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三百八十二章 吃货
  神农顶,位于神农架林区的西南。

  它其实是大巴山东延的余脉,同时也是大巴山脉的最高峰。

  林朔等人昨晚过夜的地方,叫做野人谷,这是在神农架林区的北边,离房县不远。

  他之前让苗雪萍、周令时、魏行山三人住进干河村,一是自己要去学校打探情报,人太多不方便,算是将这三人临时安置。

  二是干河村是事发地之一,苗雪萍这个苗家借物九境大圆满的猎人守在那儿,可能会有引蛇出洞的效果。

  林朔的这一手安排,现在看起来有点东方不亮西方亮的意思。

  学校那边有点收获。

  今天早上齐老师离开的时候,那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就很明显。

  但这种收获,并不是林朔自己想要的。

  好在干河村那边,倒是把马逸仙这条大鱼给钓上来了。

  根据马逸仙提供的信息以及小八亲眼目睹的情报,现在林朔等于是要南北方向穿越整个神农架林区,去到神农顶附近。

  那么周令时和魏行山两人,自然也就没必要继续留在干河村了。

  没了苗雪萍坐镇,就这两个宝贝徒弟的能耐,在如今的神农架那是谈不上什么自保能力的,林朔只能把他们俩带在身边。

  到了干河村跟两个徒弟一汇合,因为卫星电话就在魏行山手里,林朔得知了不少消息。

  平辈盟礼结束了,九大家归属尘埃落定,其中有一个叫做楚弘毅的年轻猎人异军突起,以楚家修力九境大圆满的修为,以碾压之势替远在南美的楚家拿到了九寸门槛的资格。

  平辈盟礼过后,楚弘毅虽然离开了苏家祖宅,但却没回南美,而是在国内转悠。

  因为如今楚家已经是九寸家族了,按照之前说好的,本届平辈盟礼的九寸家族,主脉必须在国内。

  所以南美楚家的主脉迁回国内的事儿,已经排上了议程,楚弘毅作为楚家新一任家主,等着跟总魁首林朔的会晤,把这事儿彻底定下来。

  除了楚家之外,其他的猎门家族的人算是各回各家。

  其中有两家的动向,跟目前的神农架有关。

  一个是贺家家主贺永昌,这是自然的,神农架就是他的地盘,据说是平辈盟礼一结束就急匆匆地往这儿赶了。

  另一个是云家,九大护道人再加上苗成云,今天早上刚刚离开苏家祖宅,也往神农架这儿来了,说是来帮忙。

  这天上午的山道上,四个人汇合之后正在赶路,苗雪萍听完魏行山的汇报,不由得撇了撇嘴:

  “这不是云家的赘婿大军嘛,十个棒槌。”

  “姨婆,您就嘴下留情吧。”林朔无奈地说道,“大家都是亲戚,不是表姐夫就是表姑父,里头还有我外公呢。”

  “你外公要是早三十年,那是厉害的。”苗雪萍说道,“一个他,一个你爹,一个章连海,这是早几年猎门修力老中青三代的绝顶人物。

  现在嘛,岁数到底是上来了。

  至于你那些表姐夫表姑父,比起你外公现在都有或多或少的差距。

  不过他们至少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不炼神。

  听这马逸仙的意思,炼神的修行者只要境界高了,到了这神农架就容易着道。

  他们本身修为高,同时又不炼神,那就还行。

  可惜这群棒槌,他们在云家的职责是护面子,跟人打架都是一把好手,但并不是猎人。

  别说他们了,云家这几百年本身就没怎么狩猎,手艺早就荒废了。

  他们家的护道人,那就更是一群外行。”

  “这确实是个事儿。”林朔点了点头。

  “还行吧,苗成云不是在吗?”魏行山说道,“他是个猎人,有他带领着,问题应该不大。”

  “没这么简单。”林朔说道,“苗成云身上应该也带着卫星电话,老魏你拨他一个,我跟他说。”

  魏行山闻言点点头,拿出来电话拨了几个键,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儿,然后才递给林朔。

  林朔接过来,这就听到了苗成云的声音:

  “呦!林朔你还没死呢?撑住了啊,等我带人来救你。”

  林朔嘴角抽了抽:“你可拉倒吧,跟你说个事儿。”

  “说呗。”

  “回头你带着九位护道人,别直接往神农架里扎。这九位爷只会打架,狩猎那是不行的。”

  “他们不行我行啊。你是不知道,我从小就接受我家老头子的训练,哎呦那把我给折腾的啊。

  要不是两人越长越像,我都怀疑我不是他亲生的。

  所以没事儿,我在呢。”

  “你在有个屁用。这是一群武痴,只认打架的本事,你打又打不过他们,作为护道人资历还最浅,他们会听你的吗?”

  “倒也是哈,好像确实都不怎么听我的。他们只服你外公,然后你外公又是个酒鬼,我们正在火车上呢,他这会儿已经喝高了。”

  “所以你先想办法跟贺永昌联系一下,你们两拨人先汇合上。

  贺永昌虽然也打不过他们,可他目前身份是猎门魁首之一,又是这儿的地主,说话多少管用些。

  你跟贺永昌先把他们安置在贺家庄里,然后你们俩就跟他们喝酒,把他们灌趴下。

  反正能拖多久拖多久,千万别让他们进林子。”

  “不是林朔,这九位爷我之前在苏家老宅不是没喝过,个个都是海量,我之前都断片儿了。就算加上一个贺永昌,那也肯定喝不过他们啊!”

  “你是不是傻?你堂堂一个苗家猎人,下药都不会吗?”

  “需要做得这么绝吗?”

  “需要。”林朔说道,“总之记住,千万别让他们进林子。”

  “他们进了林子,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吗?林朔你这意思,好像不仅仅是外行的事儿。”

  “具体原因你暂时别打听了,听我的。”

  “行是行,可是我和贺永昌打不过他们几个,回头这九位爷要是醒了,贺永昌是魁首之一他们不会把他怎么样,我这个资历最浅的护道人可就惨了。

  我这是担着挨揍的风险啊,你林朔总不能让我白干这事儿吧?”

  “行,我回头跟表姐说一声,每月零花钱给你涨一百。”

  “出门前已经涨过两百了,她肯定不会再给我涨了,换一个。”

  “那以后出差的餐标升一升?”

  “这可以。你让师妹把餐标升到每顿两百,我呢,以后每顿只吃五十。

  剩下一百五,我留一百,你抽五十,以后这每趟出差,咱哥俩能挣不少呢。”

  林朔翻了翻白眼,嘴里却说道:“这倒是条财路。”

  “那当然了,我苗成云什么脑子,她云秀儿以为经济封锁了我就没办法了吗?太小看我了。”

  “没错,这男人兜里要是没几个钱,出门实在直不起腰来。”

  “那是啊,面子嘛。所以师妹那儿的枕头风,你可得吹好了,这可是咱哥俩共同的买卖。”

  “行,包在我身上。”

  林朔哭笑不得地挂掉了电话,把手机递给了魏行山。

  魏行山拿过了手机收进怀里,嘴里说道:“对了,忘了跟你说了,章进回塞北去了。”

  “哦。”林朔点点头,“这出来小半年了,是得回去看看,他家里有个奶奶,岁数不小了。”

  “这小子托Anne跟你传话,说他现在修为尚浅,跟你一起狩猎帮不上忙,再加上这次平辈盟礼跟人动手,小伙子有点感悟。

  他要去塞北潜心修炼一段时间。

  再回来的时候,他会试试看能不能接你三刀,把他们那柄家传唐刀拿回去。”

  “行,我等着他。”

  ……

  目前正在赶路的四人,这就都不是普通人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从野人沟到神农顶,基本相当于南北贯穿整个神农架林区,可直线距离也就六十公里。

  这六十公里的直线距离,换算成脚下要走的曲折山道,等于两百一十里山路。

  这点路对于这四人来说,倒也不算什么,只要吃好喝好,脚下不用着急忙慌,轻轻松松两天也就到了。

  要是没魏行山这个后腿,其实一天就差不多了。

  不过这趟来,吃亏就吃亏在补给上了。

  一行人来得匆忙,苏家老宅里也没有准备,这次带的补给,就是上次红沙漠那笔买卖用剩下的。

  如今这些东西分摊着背在周令时和魏行山身上,总共也就一百公斤左右的量,连吃带喝还有过夜的帐篷,全在里面了。

  这点东西,要是只有周令时和魏行山两人消耗,那是绰绰有余的,可再加上林朔和苗雪萍就完全不够了。

  要是在其他地方也没事儿,林朔能去山林猎吃的,这回神农架还不行。

  确实跟苗成云之前说过的那样,整座神农架就跟空了似的,没动物。

  动物不见了,这还不仅仅是吃的问题。

  这儿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两年多了。

  动物本就是整个生态圈的一部分,如今动物一旦不见了,这些原始森林生态就完全失衡了,植物在这两年时间内疯长。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所以一到了原始森林深处,无论是山路还是兽道,都已经被各种植物给淹没了。

  没有任何道路,在这儿赶路那就更费劲儿。

  林朔拿着一把砍刀亲自开着路往前走,一路砍伐过去,不仅速度不得不降下来,体力消耗也大,人就饿得更快。

  之前几天在学校就没怎么吃,今天再这么一运动,到了这天晚上,林朔就有点前胸贴后背的意思了。

  到了这个地步,人就不怎么挑食了。

  之前林朔看不上的野战军粮,那是真香。

  林朔一个人,就把周令时的背包负重给吃空了。

  周令时看着自己这个吃货师傅,心里是既高兴,又担忧。

  高兴的是师傅疼自己,就吃自己背包里的东西,这是觉着自己这二徒弟背着累。

  担忧的是,这一半存粮被师傅一顿就干完了,路程才推进了四分之一。

  往后几天怎么办?

  周令时伸出手,把林朔身边的砍刀拿了过来,别在了自己腰上:“师傅,明天我开路吧。”

  “怎么?”林朔问道,“嫌我开路慢?”

  “您今天开路那股子利索劲儿我都看呆了,肯定不是嫌您慢。”周令时说道,“我就是觉得,目前您这身力气,咱暂时是真的用不起。

  这顿饱饭您吃完之后,这身力气就留着对付猛兽异种吧。

  开路这种小事儿,我来就行了,反正您也把我背包负重给吃空了,我也没什么事儿。”

  林朔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不瞒你说,我现在其实还远远没吃饱。”

  一边说着,林朔就开始看向魏行山的背包:“老魏,你背包里军粮是什么口味的?”

  魏行山吓坏了,一个饿虎扑食,就把自己的背包压在了身下:“老林你冷静!咱就这么点吃的了!”

  “我就问一问而已。”林朔翻了翻白眼,“瞧你这点出息。”

  “你刚才也是这么问周令时的!”

  “儿砸。”苗雪萍把手里的半分军粮递给了林朔,“要不你尝尝?”

  “不用不用。”林朔下意识地摆手。

  “那我就不客气了。”苗雪萍还真是不客气,赶紧埋头吃手里的半份,吃得比刚才还快。

  苗雪萍虽然是借物九境大圆满,可他们苗家猎人都是有修力底子的。

  苗雪萍九寸的修力能耐,饭量也比一般人大得多。

  这会儿,她身边也有好几袋空着的军粮包装了,一个人就干掉了魏行山背包负重的三分之一。

  林朔不看她还好,一看就更受不了。

  这老一辈人往往就是这样,吃相有讲究,吃饭看起来特别香。

  这位苗家女猎人一边吃,一边嘴里含糊不清地问道,“儿砸,你这趟追爷没带也就算了,肚子还吃不饱,回头是不是会拖后腿啊?”

  “有这个可能。”林朔眼睛直溜溜地盯着苗雪萍手里的军粮,“要不……”

  “没事儿!”苗雪萍赶紧说道,“那头蛊雕我一个人就够了,你在后面给姨娘加油助威就行。”

  林朔眨了眨眼,无言以对。

  “对了老林。”魏行山把自己背包死死护住了,嘴里岔开话题道,“什么叫蛊雕啊?”

  ……