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七十八章 感应
  神农架山林之中,马逸仙把自己的年龄一说出来,在场的三个人全信了。

  齐老师会相信这个岁数,是因为她还是认为马王爷是僵尸,这个岁数正常。

  林朔和贺永年会相信,是因为他们是猎门九寸以上家族的传承猎人,见识跟一般人不一样。

  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岁数悠长,这事儿是有可能的。

  像林朔和贺永年这样的猎门中人,修行不是为了长生,而是为了狩猎,所以寿命普遍是不长的。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动不动就在山林里跟猛兽异种生死相见,总有人算不如天算的时候。

  所以猎人的死亡,几乎全都是战死的。

  如果不去这么折腾,修力的猎人寿命跟普通人差距不大,可那些炼神和借物的高手,尤其是炼神的,活个一百大几十岁那很正常。

  要上两百岁,这就比较罕见了,但也不是没有,猎门云家历史上就出过几个这样的人物。

  最近的一位,名叫云语兰。

  她是云家近五百年来,除了云悦心和云秀儿之外,唯一一个悟灵成功的传承猎人。

  生于明朝崇祯年间,死于清代同治十三年,享寿两百四十六。

  而传说猎门始祖,云家的祖师爷,享寿将近五百岁,那更是有通天彻地本事的绝世高人。

  所以马逸仙说自己已经快三百八十岁了,这事儿在林朔和贺永年耳朵里不算新鲜,能够接受。

  不过心里的惊讶,还是在所难免。

  这么大岁数了,身上却不见老态,说明这人的炼神修为,真是深不可测。

  也难怪,这神农架里的这么多猛兽异种,会被他一手掌控。

  同时林朔也看出来了,这个马逸仙跟自己不一样。

  他虽然也狩猎,可那是因为想死去的老婆了,狩猎只是他寄托哀思的一种方式。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所以他就没有传承猎人那种除恶务尽的心态,办事儿全凭一时的喜好。

  把猛兽异种幼崽搁在身边养着,这种事情传承猎人是做不出来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他做得出来,而且做着做着,还养成了收集癖好。

  只是到目前为止,林朔依然还没听到事情的关键。

  猎场是怎么来的,马逸仙已经说了,这个说法他没必要说谎,可信度还是比较高的。

  可为什么现在会出事呢?

  林朔于是说道:“马前辈,请继续说。”

  可这会儿马逸仙却话锋一转,没顺着往下说,反而问道:“我自从娶妻之后,绝大部分时间,都一直在这神农架里待着,林总魁首,你可知是为什么?”

  “愿闻其详。”

  “我的夫人,名叫云语兰,这个名字,我想林总魁首应该不陌生。”

  林朔点点头,他自然知道这个人。

  其实在马逸仙报出自己岁数的时候,林朔就知道,这人的妻子如果真如他所说,是个云家人,那十有八九就是云语兰。

  因为这两人年代差不多,都是明末出身的,而且这云语兰也寿数悠长。

  老爷子当年说过,这个云语兰身上能耐暂且不论,福气那是极好的。

  生孩子没怎么受罪,第一胎就成了,这在云家传人里非常罕见。

  生孩子的时候损耗小,这可能也是她之后寿数悠长的原因之一。

  生下传人之后,这云语兰就早早地卸下云家家主之位,跟着自己丈夫隐居了,最后活了两百多岁。

  她隐居后的事迹,包括她丈夫是谁,那是云家不传之秘,老爷子不清楚,所以林朔更是不知道。

  不过这些信息,跟眼前的马逸仙一合,前后基本对得上。

  “我不知道你们猎门内部,对我夫人的事迹是怎么记载的。

  旁人我说不着,不过你是猎门的总魁首,令慈又是云家人,这事儿我想应该可以告诉你。

  我和我夫人之所以隐居在神农架,并不仅仅是图这里清静避世,主要是因为一个东西。

  这个东西的名字,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叫做地菩萨。”

  林朔听到“地菩萨”三个字,虽然表面上神情波澜不惊,其实内心早已巨浪滔天。

  他当然听说这个名字。

  据苗光启和曹余生判断,自己母亲云悦心之所以失踪,就跟这个“地菩萨”有关。

  可眼前的马逸仙,并不是老丈人苗光启和四舅曹余生,林朔信不过他,所以没有表态,只是静静地听这人下说。

  “地菩萨,是云家人的死敌。我夫人云语兰一生修行,就是为了对付这个东西。

  她当初相中我这个游方郎中,肯下嫁于我,就是看中了我的炼神天赋,想与我合力猎杀这头地菩萨。

  我马逸仙如今这身能耐,一大半是我自己悟的,可最开始的那一小半,是我夫人教的。

  她既然有这个目标,我自然奉陪到底。

  当时我夫人感应到了地菩萨,一路追踪到神农架,并且最终确定,地菩萨的巢穴,就在这里附近。

  所以我和夫人便在此居住下来,在这里找这个东西。

  这一找,就是两百余年,直到我夫人油尽灯枯、撒手人寰。

  这两百余年间,其实到了第三个年头,我就知道我夫人应该是上当了。

  这地菩萨高深莫测,以我夫妻二人的修为,就算能感应到它,那也是它故意放出来的假信息。

  不过我夫人执念太深,而对我来说,这儿有山有水,在哪儿过日子不是过呢,于是也就随她去了。”

  马逸仙说这番话的时候,林朔一边听着,心里有些走神。

  他想起自己父母的一段过往。

  当年,母亲就带着老爷子、老丈人,还有曹四舅,在秦岭狩猎过一个东西。

  到底是什么猎物,母亲一直没说,最后四人无功而返。

  母亲在三十年前,似是感应到了地菩萨的存在,不过那东西在秦岭,不在神农架。

  马逸仙继续说道:

  “在夫人去世之后,我云游四海,一是想暂离这个伤心之处,二也是想替她找找这头地菩萨。

  最后地菩萨是没找到,猛兽异种幼崽倒是被我带回来不少。

  其实,我夫人宣称能感应到地菩萨,我是将信将疑的。

  我在炼神上的修为,其实很早之前就已经比她高了,可我没感应到过地菩萨的存在。

  直到最近两年,我这才信了。

  因为,我也感应到了。”

  林朔眉头一皱:“马先生感应到什么了?”

  “地菩萨。”马逸仙苦笑道,“于是我现在就能理解,为什么当年我夫人执念会这么深。

  因为这种感应无比的强烈,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林总魁首,你们林家是修力,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这种情况。

  当感应到地菩萨的存在,那不是一种憎恶感觉,而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快感。

  一旦体会到了,全身舒泰,精神焕发。

  而这种感应一旦消失了,情绪就会非常低落,有生无可恋之感。

  这种感应,对像我这样的炼神者,即是无边的享受,又是无尽的折磨。

  理智上想抗拒,但总会不由自主地去追寻。”

  听到这里,林朔不由得说道:“这不是跟毒品一样吗?”

  “是的。”马逸仙点点头,“现代医学我也接触过,这地菩萨的手段,原理确实跟毒品很相似,就是破坏我们人类的多巴胺奖励机制。

  而多巴胺的奖励机制,决定我们人体各种快感的产生。

  一切正面和负面的情绪,都源自多巴胺的分泌,是直接决定我们人类行为的,根本就无法抗拒。”

  “那是不是所有感应到地菩萨存在的人,都会有这种情况?”林朔问道。

  “应该就是这样。”马逸仙说道,“我们这些炼神的,一旦被地菩萨盯上了,都会饱受这样的折磨。”

  林朔沉默不语,心思却不平静。

  母亲云悦心,想必也是如此。

  她作为一名悟灵成功的云家传人,跟云语兰还有这个马逸仙一样,早就被地菩萨盯上了。

  马逸仙说道:“正是因为这样的折磨,所以这两年来,我炼神上的境界正在不断跌落。

  原本你这位猎门总魁首大驾光临,我应该把坐下十二头猛兽异种都派出来迎接的。

  可我现在,只能驱动这八头了,另外四头更强的兽王,已经脱离了我的控制。

  这四头兽王已经成年了,每一头都比这八头准兽王加起来还要强大,我现在境界跌落,一旦控制不了它们,也就拿它们没什么办法了。

  所以这两年,猎场会失控,山民会失踪。

  而我这条腿,也是这么断的。

  贺永昌要把山民迁出去,这点我同意,所以我不介意他们用马王爷的名头去做文章。

  林总魁首,说到这里,你要知道的事情,我想我应该差不多说明白了。

  该你了。”

  林朔没有马上说话,他正在思索一个问题。

  这马逸仙一旦感应到了地菩萨,炼神境界是在不断跌落的。

  自己的母亲云悦心,很早就感应到地菩萨了,当时她的境界是云家传承的九寸三境。

  而她失踪的时候,远不止九寸三,据老爷子说已经到了九寸五。

  不降反升。

  这是个疑点。

  为什么会这样?

  只是现在这事儿暂时想不明白,林朔也就不多想了,而是问道:“马前辈,我注意到了你的措辞。

  你刚才说的,是感应,而不是感觉。

  这两者是不同的,感觉是没有方向性的,而感应,是有方向的。

  你既然感应到了地菩萨的存在,那么它大概在哪儿,你是有感觉的,对吗?”

  “不错。”马逸仙微微颔首,“可能是我境界较高的缘故,当年我夫人只能感应到地菩萨大概在神农架,而我现在,能明确感觉到它的所在之处。

  只是如今隔着一段这么远的距离,我都已经这样了,要是离得再近,我很有可能会失去最基本的自控能力。

  所以那个地方,我不敢靠近。

  我之前去找过苗雪萍,她是个修行苗家借物手段的猎人,实力强劲。

  而她的炼神修为,还没到被地菩萨盯上的地步,这是个很好的人选。

  后来我听她说,林总魁首比她能耐更大,还是个修力的,那就更好了。

  所以,马某人在此有个不情之请。”

  林朔说道:“马前辈是想让我到你感应到的地菩萨所在地,探一探究竟?”

  马逸仙抱拳拱手:“要是能顺手杀了,那就更好了,如此一来,我境界很快就能重回巅峰,这个贺家猎场也能恢复如初。”

  “这听来不错。”林朔淡淡说道。

  “令慈的事情,马某也算略有耳闻,据说是失踪了?”马逸仙又问道。

  林朔眯起了眼,点了点头。

  “令慈跟我夫人一样,都是云家悟灵成功的猎人,她应该也感应到了地菩萨。”马逸仙沉声说道,“所以,令慈的失踪跟地菩萨脱不了干系。

  林总魁首若是能前去一探究竟,说不定还会有意外收获。”

  “多谢提醒。”

  “那好。”马逸仙捡起了地上一根树枝,说道,“那个地方,我画给你。”

  “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