太假。”林朔点评道,“这叫皮笑肉不笑,别光扯嘴角,眼睛也得笑。”

  齐老师调整了一下笑容,“那这样呢?”

  “有点味道了,就这么保持着。”

  “嗯。”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人群跟前了。

  林朔轻轻拍了拍几个山民的肩膀,清出一条道儿来,跟齐老师两人走到了人群中央。

  大伙儿目前围着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三十多岁四十不到的样子,这会儿正披头散发,坐在自家门口嚎啕大哭。

  她身边有两个年纪更大一些的女人,正一左一右挽着她的胳膊,一边嘴里劝着,一边也在抹眼泪。

  中间这个妇女,人在地上是瘫着的,左右两个女人扶不起来,只能稍微搀着点儿,让她别躺下去。

  林朔看得出来,这人是不想继续活着了,甭问,这是乐华的母亲。

  她身边两位,应该是七大姑八大姨之类的。

  这会儿两人这么劝,其实是没用的,根本听不进去。

  可是也不能撒手,但凡一撒手,人这估计就寻死去了。

  林朔看了看身边的齐老师,这姑娘心软,一看到这副情景,她根本就笑不出来,眼眶都红了。

  林朔轻声提醒道:“笑。”

  齐老师嘴角扯了扯,脸上总算有了几分笑模样。

  “不够。”林朔又轻声提醒道,同时把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摘下来,放进了上衣兜里。

  齐老师怔了怔,调整了一下表情,笑容更甚。

  虽然这笑脸多少还有些古怪,可林朔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嘴里轻声说道:

  “保持住这个表情,你先跟她打个招呼。”

  齐老师倒是听话,笑着对这乐华的母亲说道:“乐华妈妈,我是乐华的班主任……”

  林朔心里掐着节奏踩着点,就让她说这么多。

  就在乐华母亲一抬头、看到了齐老师的那张笑脸的时候,林朔赶紧板着脸大声喝道:

  “你这个同志怎么回事?!”

  这一声大喝不是喊出来的,而是林朔用腹中一口丹田气压出来。

  这叫平地一声雷!

  周围刹那间就安静下来了。

  就连乐华的母亲都不哭了,抬着头怔怔地看着林朔。

  林朔没看她,而是目光盯着齐老师,嘴里继续说道:“你这个同志真是的!人家家里出了事,你怎么还能这么嬉皮笑脸地跟别人说话呢?乐华人不见了,你难道就不难过吗?”

  齐老师都被说愣了,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张着嘴,泪花儿在眼眶里转悠。

  林朔可不管她这个。

  整这么一出,林朔的目的就是想让乐华母亲注意到他,并且先留下一个好印象。

  这是门里人话术的一种,叫做“开面亮相”。

  门里人做买卖,给人的第一印象一定要好,这是获得苦主信任的第一步,所以就有相应的技巧。

  第一印象怎么才能好,这就要有对比,先立出一个反面来。

  笑容满面、显得同情心匮乏的齐老师,就是这个反面。

  要是贺永年在这儿,这一套不用林朔现教,很快就配合上了,无非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的把戏,可这齐老师不是门里人,这套东西不会。

  所以林朔就只能先骗她,让她笑。

  傻姑娘那是真听话,这会儿被林朔一通指责下来,满肚子的委屈无处说,眼泪这就忍不住了,这就要哭。

  林朔没空安慰她,人赶紧蹲下来了,目光跟瘫坐在地上的乐华母亲平视,脸上的表情很沉重,嘴里说道:

  “乐华妈妈,我姓林,是个退伍军人,目前在林安中学担任体育老师,乐华是我的学生。”

  说完这句话,林朔等了两秒钟,给时间让这位母亲先接受自己的身份信息,然后这才继续说道:

  “乐华昨天晚上是在哪儿失踪的,您告诉我,我替您去找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