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包围圈
  神农架原始森林虽然不长粮食,但也是一座座宝山。

  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让这里成为多种动植物区系成分汇合之地,有“动植物种质基因库”的美称。

  当然这个美称,是像林朔二夫人狄兰那种生物学家感兴趣的,对于当地人来说,这儿的实惠,是此地的另一个称呼。

  中草药王国。

  上古时期,神农氏在此地尝遍百草,著就了《神农本草经》,并留下了“架木为坛,跨鹤飞天”的传说。

  如今的山民,一次次以身犯险往深山里闯,并没有那么大的追求,无非为家里的油盐酱醋茶。

  再有,就是孩子上学,婚丧嫁娶。

  如今贺家猎场的事情一闹,生路这就断了。

  大批山民进城打工,贺家人再顺势保媒送房,山里人是一天比一天少。

  可即便如此,总还会有人守在山里,比如乐华和他母亲这对孤儿寡母。

  林朔之前了解到,乐华这趟偷偷进山,十有八九就是去给母亲采药的。

  乐华的母亲背部长了个疔疮,疼痛难忍,已经好几个晚上没睡着了。

  神农架里面,有四种极为名贵的药材,分别叫做“文王一支笔”、“江边一碗水”、“头顶一颗珠”、“七叶一枝花”。

  根据乐华母亲的症状,林朔知道他要找的药材,应该就是“七叶一枝花”。

  这东西也叫蚩休,对疔疮肿痛有奇效。

  林朔这会儿可以确定,这药,孩子肯定找着了。

  眼前这株就是,名副其实的七叶一枝花,七片叶子上顶着一朵花。

  花什么颜色看不清楚,因为这会儿天已经全黑了,光线太暗。

  可东西没错。

  而林朔一直跟踪着的乐华的气味,也到这儿为止。

  人就这么凭空没了。

  人的味道是没了,可猛兽异种的味道,如今则是从四面八方遥遥传过来。

  包围圈,已经形成了。

  这是八头品种不同的猛兽异种,不过光凭气味,林朔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神农架林区是贺家人的地盘,其他家族的传承猎人除非成人狩,否则是不会来的。

  而林朔的成人狩,是在秦岭一带完成的,所以这儿他也是第一次来。

  这儿的药材,他大多认识,因为其他地方也有,只是神农架的特别出名。

  可这里的猛兽异种,他并不认识。

  因为贺家猎场里的猛兽异种,绝大多数不是华夏大地土生土长的,而是贺家人百年前从世界各地捕获了幼崽,投放进来的,在本质上是外来入侵物种。

  不知道这八头猛兽异种到底是什么东西也算了,偏偏林朔目前对它们的生物类群还大体有数。

  这是八头哺乳动物,体味特别大。

  跟这种东西在晚上交手,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哪怕是林家人都要掂量掂量。

  在漫长的生物演化史上,有过一段“龙兽争霸”时期,也就是体温不恒定的爬行类动物和体温恒定的哺乳类动物,在各个生态位上展开的竞争。

  那段时期的一开始,哺乳类动物是劣势,所以它们只能白天躲在巢穴里,趁着夜晚环境温度下降,那些变温动物活力不如白天的时候,出来活动进食。

  这种生物竞争压力下的策略变通,让哺乳动物逐渐进化出了极为发达的夜视能力。

  而人类开始演化出来的时候,经历过几轮生物大灭绝,竞争环境又变了。

  人类那时候还是生活在树上的猿,吃果子。

  能看得出果子是否成熟了,能分得清红色绿色,就意味着在种群中掌握了核心竞争力。

  晚上光线弱,夜视能力再强那也是看不出色谱的,所以只能白天太阳出来了看。

  于是人类祖先慢慢地就成了哺乳动物中的异类,他们在白天活动,对红色和绿色的区别很敏感。

  而因为不在夜间活动,所以哺乳动物普遍擅长的夜视能力,包括那一整套在晚上的感知能力,人类已经全方位退化了。

  哪怕到了今天,包括林朔在内的这些身负绝技的传承猎人,对这种天赋劣势有所逆转,可大体上也逃不出生物演化的规律。

  所以跟哺乳类的猛兽异种在晚上交手,对猎人而言那是大劣势。

  更何况,这趟追爷不在,林朔身后还跟着俩累赘。

  贺永年是个九寸猎人,能耐算是不错了,可八头猛兽异种,这就不是这个级别的猎人能够对付的了。

  至于齐老师,这姑娘对目前到底是什么状况还搞不清楚呢,就更别提了。

  眼下乐华的气味忽然消失了,林朔没办法继续往下找,但这事儿不是说就到此为止。

  小八这趟也跟着来了,被林朔放上了天,这会儿正在神农架各处浪着呢。

  等这只鸟回来了,肯定会有新的线索。

  这会儿林朔审时度势,发现突围不明智,于是索性坐了下来,让贺永年在附近弄点柴禾过来,把篝火生起来再说。

  这山林夜晚天寒地冻的,自己和贺永年倒是没什么,齐老师一个女人可受不了。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这姑娘蠢是蠢了点,但不至于被活活冻死那么大罪过。

  贺永年很快就把篝火生起来了。

  这火光一亮,身上一缓和,人心自然也就安稳下来。

  齐老师看着眼前这堆火,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地上一阵阵出神,看样子是脑子还没转起来。

  贺永年到底是个猎人,这会儿脑筋活络起来了,问道:

  “总魁首,目前什么情况?”

  “没事儿。”林朔说道,“你要是累了,该睡就睡,眼下八头猛兽异种把我们围住了,正替我们站岗呢,这一宿八成是风平浪静。”

  “总魁首,您就别消遣我了。”贺永年一指齐老师,“我至少比她聪明,听得出什么叫反话。”

  “我没说反话。”林朔说道,“全是实话。”

  “那您受累,让我死个明白呗。”贺永年翻了翻白眼。

  林朔笑了笑:“你贺永年当猎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这个阵仗,你之前见过吗?”

  “没见过。”贺永年摇了摇头,苦笑道,“而且就算经历过,我也不知道啊,我没总魁首那么大能耐,能大老远就知道有东西围上来了。”

  “那你听说过,八头猛兽异种,会出现把人围住这种情况吗?”

  “要是同一种东西,那是有可能的。”贺永年说道,“团队狩猎嘛,这在猛兽异种中不少见,可听您这意思,这八头不是一个种的。”

  “你们贺家猎场的情况你应该比我清楚。”林朔说道,“当年为了防止猛兽异种互相繁殖局面失控,投放的异种幼崽都是单个儿的,本来就不是一个种。”

  “所以这就见鬼了呗。”贺永年摇了摇头。

  “目前这个情况,不仅仅是把我们围住这么简单。”林朔说道,“它们这叫围而不攻,这会儿就杵在原地,就跟站岗似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有人控制?”贺永年问道。

  “嗯。”林朔点点头,“自然是有人控制,这人控兽的手段倒是十分高明,比苗家人强。”

  “马王爷?”

  “要是真有这么一人的话,那十有八九就是他了。”林朔说道。

  “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呢?”

  “不知道。”林朔摇了摇头,“不过也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你贺永年今晚可以睡个好觉。”

  “为什么?”

  “因为他都没把意图告诉我们,怎么会让我们去死呢?”林朔说道。

  “明白了。”贺永年点点头,“那我是能睡了,您呢?”

  “我不能睡。”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还有另一种可能,我得防着点儿。”林朔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夜幕,说道。

  “哪一种可能?”

  “他不把意图告诉我,而是告诉了别人。我,目前是他谈判桌上的筹码。”

  “总魁首,我又听不懂了。”

  “不用听得懂,睡得着就行。”林朔微微笑道,“我来守夜,你好好睡一觉养好精神,明天一早,我带你们俩突围。”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